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恨人間

  一
  
  這天一早,寧馨無意中從兒子孫詠衣服裡掏出一張百元鈔票,她嚴肅地問這錢是哪來的。5歲的孫詠說,他在幼兒園玩遊戲時來瞭一位奶奶,非塞給他這張鈔票,讓他買好吃的。寧馨問他見沒見過這位奶奶,孫詠搖頭說以前沒見過,就是這幾天經常去幼兒園看他,隔著鐵柵欄和他說話,問這問那的。寧馨想破瞭腦袋也想不出自己有這樣一位親戚。
  
  第二天幼兒園裡孩子們自由遊戲的時間,一位60歲左右衣服破舊的女人來到鐵柵欄前,招呼正在裡面玩的孫詠過來,拉著他的手讓他喊“奶奶”。在一旁守瞭大半天的寧馨過來問她是誰?為什麼要給孫詠錢?
  
  那女人沒料到寧馨會突然出現,緊張得語無倫次,說自己隻是喜歡小孩,沒別的意思,轉身要走。寧馨攔住她,讓她一定說清楚,不然就喊警察帶她去公安局說清楚。那女人更緊張瞭,連連擺手讓寧馨不要報警,遲疑再三才開口說:“我、我是孫兵的媽。”
  
  寧馨大吃一驚!孫兵是她的丈夫,可他說自己爸媽都死瞭,是奶奶把他養大的。怎麼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媽?
  
  那女人見寧馨不相信,這才詳細對她說瞭來龍去脈。原來她叫蔣紅菊,住在距這裡六十多裡外的農村,自從她嫁給孫二虎後,脾氣暴躁的丈夫對她經常打罵,她身上長年傷痕累累。一次她弟弟來,看到姐姐身上的傷,氣憤地將孫二虎打瞭一頓。蔣紅菊把弟弟勸走後,孫二虎惱羞成怒,動手磨刀揚言要殺蔣紅菊娘傢全傢。蔣紅菊提心吊膽怕出事,就在茶中倒上瞭劇毒農藥,孫二虎磨完刀進來喝瞭這杯茶,不一會兒就倒在瞭地上。
  
  孫二虎死瞭,蔣紅菊因故意殺人被公訴,因孫二虎有傢庭暴力在先,她才被免於死刑,但還是被判瞭18年有期徒刑。直到今年蔣紅菊才刑滿釋放,但她已經無傢可歸。她入獄時兒子孫兵才10歲,孫傢人恨死瞭蔣紅菊,所以從沒讓孫兵去監獄探視過媽媽。蔣紅菊想兒子,她回村去打聽才得知孫兵上瞭大學,畢業後在城裡工作成瞭傢,現在已經是一傢公司的老板瞭。蔣紅菊就來到城裡,按村裡人提供給她的地址來找兒子,她不奢望兒子能接納她,隻希望能看看兒子現在的樣子就滿足瞭。她常常在孫兵傢樓下遠遠地等著,看到匆匆進出的孫兵,也看到瞭孫兵的妻子寧馨和兒子孫詠。5歲的孫詠活潑可愛,蔣紅菊跟所有的奶奶一樣特別想抱抱孩子、親親孩子,可這點心願對於她來說也是遙不可及的。她瞭解到孫詠到幼兒園後就沒有父母陪他瞭,於是就趁這機會來看孩子,但也隻能隔著鐵欄桿和孩子說說話。蔣紅菊難以表達對孫子的疼愛,就把自己揀破爛積攢下的100元錢塞到孫詠衣袋裡讓他買吃的。
  
  原來是這麼回事。寧馨想不到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婆婆”來,雖然孫兵瞞瞭她,也算事出有因。看得出蔣紅菊是個善良又可憐的女人,她對孫詠是發自內心的疼愛,隻可惜現在她連親生兒子都不能相認,更別提認孫子瞭。面對淚流不止的蔣紅菊,寧馨很可憐這個苦命的女人,就把孫詠接出來,讓蔣紅菊和他們一起去傢裡坐坐。蔣紅菊怕被孫兵碰到,寧馨說孫兵外出瞭,最近幾天不會回來,蔣紅菊這才答應。
  
  寧馨開車帶他們回傢,蔣紅菊一直摟著孫詠,下車後還執意抱他上樓,仿佛要把自己欠孫子的愛一下子還給他。傢裡的裝飾擺設令蔣紅菊目瞪口呆,她想不到自己的兒子現在這麼有出息。
  
  寧馨告訴她,孫兵大學畢業後來到她父親的公司,因工作出色很快得到瞭提升。後來和寧馨結瞭婚,寧馨的父親寧國華身體不好,就漸漸把公司的工作交給瞭孫兵。一年多前寧國華因病去世,孫兵就順理成章地成瞭公司總經理。寧馨告訴蔣紅菊,她很小就沒有瞭媽媽,特別羨慕別的女人有心裡話能跟媽媽說。她希望孫兵能和媽媽相認和好,事情過去那麼多年瞭,沒有必要繼續對立,畢竟血濃於水。
  
  “小兵沒有好爹、好媽,可他攤上你這麼個好媳婦,真是他前生修來的福分呀!”蔣紅菊對寧馨萬分感激,“他認不認我沒關系,看你們日子過得好,我就是死也值瞭。”
  
  可寧馨卻淡淡地說,表面上她和孫兵現在事業順利、傢庭美滿,可實際上他們夫妻是貌合神離,並不像外人看到的那樣幸福。蔣紅菊趕緊問怎麼回事?要是孫兵敢對寧馨不好,她就是拼死也要為寧馨“出氣”。寧馨不肯再說下去,蔣紅菊一頭霧水。
  
  寧馨給蔣紅菊幾千元錢,讓她先用著。蔣紅菊執意不收,她說隻要能偶爾讓她看看孫子,比什麼都高興。
  
  二
  
  蔣紅菊每天靠撿破爛賣維持生活。這天她在一處街心花園裡拾破爛,突然看到瞭兒子孫兵正和一個女人親親熱熱地坐在長椅上說笑,但那個手摟在孫兵腰間的女人卻不是寧馨。蔣紅菊心猛地一沉,她想起寧馨那天和她說話時欲言又止的情景,好像有難言之隱,原來是孫兵有外遇呀!
  
  蔣紅菊不禁暗自埋怨兒子孫兵,有瞭寧馨這樣既漂亮、又賢惠的妻子還不知足,還在外邊拈花惹草,簡直是昏瞭頭!要不是她和兒子還沒相認,她真想沖上去打他幾個耳光。她守在一旁,看著孫兵和這女人聊瞭一會兒就一起上瞭樓,原來孫兵在這裡另有一個傢。
  
  蔣紅菊不想讓兒子這樣下去,她想勸勸孫兵。他認不認自己這個媽她不在乎,但千萬不要走歪道毀瞭好好的一個傢。但怎樣和兒子見面,又怎樣開口,兒子會不會聽她的,蔣紅菊心裡都沒底。她每天來這樓下徘徊,想找機會碰上孫兵和他談談。
  
  這天蔣紅菊正在樓下徘徊,沒留神差點和一個人相撞。她抬頭一看愣住瞭,這人正是和孫兵住在一起的那個女人!這女人厭惡地瞪著衣衫破舊的蔣紅菊,訓斥她沒長眼睛,並用力拍打被蔣紅菊蹭到的衣服。她的做法令蔣紅菊心裡更像堵瞭個疙瘩,這個淺薄、毫無教養的女人和待人寬厚、舉止得體的寧馨相比,簡直是天上地下之別,她實在想不通兒子怎麼會勾搭上這樣一個女人。“你以後不要再纏著孫兵瞭!”蔣紅菊不禁脫口而出沖那女人說。這女人愣瞭一下,鄙夷地沖她撇撇嘴:“你管得著嗎?”
  
  “孫兵是我兒子,你說我管得著管不著?”蔣紅菊理直氣壯地回答,“他有媳婦、有兒子,你一個姑娘傢總跟他混,圖個啥?”
  
  那女人驚得張大瞭嘴巴,她半信半疑,又不便和蔣紅菊多說,轉身緊走幾步上瞭樓。
  
  這女人叫上官娜,才20歲,是一傢醫院的護士。和孫兵認識一年多瞭,兩人發展成情人後住進瞭孫兵為她租的房子裡。她明白孫兵是接替嶽父的公司才做的老板,現在他的妻子寧馨還是公司董事長,孫兵隻是總經理,所以孫兵幾乎不可能和寧馨離婚。上官娜知道自己身份尷尬,但她還是離不開孫兵,對他投入瞭全部感情。今天在這裡被蔣紅菊搶白瞭一通,她心情糟透瞭,馬上打電話和孫兵吵瞭一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