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臺灣飛來的愛情鳥

  一
  
  李洪全一直懷疑自己在做著一場美夢,他不僅找到一份十分令人羨慕的好工作,而且還得到瞭高不可攀的女朋友。為此,他時常捏著自己的大腿和胳膊,是不是自己在做黃粱美夢。
  
  三年前的秋天,李洪全大學畢業後,來到省城找工作。正巧一傢臺資企業——鴻達責任有限公司正在招聘員工。李洪全知道這傢臺資公司很有名氣,總部設在臺灣,但在大陸和新加坡等地區和國傢都設有分公司,一般學歷的人是很難進這傢公司的。不過,他還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報名參加瞭應聘。
  
  參加應聘的這天上午,李洪全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走進公司的應聘辦公室。隻見辦公室裡面端坐著三名考官,每人的桌上放著一隻桌牌,桌牌上分別寫著董事長、總經理和人事部經理。他們面容嚴峻,如同坐在法庭上的法官。看著三名考官的這副架勢,李洪全下意識地打瞭一個寒戰,心裡就有瞭一種兇多吉少的感覺。
  
  董事長將李洪全的學歷證書和個人簡歷仔細地看瞭一遍後,又將他上下打量瞭一番,而後十分嚴肅地說:“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要參加我們公司的應聘?”
  
  李洪全聽後,不禁倏地一怔,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堂堂的公司董事長竟然問瞭這麼一句廢話,這還真讓他有點感到措手不及呢!不過,他很快就鎮靜瞭下來,十分認真地說:“因為我在大學裡學的就是這個專業,到這裡來工作,能進一步發揮自己的專業水平。”
  
  董事長聽瞭他的話,又看瞭他一眼後問:“你傢是揚州李傢村的?你祖父叫李壯明?”
  
  李洪全聽董事長這麼問,心裡又感到十分奇怪,這跟自己應聘又有什麼關系呢?不過,他還是笑著說:“是的,我傢住在揚州的李傢村,祖父叫李壯明。”
  
  “你可以走瞭。”董事長朝他揮瞭一下手,又讓人事部經理叫下一個應聘者。
  
  李洪全見狀,心裡不禁涼瞭半截,知道自己的應聘肯定是沒有指望瞭。身為董事長的考官就問瞭他這麼幾句莫明其妙的話後,就打發他走瞭,肯定是對他不滿意瞭。不過,他也十分清楚,自己隻是一名大學本科生,而這次參加應聘的五百多名報名者中,碩士生和博士生卻占瞭一大半,自己又怎麼能跟他們相比呢?想到這裡,他心裡不禁有些悲哀起來。按自己的學習成績,本來是完全可以考研的,可由於傢庭經濟實在是太困難瞭,父母根本沒有能力再供他上學,他隻得放棄瞭考研的機會。
  
  走出考場後,李洪全回到瞭現實生活中來。因為自己口袋裡的錢越來越少,僅能維持一個星期的生計。既然這次參加應聘沒有什麼指望瞭,就得要趕緊想辦法掙生活費。為瞭生活,李洪全隻得硬著頭皮來到瞭一傢建築工地打工。
  
  三天後的下午,李洪全正在建築工地上搬磚頭。手機突然響瞭起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電話居然是鴻達責任有限公司人事部經理打來的,說是他被公司錄取瞭,要他趕快到公司來報到。起初他還以為自己聽錯瞭,又問瞭一遍,方才知道自己真的是被錄取瞭。他高興得翻瞭一個跟頭,建築工地上的工友們被嚇得目瞪口呆,以為他大腦進瞭水。
  
  鴻達責任有限公司是一傢電腦軟件開發公司,公司董事長叫王鴻達,五十左右,是一位十分精明強幹的企業傢。據說他幾乎是白手起傢,經過二十多年的艱苦創業,終於取得瞭輝煌業績。
  
  再說李洪全雖然畢業於重點大學,但作為一名農村的孩子,能進像鴻達責任有限公司這樣的效益好的臺資企業,已經是心滿意足瞭。他剛進公司時,每月的工資就是2500元。半年後,月薪增到三千多元,年終還有分紅。由於李洪全工作十分出色,很快就得到瞭公司王董事長的賞識,被調到瞭公司的重要工作崗位。兩年後,李洪全又被提拔為部門經理,這也是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不過,更讓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愛情很快就光顧到他的頭上。
  
  二
  
  去年春天,臺灣總公司的一位名叫李妮莉的女孩子來到瞭李洪全的科室工作。李妮莉聰明能幹,還有一副沉魚落雁之貌。她的到來,頓時引起瞭全公司的小夥子們的一陣騷動,大傢都以為她是仙女下凡。就連年輕的女同事也對李妮莉刮目相看,覺得她的到來,使公司裡的其他女同胞一下子都變成瞭醜小鴨。
  
  李妮莉是一位性格開朗的女孩子,她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才貌出眾而孤芳自賞,卻經常跟大傢說說笑笑,顯得十分隨便。她對李洪全更是有說有笑的,根本就沒有一點拘束。由於她是從總公司下派來的,李洪全雖然身為部門經理,但對她卻是另眼相看。加之有這麼一個美女看得起自己,能經常跟自己套近乎,心裡當然更是感到樂滋滋的。
  
  一天下午快要下班時,李妮莉來到瞭李洪全的辦公室,笑著對他說:“李經理,我想晚上請你吃晚飯,能賞光嗎?”
  
  李洪全以為自己聽錯瞭,連忙問:“你說什麼?”
  
  李妮莉笑瞭一下,揶揄地說:“是不是李經理耳朵不好呀?我是想請你吃晚飯。”
  
  這時李洪全終於聽明白瞭,心裡不禁感到一陣驚喜。年輕漂亮的“美眉”主動請他吃飯,說明她已經對自己有意思瞭,他當然是求之不得。不過,李洪全是一個處驚不亂的人,他沒有將自己心中的喜悅暴露在臉上,而是故作驚奇地笑著問:“李小姐怎麼突然想起請我吃晚飯的?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李妮莉見李洪全這麼問,知道他是在明知故問,便朝他聳瞭聳肩,鎮定自若地說:“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隻是我來這裡這麼長時間,承蒙你的關照,跟你學到瞭不少的知識,所以想請你吃頓飯,算是感謝吧!”
  
  李洪全知道李妮莉所說的話言不由衷,他早已從她的眼神裡看出愛的暗示。他故意裝著不知情的樣子笑著說:“李小姐開玩笑瞭,你堂堂的哈佛大學的高材生,怎麼好說是你跟我學瞭不少的知識呢?你這不是在故意拿我開涮嗎?不過,既然是美女請客,我當然是求之不得的瞭。”
  
  下班後,兩人一起來到瞭附近的一傢大酒店,李妮莉點瞭很多高檔菜,還要瞭一瓶法國葡萄酒。李洪全看著桌上的生猛海鮮,覺得真是太浪費瞭,於是便笑著對她說:“李小姐,你點瞭這麼多菜,是不是想要準備打包帶回去呀?”
  
  李妮莉先是一怔,繼而一笑說:“難得請你大經理的客,如果點少瞭,我真怕你罵我小傢子氣啊!”說著,便站瞭起來,舉起酒杯說:“謝謝李經理的關心和幫助,這杯酒我敬你。”
  
  李洪全連忙站起來跟她碰杯,並且一飲而盡。接著,他也端起酒杯來回敬她。就這樣,兩人相互敬來敬去,一瓶葡萄酒很快就喝光瞭。想不到李妮莉根本就不勝酒力,很快就醉瞭過去,伏在桌上睡瞭起來。本來是她請客的,結果卻是李洪全買瞭單。這還不算,李洪全還要把她送到宿舍裡。
  
  李洪全打的把李妮莉送到瞭宿舍後,正要準備離開時,躺在床上的李妮莉突然低聲說著:“我要喝茶。”
  
  李洪全連忙去廚房裡拿水瓶倒水,想不到水瓶裡根本就沒有熱水。沒有辦法,他隻得拿起水壺燒水。
  
  燒好水後,李洪全倒瞭一杯開水給李妮莉。想不到李妮莉剛喝瞭兩口就要吐。李洪全連忙扶著她來到瞭衛生間,李妮莉嘔吐瞭好一會兒,也沒有吐得出來。李洪全見狀,連忙問她:“李小姐,要不要到醫院裡去看一下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