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上掉下段“地下情”

  況雲是一傢大公司服裝板型設計師。這天她正上班時,忽然陳艾的父親找到她,並將一沓保險單遞給她說:“小況,感謝你參加陳艾的葬禮。他生前買瞭兩份保險,受益人都是你……”況雲的嘴巴驚成瞭一個大大的“O”形,她記得一周前是接過陳艾父親的一個電話參加過陳艾的葬禮的,因為她與陳艾是大學同學,雖然畢業後一直沒有聯系,但她對陳艾沒有反感,何況陳艾遭遇車禍而死,畢竟同學一場嘛……可萬萬沒想到陳艾生前買保險卻指定她為受益人啊!
  
  看著況雲一臉的疑惑,陳艾父親說:“孩子,陳艾生前多次跟我說喜歡你,直到死都沒有結婚,他心裡一直裝著你哩!要不他也不會自己買保險卻指定你為受益人瞭……”陳艾的父親說著說著就聲音哽咽瞭。
  
  哦,況雲想起來瞭。讀大學時陳艾是那種放在人群中根本沒有印象的人,而自己是同學公認的班花。有一天陳艾畏畏縮縮地給瞭她一封情書,況雲當時感覺好笑,但考慮到老實人的自尊問題,委婉地拒絕瞭……後來陳艾沒再找她,她也把這事忘瞭。但萬萬想不到陳艾買保險卻指定她為受益人。所以她努力抑制自己心中的不平靜說:“伯父,對不起,這錢我不能要,難得陳艾一片苦心瞭,可我是有傢有口的人,怎麼好拿這錢呢?”陳艾的父親一把抓緊況雲的手說:“孩子,也許你並不在乎這筆錢,可你要知道,如果你不出面、不簽字,誰能拿到這筆錢呢?”人傢話說到這地步瞭,況雲隻好誠懇地說:“伯父,這好辦,我出面領這筆錢,但錢還屬於您,我真的不要……”
  
  陳艾的父親老淚縱橫地答應瞭。況雲就陪老人傢去保險公司辦瞭手續。回傢後,況雲把這事原原本本地向丈夫曾偉作瞭“坦白交代”,因為他們小兩口相親相愛,她覺得沒必要向曾偉隱瞞什麼。曾偉感嘆不已,打趣地說:“想不到陳艾這小子還是一情種啊!”況雲就狠狠地捶瞭他兩拳。
  
  一個月後,陳艾父親卻將30萬元的存折交給況雲。況雲睜大眼睛說:“伯父,我們不是說好瞭嗎?”
  
  “小況,這是陳艾的遺願,你怎麼能拒絕一個死人最後的請求呢?”陳艾父親說著,兩行老淚就淌在臉上深深淺淺的皺紋裡。
  
  況雲心軟,隻好收下,心想過一段時間後,陳艾的父親也許會接受這筆錢的。她像揣瞭一隻小兔子似的跌跌撞撞地回到傢,把存折交給曾偉。但這回曾偉卻像腦子短瞭路,他怎麼也不相信事情就是況雲說的這麼簡單,他對況雲說:“雲,我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傢人,你得對我說實話……”
  
  況雲沒做虧心事,就大大咧咧地說:“說什麼?你愛咋想就咋想吧!”兩口子第一次鬧瞭不愉快,一晚上沒說話。
  
  第二天一大早,況雲洗漱、化妝完正要去上班,曾偉突然拉住她說:“我昨晚一夜沒睡好,我老想,如果你和陳艾沒關系,不可能成為保險的受益人,那老頭也不會非讓你得這筆錢啊!”
  
  “你煩不煩啊?”況雲一把掙開曾偉,她懶得跟他解釋。她想,曾偉不過是一時鬼迷心竅,他們是多年的好夫妻啊!
  
  但況雲下午下班回傢時,卻發現自己的媽媽在傢裡,正說著話的曾偉看見況雲進門就停下話頭。況雲正要問好,媽媽卻先說話瞭:“雲子,到底有沒有這事?你可得說清楚。你看,你們這幸福的一傢人……”況雲氣惱地說:“這事?什麼事啊?我和陳艾什麼事都沒有啊!”媽媽卻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孩子,有事就說出來,人傢陳艾都死瞭,還怕曾偉不諒解?曾偉,你說是不是?”曾偉連連點頭。況雲感覺烏雲壓頂,喘不過氣來瞭。
  
  幾天後,況雲在街上碰到一個同學,同學神秘兮兮地說:“況雲,想不到你和陳艾還有這麼多年的地下情啊!”況雲驚呆瞭,要不是老同學,她早一巴掌打過去瞭。同學看她不高興,才自顧自地說:“有事就跟曾偉解釋清楚,要不人傢整天疑神疑鬼的,還問到我這裡來呢!”況雲聽不下去瞭,抬腳就走。一路上她想:這事說不清楚,就給曾偉寫封信吧,白紙黑字的,曾偉還能不相信嗎?
  
  況雲感覺心情爽朗瞭些,回傢就在寫字臺抽屜裡找紙和筆,但她卻在抽屜裡看到瞭曾偉和一傢私人偵探所簽訂的合同和3000元的交款收據。原來曾偉心裡一直放不下,狠下心來要找到況雲和陳艾“地下情”的證據哩。
  
  況雲倒吸瞭一口涼氣,也沒力氣寫信瞭,軟綿綿地癱在沙發上……第二天醒來時,她沒有看見曾偉,她想曾偉也許已經出去瞭,也許昨晚根本沒回傢……
  
  況雲簡單收拾一下去上班,剛走到辦公室門口,卻聽見大傢議論紛紛:“看不出,況雲居然和大學同學有這麼多年的地下情哩!”“誰說不是呢?沒看到這些天她精神這麼差?那同學出車禍死瞭!”“對,但人傢留瞭一大筆錢給她,他丈夫這才發現啊!”況雲委屈的淚水在眼角裡打轉。她一扭頭回瞭娘傢,忍不住給陳艾的父親打電話,但電話停機瞭。況雲最後的希望斷瞭,她想:這樣下去,她要不要和曾偉離婚,甚至要不要離開這座城市呢?
  
  正在這時,況雲的電話響瞭。她懶洋洋地按鍵接聽,是曾偉打來的。他說讓她快回傢,有重要事找她。等況雲一進傢門,曾偉就遞給她一份《離婚協議》,說:“況雲,我們是多年的好夫妻,但這事我沒法說服自己,我快崩潰瞭……”
  
  況雲的眼角流出淚來,問:“你找到證據瞭?”
  
  “沒,沒有……”曾偉連連搖頭,“可我不能讓自己在陰影下生活啊……”
  
  況雲一下子暈瞭過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