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租老外當語伴

  學校馬上要放暑假瞭,在北京上大學的肖倩,想抓緊最後一點時間,到圖書館給自個多充點電。
  
  肖倩門門功課優秀,就是外語口語不怎麼好,每次考試老在口語上出錯。這天,她來到圖書館,找瞭一本練習口語能力方面的書,正聚精會神地自學著。突然,一位身材高大、金發碧眼的外國小夥子,拿著一本中文學習技巧方面的書來到她面前,用半生不熟的中國話與她打招呼說:“嗨,小姐,向你請教一個漢語方面的問題好嗎?”
  
  肖倩很有禮貌地站起來說:“好的,把書拿過來吧!”
  
  這名外國小夥子被肖倩的熱情感動瞭,他在請教完後,高興地打瞭個響指說:“OK,我叫吉馬斯,從英國來,正在學中文,你能做我的語伴嗎?”
  
  肖倩心中一動,自己何不順水推舟,請他做自己的外語語伴呢?想到這裡,她點點頭說:“好啊!你想學好中文,我想學好英語口語,咱倆訂個平等條約,互相當語伴,你看如何?”
  
  吉馬斯伸出拇指興奮地說:“OK,能給你當語伴,真是三生有幸!請問你貴姓,叫什麼名字?”
  
  肖倩這才記起,光顧和吉馬斯說話,忘記告訴他姓名瞭。當吉馬斯得知她叫肖倩後,伸出一雙大手說:“肖倩,真好聽的名字!那我們倆就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瞭,咱們互相當語伴。”
  
  “一言為定。”肖倩伸出纖纖玉手讓他握。吉馬斯的手熱乎乎的。
  
  從第二天起,肖倩幾乎天天到圖書館,和吉馬斯坐在一起各取所長練習語言,進步很快。
  
  一轉眼暑假到瞭。這天,吉馬斯帶著一位身材較瘦的外國小夥子,來圖書館找到肖倩說:“嗨,這是我的朋友,哥們,他的中國名字叫白曉,他想約我到你的老傢陜西西安去玩,看世界第八奇跡,登華山!”
  
  肖倩正愁一放暑假,語伴離她而去,自己的外語口語沒人陪練瞭呢,聽吉馬斯講明來意後,喜上眉梢:“那好啊,我正好‘租’你們倆上門幫我練口語呀!”
  
  “什麼豬?”那位叫白曉的外國小夥子懵裡懵懂地沖著吉馬斯說:“我們是人,不是豬。”
  
  “她說的是‘租’,不是豬。”吉馬斯哈哈大笑,跟他比比劃劃瞭好半天,白曉才算弄明白瞭,他轉過臉一本正經地說:“租我們可是要花錢的喲!”
  
  吉馬斯白瞭他一眼,正色道:“我們倆去西安,人生地不熟,請個導遊要花錢的。肖小姐,咱們三個訂個君子協定吧,你給我們倆客串導遊,我們倆充當你的口語陪練,好嗎?”他笑著補充道,“還有,我們是客人,到瞭你傢裡,吃的住的就由你全包瞭,你看如何?”
  
  肖倩的傢在市郊,父母承包瞭四五十畝柑桔園,一年收入十幾萬元,來兩個客人,吃住根本不用愁。肖倩沒想到對方開出的條件如此低廉,高興地答應瞭:“好啊,誰叫我租你們呢!”
  
  過瞭兩天,肖倩便帶著兩個租好的語伴上路瞭。按照事先約定,一行三人先乘火車直奔肖倩傢裡,安營紮寨之後,再到西安各處旅遊。一個農傢女一次帶著兩個年齡相當的英俊外國小夥子回到村裡來,能不在村裡引起轟動嗎?特別是肖倩的爸爸、媽媽尤為意外,當女兒把兩個外國小夥子帶進客廳介紹完畢,肖倩的媽媽就把她拉到另一個房間小聲問:“倩倩,你、你再新潮,也不能一次帶兩個外國男朋友回來呀!”
  
  肖倩先是一怔,隨即“咯咯咯”地笑瞭:“媽,你想到哪兒去瞭,他倆不是我的男朋友。”
  
  不等母親開口,肖倩的爸爸一個箭步搶進來問:“不是男朋友,那他倆是……”
  
  這時,吉馬斯站在門口,扮著鬼臉操著半生不熟的普通話說:“大伯、大媽,我們是你女兒租來的語伴。”
  
  “語伴?啥叫語伴?”肖倩的媽媽沒聽明白。
  
  經過女兒一番解釋,肖倩的媽媽長長地松瞭一口氣,一戳女兒的額頭說:“媽真讓你嚇壞瞭,還以為你一次給我帶瞭兩個外國準女婿回來,讓媽挑選哩!”
  
  肖倩撒著嬌說:“媽,你女兒沒那個‘本事’。”
  
  “好瞭好瞭!”肖倩的爸爸豪爽地一揮大手說,“上門就是客,孩子她媽,還不趕快進廚房張羅,為女兒和她的兩個語……語伴接風洗塵!”
  
  這個暑假肖倩玩得可盡興瞭,外語口語水平提高得很快。不過,她還有一個最大的收獲,就是在遊玩和口語交流中,她與吉馬斯相知愈來愈深,互生愛慕之情,由語伴升格為情侶瞭!這讓肖倩的爸爸、媽媽高興得合不攏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