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白忙一場心裡痛

  這是個天氣晴朗的星期天。
  
  羅小剛經過半天的思想鬥爭和兩小時的具體準備,現在,他終於提著禮品站在泰豐花園B幢3樓16號房門外瞭。“沒錯,這是劉書記的傢,我記得清清楚楚,上次他說有空來玩。”可劉書記在傢嗎?管他呢,為瞭自己能改變命運,不再回到那窮山溝裡,就最後努力一次吧!
  
  他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兒子,四年前,當同村的青年背上行囊興沖沖地往特區進軍的時候,他也被縣勞務輸出機構聯系的南方這傢大企業錄用。進入這傢國有電子企業後,他時刻銘記父母的諄諄教誨和鄉親們的囑托,在工作崗位上,不論分配什麼任務,他都勤勤懇懇圓滿完成。由於他生就的中國傳統農民本色和過分憨厚的老實持重秉性,錯過瞭被選送到高校深造的機會。然而,當他看到那些與他一同入廠的同事,都已紛紛青雲直上被提拔為班長或主管時,猛然間才恍然大悟不能再老實瞭。好在前不久結識瞭集團總公司的這位劉書記。那是半個月前的一天中午,羅小剛坐公交車去一個老鄉那兒玩。剛下公共汽車,猛然看見一個小夥子從一位站在一輛小轎車門前打電話的50歲男子手中搶過手機,轉身就跑。羅小剛心裡“咯噔”一跳,不容多想,撒開兩腿就追瞭上去。盡管那個劫賊跑得跟兔子一樣快,可羅小剛從小生長在農村,上山爬坡,下地幹活,練就瞭一雙比兔子更快的腿。追瞭一百多米,羅小剛就將那劫賊的衣領揪住瞭。那傢夥看跑不脫瞭,轉身把手機往羅小剛懷裡一塞,拼命地一掙紮,逃脫瞭。羅小剛把追回的手機還給中年男人後,那人十分感激,並給瞭羅小剛一張名片。羅小剛得知此人原來是自己打工的單位總公司的劉書記。後來,羅小剛突然心中一亮,也機靈起來……
  
  “篤篤!”羅小剛舉起瞭略顯笨拙的手,小心翼翼地敲瞭兩下16號的門。正待他再敲第三下的時候,門拉開瞭。
  
  “喲!是小羅呀!快進來!”謝天謝地,劉書記正在傢呢。一進門,書記全傢都很熱情,老書記還親自為他沏茶。羅小剛先是有點受寵若驚,繼而顯得手足無措起來。他勉強飲過半杯茶,吃瞭一顆橘子,話入正題。劉書記面帶微笑聽完他的來意,翻瞭翻羅小剛發表在一些報刊上的文章的復印件,說:“說實話吧,現在調個人不容易。不過,根據你的寫作才能,我們總公司機關的宣傳處需要你這樣的人才。想想辦法,內部調整一下,把你調來就是瞭。”
  
  一聽此言,他心裡明白瞭,已到撒鷹的時候瞭,便轉身從提兜裡把禮物拿瞭出來。
  
  劉書記見狀,收斂瞭笑容,說:“我是單位的黨委書記,如果在這方面把握不住自己,怎麼去要求、教育別人?你是第一次到我傢,這禮我收下;如果下次再這樣,別怪我不客氣。”說著順手打開酒櫃,取出兩瓶五糧液,硬往羅小剛的提兜裡放進去。
  
  “劉書記,您這怎麼行……”羅小剛急得滿臉通紅,他怎麼能要書記的東西呢?
  
  “現在你得聽我的。你的禮品我已收下,你怎麼能拒絕我的!”劉書記用責備的目光看著他。讓瞭好半天,劉書記還是把酒塞進他的兜裡。
  
  回去的路上,羅小剛既對自己收下人傢的回禮而懊悔,又對書記的回贈禮品舉動疑惑萬分。難道這位書記真是不沾腥的貓?難道他幹凈得猶如出水之蓮花?特別是如今這個金錢為上的時代,這謎底是什麼呢?
  
  次日,羅小剛將送禮一事講給兩位關系十分親密的工友,想討個主意。
  
  “嗨!你真傻呀!你以為他真的如此正派?現在是啥時代?當官的有幾個正派的!其實那意思不是明擺著,調個人不容易,不破點費怎麼成。他一看你那禮品,馬上送你兩瓶那麼貴的酒,意思不更明白:我回贈的都如此檔次!暗示你,下次來,要帶點拿得起放得下的。有道是,送是敬,回是禮……”小王說。
  
  “對呀!誰肯替你枉費勁兒,白磨嘴皮兒!”小吳接腔道。
  
  看來,二位仁兄在這方面很有經驗。再說,他們在這方面肯定有體驗,見解挺有理,既然已經下水瞭,何不幹脆幹下去!
  
  時隔不幾天,籌劃齊備,羅小剛信心十足地帶上兩瓶茅臺,三條紅塔山,四盒燕窩又來到劉書記傢裡。
  
  “提的什麼?”劉書記看著他手裡的提包問道。“一點兒小意思!”他微笑著說。
  
  “咱是有言在先。既然又是這樣,就別怪我不客氣!”劉書記板著瘦瘦的面孔說完,就把羅小剛推出門外,“砰”地關死瞭門。再敲,無一點反應。
  
  “完瞭,徹底完瞭!事情弄巧成拙瞭,上調的事再不要妄想,劉書記傢再也不能去瞭!”回去的路上,他提著沒有送出去的禮品,蔫頭耷腦地自責著,真恨不得把手裡的東西全扔到路邊水溝裡。
  
  半個月後的一天,羅小剛正在廠裡宿舍看書,突然宿舍管理員小趙高聲喊道:“季祥,總公司給你的信。”季祥很迷惑地接過信,拆開一看,禁不住驚呼一聲:“天哪,竟是我的上調通知!上面要調我去總公司機關文宣處工作瞭,天上掉餡餅瞭!”
  
  季祥這一喊,周圍的棋友們眼睛睜大瞭,羅小剛的耳朵也立馬豎直瞭。一位棋友一把奪過調令:“這麼好的事?你小子打通瞭關節吧?總共花瞭多少個‘元寶’?”
  
  “我一個銅子兒也沒花!”季祥脫口而出。
  
  “真的?”工友們異口同聲問,個個顯得很驚疑,都瞪大瞭眼睛盯住季祥,像看怪物一般。
  
  “誰騙你們是烏龜王八養的!我連這事想都沒想過,偏有這樣的好事來瞭!真的,我說的全是實話。”季祥十二分認真地說。季祥的話,直把旁邊的羅小剛聽得眼睛瞪得大如雞蛋,他心中像憑空冒出瞭一團霧,恍恍惚惚的都辨不清東西南北瞭!
  
  次日,公司要調一批員工去一個環境比較差的新建分廠上班,羅小剛的名字正在其中。去廠部辦理調轉手續時,一個文員把羅小剛認真盯瞭幾眼說:“你叫羅小剛啊!本來你是不會調走的,而且還要高升,隻是你自己把路斷瞭……”接著,這個文員嘴一咧,向羅小剛透露瞭一個消息。他說,劉書記的大兒子,五年前因在A市的單位裡貪污挪用公款,後被判瞭十年刑,至今還在獄中,這事差點把劉書記氣死。因此,劉書記恨透瞭社會上的歪風邪氣和不幹不凈的種種行為……這次,本來劉書記提瞭羅小剛的名字,還準備給他遷轉戶口,可要下通知瞭,卻換成瞭也有點寫作水平的季祥……
  
  羅小剛聞此消息,頭“嗡”的一聲大瞭。他終於明白瞭季祥為何會不明不白地上調高升,原來自己無意中弄巧成拙為他幫瞭忙,讓他白撿瞭個便宜。“唉!氣死人瞭!”羅小剛真是後悔得要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