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夢破含青案

  宋保元年間,竟陵知縣萬義成剛剛查勘瞭一樁公案,打道回府。行到竟陵以北的古甑堤邊,忽然一陣旋風過後,面前出現個絕色女子,約十七八歲年紀,生得花容月貌、秀色可餐。她走到萬義成跟前,大叫一聲:“老爺,冤枉啊……”便跪在地上,泣不成聲瞭。
  
  萬義成忙問道:“姑娘,有何冤情快快講來,本縣定替你作主!”
  
  萬義成連問瞭幾聲,不想那女子卻半天不語。最後,那女子被問急瞭,隻得抬起頭來。萬義成定睛一看,卻見那女子七孔流血,口含青草,面目恐怖猙獰。萬義成一下驚醒,原來是南柯一夢。他忙命停轎,下去一看,隻見離路不遠處有座廢棄的磚窯,於是帶著眾人走瞭過去。窯內惡臭熏天,磚石瓦礫扔得到處都是,磚縫裡長滿瞭雜草。見一處有個磚堆十分可疑,萬義成忙命衙役將磚堆扒開,裡面立刻露出一具腐爛的屍骨。從骨架的形體成色上看,是個女人,至少死瞭半年瞭。回想剛才夢見女子喊冤的事,萬義成想:此屍骨肯定是那個被害的女子,由於冤魂不散,才攔轎喊冤的。那麼兇手是誰呢?
  
  回到衙門,剛好荊州知府陳大人來到竟陵,萬義成便將破窯中的腐屍案對知府大人稟報瞭一番。恰恰陳大人也曾接到一樁案子,江陵有個丁員外,他的女兒因同傢裡賭氣逃瞭出來,可能到竟陵她姑姑傢來瞭。可是丁員外差人到竟陵她姑姑傢來一問,又說沒見她來這裡。丁員外又派人四下尋找,女兒就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丁員外這下著瞭慌,心想女兒一定是被人害瞭,就到知府衙門報瞭案,知府陳大人正是為此事而來。既然萬知縣在破窯發現一女子的屍骨,說不定那屍骨便是丁員外女兒的也未可知。知府大人限定萬義成在一月之內一定要抓住兇手,否則,將革職查辦。可是,此案一無頭緒、二無線索,想破此案,談何容易!萬義成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來,隻得按夢中的情形,口中反復地念誦道:一個女子,口含青草,大喊申冤……突然,他雙眼一亮:莫非那殺人兇手名叫“含青”?
  
  事到如今,死馬也隻能當作活馬醫瞭。萬義成忙將齊都頭喚過來,說道:“古甑堤發生的那起殺人案,兇犯名叫‘含青’,限你在二十日內一定要將兇犯捉拿歸案。如果二十日內交不出兇犯,本官被革職查辦前,先要砍下你的腦袋,明白嗎?”
  
  不知不覺二十天期限已到,捉拿兇犯“含青”的事卻毫無結果,齊都頭急得成瞭熱鍋上的螞蟻。他轉念一想:說不定世上根本就沒有“含青”這個人,一定是老爺被知府大人逼急瞭,便依樣畫葫蘆又來逼下面這些當差的。也罷,殺人不過頭點地,挨刀隻有碗口大個疤。我齊某豈是貪生怕死之輩?不過上路之前,也要做個飽死的鬼。橫豎查不到兇犯,他索性不查瞭,決定先割一斤肉來,吃瞭好上路。便拿瞭幾錢銀子,到肉案前來割肉。那割肉的漢子約四十來歲年紀,一臉的大胡子,生得五大三粗,看上去倒像個賣肉的老把式。齊都頭將銀子往案上一扔,大聲說道:“割一斤肉!”
  
  那漢子出手就是一刀,直溜溜割下一塊肉來,也不用稱,隨手扔給齊都頭。齊都頭將肉掂瞭掂,說道:“你連稱也沒稱,這有一斤嗎?”
  
  漢子十分自信地說:“我韓青割肉不用稱,一刀就是一斤!”
  
  齊都頭見說不覺吃瞭一驚:世上果真有“含青”其人!怕聽錯瞭,他又問瞭一聲:“你叫什麼名字?”
  
  漢子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韓名青的便是!”
  
  有道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齊都頭道:“本都頭找的就是你這個‘含青’!眼下有樁公案和你有關,請隨本都頭到衙門裡走一遭!”
  
  漢子雖被弄得摸不著頭腦,但都頭大人發瞭話,哪敢不去?隻得將肉案的事托付給旁邊的一個同夥照看,隨齊都頭去瞭。
  
  萬義成聽說已將兇犯韓青捉拿歸案,不覺大喜,連忙升堂。萬義成將驚堂木一拍,厲聲喝道:“大膽韓青,速將你殺人害命的事如實招來!”
  
  韓青道:“大人,你有沒有搞錯?在下可是安分守己之人,大人說在下殺人,從何談起?”
  
  萬義成道:“你把人殺死,將屍首藏在古甑堤附近的一座廢磚窯內,還想抵賴?看來不動大刑你是不肯招供的。來人,大刑侍候!”
  
  轉眼衙役們將刑具扔瞭出來,立即上刑。隻聽一聲慘叫,韓青一下昏瞭過去。萬義成命人用涼水澆醒,繼續上刑,韓青被打得遍體鱗傷,就是不肯招認。又沒有證據,萬義成感到無計可施。就在這時,那天在古甑堤夢見的那個女子突然出現在大堂上。女子道:“小女子知道沒有憑據那廝會百般抵賴,特趕來幫大人審案。當時小女子被害時,隨身攜帶的一對玉鐲、一塊玉佩,被那廝盡數搶去,現埋在他傢後院的一棵李子樹下……大人繼續審案,小女子去也!”
  
  萬義成一個恍惚醒來,原來又是個夢。回想夢中的情形,萬義成心裡有瞭底,不由將驚堂木一拍,厲聲喝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來人,將這廝押瞭去他傢裡!”
  
  轉眼工夫,已來到韓青傢中。萬義成到他傢後院一看,果然有棵李子樹。萬義成命人從樹邊挖下去,很快挖出個油佈包來。萬義成打開佈包,裡面立刻出現一對玉鐲和一塊玉佩。萬義成手持玉鐲和玉佩對韓青喝道:“如今證據確鑿,你還有何話說?”
  
  到瞭這時,韓青方才把案情的經過說瞭出來。原來半年前的一個晚上,韓青到鄉下討賬回來,半路上遇見一個姑娘。這韓青中年喪妻,見那姑娘正值妙齡,生得面如美玉、楚楚動人,遂起歹意,假借問路走瞭過去,突然一把抱住那姑娘,將她挾持到附近的廢窯中。姑娘拼死反抗,怎奈韓青屠戶出身,力大如牛,很快就將姑娘按倒在磚石瓦礫之中,剝去衣裙,百般蹂躪。事後,那姑娘哭哭啼啼地說她認識他,今日之事一定報官。韓青聽瞭感到害怕,見四周無人,於是一不做、二不休,來瞭個殺人滅口。他將那姑娘掐死後,卸下她身上的玉鐲和玉佩,然後用磚石瓦礫將屍首蓋住。他做賊心虛,見離破窯不遠處有棵古樹,於是說道:“古樹啊古樹,這件事隻有你知道,千萬不能告訴別人啊!”
  
  不想古樹突然轟轟有聲,竟說起話來:“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隻要你自己不說,我是絕不會說出去的……”
  
  韓青嚇得魂不附體,頓時抱頭鼠竄瞭。
  
  不知不覺半年過去,韓青以為不會再有事瞭。哪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最後還是自己報出自己的姓名,讓萬知縣破瞭這起奸殺案。
  
  丁員外一見鐲子和玉佩,當即道:“這正是小女貼身之物……”便大哭起來,隨後將破窯內的屍骨裝殮運回自傢陰地裡安葬。
  
  批斬文書不久後下來,官府將韓青開刀問斬,並把那顆人頭帶到丁姑娘的墳頭進行祭奠。萬縣令夢破含青案的故事便在這一帶流傳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