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瘋狂的搜索

  段鵬最大的愛好就是上網。這天他在靈貓網上看到一個網名“死瞭都要愛”發的帖子《太沒人性瞭》,帖上說他傢在彭城住,他傢鄰居一對老年夫婦好心收留瞭一個抱孩子的外地女人,她說來彭城找出來打工的丈夫,可住瞭一夜後這女人卻丟下孩子不辭而別,還偷走瞭老夫婦的幾千元錢。帖子附有老夫婦照看嬰兒的照片,還有那女人去超市買奶粉被攝像頭錄下的圖像中截取的照片,基本上能看清模樣。發帖者希望動用人肉搜索,借助網絡的力量找到這個女人。如果靈貓網上的網友能幫他找到,他情願將自己在靈貓網上的五千萬貓幣送給對方。
  
  人肉搜索是近幾年從網上冒出來的新鮮東西,不同於一般網站的搜索引擎隻能搜索到網上存在的內容,而是通過千千萬萬上網者每個人的力量找到自己最需要的東西。這個帖子已經跟瞭好多回帖,人們紛紛譴責這個女人,連自己親生的孩子都遺棄,還偷幫助自己的好心人,簡直太喪心病狂瞭。
  
  段鵬看那女人照片,覺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仔細想瞭想,想起在他傢不遠處有一傢小吃店,每天忙忙碌碌照料生意的正是這個女人,段鵬去那裡吃過幾次早點,所以記住瞭她。這女人長得還算漂亮,對顧客十分熱情,見瞭段鵬大哥大哥叫得很親熱,看樣子還沒結婚,誰知竟有丟棄孩子的不光彩的事,一定是怕被抓到才從彭城逃到瞭幾百裡外的益州。
  
  段鵬決定揭露這個女人的醜行,一方面出於義憤,另一方面他現在擁有的貓幣在靈貓網會員的財富排行榜上排前幾位,但一直不是首富,如果得到瞭這五千萬的賞金就可以穩坐首富交椅瞭。於是段鵬去那傢小吃店,假借吃飯的機會,用手機偷偷拍下瞭那女人,然後把照片發到瞭網上,問“死瞭都要愛”,要找的是不是這個人?“死瞭都要愛”很快回復說正是她,他急於知道這女人現在在哪兒。段鵬就把這女人所在益州那傢小吃店的具體地址告訴瞭對方。“死瞭都要愛”果然沒有食言,把五千萬貓幣匯給瞭段鵬。段鵬一下子成瞭靈貓網上的首富,他很興奮,又做好事又掙錢,滿有成就感的,他隻等對方公佈關於這件事的最新進展。
  
  這天早上,段鵬上班路過那傢小吃店,見圍瞭密密麻麻好多人,他過去問出瞭什麼事,有人告訴他,這店裡的那位女服務員被人殺瞭!段鵬大吃一驚,這女人就算是遺棄瞭自己的孩子偷瞭別人的錢,也不至於讓人對她有這麼大的仇恨,來要瞭她的命呀!段鵬擠進人群,看到被警方保護起來的現場,那女人全身是血,胸口插瞭一把刀,兩眼直瞪著,令段鵬不禁渾身發冷。
  
  這起殺人案成瞭本地新聞熱點,很快報紙及網上都刊登瞭一系列相關報道,此案的幕後真相也逐漸浮出瞭水面。原來被殺的女人叫杜小娟,從農村老傢到彭城打工時交瞭一個叫秦趕超的男朋友,兩人交往瞭一年多,秦趕超逐漸暴露出性情暴躁、喜怒無常的毛病,令杜小娟難以忍受。但她提出分手秦趕超不答應,還以離開他就要她的命相威脅。萬般無奈杜小娟隻得悄悄離開,遠遠逃離瞭秦趕超,來到幾百裡外的益州打工。惱羞成怒的秦趕超不甘心讓杜小娟就這樣離開自己,為瞭找到杜小娟,他在網上發瞭那個《太沒人性瞭》的帖子。他偽造照片編造故事,把杜小娟描述成一個泯滅人性、不光拋棄自己親生骨肉還偷盜幫助她的老人的壞女人,想借此激起網民對她的痛恨,利用人們普遍存在的懲惡揚善的心理,通過人肉搜索找到杜小娟。此舉果然奏效,人們紛紛譴責那個邪惡的女人,出於正義的段鵬還效仿狗仔隊進行偷拍,並把杜小娟的行蹤都告訴瞭秦趕超。秦趕超獲悉情報後馬上趕到益州,找到杜小娟威脅她再回到自己身邊,杜小娟堅決不答應,認為她另有新歡的秦趕超惱羞成怒,一時失去瞭理智,抽刀殺死瞭杜小娟。杜小娟死瞭,殺人後逃走的秦趕超很快被緝拿歸案,他犯故意殺人罪被判瞭死刑。
  
  段鵬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出於好心透露瞭杜小娟的行蹤,竟然引發一場血案,使杜小娟和秦趕超兩人相繼喪命。段鵬又悔又怕,好多天都不敢再上網瞭。可是他不上網,網上還是有麻煩找到他頭上。有朋友告訴段鵬,網上有人在懸賞通緝他,那網上的帖子稱自己的妹妹被人殺害瞭,為瞭懲治兇手,他急於找到這個十分關鍵的證人。帖後附上瞭這個證人的網名和博客地址以及博客上的照片,希望知情人幫他找到此人,凡提供有效線索及將此人帶到他身邊者,他將重謝一萬元。“這網名、博客、照片不都是你的嗎?”朋友對段鵬說:“不就是讓你做個證嗎,趕緊去呀。你跟我一起去,讓他給我一萬,事後咱們兩人一人分五千,多好!”
  
  段鵬差點哭瞭,發帖的自稱是杜小娟的哥哥,這樣不惜血本找到他,肯定是瞭解到是他向兇手透露瞭杜小娟的行蹤才直接導致瞭她的遇害。如今兇手被正法瞭,杜小娟的哥哥還是沒解恨,不甘心讓泄密人毫發無損,所以才千方百計想找到他實施報復。段鵬感覺自己已置身於全民圍剿之中,周圍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將他揭發出來把他送到杜小娟哥哥面前任他處置。他不甘心坐以待斃,決定出去躲避一陣。他怕驚動別人覺察瞭自己的行蹤,所以連假都沒請,沒有告訴任何人,喬裝改扮一番後就趕到瞭火車站,他想去兩千多裡外的一個朋友那裡去避難。
  
  段鵬在候車室裡等車,他戴著墨鏡、帽子,警覺地觀察著周圍是否有什麼異常情況。不一會還真發現瞭對面座位上有個小個子男人正舉著手機對準他。段鵬感到手機後部的攝像頭像一隻眼睛在盯著自己,頓時覺得危險正在向自己襲來。他怒不可遏,沖過去一把奪過瞭小個子的手機,質問他為什麼要偷拍自己。小個子顯然嚇壞瞭,一邊跟段鵬搶手機一邊大喊警察快來,有人搶劫。段鵬認為小個子是想讓警察來瞭抓住他,就極力想掙脫小個子,但小個子緊緊抓住他不肯放手。情急之下段鵬抓起矮他一頭的小個子用足全身力氣拼命一掄,小個子從他手中飛出去,一頭撞到瞭旁邊的大石柱上,軟軟地癱倒在地一動不動瞭。“殺人啦!”周圍乘客們大叫起來,很快警察趕來將正呆呆發愣的段鵬抓瞭起來。
  
  小個子被摔成重傷,腦部受損幾乎成瞭植物人,段鵬被起訴。到瞭法庭上他才得知小個子那天隻是在發短信,無意中將手機攝像頭對準瞭對面的段鵬,被杯弓蛇影的段鵬誤會為在偷拍自己。段鵬故意傷害罪罪名成立,被判處瞭三年有期徒刑。
  
  段鵬進監獄服刑後,這天有人來探監,他出來一看,這是一位三十多歲滿臉絡腮胡子的男人,他並不認識。來人告訴段鵬,他就是杜小娟的哥哥杜大勇。“要不是你多事,我妹妹不會死得那麼慘,現在你關在這裡等於來避難瞭,我拿你也沒什麼辦法。好在三年後你就出去瞭,到時候我會來接你的!”杜大勇惡狠狠地瞪著段鵬,咬牙切齒地說。
  
  段鵬像被抽幹瞭身上的血,隻覺得渾身無力抖作一團,他身子一軟就從椅子上滑瞭下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