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無殘疾

  東山村的王桂花是一個美麗的少婦,可是她丈夫不幸早逝,使她年紀輕輕就成瞭寡婦,並且還帶著一個五歲的兒子小海。往後的日子怎麼過呢?尤其是村主任汪三扣,隔三岔五來糾纏她,弄得她不知如何是好。這天晚上,石駝子下瞭中班,從煤礦回到東山村時已是夜裡十點多鐘,路過村邊王桂花傢的院子時,突然聽到屋裡有人扭打的聲音。石駝子好生奇怪,王桂花是一個寡婦,和誰扭打呢?人們常說寡婦門前是非多,石駝子本想走開,但他生性善良,就走進院子貼到大門邊探聽虛實。這時隻聽村主任汪三扣說:“桂花,依瞭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王桂花說:“村主任,我不能和你做這事,我還要嫁人呢。”村主任說:“嫁什麼人,有我照顧你就行瞭。”說著又要動手,石駝子再也聽不下去,就咚咚敲門。王桂花連忙把門打開,汪三扣一見是石駝子,就板著臉說:“你有什麼事?”石駝子撒著謊對王桂花說:“桂花,你上午托我辦的事沒有辦好,我明天再去給你辦。”王桂花領悟過來,就說:“不著急,你明天再辦吧。”汪三扣見石駝子攪瞭他的好事,把手一摔,氣呼呼地走瞭。
  
  第二天,村主任汪三扣就讓媒婆張四姐出面,把王桂花介紹給石駝子,他知道石駝子很醜,就想出這個辦法來報復王桂花。石駝子快四十歲瞭,在馬得利煤礦打工,至今還是光棍一條。好在石駝子是孤身一人,沒有兄弟姐妹,雖然長得是醜瞭點,但每月也有千把塊錢的收入,王桂花咬咬牙,也就同意瞭。這大大出乎村主任的意料,他本意隻是想惡心她一下,誰想她竟然點瞭頭。
  
  王桂花改嫁給石駝子,有一多半是沖著村主任汪三扣的,一想到他幹瞪眼的樣子,她就覺得解氣多瞭。但到瞭跟石駝子真正生活在一起時,她心裡卻是老大不願意,當夜裡石駝子壓在她身上的時候,她心裡就有說不出的滋味,沒有一點做愛的愉快。兒子小海對他也沒有什麼好印象,那天,兒子從學校回來,哭著對她說:“我不要駝子爸爸,小朋友都說他像個醜八怪。”王桂花聽著兒子說的話,心裡難受,但嘴上還是安慰兒子說:“小海,不要聽小朋友亂說,駝子爸爸不是醜八怪。”小海翹著嘴巴說:“不,他就是醜八怪!”王桂花氣得一巴掌打過去說:“不準你亂說!”小海捂著臉哭著跑開瞭。從那天以後,小海見瞭石駝子總是躲著。
  
  不久,馬得利煤礦出瞭一次事故,死瞭三個人,每個人的傢屬都得到瞭20萬元的賠償費。王桂花聽到這個消息後很是興奮,就在心裡想,要是石駝子哪一天也在礦井下死瞭,自己不是也能得到20萬元的賠償嗎,那麼自己和兒子的後半生就不用愁瞭。有瞭這個想法,她就盼著石駝子在礦井下出事。可是石駝子每次上班都安全得很,下班準時回傢,活得很是滋潤。
  
  怎樣才能讓石駝子早死呢?王桂花找到鄰村的一個巫婆。巫婆收瞭她100塊錢,畫瞭一道符遞給她說,你把這道符縫在駝子下礦井的窯衣裡面,不出三天,駝子就會死在井下。王桂花興高采烈地拿著那道符,就像拿到瞭20萬元賠償費。回傢後,她乘駝子睡得正香的時候,悄悄地把那道符縫在瞭石駝子上班穿的窯衣裡。
  
  三天很快過去瞭,石駝子不但沒有死在井下,而且越活越精神。王桂花又去找那個巫婆,詢問那道符為啥不起作用?巫婆說,一定是駝子在礦井下把小便弄到瞭窯衣上,那樣符就不靈瞭。不過沒關系,你乘駝子上夜班時,悄悄地在菜地裡咒他一個時辰,他就會死在井下的。王桂花回傢後便按照巫婆教的方法,半夜裡到菜地裡去咒石駝子。巫婆的咒語還沒靈驗,她自己卻先凍著瞭。
  
  石駝子下夜班回來,見王桂花躺在床上,一摸她頭上發燒,就想帶她到鎮上醫院去看病,可王桂花躺在床上不願動。第二天石駝子隻好和別人換瞭一個班,到鎮上去為王桂花買藥。石駝子還沒回來,馬得利煤礦又出事瞭。那個早班石駝子所在的班組五個人全部死在井下,和石駝子換班的那個人成瞭替死鬼。
  
  五個人的傢屬全部被通知到礦上去辨認屍體,王桂花也在其中。煤礦上的人不知道石駝子沒有死,但是知道石駝子是在那個班組,所以就讓王桂花來瞭。王桂花長長地舒瞭一口氣,還是老天爺有眼,駝子總算死瞭。可是她高興得早瞭一點,當五個人的屍體全部運上來後,就是沒有石駝子的屍體,這真是怪瞭,石駝子到哪兒去瞭呢?那四個人的傢屬哭得十分悲傷,王桂花雖然沒見到石駝子的屍體,卻也跟著痛哭起來。王桂花正哭著,突然有人在她肩上拍瞭一下,她抬頭一看,竟然是石駝子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手上拿著幾服中藥。王桂花猛吃一驚,就問:“你怎麼還活著,不是鬼吧?”石駝子把她拉到一邊說:“為瞭到鎮上去替你買藥,我早上就找人換瞭一個班,沒想到又出瞭事故。我們回去吧。”王桂花跟著石駝子回傢的路上一直在想:這個駝子真是命大,怎麼偏偏要在今天去買藥呢?
  
  空歡喜一場,王桂花的願望又落空瞭。但是她不甘心,總想著駝子早點死。於是她又去找巫婆。巫婆也很奇怪,說你那個駝子真是命硬,看來不來真的是不行瞭。你到通靈峰上去采蜂糖罐,想辦法做到飯裡面,讓駝子在下礦井前吃瞭它,三個時辰後必死無疑。
  
  王桂花乘著石駝子上早班,上通靈峰去采蜂糖罐。蜂糖罐是一種含有很多毒素的植物,人吃多瞭是會喪命的。王桂花采瞭一佈袋,沒想到下山時一腳踩空,摔瞭下去。當她醒來後,發現自己是躺在醫院的病房裡,左腳上打著繃帶,石駝子趴在她床邊睡著瞭。她推醒石駝子問:“我這是怎麼啦?”石駝子說:“你從通靈峰上摔下來時,幸好中途被樹枝擋著,否則你早沒命瞭。你說你在傢不是好好的,跑到通靈峰上去幹什麼?要不是村上的老張頭上山打柴,沒人能找到你。”王桂花說不出的難受,又問石駝子:“我的腿斷瞭嗎?”石駝子說:“是的,不過你放心,會好的。”
  
  她在醫院躺瞭一個月,石駝子悉心照顧瞭一個月,累得他人更瘦瞭,背更駝瞭。看著石駝子那麼實心實意對待她,她有些感動瞭。一次她問石駝子:“駝子,我要是成瞭殘疾人,你不會嫌棄我吧?”石駝子說:“我是那種人嗎?我要一輩子對你們母子好,做牛做馬都心甘情願。”一句話說得她淚汪汪的。
  
  她從醫院出來後,走路就一顛一顛的,左腳不那麼好使喚瞭。她想:石駝子是醜點,但是人不壞,就跟著他好好過日子吧。那天兒子小海發高燒,昏迷不醒,石駝子剛下夜班回來,二話沒說,背著小海就往鎮上醫院跑。兒子打吊針時,駝子一直守在床邊,真是比自己的親兒子還好。王桂花看過電影《巴黎聖母院》,她覺得石駝子就像那裡面敲鐘的駝子,人雖然醜,但是心卻很善良。小海醒過來後,看到石駝子一直守在他身邊,眼淚悄悄流瞭下來,終於喊瞭一聲爸爸。駝子高興地摸著他的頭說:“好兒子,隻要有爸爸在,你不會有事的。”
  
  小海病好後,第二天石駝子就送他去上學。石駝子剛走,有幾個小朋友就嘲笑小海說:“你爸爸是醜八怪!是醜羅鍋!”要是以前,小海會自卑地躲到一邊去,可這次不一樣瞭,他覺得石駝子就是自己的親爸爸,再也不能忍受別人對爸爸的侮辱。他像一頭小狼,撲上去就和那幾個小朋友扭打在一起。
  
  石駝子晚上回傢,見小海臉上有幾道抓破的傷痕,就把他摟在懷裡,心痛地說:“兒子,你臉上是怎麼搞的?是不是和小朋友打架瞭?”小海頓覺心頭一熱,把頭埋在石駝子懷裡哇地一聲哭起來。石駝子撫摸著他的頭說:“好兒子,別哭,是不是有人欺侮你?爸爸替你報仇。”小海哽咽著說:“我不許他們侮辱你,不許他們叫你羅鍋!”石駝子一聽,心裡很激動,就說:“好兒子,以後他們要是再叫,你就告訴他們,我爸爸雖然是個羅鍋,但他卻是一個好爸爸,是最疼愛我的爸爸。”
  
  王桂花忽然想為他生一個孩子。晚上睡覺時,她就摟著駝子說:“駝子,我們再要一個孩子吧。”石駝子說:“有一個小海就行瞭。”盡管嘴上這麼說,他心底還是被桂花這個想法感動瞭,他緊緊地攬住桂花,說:“桂花,你跟著我也沒享到什麼福,我想加點班,多賺點錢給你買條金項鏈。”王桂花說:“加班你身體吃得消嗎?我不想要什麼金項鏈,隻要你對我們母子好就行瞭。”石駝子說:“沒事,我生來就是幹活的命,你就放心吧。”
  
  於是石駝子早班連著中班下礦井幹活,累是累瞭點,但是為瞭心中那個美好的願望,他是樂此不疲。過瞭一段時間,石駝子明顯瘦瞭許多。也就是這個時候,王桂花發現石駝子晚上睡覺經常咳嗽,就說:“駝子,你到醫院去看看吧,怎麼老是咳嗽呢?是不是有肺病啊?”石駝子說:“好吧,我是得去看看。”
  
  第二天石駝子就到鎮上醫院去看病,醫生說:“你還是到縣醫院去拍個片子吧,你的病我們吃不準。”石駝子懷疑地問:“不會是什麼大病吧?”醫生含糊地說:“是不是大病,你拍瞭片子就知道瞭。”石駝子就到縣醫院去拍瞭片子,回來後對王桂花說:“沒事,就是受瞭點風寒。”王桂花說:“沒病就好,你可千萬不能出事,我們娘兒倆全靠你哩。”石駝子說:“你就放心吧,不管遇到什麼事,我都不會拋下你們娘兒倆不管的。”
  
  一個月後的一天,王桂花在傢中納鞋底,冬天快到瞭,她想給石駝子做一雙棉鞋。忽然聽到門口那棵楊樹上一隻烏鴉怪叫瞭一聲,她心中一驚,預感到要發生什麼事。正在這時,馬得利煤礦突然來人通知她說:“你丈夫在井下出瞭事故,你去看看吧。”她心裡一涼,預感石駝子是兇多吉少,匆匆趕到煤礦一看,隻見石駝子的屍體停在井口邊的工棚裡,蜷縮成一團,像一隻大蝦米。石駝子的工友告訴她:“石駝子是在那個廢棄的窯洞裡解大便時,被瓦斯窒息死的,我們把他救出來時已經斷瞭氣。”王桂花愣愣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過瞭好一會,她才猛地撲到石駝子身上放聲大哭。煤礦負責人安慰她說:“人死不能復生,你也不要過於悲傷。根據有關規定,傢屬可以得到20萬元賠償費,你過兩天來領吧。你丈夫的屍體由我們負責安葬。”王桂花倔強地說:“不,我要親自送他上山!”
  
  辦完石駝子的喪事,王桂花回傢整理石駝子的遺物時,在他唯一一件像樣的上衣口袋裡,發現瞭一份縣醫院的診斷書和一條金項鏈,診斷書上清楚地寫著:肺癌晚期。此刻她什麼都明白瞭:為瞭他們母子後半生的生活,石駝子把自己的命丟在瞭井下,他是故意到那個有瓦斯的窯洞裡解大便的。石駝子生前很貧窮,死的時候要給他們母子留下20萬元生活費。她撫摸著那條金項鏈,熱淚滾滾而下,萬分傷感地說:“駝子啊駝子,我不想要什麼金項鏈,我想要的是你這個活生生的人啊!”
  
  王桂花最終還是沒有去領那20萬元的賠償費,她帶著兒子小海到南方打工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