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遲還的借款

  沒有想到,朱晉傑會來向我借錢,而且要借800元,與一般學生沒錢瞭借10元、20元迥然不同。從我擔任班主任五年來,學生一回借錢最多的也隻有50元,別說800元瞭。他借800元幹嗎?是打架惹出禍事,還是損壞瞭教室的公物?
  
  看到我滿臉疑惑,朱晉傑忙說:“我妹妹朱晉蓉得瞭病,在住院,我們還欠醫院800元錢出不瞭院,所以……”
  
  “是這樣,出院學習要緊,可我口袋裡沒有這麼多錢。”我邊說邊從口袋裡摸錢,隻摸出42元,朱晉傑一臉失望地走瞭。我一個月工資不足千元,妻子在鎮裡一個超市打工,工資也才六七百元,平時我口袋裡頂多放百來元。
  
  朱晉傑是初三下學期從城裡重點中學轉到我班來的,一同轉來的還有一個叫劉正坤的,兩人都穿著名牌衣服,名牌鞋子,吃飯也是揀夥食最貴的買,隻是朱晉傑成績優異,劉正坤成績差得一塌糊塗,兩人關系非常好,情同兄弟。
  
  按常理朱晉傑不該缺錢的,我來到鎮衛生院核實情況,一問確有一個叫朱晉蓉的,得瞭急性闌尾炎,做瞭手術在住院。我決定到銀行取800元借給朱晉傑,一來可以增進師生感情,二來幫助有困難的學生是教師義不容辭的責任,再者,朱晉傑條件那麼好,會還不起這區區800元嗎?盡管他才來我校一周,由於學校抓教學質量抓得緊,工作忙,我還沒能瞭解他的真實情況,沒能到他傢傢訪,但我相信我的直覺。
  
  朱晉傑拿到我給的800元後,無比高興,一再承諾一周後還我的錢。
  
  沒有想到,第二周上學,朱晉傑沒來還我的錢,下課後看到我就躲。我想提醒他還錢,又怕過於莽撞,一來顯得我不信任自己的學生,二來會讓學生認為我是一個重利輕義的人。我隻好等等再說。
  
  一等再等,等瞭兩周,朱晉傑還是不來還錢。我開始有點坐不住瞭,決定把事情弄個明白。我再次來到醫院,看朱晉蓉到底是不是欠800元,都怪自己太大意、太疏忽,當時就該看清楚。到醫院一查,朱晉蓉當時共欠費用1700多元。原來,朱晉傑不隻借800元,可能他在先還別人的錢呢。
  
  又等瞭兩周,朱晉傑依然沒有來還錢。我開始坐立不安瞭,妻子開始嘮叨、埋怨,擔心她天天站8個小時,辛苦一月多才掙來的錢打瞭水漂,同時讓我奇怪的是,朱晉傑、劉正坤在食堂吃飯開始吃錢最少的瞭。
  
  為瞭避免夫妻因此反目,也為瞭早點收回自己的800元,我隻好脫下“德高義重”的外衣,采取迂回戰術,叫來劉正坤,一番苦口婆心,一番循循善誘,換來劉正坤的開口,讓我大吃一驚的是他道出的實情。
  
  朱晉傑原來是我鎮邊遠山村的一個學生,父親在外打工掙錢供他讀書,沒有想到春節回傢,在路上跌斷瞭一隻手,成瞭殘疾人,在縣城讀書的他隻好到我校讀書。劉正坤的爸爸是包工頭,很有錢,可劉正坤讀初中時迷戀上瞭網吧,成績一落千丈,為瞭回傢獲得父母的歡心,劉正坤在考試時讓朱晉傑在試卷上寫自己的名字,自己則寫朱晉傑的名字。劉正坤每期拿回的報告冊和獎狀讓父母歡喜得不得瞭,父母常常上百成千地給劉正坤錢。劉正坤為瞭答謝講義氣的朱晉傑,給朱晉傑買名牌衣服、名牌鞋子,還供朱晉傑吃飯。朱晉傑由城裡轉到鎮裡,他也跟著來瞭。
  
  “哦,原來是這樣,那他的妹妹呢?”
  
  “他沒有一個叫朱晉蓉的妹妹,那是那天在校外碰到一個叫朱晉蓉的人往醫院抬,他就撒瞭這個謊。”
  
  這個朱晉傑,真是既可恨又可憐。可恨的是他竟敢在班主任面前撒謊,可憐的是他的命運是如此可悲。我問劉正坤,朱晉傑怎麼欠瞭800元?劉正坤說:“那周朱晉傑回傢,鄰居托他匯款800元錢,他不知在什麼地方把錢給弄丟瞭。我原來準備幫他還,沒有想到那周我回傢父母吵得很兇,給我的錢比平時少瞭10倍。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四周後我爸給我找瞭一個年輕漂亮的後媽,不要我……和……媽媽瞭……”劉正坤說著說著就有點泣不成聲瞭。
  
  我安慰瞭劉正坤幾句,叫他去把朱晉傑叫來。可劉正坤去瞭十幾分鐘,卻遲遲不見朱晉傑來。我有點生氣瞭,就氣沖沖地來到教室,隻見劉正坤正傻傻地站在那裡,朱晉傑的位子空著。我問其他學生,才得知朱晉傑已背起書包回傢瞭。
  
  我追出教室,追瞭好幾裡路仍不見朱晉傑的影子,隻好回到學校。由於沒有他傢的電話,第二天我費瞭九牛二虎之力才打通他鄰居的電話,鄰居說朱晉傑昨天回傢後不想讀書,今天一大早就出門打工去瞭。
  
  朱晉傑這一出走,可把我害苦瞭。妻子見到我就吵、就罵。說我是個地地道道的敗傢子,讓傢裡損失800元錢。校長、同事則怨我趕走瞭一個將穩穩當當考上重點高中的苗子。兩頭受氣,我無法好想、無法可想。
  
  吃一塹,長一智。從那以後,學生找我借錢我就拒絕,因為我上有兩個體弱多病的父母,下有一個女兒,夫妻的收入隻能養傢糊口,不能去助人為樂。
  
  說也奇怪,自從我拒絕幾個學生後,再沒有學生找我借錢瞭。我暗自得意。沒有想到的是,學生開始和我這個班主任冷淡、疏遠瞭。班主任工作越來越難做。
  
  就在我徹底失望之際,兩年後的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朱晉傑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還瞭欠我的800元錢,還說瞭一大堆道歉致謝的話。
  
  沒有想到,800元錢會失而復得,更沒有想到,這兩年來朱晉傑在外掙瞭兩萬多元錢,想重讀初三,再升入高中。我喜出望外,忙著幫他辦理入學手續。
  
  還錢的事深深觸動瞭我的內心,我曾在班上大講特講誠信,卻首先不信任自己的學生,學生卻能做出誠實的事,把欠的錢還瞭。亡羊補牢未為遲也,我又開始借錢給學生,師生關系也逐漸走向融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