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孤島復仇

  一、神秘的金卡
  
  這天,錢興科技再生資源公司的錢老板收到封快件,是一傢“雙人九”賓館寄來的。拆開後裡面有一張金卡和一封信,金卡上面有“九九真金,傾情奉獻”的字樣,使用日期是6月8日至28日。錢老板掂瞭掂,這卡起碼有50克重。再看那信,上面說對他接受公司的調查表示感謝,他已經成為“雙人九”的幸運顧客,歡迎他前來度假享受人生,同時,賓館已經在錢老板提供的銀行卡上打入瞭1萬元的咨詢費。
  
  錢老板想起來瞭,不久前,他收到一封“雙人九”賓館寄來的商務函,隨手讓秘書處理,哪想到對方竟然給予瞭如此豐厚的回復。據說,這傢賓館在城外梅江河的孤島上,風景優美,是新建的四星級賓館,上個月才開張。老板是個商界巨子,資產過億。
  
  就在這時,結拜兄弟刁毛林打來電話,興奮地說:“老大,有件事十分奇怪,兄弟根本不認識那個人,他卻寄來瞭金卡請我去旅遊,還給瞭1萬元。‘白開水’、‘炮古耿’、‘病鬼杜’、‘色鬼魯’他們都收到瞭,有點不放心,兄弟們讓我向你討個主意。”
  
  錢老板說:“你通知大傢,晚上在老地方見。”
  
  錢老板放下電話,隱約感到瞭不安。晚上,六兄弟照例在六福賓館的桃園廂房聚會。錢老板趕到時,其他五人已經到瞭,他們一齊站起來迎接他。錢老板坐下後,接過刁毛林遞上的啤酒喝瞭一口:“你們有什麼想法?”“色鬼魯”說:“大哥,我早就想跟兄弟們一塊玩玩瞭,這種高檔的地方我還沒去過,我們什麼時候動身?”這“色鬼魯”在五人中是頭腦最簡單的,他在傢門口開瞭個修單車的攤子,年輕時因貪圖對門一個寡婦的美貌,與她結瞭婚,因此有瞭“色鬼魯”的綽號。
  
  錢老板沒理他,說:“你們說,這背後賣的什麼藥?”“色鬼魯”說:“大哥,你太多心瞭,人傢隻是請我們去玩。”“白開水”冷笑一聲,說:“豬頭!你認識他嗎?不認識。那他憑什麼請你?肯定有目的。目的是什麼?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老大謹慎是為我們著想!”
  
  “炮古耿”大聲接著說:“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對方出手大方,非大善即大惡,我們當然要有所準備。不過,誰敢欺負我們,我們也不怕。你說是不是,老杜?”“炮古耿”開瞭傢食品廠,發瞭財,已經買瞭別墅和小車,語氣自然有些橫。
  
  坐在一邊的“病鬼杜”聲若遊絲地說:“我隻知道不給豬兒喂飽,是不長肉的。這事我聽老大的。”
  
  “炮古耿”說:“那難道不去瞭?”錢老板點頭,說:“不光不能去,大傢還要把金卡和錢還給人傢。刁毛林,你執筆替大傢寫封信,感謝一下人傢,就說無功不受祿。”“白開水”點頭說:“這招好,如果對方有回復,就可以把他引出來。”“炮古耿”摩挲著金卡說:“可惜瞭,說不定人傢是好意。”
  
  錢老板冷笑:“聽好瞭,我是為大傢著想。想想看,除瞭老魯,哪個不是傢大業大?這叫樹大招風。往深處說,你們身上哪個不帶屎帶尿?行走江湖,臭氣沾身。再點你們一下,刁毛林是做傢具的,是正當的生意,可賣的傢具合格嗎?有沒有甲醛超標?半年前不是有個女孩得瞭白血病嗎?雖然人傢告你沒有告贏,但他不會記恨在心裡?‘白開水’養殖水產,給魚兒喂避孕藥,就沒人知道?‘炮古耿’你的食品廠那些添加劑,報紙多次曝光瞭,你就沒防著點?還有‘病鬼杜’,養豬沒喂瘦肉精,哪有錢包女人?”
  
  這一番話讓大夥惴惴不安起來。“白開水”慢慢地說:“沒錯,這叫行業潛規則害死人。大哥,我聽說有人也在給你找麻煩,說你的公司污染瞭環境,害人得瞭癌癥。你也要註意點。”錢老板的公司是專門回收舊電子產品,拆下其中的有色金屬,是個暴利行業。最近嚴查的風聲一陣緊一陣,正弄得他心煩意亂。他揮手說:“不談這些煩事瞭,喝酒。”
  
  大傢正圍著錢老板喝酒,這時推門走進一個人來。這人一臉微笑,進門就嚷道:“你們太不夠義氣瞭,喝酒也不叫兄弟。”說著就在空位上坐瞭下來。
  
  錢老板皺起眉來,來人是計老板,是個黃金經銷商,為人爽快,有點自來熟,錢老板跟他做過一次生意,就被他粘上瞭,現在他不知從哪裡得到瞭消息趕來。
  
  這計老板不管人傢對自己冷淡,拿出一張金卡,搖晃著說:“各位兄弟知道這個叫‘雙人九’的賓館嗎?他們請我去免費遊玩,太有意思瞭。”
  
  錢老板和刁毛林幾人交換過眼神,說:“你這是哪裡來的?”計老板說:“昨天收到的。怎麼,各位也收到瞭?太好瞭,到時大傢一塊去玩玩吧,聽說那地方可好玩瞭。”
  
  “炮古耿”說:“我大哥不讓去,說有人不懷好意。”
  
  計老板一愣,說:“你們太多心瞭吧?不過也難怪,現在人心隔肚皮,誰也不敢相信誰。但這個賓館,我還是略知一二的。”
  
  “病鬼杜”有氣無力地說:“他是哪方神聖,給我們透露點吧。”
  
  計老板點瞭點頭:“大傢是兄弟,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樣吧,我講一個故事,相信你們聽瞭,就會明白人傢為什麼要請你我上他那兒。
  
  “在梅江河畔有一戶人傢,一對年輕夫妻,是非常善良的人。他們贍養著年邁的父母,生瞭兩個孩子,女兒剛滿16歲,長得跟她母親一樣漂亮,一塊出門,人傢都以為是姐妹。男孩子隨他父親,剛滿10歲,長得跟他父親一樣壯實。他們靠勤勞的雙手開山種地,閑時進山捕獵,日子過得倒也平靜。
  
  “但老天爺不長眼睛,這一年,一場滅門災難降臨到他們頭上,山裡人一傢出瞭意外,隻留下那個小男孩。小男孩在村裡人的關照下長大瞭,到16歲時,獨自一個人跑到城裡來打工,一步一個腳印,過瞭20年,成瞭一傢網絡公司的老總。發達後,他決心回報社會,辦瞭傢‘雙人九’賓館。定期邀請本市有名望的人士到賓館遊玩。因為他從一貧如洗到事業成功,曾經有無數的熱心人士幫助過他。
  
  “你們獲得邀請,實在是情理之中。想想看,你們兄弟幾個,哪個不是樂善好施、大名鼎鼎的人物?至於我,恐怕人傢也是看瞭我跟你們的關系才給點面子的。”
  
  計老板講完後,錢老板說:“去!既然是好心人的回報,不去就辜負瞭人傢的好心!”
  
  二、雙人九賓館
  
  6月8日,錢老板早早起來,簡單收拾後,提著行李箱走出門口,就看到外面停著一輛黑色轎車,裡面出來一個美女,微笑著上前接過錢老板的箱子,說自己是“雙人九”賓館派來接錢老板的,恭敬地請錢老板上車。錢老板坐上寶馬車,問:“小姐,你們的老板是誰?為什麼要請我們?”
  
  美女非常有涵養地笑瞭笑,說:“抱歉,你問的事,恕我不能回答。我們賓館有規則:非本職的事不能講,希望你諒解。”
  
  錢老板一愣,又問路途遠不遠?美女說:“不遠,待客人集中後,坐一會兒船,中午就到瞭,你是我們老總的特殊客人,我們會把你們服務好的。”
  
  錢老板不再問話。一會兒,汽車在城北的碼頭停下來,美女攙扶著錢老板下車。他看到刁毛林等五兄弟都到齊瞭,“色鬼魯”還色瞇瞇地靠在小姐身邊,不停地逗她笑。計老板也來瞭,戴著墨鏡,討好地望著大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