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風雪年關

  林程來這個小縣城辦完事準備離開時,天下起瞭雪。臘月底瞭,火車站裡出出進進、上車下車的都是趕著回傢過年的人們。還有八九個小時才到上車時間,他坐在候車室的座位上,翻著報紙百無聊賴地等車。
  
  這時一個提瞭大包小包的人坐到林程旁邊,林程一看,這是個20歲左右的小夥子,從裝束和帶的行李來看是個打工的。這小夥子遊離的目光令他警覺起來,趕緊拿起公文包站起來隨便轉瞭轉,然後坐到候車室角落的座位上。看著報紙,林程不知不覺困意襲來,他緊緊地抱著公文包打起盹來。
  
  一個瘦小的矮個子悄無聲息地坐到林程旁邊,悄悄地把手伸到林程褲袋裡,幾個手指像鉗子似的將褲袋中的錢夾抽瞭出來。
  
  林程感覺異樣,睜開眼一摸發現錢夾沒瞭,一個小個子正急匆匆地離開。他跳起來大叫著“抓賊”追過去,那小個子撒腿就逃,像條泥鰍似的東鉆西竄,很快就要跑出候車室瞭。
  
  候車室的旅客們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好奇地看著兩個人一個跑一個追,並沒有人阻攔前面跑的小個子。小個子跑得快,兩人的距離越拉越大,眼看這傢夥就要逃掉瞭。這時一個人緊跑幾步,揪住瞭和自己擦肩而過的小個子,剛要開口問他為什麼跑,那小個子揮拳沖他的臉打過來。這人急忙閃身躲過,同時腳下一絆將那小個子絆倒在地,一腳踩到他身上,厲聲質問他是不是偷瞭別人的東西。
  
  這時林程氣喘籲籲地追上來,從被踩住的小個子身上翻出瞭自己的錢夾,查看瞭一下裡面的東西沒有少,就讓那人放瞭小個子。小個子爬起來,像隻老鼠一樣倉皇逃走瞭。
  
  林程這才看清,面前這人正是剛才和自己坐在一起的那個小夥子。想到剛才還怕被他偷,可他卻幫自己抓住瞭小偷,林程很過意不去,就從錢夾裡抽出兩張百元鈔票給小夥子,感謝他幫自己抓住瞭小偷。那小夥子推辭著沒有接,林程硬把錢塞到小夥子口袋中。小夥子把錢又掏出來還給林程,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有點事想麻煩你幫幫忙,行嗎?”
  
  林程趕緊點頭,說自己能幫的話一定幫忙。小夥子告訴林程,他外出打工一年剛回來,給爺爺買瞭些營養品。可爺爺一生節儉慣瞭,就怕他亂花錢,見孫子買瞭這些,不光不肯吃還會生氣。所以他想讓林程和他一起回傢,就說兩人是一起打工的朋友,讓他告訴爺爺,這些營養品是他們打工的廠裡發的年貨,這樣爺爺才肯吃。
  
  原來是這麼回事,林程正想是不是答應,小夥子趕緊掏出自己的身份證,告訴他自己絕沒有惡意,可以把自己的身份證先給他拿著。他們傢離這裡隻有三十多裡,坐車不到一個小時就到瞭。
  
  林程接過小夥子手中的身份證,見上面果然是小夥子的照片,姓名是方平安。看來他是個孝順的年輕人,要不是他幫自己抓住瞭小偷,錢夾中除瞭身份證還有幾張銀行卡和1萬多元現金就丟瞭。人傢不要酬謝隻要他幫這點忙,怎麼好推辭呢,反正他要坐的那趟車還有好幾個小時才到點。他就答應下來,並把身份證還給瞭這個叫方平安的小夥子,表示相信他。
  
  林程不顧方平安阻攔,執意叫瞭一輛出租車帶他們去,他還是怕自己一個人到那裡會出什麼意外。
  
  車開瞭,方平安告訴林程,他4歲時爸爸就因病去世瞭,媽媽改嫁走後他就由爺爺一手拉扯大。爺孫倆靠地裡的收成度日,日子過得很苦,他都二十多瞭一直沒定親事,爺爺為此很內疚。他外出打工,就是想靠自己的努力讓爺爺過上好日子。
  
  出租車在方平安的指引下,不到一個小時就進瞭一個村子。來到一處很舊的院子裡,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正在劈柴,一見他們,驚喜得叫道:“平安回來啦!”
  
  平安拉起爺爺進瞭屋,指著林程告訴他,這位林大哥是他打工時交的朋友,回傢路過這裡就進來看看。他從包裡拿出自己買的那些營養品,爺爺馬上埋怨他亂花錢。林程趕緊說這些是他們幹活的廠裡發的年貨,不是平安自己花錢買的。老人這才轉嗔為喜,一件件拿起來看,連聲說老板真是好人。突然他想起瞭什麼,說自己養的兔子和鴿子都殺好瞭,凍在外邊,隻等孫子回來,正好他朋友來瞭,趕緊燉上一起吃。
  
  老人不顧林程阻攔,急急忙忙出去瞭。林程對平安說自己要趕車,不能在這裡待太久。平安突然說:“林大哥,我還得求你點事。”見他一臉認真,林程忙問什麼事。平安說。他今年幹瞭一年,到年底該結賬時老板突然躲起來,全廠三四十位打工的都不能結清自己一年的工錢,每人隻拿500元,其他的過年後才能給。“本來我掙瞭1萬多,現在隻拿到500元,隻夠路費和給爺爺買點東西。我和爺爺年貨倒不用花什麼錢,可爺爺就怕我在外邊不安分糟蹋錢,或被人欺負被人騙,每次給我去信都千叮嚀萬囑咐。我回信一直說那裡什麼都好,回來一定把掙的錢給他看看讓他放心。現在我沒拿回錢來,他一定以為我在外邊沒掙到錢或亂花錢,要不就是被人騙瞭。不光這個年過不順當,過瞭年我走瞭他還會擔心一整年。爺爺是這個世界上最疼我的人瞭,為瞭讓他放下心,我想借點錢給爺爺看看讓他放心。我回來後沒回傢就去瞭在縣城打工的同鄉那裡,可人傢還沒結賬,我正發愁是不是在那裡等。剛才我見你錢夾裡有不少錢,能不能借我一會兒,我給爺爺看看,就說這是我一年掙的錢。他看過後會再還給我的,我保證會一分不少地還給你。”
  
  林程沒想到會是這樣,很明顯他是早就想好瞭這些才極力拉自己來傢裡的。他盯著平安的眼睛,想看出他是不是說的真話。隻見平安眼裡含著淚,臉上一副懇求的表情。他見林程猶豫,馬上說他不願借就算瞭,他再想別的辦法對爺爺解釋。
  
  這時方爺爺拿著幾隻凍鴿子和兔子進瞭外屋,讓平安趕緊抱柴做飯給客人吃。平安答應著剛要出去,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被拉住瞭,他抵頭一看,是林程將錢夾悄悄塞到瞭他手中。
  
  平安咬著嘴唇,定瞭定神,把錢夾中的錢拿出來,走到外屋遞給爺爺:“爺爺,你看,這是我掙的錢。”
  
  “這麼多呀!”方爺爺急忙在衣服上擦瞭擦手,拿過錢一張張數起來。也許是從沒數過這麼多錢太激動,他的手微微顫抖,數瞭好半天才數清。“1萬零800,真不少。”說著把錢又遞給平安。“你走時我就說瞭,掙多少錢你自個存著。爺爺年歲大瞭,又沒能耐,幫不上你什麼忙,以後成傢立業就靠你自個瞭。沒爹沒媽的孩子本來就沒人疼,外邊又那麼亂,我實在是不放心你一個人出去呀。你總說外邊幹得不錯,錢也不少掙,現在我信瞭,以後我這心也就不用老提著瞭。老板待你那麼好,過瞭年就還回去好好幹活吧。”
  
  平安連連點頭,接過錢說自己回頭就存到銀行裡。他把錢放回瞭錢夾裡,進裡屋把錢夾還給瞭林程,就出去幫爺爺燉肉瞭。
  
  林程從錢夾裡拿出幾張鈔票,塞到平安給爺爺買的補品包裝袋裡,出來說他還要趕車,來不及吃飯瞭。方爺爺見留不住他,執意要林程帶上兩隻野雞回傢吃,林程推辭不過就收下瞭。平安送林程上出租車,握住他的手多謝他幫忙。林程給瞭他一張自己的名片,讓他有事隻管找他。
  
  平安看看名片說:“林大哥你是個經理呀!剛才我把你說成是一起打工的,你別介意呀!”
  
  “以前我還真是打工的。好好幹吧,你是個好小夥子,以後會過上好日子的。”林程拍拍平安的肩膀說。出租車開瞭,林程的心怎麼也平靜不下來。他是個小老板,手下有十幾個打工的在他公司裡幹。半年前他迷上瞭炒股,可傾其所有買的股票卻被“套牢”,員工們也有半年沒發工資瞭。現在眼看快到年關,他沒法向員工交代,就以外出討債為名躲瞭出來。其實他公司被欠的債很少,都討上來也不夠發拖欠的工資,他想躲過瞭年關再回去。今天來這個小縣城討回1萬元欠款後正要離開,卻差點被偷並引出瞭後來這些事。
  
  這事對林程的觸動很大。打工的太不容易瞭,他們滿懷美好的願望,卻往往被老板的貪欲毀掉。林程不想再躲躲藏藏瞭,他決定馬上回去,用房子做抵押先貸些款,不管再難,也一定要在年前把拖欠員工的工資結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