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糊塗婆婆倔媳婦

  中午吃飯時間,張榮華老太太又和自己的兒媳婦趙玉英開火瞭,爭吵的聲音半裡地都能聽見。村裡的鄉親們端著飯碗都來看,她傢門前像唱臺小戲一樣熱鬧。隻聽玉英漲紅著秀麗的瓜子臉說:“沒見過像你這樣難伺候的婆子媽,啥事都得聽你的!買新衣服你不穿;晚上有月光,刷鍋不叫開電燈;炒菜多倒點香油你嘮叨個沒完。現在都啥年代瞭?你咋光說過去的苦日子呢?看你穿那過時的褪色衣裳,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哩!”
  
  張榮華老太太也不示弱,她拍屁股打胯地蹦著說:“三十年媳婦熬成婆,兒子志強是我生我養的,你跟志強過日子,這個傢就得我說瞭算!不過年不過節不走親戚,在自己傢裡穿著新衣裳咋幹活呀?過去穿衣裳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現在佈料好不縫補瞭,剛褪點色有啥不好?俺娃每月就掙那幾個錢,你想把這個傢折騰窮啊!”
  
  “我伺候不瞭你,進城讓你娃親自伺候你呀?接你進城去住你咋不去呢?”玉英不等婆婆說完,揮舞著胳膊嗆她一句。張榮華一聽更惱火瞭,噴著唾沫星子說:“想讓老娘進城坐軟監?我才不上你娃子的當!哪兒有我在傢裡喂喂雞鴨,串門子拉傢常開心自在呀?為瞭蓋這瓦房,老娘我累斷瞭腰,操碎瞭心。我哪兒也不去,死也死在這老屋裡。”玉英聽瞭這話撇著嘴說:“張口閉口說這瓦房是你蓋的,志強光吃飯跑著玩吶?他就沒有出力?你盡吹牛。”榮華老太太一聽這話像是抓住瞭玉英的把柄,轉臉對著鄉親們說:“大傢都聽見瞭,她當媳婦的罵我啦!”引得圍觀的鄉親們哄堂大笑。
  
  村主任王世昌趕過來上前勸解說:“您婆媳倆這是吃飽瞭撐的咋瞭?盡為一點雞毛蒜皮子的事在這兒扯閑篇,就不怕鄉親們笑話?心裡有啥委屈,等志強星期天回來慢慢說中不中?”婆媳倆顧及村主任的面子,這才各自熄瞭火,圍觀的鄉親們也散瞭。
  
  原來,張榮華老太太30歲死瞭丈夫,因她娘傢人思想守舊,都不同意她改嫁,她隻得拉扯著兩歲的兒子志強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艱難度日。白天她為兒子唱“獨角戲”,到瞭夜裡更深人靜兒子睡著瞭,她躺在床上思前想後心裡像貓抓一樣難受。常言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傢,她兒子志強從小勤奮好學,孝順聽話,給瞭張榮華很大的安慰,兒子也成瞭她的精神支柱。轉眼二十多年過去瞭,志強大學畢業到縣龍騰公司參加瞭工作,月薪近2000元。他深知母親這二十多年來過得艱辛,啥事都依著她。為瞭怕母親一人在鄉下生活孤單,志強放著城裡的姑娘不娶,硬是聽從不願進城居住的母親的意見,娶瞭農村姑娘玉英為妻伺候她。張榮華雖然從一個風韻猶存的寡婦熬成瞭鬢發蒼白的老太婆,可她身子骨依然結實,想著兒子志強給自己爭瞭氣,臉上有瞭光彩,一天到晚樂呵呵的。
  
  誰知玉英是個倔脾氣,她對婆婆的照顧雖然盡心,可是穿衣講究時尚,吃飯講究質量,待人處事慷慨大方,這真讓過慣窮日子的張榮華老太太受不瞭,經常嘮叨玉英是敗傢子,說這個傢非毀在她手裡不可。婆媳二人算是針尖對棗刺,經常為一些雞子尿濕柴的事爭吵不休。志強每次回來總是當著母親的面批評玉英不對,說她惹母親生氣,讓鄉親們笑話;背地裡再向玉英道歉,求她原諒母親的固執:“媽媽守寡二十多年把我撫養成人,不容易呀!”你說這孝順兒子該有多難當!
  
  “可這光爭吵,也不是個辦法呀!咋能治服玉英呢?”張榮華老太太冥思苦想瞭幾天,狠狠心終於想出瞭懲治玉英的主意,就是一天三頓飯自己從不動手,非讓玉英做不可,迫使她不能坐車跑幾十裡進城見志強。每逢志強星期天回來,晚上她就讓兒子和自己住在一起,說自己想兒子心裡難受,三更半夜和志強嘮叨,凈講過去那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志強困乏得呼呼大睡瞭,她還喋喋不休,老年人瞌睡少啊!張榮華心裡說:“不怕你玉英不服氣,我要讓你守活寡,叫你嘗嘗老娘當年的痛苦!等上一年半載的懷不上孩子,看我咋鄙賤你!”誰知沒過多久,她發現玉英有妊娠反應瞭。“這是咋回事呢?我對兒子看得非常緊哪!莫非玉英‘饞貓打野’?”張榮華老太太不敢往下想瞭,為瞭兒子的臉面,她假裝不知,留心觀察靜等其變。
  
  到瞭開舂,上級指示讓農村大種優良品種西瓜,並且把種子送到每戶農民手裡,說中原土質好,承諾今年讓大傢都抱上“金娃娃”。這是發傢致富的好事啊!玉英聽從婆婆的安排,和鄉親們一樣平整瓜地,一樣精心育苗。可是別人傢的西瓜苗已經長出幾片葉子瞭,她們傢的西瓜苗還沒出土,扒開一看,土裡的西瓜籽絲毫沒變。這是咋回事呢?再去鄉裡要種子,已經沒有瞭,栽種時挖別人傢的西瓜苗肯定不行。準備種瓜的春地,總不能讓它閑著吧?張榮華老太太實在沒辦法,隻得同意玉英回到她娘傢,拿來他們單獨從外地引進的品種辣椒籽育苗試試,於是,她們一傢改種辣椒瞭。
  
  到瞭收獲季節,張榮華看著別人地裡的西瓜一個挨一個,又大又圓,摘下來切開吃一口,沙楞楞地順嘴流甜水,心裡羨慕得像錐子剜。再看自己地裡種的辣椒,雖說長得怪茂盛,結得也不少,可那辣椒個頭還沒有小拇指粗,就是賣價高又能值幾個錢?
  
  西瓜上市以後,種瓜的人傢一車接一車往城裡拉,晚上回來錢包都是鼓囊囊的。可是沒過幾天,城裡大街小巷都是賣西瓜的,西瓜再好吃也不能當飯吃啊,供應遠遠超過瞭需求。盡管賣瓜人爭著降價,晚上還是有成車成車的西瓜往回拉。加上地裡的西瓜還不斷成熟,翻騰幾回西瓜都爛掉瞭。大傢都想抱“金娃娃”,隻因銷售渠道沒有跟上,結果不少人隻是夠本。
  
  玉英種的辣椒呢?到秋後成熟時紅彤彤的一片,產量超過本地辣椒一倍,摘下食用奇辣無比,味道鮮美,曬幹出售時盡管價格高出本地辣椒兩倍,還是被上門收購的人員爭搶,一下子賣瞭近萬元。她們傢真是抱個金娃娃瞭。緊接著玉英又生瞭個大胖小子,那相貌簡直和志強一個模子倒出來的。這可真是雙喜臨門哪!
  
  張榮華老太太這時對玉英刮目相看瞭,親自給孫子起名叫大寶。孫子滿月那天,她難為情地看著玉英的臉輕聲說:“今年咱傢人財兩旺你立瞭大功,其中你有小九九瞞著我吧?”玉英聽瞭“撲哧”一笑說:“西瓜籽是我故意煮熟瞭才育的種,為的是逼你同意改種辣椒。添大寶是你午飯後出去串門,我和志強擠空兒‘蜻蜓點水’……”講完急忙轉過身去,臉羞得像塊紅佈。張榮華老太太由此反思自己過去幹的事,真感到有點過分,對不住媳婦趙玉英。“難道自己的治傢法寶真不管用瞭?”張榮華老太太掂量瞭幾天,心甘情願地交出瞭治傢權,一心圍著孫子轉。趙玉英當傢以後,她們的生活很快邁上瞭新臺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