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博士橋

  一
  
  河邊大學副校長文必正是個博士生導師,曾經當過8年的中文系主任,平時喜歡舞文弄墨。最近他寫的長篇小說《京腔》在全國得瞭一等獎,獎金10萬元,震動當地朝野,《河邊晚報》上連續報道他的事跡,推介他的作品,名噪一時。時來運轉,老校長上調北京,接班的人選內定就是文必正,隻待發文公佈。
  
  春夜和風送爽,柳絮輕拂,一輛黑色本田轎車從河邊大道的東頭急駛而來,輕輕地停在凱越大酒店門口。車中走下一男一女,男的就是文必正,女的是他的學生姚清晨。兩人在一個小包廂中坐下,要瞭幾份海鮮,一瓶紅酒。姚清晨先舉杯祝賀,說:“感謝恩師栽培,讓我留校教書,業餘也可以和校長一樣寫寫小說。”文校長說:“你是我的得意門生,很有才華,今後我們從師生關系變成同事關系,一定會合作愉快。我計劃在《京腔》一炮打響後,再寫第二部《花旦》,大約半年後可以完稿,我想與你合作,把你推向社會。”姚清晨驚喜萬分,起身給文校長的酒杯加酒,接著把自己的酒杯也加滿。她對文校長說:“能沾校長的光我三生有幸,永生難忘。我先喝為敬,請校長也來個杯底朝天。”
  
  在華麗的吊燈下,姚清晨雙頰漸紅,如花初放,含情脈脈,分外動人。文校長一杯酒流入肚中,回味無窮。姚清晨又給文校長加滿瞭酒,輕輕地說:“我還要再敬校長一杯,校長不久就要轉正,這是我們河邊大學的光榮,也是學生的光榮,一聽到這個消息,我喜出望外,高興得在房間裡要跳起來瞭。”文必正聽瞭心裡十分滿意,覺得姚清晨對自己知恩感恩,值得培養、合作。他舉起酒杯,對姚清晨說:“我感謝組織上對我的培養,正與副雖然隻有一字之差,擔當職責卻是大不一樣。這不光是房子大一點,車子好一點,工資多一點這些小事,關鍵是從今以後我要統管河邊大學的全局,將學校朝著現代化目標推進。”書生氣十足的文必正學富五車,口若懸河,但對杯中之物卻缺乏海量,兩杯下肚,就有些昏昏然瞭。姚清晨今晚情緒特好,當她聽文必正說能者多勞,要學生為老師代喝幾杯時,她欣然從命,自倒自飲,一杯又一杯,連幹三大杯,少頃兩頰飛紅,鼻尖冒汗,全身都感到輕飄飄的。本是相對而坐的師生,不知不覺地並肩坐到瞭一起,最後姚清晨竟醉倒在文必正的懷中。文校長有些意外,因為他從來沒有和姚清晨單獨喝過酒,更沒有擁抱過她,現在如花似玉的美人躺在他懷裡,聞著淡淡的脂粉香和濃濃的酒香,他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文校長的心怦怦跳,他輕輕地呼喚著:“清晨,清晨,你別睡著,我送你回傢,快,快站起來……”
  
  姚清晨住在學校附近的單身公寓裡,當文校長把她送到宿舍時,她還是迷迷糊糊的,口中還在念叨著“花旦、合作……”。當文必正將她扶上床,蓋上毛毯準備離開時,她突然一把抱住文必正,不讓他離去。文必正有點慌亂地說:“你喝多瞭,我還有事,我得先走。”姚清晨沒有放手,說:“晚上還會有什麼事情,你,你也躺下歇歇吧!”室內沒有開燈,窗簾緊閉,一點光亮也沒有。文必正終於抵擋不住這巨大的誘惑,就勢倒在瞭姚清晨的床上。他的手觸摸到一個光潔的胴體,又驚又喜地對她說:“我沒有帶保險呢!不安全。”姚清晨說:“要它做什麼,順其自然,隻要你高興……”至此,文必正把師生之情、同事之誼全都拋到九霄雲外,恣意地親熱起來。大約過瞭半小時,他吻瞭吻姚清晨,在她耳邊輕聲說:“謝謝你給瞭我初夜。”
  
  二
  
  不久,文必正被正式宣佈為河邊大學校長。他日理萬機,對學校的大事小事都盡力而為,每天早晨5時準時坐在電腦桌前,敲打他和姚清晨合作的新作《花旦》。公事和創作都在按計劃進行,每周他會和姚清晨重溫舊情一次,為避人耳目,他們常借創作為名在姚清晨宿舍裡幽會。
  
  姚清晨出生在偏遠的浙西大山中,傢鄉叫姚村,姚村地處高寒山區,田地瘠薄,鄉親們的日子僅能圖個溫飽。姚村有一所小學,辦在一座破廟裡,幾十個學生,隻有一個老教師,多年來面貌沒有大的改變。姚清晨是全村人的驕傲,因為她走出村考上瞭大學,現在又獲得博士學位。她把第一個月工資的一半寄給姚村小學,讓老師為學生添些急需的文具;另一半還給姚村竹器廠的老板,因為在她上大學時老板曾先後資助過她5000元錢,她知恩圖報,打算盡快加倍償還。其實,姚老板當年資助姚清晨時,與姚清晨父母有約,給兒子姚青木和姚清晨訂過親事,現在時過境遷,姚清晨上瞭大學成瞭博士,身為竹器廠副廠長的姚青木也不敢高攀續什麼前緣,算個表兄妹親戚往來也就是瞭。收到姚清晨寄來的1000元錢後,姚老板對兒子說:“資助不是借款,不必還的。你不是要進城辦事嗎,順便去看看清晨,把這1000元錢交還她。”
  
  姚青木尋到姚清晨的住處,正巧她要出門。姚清晨看見青木,忙說:“青木哥,你有事找我?”青木說:“我進城辦事,父親叫我把錢送還給你,所以來瞭。”清晨聽瞭,原來如此,就說:“我急著要去學校辦點事,你先在我這裡休息一下,我等會就回來。”青木說:“好,你快去吧。”青木在客廳坐下看電視,發現臥室的門開著,床頭櫃上放著一本小說《京腔》,他就進去拿來看看。剛拿起書,一支筆落到地上,滾入床頭櫃下,他伸手去櫃下摸筆,筆摸出來瞭,還摸出一個煙蒂。這個煙蒂特長,是名煙黃鶴樓,每包要180塊錢,他過去看到過卻沒有吸過,他拿起煙蒂突然想,難道清晨也會抽煙?不,不可能的。另外,這麼貴的好煙一般人是抽不起的,那又是誰吸過丟在這裡的呢?他一時想不出,把書和筆放回原處,鬼使神差地把煙蒂用餐巾紙包瞭,藏入袋裡,他想有機會問問清晨是不是有瞭男朋友。
  
  姚清晨回來後,熱情地招待老鄉姚青木。酒過三巡,話匣子打開,青木忍不住問道:“清晨,你會抽煙嗎?”“不會。”“你有男朋友瞭嗎?”“沒有,有瞭我會告訴鄉親,請大傢吃糖。”“那我就不明白瞭。你不抽煙,又沒有男朋友,那你的房間裡怎麼會有煙蒂,還是中國第一流好煙呢?”
  
  清晨敏感地覺得這話外有音,內心有些慌亂。但她馬上又鎮定下來,回答說:“你不要瞎說,我的房間裡怎麼會有煙蒂。”
  
  姚青木本想把煙蒂給她看,但一想,他與她剛見面就問這問那不妥當,這事以後再說吧。
  
  兩天後,姚青木在市裡辦完事要回老傢,來向姚清晨告別。姚清晨說:“我借輛車送送你。”她給文校長打瞭個電話,不久一輛黑色本田車就開到公寓樓前。一上車,姚青木就看見一包黃鶴樓香煙擱在轎車前窗下,再看車主人是位戴黑眼鏡的中年男子,細細打量後覺得有些面熟,再一想,他不就是經常在電視上露面的河邊大學校長文必正嗎?姚清晨可以請文校長親自開車送他,說明他們兩人的關系不一般呀!
  
  不久後的一天,姚青木又到河邊市聯系竹制工藝品業務,吃過晚飯才有空去看姚清晨。沒想到他遠遠看見文校長用鑰匙開門進瞭姚清晨傢。他突然多瞭個心眼,想看看他倆到底是什麼關系,於是找瞭個偏僻處坐下來,一直守到半夜。大約1點多鐘,他看見文校長悄悄開門出來,上瞭他那輛黑色本田車,順手丟下一個煙頭……
  
  看到這一幕,姚青木一切都明白瞭。他心裡有些酸楚,如果不是因為姚清晨上大學、讀碩士、讀博士,她可能就是他的妻子,這樣一個有文化、有知識的漂亮女人,不惜犧牲自己的青春去當別人的情婦,無非是因為那個男人的社會地位和權力。他本想報復一下文必正,給這位聲名赫赫、道貌岸然的大人物一些難堪,出一口惡氣,又一想,這樣做有些低級,還會毀瞭姚清晨的名聲,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處。到底如何是好,他反復思忖。老傢姚村至今很貧窮,小學也很破舊,既然那位大校長為師不尊,我要讓他付出一定的代價,順便為姚村人做些好事,更何況姚清晨也是姚村人,理應對父老鄉親有所回報。
  
  主意已定,第二天中午他又登門拜訪姚清晨。清晨同樣很熱情地招待自己的鄉親,酒過三巡,姚青木對她說:“感謝清晨妹妹的盛情,我無以答謝,送你一點小小的東西。”說著從內衣口袋中摸出瞭一個小紙包,裡面是兩個煙蒂。姚清晨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會做出這番舉動,驚得好半天說不出話來。但她畢竟是個見多識廣的成熟女性,努力鎮定自己,對他說:“青木哥,你要換什麼?”姚青木說:“我不想用它來換錢換物,姚村是我們共同的傢鄉,我想請文校長為姚村小學全面整修出點力,真能如此,鄉親們是會千恩萬謝的。”
  
  三
  
  姚清晨羞愧地送走姚青木,馬上去找文必正,把姚青木發現他們兩人關系的事細細地講瞭一遍。文必正當即失去君子的斯文風度,面孔發白,頭上冒汗,失魂落魄。他知道身為上萬名大學生的師表,竟與自己的學生私通,於國傢、於學校、於妻子都是難以容忍和原諒的,一旦暴露他將如何做人?特別是當前中央十分強調黨員領導幹部道德作風問題,他必須認真對待。他向清晨仔細地瞭解姚青木個人情況和與她的關系,得知姚青木不是一個劫財劫色的惡人,隻想要他為姚村小學辦點好事,才稍稍松瞭一口氣。為瞭求平安、保官位,他爽快地同意由他個人捐獻《京腔》獎金和版稅合計20萬元,資助姚村小學全面整修。並特別關照姚清晨,此事要辦得穩妥細致,姚青木也必須言而有信,嚴守機密。另外,他和她立即停止幽會,各自閉門思過。
  
  一周後,姚清晨陪文校長專程造訪瞭藏在大山深處的美麗的姚村,受到村主任和師生們的熱烈歡迎。姚青木算是牽線的熟人,忙上忙下引導文校長“視察”。文校長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物,對村民和師生說:“姚村是我學生姚清晨的故鄉,山清水秀,風光一流,可惜深居大山之中,尚不富裕,聽小姚說,這所小學和她十多年前在此讀書時幾乎沒有兩樣。為瞭下一代的健康成長,改善姚村小學的教學條件,我願意盡自己的綿薄之力。今後,我們河邊大學還要派學生來姚村實習支教,把山村孩子培養成材……”文校長的一番話引來鄉親們雷鳴般的掌聲,都說能牽上文校長這條線,全靠好閨女姚清晨,當然也有姚青木的一份功勞。
  
  半年後,整修好的姚村小學面貌煥然一新。鄉親們感激之情難以言表,從山上抬來一塊上千斤重的大石,請老教師寫瞭一個新的校名“姚村必正小學”,背後還有功德碑文,頌揚文校長的義舉。
  
  文校長出資助學的事情一直在悄悄地進行著,等到大功告成,才被《河邊日報》記者發現,長篇報道上瞭頭版,還配上文校長和校舍的照片。上級領導給予充分肯定,河邊大學師生的響應更為熱烈,捐資8萬元,購置瞭全套電教設備,在山村小學實現瞭教育現代化。
  
  四
  
  至此,故事本可告一段落。哪知一波已平,一波又起。這天姚清晨給姚青木打電話,說文校長請他進城商量一件要事。
  
  當三人在姚清晨客廳中坐定,文校長首先開口說:“今天我把你們請來,是要解決你們二人的成傢問題,直說吧,就是我給你們二人做媒。”青木和清晨都沒有思想準備,一聽這話都顯得十分驚訝,一時無語。文校長又說:“青木,我想清晨作為一個博士生、大學教師嫁給你,你該不會不同意吧?如果你同意,我願意贊助你們10萬元,並幫助青木到市裡辦公司,如果願意也可以進單位工作,不必兩地分居……”青木一聽自然無法拒絕這天大的好事,連連點頭。文校長繼續說:“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與清晨有多年的師生情誼,有瞭真摯的感情,這些你也知道瞭。姚村小學的事情辦得很好,也有你姚青木的一份功勞,你最大的特點是言而有信,我是不會忘記的,這也是我為你做媒的原因之一。我現在對你開門見山實話實說,清晨肚裡已懷有我的孩子,本來去醫院打掉就好,可惜我中年無後,經過我和妻子再三商量,我們想,你與清晨以前訂過親的,也有一定感情基礎,結婚也名正言順,隻是希望把孩子生下來由我們撫養。”文校長講話時,姚清晨一直默默聽著沒有說話,但姚青木聽到他這個特殊的要求時驚得目瞪口呆。他想,還沒有結婚,我就要戴綠帽子?我不幹!可是,他實在太喜歡姚清晨瞭,為瞭清晨,無論要他付出什麼代價他都願意。他看瞭一眼姚清晨,見她沒有反對,於是點點頭痛快地答應瞭。不過他提出一個要求,希望文校長幫助他到省城開辦公司,讓姚清晨以婚假和進修名義到省城,度過孕期,以利母子平安,以後再調到省城大學工作。文校長也爽快地應承下來。姚清晨見文校長和姚青木處處為她著想,一切都安排得十分妥當,也點頭答應瞭。
  
  文校長離開姚清晨傢時,拉著姚青木和姚清晨的手說:“我們從此是一傢人瞭,祝你們幸福!”
  
  五
  
  一年以後,文必正三喜臨門:一是他辦學有方,學校順利通過教育部評估,進入重點大學行列;二是他和姚清晨合著的長篇小說《花旦》正式出版,首印10萬冊,好評如潮;三是夫人原諒瞭他與姚清晨那段私情,姚清晨所生的男孩在他們夫妻共同關心呵護下健康成長,特別是妻子還促使丈夫主動向上級交代瞭這段私情,領導上也從寬發落,戒勉一番後就既往不咎。文校長不久收到新作《花旦》稿費10萬元,他打電話問姚清晨如何處置,清晨說:“傢鄉姚村正在修建‘康莊工程’,10公裡的機耕路要改造成寬敞的水泥路,這筆錢剛好能造一座村邊溪上的大橋,就再為父老鄉親辦件好事吧。”文校長十分贊同,當即把10萬元匯往姚村。半年後,舉行公路通車典禮,大橋頭豎有一塊一米高、半米寬的青石,上書“博士橋”三個大字。村民們表示這是牢記姚村出瞭一位“博士”,這個博士和她的老師為故鄉傾心奉獻出資造橋,功在千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