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要陪人上床的女司機

  柴雄從事技術工作,由於正在研究一項新課題,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才回傢。這天晚上,他又加班到12點,當他快速來到公共汽車站點時,最後一趟公交車已經開出。沒辦法,匆忙中他隻好攔瞭輛出租車,想不到還是一位年輕漂亮的女司機,當他準備拉後車門時,女司機卻將前門打開瞭,叫他坐在前面。柴雄一愣,眼下一些歹徒專門殘害女司機,司機們都叫乘客坐後排座位上,而且前座和後座之間還架設瞭鋼絲網,以防不測,想不到這個女司機還這麼膽大。此時他望瞭一下女司機,心想,也許她見我面善,一看就感覺我是好人吧。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瞭柴雄傢的居民樓前,就在柴雄掏錢遞給女司機的一剎那,女司機一把抓住柴雄遞錢的手:“大哥,我不要你的車錢,我想……”女司機欲言又止地低下瞭頭。
  
  “怎麼,你有難處想請我幫忙?”柴雄朝對方笑瞭笑。
  
  “不是,大哥我想問,你願意陪我上床嗎?”
  
  什麼?柴雄腦子“嗡”的一聲,他以為自己聽錯瞭,正在這時,女司機的另一隻手忽然撫摸到瞭柴雄的臉龐上:“大哥,是我主動和自願的,不要你的錢。”
  
  此時的柴雄一把甩開女司機的手:“你不好好開車卻靠那玩意掙錢,我不是那種人。”柴雄邊說邊扔下車錢匆匆地鉆出瞭車門。誰知,那個女司機跟著追瞭出來:“大哥,你等等,我有話要說。”可柴雄卻像躲瘟神似的小跑著:“請你放自尊些,否則我要報警瞭。”邊說邊要掏手機。
  
  這時,女司機加快步伐跑到柴雄面前,忽然,她一下跪倒在地:“這位大哥,看來你是真正的好人瞭,我終於等到瞭,我死也放心瞭。”
  
  聽著女司機莫明其妙的話,柴雄放慢瞭步伐,他下意識地拉起瞭女司機:“你剛才說的啥意思?一會兒要我陪你上床,這會兒又說我是好人,還說你死也放心瞭?”
  
  女司機朝柴雄鞠瞭三個躬:“這位大哥,請原諒我剛才的放肆。你放心,我絕對不是那種壞女人,請車裡說。”柴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地跟著上瞭出租車。
  
  回到車裡,女司機從一個小包裡取出瞭駕駛證、一本醫院診斷證明書和一個七八歲小女孩的照片:“這位大哥,我叫李雪,實不相瞞,還有幾個月我就將離開這美好的人間瞭,但我放心不下的是這個可憐的小女孩,求求你收養她,並撫養她成人。”
  
  從醫療診斷書上得知,這個叫李雪的女司機得瞭白血病,需骨髓移植,否則隻能活三個月。柴雄眨瞭一下眼睛,問李雪:“我聽說這種病隻要有親人的骨髓就行瞭,成功率很高。”李雪搖瞭搖頭:“我不想治療,就活最後三個月吧。”看完診斷書後,柴雄又看著那張小女孩照片問:“這個女孩是誰?她現在哪兒?”李雪發動瞭車:“到我傢看看就知道瞭。”
  
  半個多小時後,車子停在瞭一幢舊居民樓前,李雪領著柴雄進瞭一間普通的住宅門,臥室昏暗的燈光下,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正熟睡著,李雪指著小女孩輕聲說:“她是我八年前在路邊撿到的棄嬰,也不知她的父母是誰。”
  
  柴雄一愣地望著李雪:“為什麼不讓你的傢人和親人撫養呢?”李雪將柴雄領到瞭客廳裡,指著墻上掛著的一對老人像片說:“我和這個小女孩一樣也是個棄嬰,多虧瞭我的養父養母撿到我並把我撫養成人,可惜半年前,他們因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
  
  此時李雪已泣不成聲,她告訴柴雄,半年前,養父養母去世後沒幾天,她在醫院的一次例行檢查中被查出瞭那種病,雖然能骨髓移植,可自己是個棄嬰,哪來的親人?醫生得知她的實際情況後也告訴李雪,骨髓雖然能配對,但目前國內骨髓儲備庫還不完善,很難能在短時間內找到這種相匹配的骨髓,即使能找到,也還需要數十萬元的治療費用,手術的成功率也不是很有把握,於是她決定放棄。可為瞭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她決定在自己離開人世前尋找一位好人來撫養,並將全部傢產作為撫養資本。為瞭尋找到真正值得信賴的好人,她選擇瞭一種無奈之舉,就是向坐她車的男乘客主動提出“上床”的誘餌,結果,先前的好幾位男乘客都因“貪色”,沒有一個能經得住誘惑,直到今晚她遇到瞭柴雄…
  
  聽瞭李雪的敘述,柴雄問:“你這辦法也太冒險瞭,假若遇到壞男人咋辦?”
  
  李雪一笑:“我有辦法。當看出對方是個色鬼後,我馬上找借口以買東西為名開車趁機溜之大吉。這辦法還行,前面的都這樣對付瞭,想必那些想貪色的男人還以為我是神經病呢。”
  
  此時,柴雄勸說李雪不要放棄治療,他和她一道想辦法,可李雪卻鐵瞭心,說沒有醫治好的希望,並說這種病離開人世的例子她最近見過好幾例。見李雪如此堅決,柴雄隻好答應瞭李雪的請求,並告訴她,他隻有一個老媽,隻因自己工作較忙,沒有時間陪伴她,正好可以撫養這個小女孩,這樣自己的老媽一來有個伴,二來好打發生活中的寂寞,至於李雪的傢產他一分不要。
  
  就在他和李雪就傢產爭執時,李雪忽然走進瞭廚房,不一會兒,她拿出大半瓶葡萄酒對柴雄說:“好,那就聽你的,為瞭感謝你這個好人,我敬你幾杯酒。”推辭不過的柴雄隻好喝瞭兩杯,可不到一會兒,他就感到腦袋發暈,繼而啥也不知道瞭。
  
  等他迷迷糊糊醒來時,卻聽見有哭泣聲,他循聲一看,是那個小女孩,柴雄問她咋瞭,小女孩哭聲更大瞭:“大姐姐不要我瞭。”邊說邊遞過來一包東西。柴雄打開一看,裡面有車輛和房產使用證以及資產授權委托書等,受益人全是柴雄,包裡還有李雪寫下的一封信,說她在酒裡放瞭安眠藥才脫瞭身,叫柴雄一定要信守諾言,撫養小女孩成人,她在九泉之下會保佑他們;同時告誡柴雄不要找她瞭,她現正雲遊四方,等待著生命的終結。
  
  一轉眼,兩個多月過去瞭,期間,柴雄時時都在思念著這位大仁大義的好姑娘,隻因工作太忙,他沒有時間打聽李雪的下落。
  
  這天,柴雄出外辦事,一個女孩子在他面前一晃而過,那不是李雪嗎?柴雄快步追瞭上去,果然是李雪!他一把攔住李雪,就要抓她的手。誰知李雪甩手給瞭他一個耳光:“你這個流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動手動腳!”並大呼大叫地奔跑著。
  
  柴雄以為李雪的生命隻能活三個月的診斷,隻不過是醫生們的胡謅,現代科學這麼發達,什麼生命奇跡都可能發生,而李雪呢,則害怕拖累自己才這樣做的。於是他緊追不舍,正在這時,路旁的巡警趕瞭過來,一把扭住柴雄的胳膊,問咋回事?柴雄一五一十地說明瞭事情的經過,不信到他們傢看去,李雪的駕駛證還在呢,還有那個小女孩也可以作證。
  
  巡警立即將這個李雪叫住,問是不是這回事?李雪大聲地罵道,說她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也沒有這回事。沒辦法,按照柴雄的請求,巡警們隻好駕車帶著他們倆趕到瞭柴雄的傢。這天正巧是星期天,那個小女孩正在小區裡玩耍,一見到李雪,小女孩一下跑上前抱住她,大聲地叫道:“大姐姐,你終於回來瞭,我好想你。”
  
  巡警們愣住瞭,趕緊叫來瞭附近的派出所民警,經過調查,這個“李雪”叫王蘭,並不是那個患白血病的李雪,意想不到的,這個跟李雪長得一模一樣的王蘭竟是李雪的雙胞胎姐姐。二十多年前,李雪的親生父母因養不起雙胞胎姐妹,將其中的妹妹丟到瞭路邊,想不到,無巧不成書,同在一個城市的李雪親姐姐今天卻被柴雄相遇錯認瞭……
  
  得知瞭事情的真相,李雪的親生父母立即趕到瞭柴雄傢,他們拿著李雪的駕駛證照片淚流滿面地叫:“我的好女兒啊!”王蘭說:“柴大哥,我相信我妹妹一定還活著,就是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她,用我的骨髓救活她。”柴雄則拿出一個存折說:“這是我的全部積蓄,正巧我的課題研究完瞭,從明天開始,我們借助媒體一起去尋找李雪,一定要找到她。”
  
  為瞭盡快能找到李雪,柴雄將李雪照片、親生父母和雙胞胎姐姐王蘭以及那個小姑娘在一起想念她的情景,用微型攝像機拍成瞭3分鐘的短片,用真情感動瞭國內一傢較著名的電視臺,並將短片在該電視臺《尋親》欄目播出,可一個禮拜過去瞭也沒有李雪的消息。
  
  這天,當柴雄和王蘭剛回到旅館時,忽然柴雄的手機響瞭,是一傢醫院打來的,說他們醫院剛剛收治瞭一名路人送來的已奄奄一息的一名女病人,長相和病情跟電視臺《尋親》欄目中的失蹤者非常像,柴雄他們立即趕到瞭那傢醫院,果然是李雪,此時的她已骨瘦如柴,話都說不出,當她看見眼前的王蘭時不禁一愣,嘴唇一動,而王蘭一下撲到李雪的身邊,哭泣道:“我可憐的好妹妹,你好命苦啊。”一旁的柴雄也眼淚汪汪,忙把事情的經過敘述瞭一遍後,說道:“李雪,你的命不該絕,你的親人就在眼前,你有救瞭。”李雪臉上露出瞭笑容。
  
  這是傢大醫院,醫生們立即對李雪和王蘭做骨髓配對試驗,可想不到的是她們姐妹倆的骨髓組織卻不匹配,柴雄一聽有點絕望瞭,此時,王蘭抓起電話,因為她還有三個哥哥姐姐。遠在千裡的李雪親人們一聽火速趕到瞭,經過一個個的配對,李雪的一個剛懷孕不久的姐姐與其相匹配,如果施行手術,李雪的這個姐姐可能存在胎兒流產的危險,但為瞭救李雪,姐姐毅然同意……
  
  一年後的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在一傢大酒店,一場婚禮正在熱烈的舉辦。“新郎柴雄,你願意娶新娘李雪為妻嗎?”“我願意。”這是柴雄的聲音。“新娘李雪,你願意嫁給柴雄為妻嗎?”“我願意。”這是李雪甜甜的聲音。忽然一個八九歲的小姑娘拿著一束鮮花跑到李雪和柴雄中間:“大哥哥,大姐姐,你倆快親嘴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