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親情呼叫轉移

  陳小龍最近很煩,而期中考試成績更令他的煩悶心情雪上加霜。看著班主任向他投來那種疑惑不解而又略帶失望的目光,他更加無地自容。他這個每次考試都進入全年級三甲的高材生這次卻意外失手,令他的班主任和所有任課老師都大跌眼鏡:成績排到瞭全年級100名以外!
  
  班主任私下找來陳小龍瞭解情況。陳小龍撒瞭個慌,說他在考試時感冒,造成他精神狀態不佳,所以才導致這次考試發揮失常。班主任半信半疑,卻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因為他知道陳小龍是一個勤奮自覺的好學生,他很快就會趕上來的。陳小龍不願意向班主任透露這次考試失敗的真正原因,因為他覺得難以向班主任啟齒:爸爸媽媽不和睦。而且他自信自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從而使他的學習和生活回到原來的正軌。
  
  陳小龍的爸爸原來是一名下崗工人,窮則思變,他從剛開始的擺地攤起步,幾經風雨後成為瞭一傢小公司的老板。生意場上吃喝交際在所難免,小龍的爸爸從剛開始回傢很晚發展到後來徹夜不歸,小龍媽媽也從剛開始的不滿發展到後來的大為光火,傢庭戰爭也就此爆發,搞得整個傢烏煙瘴氣雞犬不寧。陳小龍正是受此影響,無法全身心投入到學習中,造成考試成績大滑坡。
  
  陳小龍曾經也和父母交談過這個問題,但都是治標不治本,父母和睦瞭幾天又回到老樣子。陳小龍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發誓一定要使父母和好如初。但誓言畢竟是誓言,妙計還得靠他自己想。而這次的考試失敗更促使他狠下決心要解決這個問題。
  
  陳小龍苦思冥想,甚至還拿《三十六計》來做參考。但想出來的辦法不是太幼稚就是根本沒有可操作性,他再次陷入瞭煩惱和無助之中。
  
  這時,客廳的電話響瞭,他從房間跑出去接,是好友李明打來的。
  
  “喂,小龍啊,在傢幹嗎?今天是星期天,又剛考完試,出來玩吧!”
  
  “不瞭,我不想出去。”
  
  “出來放松一下吧,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或許還能給你出謀劃策呢!”
  
  陳小龍考試失敗的真正原因也隻有好友李明知道。他經不起好友的再三邀請,答應在市中心公園見面。
  
  李明拍瞭一下無精打采的陳小龍的肩說:“振作一點,這點小挫折都承受不瞭,明年怎麼參加高考啊?”
  
  陳小龍嘆氣說:“如果我爸爸媽媽的關系好不起來,我的心情也永遠好不起來。好瞭,我們暫時不談這個瞭,現在去哪裡呢?”
  
  “小龍,先給你看一樣東西。”李明邊說邊從口袋裡拿出一部嶄新的諾基亞手機,“這是我爸爸給我這次考試進入前10名的獎勵。”
  
  陳小龍把手機拿在手裡把玩,調試著手機裡名目繁多的功能。他若有所思地看著手機屏幕,一個妙計突然從他的腦海裡冒瞭出來。他告訴李明,他想利用這個手機分別冒充他父母在他們之間進行調和!
  
  “怎麼冒充?你爸你媽的手機號碼雙方都知道的。”李明大惑不解地問。
  
  “我爸昨天去廣州出差,可能要去一個月,他用的是雙卡雙待手機,所以他到瞭廣州那邊又開通瞭一張廣州的本地卡。他也是今天早上打電話告訴我的,我還沒有告訴我媽媽哩,我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啊!”
  
  “但這也隻能冒充你爸,如何冒充你媽呢?”
  
  “山人自有妙計。”陳小龍賣起瞭關子,“李明,可以把你的手機借給我一個星期嗎?”
  
  “當然可以,一個月都行。”李明毫不猶豫地回答。
  
  陳小龍回到傢裡,把李明的新手機號碼告訴媽媽,說是爸爸在廣州用的本地卡,說聯系爸爸就打這個吧,這個在廣州接聽免費。
  
  晚飯後,陳小龍回到自己的房間,掏出手機,開始實行他精心策劃的妙計瞭。他打開手機,以他爸爸的名義寫瞭一條短信發給媽媽:“淑貞:吃飯瞭嗎?我們可以談談嗎?這次出差對於我來說是公私兼顧,於私來說,我是想借這個機會讓自己冷靜一下,總結和思考一下我的過去和現在。說句心裡話,你是一個稱職的妻子和母親,而我卻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和父親。想起我們曾經貧窮但恩愛的日子,對比現在雖然富有卻空虛的生活,我在想我到底在追求什麼?如果上天讓我重新選擇的話,我想我會選擇從前的生活。淑貞,再給我一次機會吧,讓我修補我們感情上的裂痕,為瞭你,為瞭我,也為瞭小龍。”
  
  小龍把這條信息發出之後,心裡怦怦直跳,他期待著媽媽的回復。他想,以前父母間的感情那麼深,隻要有一方主動出來認錯,矛盾很快就會化解的。他又感嘆:手機短信真好啊,可以把復雜的個人情感用文字盡情表達,而有些話卻很難直接說出口。
  
  他正在感嘆,媽媽回復瞭信息:“其實這也並不都怪你,我也有點小傢子氣。我一直都想和你推心置腹地談這個問題,我們的事已經影響到瞭小龍,我不想他因為我們而把學業耽誤瞭。”
  
  真是解鈴還需系鈴人啊!隻要這個結有一點松動,那麼這個結就容易打開瞭。
  
  陳小龍又給媽媽發瞭幾條信息,顯然,媽媽已經被“爸爸”的真誠打動瞭,她這個“結”已經打開瞭一大半瞭,陳小龍興奮不已。他感到不能再裝“爸爸”瞭,否則就露出馬腳,是該由媽媽和爸爸直接溝通的時候瞭。
  
  他調出手機的呼叫轉移功能,把來電轉移到爸爸那張廣州卡上,這樣,媽媽打這個電話實際上就打到爸爸那張卡上瞭。接著,他給媽媽發瞭條信息,叫她立即給自己這個假“爸爸”打電話。成敗在此一舉,他緊張地閉起眼睛祈禱一切順利……
  
  一個月後,陳小龍的爸爸滿面春風地出差回來瞭,並帶回瞭一件貴重的禮物送給瞭小龍媽媽——一個鉆戒。那是為紀念他們結婚18周年!
  
  陳小龍看到這一切,臉上現出瞭開心的笑容!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