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上餡餅飛過來

  張強騎著自行車,從郊區的工地下班,準備到在城裡打工的女朋友小麗那裡親熱一番,女朋友今天休息。想到和女朋友親熱,張強心裡樂開瞭花……他正想著,突然什麼東西砸到自己的自行車的後輪,車子不穩一下摔倒在地。
  
  還好,這是一條靠護城堤壩的土路,路面還長著許多青草。張強爬起來,活動瞭一下筋骨,沒有大礙,就察看是什麼東西砸瞭自己。
  
  張強一眼就發現一個黑色的旅行包掉在草叢中,再看四周也沒有一個人,想必這包是剛才有人從堤壩上甩下來,剛才壩上有輛摩托車迎面飛馳而過。
  
  張強正想著,遠處的警笛聲越來越近,好像是在追剛過去的摩托車。
  
  當警車越過張強,他就斷定這警車是在追前面的摩托車,因為這壩上是不允許行車的,突然出現這兩輛車,不是追它,幹什麼?
  
  眼前這一幕,讓張強想起瞭電視裡的警匪片,這不是警察追犯罪分子?
  
  想到這裡,張強覺得這個包可能不是一般的包。張強打開包一看,傻眼瞭,那是一包錢,至少也有五六十萬元。
  
  張強是個聰明人,做建築工不到三年,就做瞭師傅當瞭小隊長,腦子轉得特別快。他想,剛才駛過的警車沒有停下,說明警察沒看到罪犯扔錢。而要是警察沒看到罪犯扔錢,他張強撿走這包錢,不再出現在現場,這錢不就是他的瞭?
  
  這不是天上的餡餅飛過來?
  
  張強把包死死地綁在自行車的後架上,騎著車就跑。
  
  張強一口氣把車子踩到小麗租住的出租屋,滿頭大汗。小麗剛把門打開一條縫,他就擠瞭進去,反手把門關瞭起來。
  
  看張強提著個包,這樣驚慌失措,小麗感覺像是發生瞭什麼事。她忙為他倒瞭杯水,叫他歇歇氣。
  
  張強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拿著那杯水,咕嚕咕嚕就喝。在張強喝水之際,小麗打開包,想看一下包裡是什麼東西。一看嚇一跳,那是一袋子的錢!小麗情不自禁地“啊”的一聲叫起來。
  
  小麗愣瞭好一會,然後把自己擰瞭一把,感覺有點疼,知道不是做夢,趕緊問張強:“錢哪來的?”
  
  張強繼續喘瞭幾口氣才說:“你不要管哪裡來的,反正是我們好運來瞭,這一下結婚的錢夠瞭,我們可以結婚瞭。”
  
  小麗哪裡會不管這錢是哪裡來的!他張強既不是開銀行的,又不是老板,平時也不買彩票,突然有這麼多的錢,她能不管嗎?小麗生氣瞭:“你叫我不管可以,你拿著這錢走人,願意跟誰結婚就跟誰結去。”
  
  看小麗生氣瞭,張強就說:“你放心,這錢既不是我偷的,也不是我搶的,你隻管放心地用,絕對沒事。”
  
  此時的張強,說話底氣足瞭,看起來他說的不像是假話。小麗懸著的心,有瞭些安慰。這樣看來,這錢應該是買彩票中的。不搶不偷,突然有這麼多的錢,唯一可能的,就是中彩瞭。小麗就問:“是不是中彩瞭?”
  
  張強稍稍猶豫瞭片刻才答道:“正是。”
  
  正是張強猶豫那片刻,讓小麗產生瞭疑問,她馬上覺得張強是在騙人。就算他突然買起彩票來,而且中瞭,他肯定會在領獎之前告訴她的。小麗就問他:“好,你說是買彩票中的,那你告訴我,你是在哪個彩票站買的?”小麗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張強看騙不過小麗,就把錢的來路說瞭一遍。
  
  聽完張強的述說,小麗並沒有高興起來。沉思瞭一會,她勸張強,把這錢交給公安局,說撿到這樣的錢,不是好事,那些罪犯肯定會找來的。
  
  張強不同意,說罪犯是怕被抓到證據,把錢瞎扔瞭,他們知道是誰撿瞭?
  
  兩人意見不統一,爭吵起來。
  
  看一時說服不瞭張強,小麗生氣瞭:“張強,你要是收瞭這些錢,我就得跟著你過提心吊膽的日子,那還不如現在和你分開。”說著,她沖進臥室,“哐”的一聲把門關上瞭。
  
  被關在臥室外的張強,理解小麗的想法,她的想法不是沒有道理。但小麗畢竟是女人,膽子小,如果他堅持一下,過瞭這一陣,小麗可能就默認瞭。到時他們一起離開這座城市,到別的地方生活,不是很好的嗎?
  
  想清楚後,張強把錢包塞進沙發下,橫下心來,打開電視,一邊看電視,一邊抽起煙來。
  
  一個人關門在臥室裡睡覺,一個人在客廳看電視,兩人就這樣對峙著。
  
  過瞭個把小時,張強的手機突然響起,他一看是個陌生人的號,心裡一緊,不會是……
  
  張強不敢想,接瞭電話再說。他輕聲地“喂”瞭一聲,然後等對方說話。對方問:“是張強嗎?”張強很客氣地說是的,問對方是誰。對方沒說是誰,叫他稍等一下。
  
  不一會,手機裡傳出瞭哭聲,在哭聲裡有人說話:“張強,我是姐姐,我被他們抓瞭,他們說你撿到一包錢,叫你拿錢來贖。”然後是剛才那人的聲音:“不要報案,不要少一分錢,不然你就替你姐姐收屍。你現在就拿著錢,手機別關瞭,一會聽我的指示。”
  
  張強一時傻瞭,怎麼這麼快就驗證瞭小麗的話?可是,他細一想又覺得不對,罪犯不可能這麼快就查到是他張強撿到瞭包,會不會小麗搞的鬼?是她在臥室裡打電話,找人來詐他?
  
  想到這裡,張強有辦法瞭。他把沙發下的錢拿出來,弄瞭一半,找瞭個袋子裝起來藏到沙發底下,然後急促地敲開小麗的臥室,把剛來電話的事說瞭,問小麗怎麼辦?
  
  張強先把自己的懷疑說出來,看小麗的表情。小麗臉上的表情告訴張強,這事一定與她有關。
  
  為瞭進一步試探小麗,張強說報警吧。小麗馬上反對:“你這個做弟弟的,怎麼這麼狠心,連自己的姐姐都不顧,要是罪犯知道瞭,害瞭你姐姐怎麼辦?”
  
  小麗不是想要把錢交給警察?現在怎麼不讓報警瞭?張強確定是她在背後搞的鬼。
  
  張強表示同意小麗的看法,並開始等罪犯再來指示。
  
  不一會,來瞭一個短信,短信叫張強一個人拿著錢去一個地方。張強將短信拿給小麗看,小麗看後叫張強趕快去。
  
  張強聽小麗的話,拿起錢就出去瞭。
  
  張強想好瞭,隻要是小麗搞的鬼,總是有點蛛絲馬跡的。當姐姐出來,一旦查出是小麗,就叫她把錢吐出,或者吐一半出來,然後就和她一刀兩斷。就算查不出是她搞的花樣,她也不會懷疑我在沙發下還藏有錢。退一萬步說,就是那錢是她弄走的她也隻弄走一半,用這一半的錢,買瞭她的心,也值!
  
  按那人的要求,張強把錢放在一個垃圾箱旁邊,然後離開。離開不遠,他看到一個騎摩托車的人,把那錢拿走瞭。張強仔細一看,那人雖然戴著頭盔,從他的身影,還是看得出,他是小麗的弟弟——小偉。
  
  有瞭這一線索就好說,回去和小麗一起去找小偉,他一時不會藏到哪裡去,一定能逮個正著。
  
  張強坐車趕回傢,卻發現小麗不在傢;再看沙發下的錢,也不見瞭。難道全被小麗帶走瞭?張強狠狠地罵瞭一句:“臭婊子,真這麼狠心,全吞瞭。”
  
  張強當然不會就此罷休,他要給小麗打電話。電話通瞭,可電話在臥室裡響起,小麗的手機沒帶。
  
  這就怪瞭,她跑走瞭,怎麼不帶上手機?
  
  張強正在猶豫的時候,他的電話響瞭。張強按下綠鍵,那邊說:“張強嗎?”張強回答是,那邊又說:“有人跟你說話。”
  
  此時張強與手機裡的人的對話,與剛綁架他姐姐的對話如出一轍,隻不過這回綁架的不是他姐姐,而是小麗。小麗除瞭說救她的話,最後還說瞭一句,找姐姐。
  
  現在的情況復雜瞭。張強聰明的腦瓜子也不夠用瞭,他想不明白瞭,小麗這到底是怎麼瞭?難道那錢不是她安排她弟弟弄走的?
  
  沒辦法,他隻好按小麗提示的,找姐姐。姐姐的電話通瞭,姐姐說,她正要打電話找他。姐姐告訴他一個秘密,剛才綁架的事是假的,小麗在臥室裡打電話告訴她他撿錢的事,她和小麗想法一樣,也想張強把錢交公安,於是她們就想出瞭一個辦法,把他撿來的錢騙出來。她現在和小偉正在公安局交錢,公安工作人員正在表揚他們,他們送來的錢,可能正是一夥毒品走私分子的交易贓款。
  
  聽完姐姐一說,張強一下子說不出話來,他知道現在的小麗那可是真正的被綁架瞭。姐姐講完,問張強:“你要是生氣,就對我,不能怪小麗;再說,小麗也是為你好,看你一時不同意,才這樣做的。”
  
  張強哽咽著把小麗被綁架的事說瞭。
  
  在那邊的姐姐嚇壞瞭,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公安人員從姐姐的臉色發現瞭問題,問她發生瞭什麼事,姐姐如實告訴公安人員。
  
  公安人員覺得事件復雜,局長馬上親自坐鎮指揮,分析判斷這起綁架案。局長先叫張強由公安人員安排找個地方躲起來,說現在那幫人有可能正找張強。然後他把事情從頭到尾開始梳理瞭一遍。局長和刑偵人員發現罪犯這麼快知道錢是張強拿瞭,唯一的可能就是車上扔錢的人,一定認識張強,他怕被警察人證、物證俱獲,就把錢扔給張強,等躲過這難關再找他。而張強在壩下騎車,是看不到摩托車上的人的。於是,局長讓張強好好想一想,他認識的人有沒有與毒品打交道的。
  
  經這一問,張強想起瞭一個叫劉海的人,他們曾經在一個工地幹過。劉海身材魁梧,有點武功,一年前他被一個老板請去歌舞廳當保安隊長,就是有名的粵潮歌舞廳。
  
  這個粵潮歌舞廳,群眾反映吸毒事件嚴重,公安局正在找他們的毒源,難道他們都是在外面進行交易的?
  
  有瞭這一線索,局長立即安排人到粵潮歌舞廳跟蹤老板和劉海。跟蹤歌舞廳老板的人員,鎖定瞭老板的手機和辦公室電話,歌舞廳的一切舉動,都在公安人員的監視下。他又安排人員保護張強。
  
  張強知道瞭,現在要面對的是真正的犯罪分子,他害怕瞭,沒有瞭一點主意,一切聽公安局的。在公安人員的嚴密組織下,犯罪分子沒有逃脫法網,被一一抓獲。最為重要的是,老板在指揮這次行動的錄音,都記錄瞭他的犯罪事實,而且在他的歌舞廳還搜到瞭一些毒品。
  
  在事實面前,老板隻好如實交代這次犯罪經過。這次毒品交易量並不大,他叫劉海去做。沒想到劉海他們正準備交易時被巡邏的民警發現,劉海他們溜得快。本來那錢扔瞭也就算瞭,不就是60萬元嗎?可劉海卻說撿他扔的錢的是他的熟人,應該可以把錢要回來的。但沒想到,這時老板生氣瞭。老板想,這撿錢的人,是個貪便宜的還好,他貪瞭就貪瞭。如果不是個貪便宜的就麻煩瞭,他把錢交給公安,公安可不是吃閑飯的,他們會順藤摸瓜找到劉海,那可就麻煩瞭。
  
  老板一狠心,馬上叫人去找張強,把他做瞭。
  
  可是沒想到,手下人趕到張強的女朋友傢時,他女朋友說張強提著另一半錢跑到工地去瞭。沒辦法,他們隻好把小麗綁架瞭,想必他會來救女朋友的。如果他要來救女朋友,一切就依他們的安排瞭。
  
  審訊完老板,公安人員把錄像放給張強看,張強看得心驚肉跳。看完後,他一個勁地感謝公安同志。公安人員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你要謝,就謝你的女朋友吧,是她救瞭你。但你要記住,飛來的餡餅吃不得!”
  
  張強一個勁地點頭:“是是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