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自釀的苦酒

  姚丹丹是中學語文教師,愛人范輝在一傢大公司當文員。他倆是在大學讀書時相愛的,婚後夫妻恩愛有加,小傢庭充滿瞭幸福與溫馨。
  
  姚丹丹是個不甘寂寞的女性,平時喜歡上網聊天。有一天晚上,她以愛人范輝的名字進入瞭聊天室,不久便與一個名叫韓冬梅的女孩聊上瞭。韓冬梅告訴姚丹丹說她是一名醫生,她原來的男友叫苑暉,是一位畫傢,人長得很帥,藝術造詣很深。他倆青梅竹馬,從小在一個傢屬區長大的,兩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正當他們準備舉行婚禮時,苑暉卻在一次意外的車禍中喪生。在這種沉重的意外事件打擊下,她的精神幾近崩潰!經過兩年時間苦思苦念的折磨,她才漸漸地從悲痛中走瞭出來……現在,屏幕出現瞭“范輝”這個名字,一種莫名的驚喜使她非常激動——這位網友“范輝”與她故去的男友“苑暉”兩個名字是那麼相像,如同一對孿生兄弟,不仔細辨認就仿佛是一個人,頓時勾起她對故人的懷念……從這以後,韓冬梅在聊天室裡隻和這個叫“范輝”的“男人”對話,她甚至離不開“范輝”瞭!兩個人聊天時,她的情緒異常興奮,總是對“范輝”滔滔不絕地講述她和男友苑暉童年的故事,甚至毫不掩飾地描述他們相戀時的每一個浪漫細節……姚丹丹深深地被韓冬梅的真情所感動,幾次想亮明自己的身份,但又不忍心讓這位姑娘失望,她隻好繼續扮演一個多情的“男人”,她覺得哪怕有給韓冬梅帶來一點點安慰也是一種善事。經過長達半年之久的傾心交談,兩個女人已“愛”得如火如荼,難解難分。後來,韓冬梅提出瞭見面的要求,希望“范輝”無論如何不要拒絕她,甚至說隻求見上一面,平生足矣……這使姚丹丹感到很為難:不見吧,毫無疑問對韓冬梅是一種“殘忍”;見面吧,她一個女人冒充男人欺騙這位可憐的姑娘也是很不道德的。左右為難的姚丹丹不得不把自己搞惡作劇帶來的麻煩如實告訴范輝,並且把自己和韓冬梅的聊天記錄給范輝看瞭,要他幫忙拿個主意。范輝說:“你自己惹的麻煩自己解決吧,我可不想幹這種無聊的事……”
  
  得不到“范輝”肯定的回答,韓冬梅想與“范輝”見面的願望愈加強烈,說如果再見不到“范輝”她都要支持不住瞭……轉眼間暑假到瞭,市教育局組織全市優秀教師旅遊團到桂林和九寨溝旅遊,姚丹丹是其中之一,這樣的好機會她當然不會放棄。但姚丹丹又非常擔心韓冬梅的事,把人傢姑娘惹得神魂顛倒,自己不管不顧到外邊遊山玩水,她的心怎能安生?沒辦法,還得求范輝代她完成這一“使命”。范輝本不情願,但為瞭妻子安心地去旅遊,也隻得勉強答應瞭。姚丹丹在臨行前千叮嚀萬囑咐要范輝安慰好網友韓冬梅,又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范輝說:“你與韓冬梅見面後隻許‘空談’,說什麼也不能動真感情,不然等我回來可要跟你算賬!”范輝說:“讓我去幹這種騙人的事,你還說這些酸溜溜的話,你以為是什麼美差呀?要是對我不放心就另請高明。”姚丹丹撒嬌地撲到范輝的胸前,嗲聲嗲氣地說:“人傢跟你開玩笑呢,別當真啊……”
  
  二十多天的旅遊使姚丹丹玩得非常開心,高高興興地回來瞭。范輝到火車站來接她,姚丹丹見瞭范輝非常激動,分別瞭那麼多天,她真想立刻撲進范輝的懷抱!然而范輝並沒有像過去那樣緊緊地擁抱她,隻是接過她的旅行包,象征性地挽著她的胳膊,臉上笑容也不那麼自然。姚丹丹問他是不是不舒服,范輝搖搖頭仍默不作聲。晚飯時,范輝依然眉頭不展,姚丹丹問一句他答一句,一頓飯吃得索然無味。更讓姚丹丹心下生疑的是,到瞭晚上10點多,范輝說領導要他晚上去公司商議一項非常重要的開發項目,頭也不回地走瞭。屋子裡沒有瞭范輝顯得冷冷清清,姚丹丹心裡有一種難言的苦澀。夫妻久別,本想今晚熱火朝天地纏綿一番,可是范輝卻那麼冷淡,自顧去瞭,使她感到實在無法忍受!她抄起電話要給范輝打手機,但她又有些猶豫,如果范輝真的和領導在一起談工作,怎好打擾他?姚丹丹放下電話,心裡無情無緒。她突然想起瞭韓冬梅,外出這麼多天瞭,還是跟韓冬梅聊聊吧,順便從側面瞭解一下韓冬梅和范輝“見面”的情況。可是,進入聊天室卻找不到韓冬梅的影子……
  
  第二天上午,范輝回來瞭,滿臉疲憊,姚丹丹想他肯定加班瞭一個通宵太累瞭,應該讓他好好地休息一下。於是,姚丹丹起身給范輝做瞭他最愛吃的荷包蛋。直到晚上姚丹丹才小心翼翼地向范輝提起韓冬梅的事。范輝卻說他工作太忙,一直沒有和韓冬梅聊過,更沒有和韓冬梅見面。
  
  姚丹丹仍對韓冬梅不放心,幾次進入聊天室尋找韓冬梅。奇怪的是,韓冬梅好像在這個世界上消失瞭,再也沒有出現過。而范輝也好像越來越忙,回傢的時間也越來越晚,還經常加夜班,對姚丹丹也很冷漠,在姚丹丹面前總是沉默寡言。面對范輝的變化,姚丹丹難免心下生疑,有一天夜裡,姚丹丹悄悄地偷看瞭范輝手機信息,沒想到裡面竟存有韓冬梅發來的好多條令人耳熱心跳的短信!姚丹丹驚得目瞪口呆,她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她和范輝從相戀到結婚已經三年,三年間夫妻相親相愛,難道幾年的夫妻感情就在這二十多天的小別中土崩瓦解瞭?
  
  第二天,范輝吃過早飯就要往外走,姚丹丹大聲喊住瞭他,質問范輝說:“你和韓冬梅的事,今天必須說清楚!”范輝先是呆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後來便直言不諱地講出瞭實情。原來,在姚丹丹出外旅遊後,他確實和韓冬梅見瞭面。兩個人一見鐘情,甚至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彼此都無法抑制火山噴發般的激情,後來,兩個人便悄悄地在賓館開瞭房間……姚丹丹一聽立刻火冒三丈,怒斥范輝竟置夫妻感情於不顧,和韓冬梅做出這等不軌之事!范輝哭喪著臉說:“丹丹,我不能再欺騙你瞭……我確實很愛韓冬梅,她那種憂鬱的美和嫻靜的氣質使我對她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憐愛,我沒有勇氣也不忍心丟下她。你設身處地想一想,她現在還經得起傷害嗎?”姚丹丹淚流滿面,哽咽著說:“范輝,雖然你這種行為氣人可恨,我不責備你,我也很同情韓冬梅,可是,我絕不讓你離開我……”范輝說:“晚瞭,現在說什麼都無可挽回瞭……”范輝說著從衣兜裡掏出一紙早已寫好的離婚協議書,雙手顫顫地放在姚丹丹的面前……望著那一紙無情的離婚協議書,姚丹丹幾乎昏厥!她清楚地知道,事到如今一切都是枉然瞭,這杯自釀的苦酒,隻能自己喝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