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00元的故事

  高二那年,我看自己的學習成績考大學無望,就不顧父母的勸阻,毅然輟學。我不想在農村種地,打算到北京打工。
  
  父母讓我到北京投奔周成。上個世紀70年代,知青周成下鄉住在我傢,後來回城,現在是北京一傢公司的副總,他和我們傢一直有聯系。我懷揣200塊錢,手拿周叔叔的相片,坐瞭一夜的火車,終於到達北京。
  
  說好瞭,周叔叔在火車站接我,可我下車後,從早上一直等到下午,始終不見他的人影,急得我像熱鍋上的螞蟻。直到天黑,周叔叔才坐著小轎車來瞭,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公司開會忘瞭接我,我嘴上雖然說沒什麼,可心裡卻在偷偷哭泣。
  
  周叔叔把我帶到他傢,安排妥當後,他問我,到北京想幹什麼?我說,就想找份工作。他一臉難色地說:“你一沒文憑,二沒技能,找工作難呀!”
  
  如果我什麼都有,還用得著來投奔他嗎?我說:“周叔叔,你是公司老總,說句話肯定好使。”
  
  周叔叔笑瞭笑說:“公司老總也不是什麼事都說瞭算數。再說,你還不滿18歲,用童工可是違法的。”見我不高興瞭,又說:“不過,你放心,看在你父母的面上,我一定會幫你。”
  
  可好多天過去瞭,周叔叔早出晚歸,把我一個人扔在傢裡,我都快急瘋瞭,可他就是不提給我找工作的事,看樣子,他是存心不想幫我!於是,我趁周叔叔不在傢時,偷偷跑出去找工作。可由於我長得又瘦又小,一看就是個不到18歲的孩子,正像周叔叔說的那樣,童工誰也不敢用。無奈,我隻好三番五次地求周叔叔。周叔叔這才幫我找瞭份臨時工,在一傢私營小鞋廠當學徒,學徒期工資300塊,學成後掙計件工資,老板名叫王大發,是周叔叔的朋友。我起早貪黑,學得非常賣力。
  
  辛辛苦苦幹瞭一個月後,王大發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給瞭我三張很新的百元票子。我拿在手裡,感覺沉甸甸的,這可是我有生以來掙的第一筆錢啊!我高興地向王大發保證,往後會好好幹,爭取提前出師。沒想到,王大發說我幹活雖然很賣力,但頭腦不靈活,不懂技巧,別人兩個月就能出師,我六個月恐怕也學不會,書念得少就是不行!他勸我別幹瞭,他也不想再冒險用童工,周叔叔的面子也隻值一個月。
  
  辭退就辭退,幹嗎說我腦子笨,書念得少?太瞧不起人瞭!不幹就不幹,有什麼瞭不起的!受瞭極大侮辱的我,頭也不回地走瞭。
  
  當周叔叔知道我被辭退後,也很生氣,還要找王大發求情,我攔住他,說,就算王大發來求我,我也不會再跟他幹瞭!周叔叔勸我不要傷心,他再托人幫我找工作。我謝絕瞭他的好意,我知道他根本沒把我放在心上。細想想,如果我是他的孩子,他會這樣對我嗎?北京之行讓我徹底明白:求人不如求己!我強忍著不讓淚水流下來,傷心地對他說:“謝謝你,周叔叔!我要回傢。”
  
  周叔叔有些意外:“你打算回傢種地?”
  
  我點點頭,不語。
  
  周叔叔像丟掉一個包袱,長舒一口氣,說:“這樣也好。過兩年,等你成年後,再來北京找我,我幫你找份好工作。”
  
  我心裡狠狠地說:“我一定會再到北京,可我絕不會再來求你!”
  
  臨走時,周叔叔掏出500塊錢,要我帶上,我沒有拿,挺直腰桿告訴他,我有300塊錢,那是我自己掙的!
  
  回傢後,我告訴父母,周叔叔是個隻耍嘴皮子光說不做的人,父母聽瞭直搖頭,唉聲嘆氣地說,沒想到周叔叔是個無情無義的人。從那以後,我們傢便和周叔叔斷瞭交。
  
  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口氣!我又回到學校復讀。每當我在學習上遇到困難,想打退堂鼓時,就拿出那舍不得花的300塊錢,激勵自己。
  
  兩年後,我考上瞭北京的一所大學。
  
  大學畢業後,我到一傢中韓合資企業工作,主管績效考核。工作後,我才知道,這傢企業的前身竟是我打工的小鞋廠,而公司的中方老總就是王大發。一天,我發現學徒工的工資竟然和我當學徒時一樣,還是300塊,便奇怪地問一個老師傅,為什麼五年瞭也沒漲工資?他說五年前,學徒工都是白幹,根本沒有工資。不對呀,當年王大發給瞭我300塊錢,這是怎麼回事?他說,可能王大發跟你關系特殊,所以才給錢。
  
  我去王大發的辦公室,問當年的300塊錢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大發見到我很熱情,他說當年學徒工確實沒有工資,那300塊錢是周叔叔讓他以“工資”的名義給我的。
  
  我心裡頓時產生一種莫名的感動。
  
  接著,王大發又告訴我,其實,當年我當學徒時學得很不錯,他本想留下我,可周叔叔說什麼也不同意,非逼著他說謊,並辭退我。
  
  聽到這,我內心對周叔叔剛剛產生的那種感激之情頓時化為烏有,我氣憤地問:“周叔叔為什麼要對我使壞?”
  
  王大發說,道理很簡單,周叔叔不想讓我在北京打工。
  
  原來,我到北京那天,周叔叔早就到瞭火車站,一直不現身,就是考驗我的耐心和毅力,通過觀察,他發現我很倔強,這種強勁兒如果用在學習上,一定會成功。但他知道,如果直接勸我回去復讀,我肯定聽不進去。於是,他就和王大發一起用激將法,把我逼回老傢,逼回學校。
  
  有這種事情?我不相信,就打電話回傢跟父母說,父母說王大發說的都是實情,他們早就知情,因為他們不甘心、也不希望我過早輟學打工,於是就向周叔叔求助。他們從沒有和周叔叔斷交,而且交情比以前還深!
  
  得知真相後,我眼含熱淚向周叔叔傢跑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