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畫皮

  令周圍朋友和親戚感到很奇怪的是,舒雅和孫海正離婚的時候,她沒有一點兒傷感。
  
  十年前,兩人兩手空空從老傢出來躲債,歷盡千辛萬苦,不想卻在東莞創下瞭幾百萬的傢業。但長年的辛勞也加速瞭舒雅的衰老,此時的舒雅才三十多歲,皮膚已遠不如從前,額頭、眼角也有瞭細碎的皺紋。胸脯看起來還算翹挺,但隻有孫海正知道,那都是貼身那件名牌文胸的功勞。
  
  或許正是舒雅青春不再的原因,孫海正決意結束這場婚姻,奔向另一個女人的懷抱。另一個女人叫秦琴,秦琴的漂亮讓孫海正百看不厭。孫海正常對她說:“你和舒雅在一塊,你是一朵花,舒雅就是花下面的一棵草,連綠葉都算不上。”秦琴做瞭兩年的情人,最終在孫海正離婚三個月後做瞭孫海正的妻子。
  
  孫海正娶瞭秦琴後,搬到瞭廣州,也逐漸把舒雅和判給舒雅的兒子拋在腦後。有一天,他去東莞辦事,想起該去看看兒子,於是就打以前他們傢裡的電話。沒想到是一個男人接的,孫海正以為是舒雅的新男人,就粗著嗓子說找舒雅。男人愣瞭一下,問:“舒雅是誰?你是誰?”孫海正愣愣地說瞭舒雅是這房子的屋主,也是他的前妻。男人就說她搬走瞭,房子賣給自己瞭。
  
  舒雅把房子賣瞭,那她會去哪瞭呢?她為什麼會把房子賣瞭呢?舒雅畢竟是孫海正的結發妻子,畢竟曾經跟他患難與共過,舒雅的突然消失,令孫海正十分心急。其實最讓孫海正擔心的是,舒雅會不會做出什麼傻事,一時想不開就尋短見瞭……
  
  孫海正放下電話,撥瞭舒雅老傢的電話。舒雅的爸媽還不知道他們離婚的事,說舒雅根本沒回來過,還嘮嘮叨叨地數落他們這麼久也不回來看一下。孫海正得知舒雅不在老傢,簡直心急如焚。他掛斷手機,咬著嘴唇自言自語:“舒雅去哪瞭呢?難道他們娘倆就這樣從我生活中消失瞭?”
  
  消失就消失吧,生活還得繼續。半年後的一天早晨,孫海正一覺醒來,看到秦琴的臉,不覺一聲驚呼。秦琴也感覺不適,翻下床奔向洗手間,一會兒,洗手間傳來她的一聲尖叫。
  
  秦琴被醫院診斷為面癱。孫海正安慰瞭她幾句,怏怏地去找醫生商量治療的事。醫生嘆瞭一聲說:“這個很難,她這是以前做過整容手術,破壞瞭面部神經留下的後遺癥。”
  
  孫海正心裡像被針紮瞭一下,急急地問:“你說什麼?整容?她以前做過整容手術?這不可能,這麼大的事情她結婚前就應該告訴我的。”
  
  整容的事兒秦琴最終承認瞭。秦琴哭瞭大半夜,乞求孫海正的原諒。孫海正說:“我是不會原諒你的,我們離婚吧。”
  
  孫海正後來很堅決地結束瞭這場婚姻。不僅是因為秦琴這個醜女把自己變成美女來騙自己,更重要的是,他現在又有瞭一個比整容後的秦琴更漂亮的情人。但是,孫海正還是給瞭秦琴一大筆錢,畢竟秦琴以前還是給過他很多快樂的。
  
  就在孫海正和秦琴離婚的那天,秦琴說,女人的外貌其實隻是一張畫皮,你很難知道裡面是香魂還是惡鬼。孫海正聽瞭,隻是嘆息瞭一聲,就頭也不回地走瞭。
  
  孫海正的新情人也就是後來的妻子叫阿雅,從臉蛋兒到身條幾乎找不到缺點。和前妻舒雅都有個雅字,面貌也有些相似,但阿雅的臉上沒有舒雅臉上明顯的皺紋。阿雅和孫海正已經交往半年瞭,孫海正總覺得和她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也許是前世的緣吧。
  
  孫海正把他離婚時秦琴說的話說給阿雅聽。阿雅沉默瞭一會兒,說:“女人的外貌真的就是一張畫皮,遮擋瞭許多男人對女人不真實的愛和感情。”孫海正聽瞭一笑,說:“你們這些女人啊!”
  
  孫海正其實是想和阿雅結婚,好好過日子的。他覺得,像阿雅這樣美貌絕倫又和自己情意相投的女人,很難再找到第二個瞭。新婚那天,孫海正喝瞭很多酒,和親朋好友鬧到瞭深夜。
  
  婚宴結束瞭,人們也散瞭。孫海正一個人推開新房的門,看見阿雅坐在梳妝臺前哭泣。孫海正感到很奇怪,他走到她身後,雙手輕撫阿雅的雙肩說:“阿雅,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你哭什麼啊?難道你不願意和我結婚嗎?”
  
  阿雅對著鏡子沒有言語,還是默默地哭泣。孫海正說:“阿雅你知道嗎,我覺得我們倆真的很有緣分,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時阿雅傷心地說:“你現在對我好,是因為我現在年輕美麗;但等到我容顏衰老瞭,你還會像現在這樣對我好嗎?你們男人都是經不住誘惑的。”
  
  孫海正很不習慣阿雅的這種語氣,因為他覺得阿雅的語氣有幾分前妻舒雅的語氣。他轉到阿雅的前側,湊近阿雅說:“阿雅,你就放心吧,我用我的一生發誓,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好好呵護你、保護你!”
  
  阿雅聽孫海正說完,微微點頭依偎在孫海正的懷裡。當孫海正激情地脫下阿雅的衣服時,看著阿雅那下垂的胸部,他愣瞭,驚詫萬分地說:“這是怎麼回事?太像瞭,這簡直不可能……”
  
  阿雅這時淒然一笑,說道:“你現在一定想起瞭什麼吧?這不是不可能,也不是太像瞭,而是我就是你的前妻舒雅,隻不過半年前我做瞭整容手術。你要記住,女人的外貌其實隻是一張畫皮,你很難知道裡面是香魂還是惡鬼。”
  
  孫海正兜瞭一個大圈,又和自己的前妻舒雅結瞭婚。最後他感慨頗深地說:“生活就像個大圈子兜來兜去,始終要回到現實的。”
  
  當然,經歷瞭上述事情之後,孫海正再也不敢拈花惹草瞭。或許他的心中有個永遠的魔咒:女人的外貌其實隻是一張畫皮,你很難知道裡面是香魂還是惡鬼……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