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骨牌戲乾隆

  乾隆第六次下江南,皇傢船隊來到瞭揚州府南的灣頭鎮地界。由於時近黃昏,夜航不便,船隊便就地在運河河面上停泊。
  
  乾隆平時喜歡玩骨牌。當晚用過晚膳後,乾隆回到船艙,拿出骨牌,準備把玩一下。誰知一數,卻發現骨牌少瞭一張黑三點!乾隆心中不由一凜,命人叫來瞭蘇總管。
  
  蘇總管得知骨牌失蹤後,頓時嚇出瞭一身冷汗,急忙趴在地板上找瞭起來。可他把艙內找瞭個遍,也沒見到丟失的那張骨牌。他急忙又命人將全船仔仔細細搜瞭一遍,還是沒找到。無奈之下,他隻得哆嗦著跪在乾隆面前請罪。
  
  乾隆不悅地說:“骨牌失竊不是小事,既然骨牌在船上找不到,那麼一定是被人偷走瞭。難不成是刺客想借偷走骨牌向朕示威!這兒屬揚州地面,你馬上傳旨,命揚州知府劉於芹速來見朕!”
  
  蘇總管當即派人騎馬,連夜沿著河堤趕赴揚州府衙傳旨。揚州知府劉於芹領命後,急忙趕瞭過來。
  
  乾隆板著臉,告訴劉於芹:“限你一天之內找到骨牌,否則便唯你是問,揚州府的百姓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乾隆認定骨牌的失竊,是揚州的漢人所為。一定是有漢人至今不屈服於清王朝,所以派遣瞭刺客來謀害他,丟失的骨牌,正是對他的死亡警告。他怎能不使出殺一儆百的手段來?
  
  拜別乾隆後,蘇總管陪著劉於芹來到甲板上,商量如何找回那張骨牌。
  
  蘇總管嘆瞭口氣,說:“要是找不到骨牌,隻怕我倆兇多吉少,揚州百姓也得跟著遭殃啊!”
  
  劉於芹點點頭說:“我想起一個人。我過去辦案多仰仗於他。如果這次他也沒轍的話,那我倆和揚州百姓怕是躲不過厄運瞭……”
  
  劉於芹說的這個人,乃是揚州衙門退休的捕頭邱懷聰。此人年過七旬,身材魁梧,查案很有一套,如今孤身一人住在灣頭鎮。
  
  兩人未作停留,便趕到瞭灣頭鎮,邀請邱懷聰出山破案。邱懷聰聽明情況後,不由得暗暗心驚,這皇帝老兒手段真夠毒辣的,為瞭區區一張骨牌,竟要大開殺戒!
  
  邱懷聰想瞭想,爽快地應承瞭下來。接著,他別過臉,對著墻角拍瞭兩下巴掌,黑暗中突然躥出一隻碩大的貍貓來。
  
  邱懷聰抬瞭抬左肩,貍貓馬上會意,順勢跳瞭上去。劉於芹見狀,疑惑地問:“邱捕快,你難道要帶這隻貓去面見皇上?”
  
  邱懷聰點點頭:“正是,我要靠它尋回骨牌。”
  
  於是,三人立刻出門上馬,沿著大運河岸朝船隊的方向奔去。
  
  骨牌失蹤,的確讓乾隆動瞭真怒,眼下他已經考慮如何從南京、鎮江、蘇州、杭州等地調兵包圍揚州,讓揚州百姓經受第二次屠城的滋味,使得想謀反的漢人不敢再存不軌之心。
  
  就在乾隆謀劃這一切時,蘇總管一行三人趕到瞭。
  
  乾隆見邱懷聰肩上有隻貍貓,不解道:“你帶這隻貍貓幹什麼?”
  
  邱懷聰淡淡地說:“這隻貍貓能幫我找到骨牌。陛下,依小人愚見,骨牌仍在這間書房中,不過是挪瞭個地方而已。”
  
  邱懷聰讓人將書房的門窗關上,又加點瞭數根蠟燭,照得書房如同白晝,然後恭請乾隆等人站到書房一角,這才從肩上放下瞭那隻貍貓。
  
  邱懷聰請蘇總管拿出一張骨牌讓貍貓聞聞。聞罷,貍貓隻是癡癡地蹲伏著,一雙貓眼四下裡溜溜地瞧著,不時地嗅著鼻子,縮爪弓腰,毛發聳立,好一陣都不吱聲,安靜的書房不由充滿瞭一種神秘氣氛。
  
  過瞭片刻,邱懷聰突然發出一聲長嘯,那隻貍貓應聲箭也似的向一處地板撲瞭過去,抓撓著船板上一塊接縫的地毯。將地毯撩開後,貍貓一面兇狠地叫著,一面拼命用爪子撥弄地毯下的活動船板。
  
  不一會兒,那塊船板突然像被什麼東西從下面掀開瞭,剎那間,一隻黑毛大老鼠猛地從地板下面躥瞭出來,閃電一樣撲向貍貓。
  
  貍貓本能地一讓,那黑鼠便從貓爪下溜脫瞭,一縱身上瞭窗臺,接著就爬向瞭高處的天窗。那天窗恰好有一扇沒有關上,貍貓跟著躍上窗臺撲向黑鼠時,卻已遲瞭,眼看黑鼠就要從天窗跳入運河。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邱懷聰張開嘴朝高處的黑鼠,箭一般吐出瞭一顆白花花的東西。
  
  那黑鼠當即中招,“吱”的一聲從天窗邊摔倒在地上。貍貓再撲向黑鼠時,黑鼠已經死瞭,嘴裡掉落出一件東西。邱懷聰走過去拾瞭起來,正是失蹤的那張骨牌。
  
  乾隆驚訝地問:“邱懷聰,這張骨牌是怎麼跑到船板下面去的?這骨牌又不能吃,黑鼠要它幹什麼,甚至臨死也不肯舍棄?”
  
  邱懷聰回答說:“皇上聖明,這張骨牌大概是不慎掉到瞭地板上,被黑鼠拖到船板下面去瞭。地毯其實早就被咬出瞭一條縫,黑鼠就是從這條縫中出入的。象牙質地的東西既堅又韌,且圓潤細膩,特別有利於鼠類磨牙。在運河一帶,誰傢中要是有小件象牙制品失蹤瞭的話,多為鼠類所竊。特別這是一隻母鼠,為瞭小老鼠的生計,所以才這麼難舍這張象牙骨牌。”邱懷聰說罷,乾隆看到骨牌上面果然有數道鼠齒牙痕。
  
  蘇總管從邱懷聰手中接過骨牌,看來事情到此是要完美收關瞭。
  
  誰知乾隆突然變瞭臉色,對門外一招手,幾名帶刀護衛便走瞭進來,團團圍住瞭邱懷聰。
  
  護衛們告訴邱懷聰,他上船時身上並沒有攜帶任何利器,可剛才卻從嘴中吐出瞭置黑鼠於死地的“飛鏢”,懷疑他圖謀不軌,要對他重新進行徹底搜身檢查。
  
  誰知,一番搜查過後,帶刀護衛們卻一無所獲。一個護衛走到死去的黑鼠前,撿起那枚帶血的暗器,卻發現,這哪裡是什麼暗器,明明是半截門牙!
  
  護衛讓邱懷聰張開嘴,發現邱懷聰竟滿嘴是血,有一顆下門牙少瞭半截。原來,剛才邱懷聰眼看黑鼠要逃,所以情急之下咬斷門牙,當作暗器吐瞭出去。
  
  乾隆見狀,很是感動,當場賜邱懷聰黃金50兩,準予邱懷聰回傢養傷。邱懷聰謝恩領賞,帶著貍貓退瞭出去。
  
  邱懷聰剛走,乾隆卻臉色一變,朝身邊的兩個帶刀護衛一使眼色說:“爾等還不快點代朕送客!”兩個護衛會意,當即攆瞭出去。
  
  接著,乾隆對蘇總管和劉於芹說:“兩位愛卿聽旨。命爾等率領禦林軍100名,和兩名護衛同去,將邱懷聰捉拿歸案。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蘇總管和劉於芹雖然有些不解,但也隻得領命而去。
  
  原來,乾隆覺得邱懷聰身懷絕技,如果他日有瞭異心,必將成為大患。但邱懷聰咬斷門牙,為他找回瞭骨牌,當場殺他,於理不合,所以他才故作感動,待邱懷聰走後,才佈下殺局。
  
  邱懷聰剛剛下船,兩個帶刀護衛就趕上瞭他,說是奉旨送客。邱懷聰便在兩名帶刀護衛的陪同下,行走在大運河的堤上。
  
  這時,天色已經大亮,紅艷艷的驕陽映紅河水,不時有水鳥掠過河面,發出響亮的叫聲。邱懷聰興趣盎然地指著那些飛翔的水鳥,對護衛說:“兩位大人瞧好瞭,我要叫它們從天上下來耍耍。”
  
  說著,邱懷聰彎下腰,從堤上拾起一塊小石頭,朝空中翱翔的水鳥拋瞭過去。飛石在陽光中掠過一道弧線,應聲從天上掉下來三隻水鳥,落在瞭堤坡上。
  
  兩個護衛被邱懷聰的技藝所折服,不覺叫瞭聲好。等他們抬起頭再瞧時,邱懷聰已站到一裡開外的堤上瞭。他對兩個護衛說:“謝謝兩位大人護送,在下腦袋要緊,恕不奉陪瞭。聖上賜的50兩黃金,咱承受不起,正在二位大人兜中呢,聊作酒資吧,算是我對兩位沒完成聖命的賠罪。”
  
  正在此時,蘇總管和劉於芹帶著禦林軍騎馬跟瞭上來。問明情況後,一幹人急忙向灣頭鎮追趕。可當他們來到邱懷聰傢中時,卻根本見不到邱懷聰的影子。他們在邱懷聰傢的桌上,發現一個小木盒。劉於芹和蘇總管揭開木盒一看,頓時冷汗直淌!
  
  乾隆料定邱懷聰在他的佈局下是逃不脫的,便在書房中把玩起骨牌來,誰知,他一看骨牌,心中不禁一驚,那張黑三點又不見瞭!
  
  正在此時,太監進來稟報,蘇總管一幹人帶著失敗的消息回來瞭,並且還帶回瞭一個木盒,裡面正是那失蹤的黑三點!
  
  乾隆驚訝不已,邱懷聰這老兒竟能將黑三點弄走,卻不被人察覺,身手何其瞭得?當時他若想對自己下手又何其簡單?想到這裡,他不禁膽寒不已,便打消瞭追捕邱懷聰的念頭。
  
  乾隆當即下瞭一道聖旨:船隊不往前走瞭,馬上返京。而且,打這以後,乾隆再也沒動過遊江南的心思。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