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潘守夜

  老局長患肝癌進瞭醫院就沒有再回來,辦公室裡他那個位子也就空著瞭。
  
  國不可一日無主,一個局當然也不能長期無頭。誰來接替老局長呢?兩位副局長,還有一位辦公室主任,似乎都是當然的候選人。他們表面不露聲色,心裡卻都在給自己“算命”,左算右算都覺得這局長的寶座非我莫屬,因此一個個都翹首以待,等上級來找自己談話。誰知左等右盼,三個人誰也沒份,上級派來瞭一位新局長。
  
  新來的局長姓徐,他走馬上任後由辦公室主任老潘領著,到各個科室走瞭走,接著來到局長辦公室,一進門就看見靠窗擺著一張特大的辦公桌,不用說,這就是局長的寶座。他微微皺瞭皺眉問道:“這辦公桌怎麼這樣擺呀?”老潘忙說:“老局長生前就是這樣擺的。”徐局長搖搖頭:“還是轉個方向好,你看,這樣坐著,背對著門,有人來訪,進門看見的是我的背影。”老潘一拍巴掌說:“噢,我明白瞭,徐局長的意思是說要面向群眾,哎呀,您想得可真周到!”“那就請你幫個忙,把它轉過來。”
  
  就這樣,局長的寶座由面對窗戶變成瞭面對門戶。這一小小的變化,除瞭兩位副局長和辦公室主任知道以外,根本沒有引起其他人的註意。哪知第二天早上徐局長上班一看,怪瞭,辦公桌又轉瞭回去。這是誰幹的呀?徐局長問兩位副局長,都說不知道,又問老潘,也說不瞭解。再查看辦公室,門窗完好無損,也沒有撬撞的痕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老局長的幽靈作怪?老潘說:“要不要向公安局報案?”徐局長搖搖頭說:“算瞭吧,這點小事何必去麻煩公安局,我們再移一下就是瞭。”於是又把桌子轉瞭個方向。
  
  誰知時隔一天,第二天早上,徐局長開門一看,辦公桌又變成面對窗戶瞭。這連續出現的怪現象,不能不引起徐局長的警覺。當然,他不信這是什麼鬼魂所為,看情況也不會是外人所做,那究竟是誰幹的?動機又是什麼呢?老潘對這件事也很關心,他悄悄地對老徐說:“局長,依我看,這件事十有八九是哪位副局長幹的,因為這辦公室的鑰匙就我和他們有。再說,老局長去世後,他們都想來坐這個位子,如今落瞭空,心懷不滿,有意來捉弄你。”徐局長說:“事情沒弄清,不要亂猜疑。”老潘連連點頭:“對對對,局長,這樣吧,今夜我來守候,弄他個水落石出。”徐局長點頭:“好吧,那就辛苦你瞭。”說完兩人又動手把桌子轉瞭過來。
  
  夜裡,老潘吃過飯,連電視也不看,早早來到局長辦公室,滅瞭燈往沙發上一靠,單等那位搬動局長寶座的人來自投羅網。可他等呀等,一直等到深夜十二點,還是沒有一點動靜。老潘隻覺得眼皮子越來越沉重,自言自語說:“也許那個人得知我在這裡,不敢來瞭。”他不由得打瞭個哈欠,伸瞭伸懶腰,就在長沙發上躺下,呼呼地睡著瞭。
  
  他這一覺睡得很香,等醒來一看表,已經是早晨六點瞭,再抬眼一望辦公桌,不由得倒抽瞭一口冷氣,隻見局長的寶座又轉瞭身。他急忙從沙發上跳起來,去移桌子。但沒等他把桌子移好,徐局長已經來到瞭辦公室。他一見這陣勢,知道昨天夜裡辦公桌又被搬動瞭,急忙問道:“老潘,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這一問,問得老潘臉都紅瞭,不好意思地說:“唉,都怪我,後半夜打瞭個盹,等醒來,辦公桌已經轉向瞭,這事情真怪呀。”徐局長點點頭說:“是有點怪,不過你別聲張,今晚上我來守候,一定把事情搞清楚。”老潘連忙說:“不不不,這事情還是由我來吧,你就別操心瞭,我一定親手把這個‘鬼’抓起來。”
  
  為瞭晚上不打盹,老潘中午睡瞭兩個小時,吃飽晚飯,泡瞭杯濃茶,拿瞭兩包紅塔山香煙,進入瞭“陣地”。老潘好不容易熬到十二點,覺得肚子不大舒服,就鎖瞭門上廁所去瞭。可等他從廁所裡回來,隻見辦公室的門開瞭,一個黑影正往局長的寶座走去。這下老潘渾身來瞭勁,心想:“好啊,我看你往哪裡跑?”他運瞭運氣,一個箭步沖瞭進去,一把抱住瞭那個黑影,喊道:“你是誰?你想幹什麼?”“哎哎哎,老潘,你幹啥?是我呀!”一聽聲音,老潘知道是徐局長,連忙松瞭手,又開亮瞭電燈,問道:“局長,你怎麼也來啦?”徐局長笑笑說:“今晚我睡不著,特地來看看,剛才進門喊瞭幾聲,不見回答,我以為你又睡著瞭呢,正想去打開燈,卻被你抓住瞭。你好鬼呀,躲在哪裡?”“我沒躲,隻是上瞭趟廁所。”“老潘啊,這件事把你給弄苦瞭,今晚我陪你,現在你先睡一覺,等我要睡瞭,我再叫醒你,你看可好?”聽局長這麼一說,老潘當然高興,連說:“好,好,不過我隻要打個盹就行,過半個小時一定要叫醒我。”“行,你睡吧。”
  
  老潘躺下瞭,不一會兒就鼾聲大作,進入瞭夢鄉。徐局長拉滅瞭電燈,靜靜地坐在沙發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煙。大約過瞭半個小時,徐局長也覺得眼皮子重起來瞭,他滅瞭煙,靠在沙發上,開始閉目養神。這一來壞瞭,他也睡過去瞭。突然,一陣“乒乓”響,將他驚醒瞭,他一睜眼,隻見一個黑影正在移動他的辦公桌。這人手腳敏捷,三下五除二就將桌子轉瞭個身,然後放好椅子,坐瞭上去,還不住地指手畫腳,儼然一副局長的樣子,好不自在。
  
  徐局長靜靜地看著那個人的行動,突然他拉亮瞭電燈,大聲問道:“誰?”頓時,兩個人四目相對,全都愣瞭。徐局長驚奇地說:“老潘啊,想不到這事還是你幹的呀!”老潘揉揉眼睛,又拍拍腦門,紅著臉說:“我……我真該死,明明睡著瞭,怎麼幹起這種事來瞭,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呀?”徐局長微微一笑,拍拍老潘的肩膀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呀!沒什麼,沒什麼,我聽說夢遊癥醫院還是有辦法治的,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