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合租房裡那段情

  一
  
  嶽峰大學畢業後,隻身去珠海闖世界。他人生地不熟,走瞭一天沒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傍晚在馬路邊一個小吃攤上就餐。他感覺很累,用罷餐不想起來,便在那幹坐著。好在這傢的生意不忙,有好幾個座位空著,因此老板沒趕他走。
  
  見他腳旁邊放著帶拖輪的箱子,老板笑著問:“你是剛來珠海吧?”他點點頭。“還沒找到住處?”他仍點點頭。“如果不嫌棄的話,就住到我那裡去吧,我們兩室一廳的房子,太大瞭。”大概是疲乏的緣故,嶽峰沒多想便答應瞭。“等我老婆來瞭就帶你去。”老板說完又忙他的生意去瞭。
  
  一會兒來瞭一位三十上下歲數的女人,盡管穿著一般,但仍掩不住她的天生麗質——一張瓜子臉,一對杏眼,纖巧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白皙的臉上顯出兩個淺淺的小酒窩。
  
  老板指著嶽峰說:“杜鵑,你帶這位年輕人去我們傢,把那個小房間租給他。”杜鵑一愣,隨即笑笑:“好吧。”便朝嶽峰說:“喂,拿瞭行李跟我走!”言罷自顧往東走去。嶽峰忙起身,拖著行李箱疾步跟在她身後。
  
  兩人都沒言語,走瞭大約十來分鐘,到瞭一棟樓房前,上瞭二樓。杜鵑掏出鑰匙開瞭門,帶他進去,指指北間說:“喏,那個房間給你住。”嶽峰進去一看,裡面有張大床,一張小書桌,還有一把椅子,一個衣櫃。雖說都是舊傢具,但有這些就能過日子瞭。他很滿意,問:“每月多少房租?”“等我男人回來問他吧。估計不會貴,我們租這套房子也才800塊。”“原來你們也是租人傢的?”“嗯。我們怎麼買得起這房子?”她說這話時雖臉色陰沉,但顯得更好看瞭。嶽峰心想她這麼俊雅,怎麼老公卻那般粗俗?這天底下的事真是搞不懂!他訕笑著搖搖頭。
  
  杜鵑出去瞭,晚上9點鐘時嶽峰聽到他們夫妻回來瞭。杜鵑問她男人:“阿豪,你打算收他多少房錢?”“500塊。”“啊!這麼多?這房子總共才……”“噓——小點聲,別被他聽見。”“你的心也太黑瞭!”“不黑怎麼行?現在生意這麼難做,不想法子賺錢怎麼行?不然我怎麼會跟人合租房子?生活起來畢竟不方便……”500塊就500塊吧,總比一個人租便宜!嶽峰心裡嘀咕瞭句,翻個身又睡著瞭。
  
  第二天嶽峰便幸運地找到瞭自己對口的工作,在一傢廣告公司做運營和策劃,月薪3000元,另外接到生意還能提成。本來他想換個地方住,可一想阿豪夫婦沒孩子,每天要到晚上9點才回傢,很安靜的,便打消瞭這個念頭。
  
  阿豪夫婦也蠻客氣的,知道他一個人生活懶得做飯,便常給他留些飯菜在傢,杜鵑也順帶幫他洗衣裳。嶽峰知恩圖報,每月拿瞭薪水後買點酒和煙送給阿豪。他們就這樣相安無事地生活在一個屋簷下。
  
  可怎麼也沒想到,在一天半夜,竟發生瞭這麼一樁尷尬的事……
  
  二
  
  阿豪愛喝兩口,喝瞭倒頭就睡,呼嚕打得地動山搖,隔著屋子也聽得見。那天半夜嶽峰起來解手,走進衛生間習慣地伸手摸電燈開關,“啪”一聲,電燈卻沒亮!他這才想起燈泡壞瞭,杜鵑要他下班時順便帶個燈泡回來,可他在公司一忙就把這事給忘瞭。
  
  他摸索著進去,不料手觸到瞭一個既軟綿又溫暖的東西,他嚇瞭一跳!沒等他回過神,便被一雙熱乎乎的手抓住,按在那東西上。他這才恍然大悟,那是女人的乳房!隨即一個熟悉的聲音輕輕地說:“嶽峰,我喜歡你!”接著一張喘著粗氣的嘴在他臉上急切地狂吻。頓時他隻覺得渾身的血液往上湧,心狂跳,腳發軟,頭眩暈。“不,不!”他想把她推開,可沒有一點氣力。很快她滾燙的嘴唇又堵瞭他的嘴,不得不使他熱烈地回應。霎時他體內萌生瞭生理的沖動,緊緊地將她抱住,手在她胸前不停地撫摸。“啊,啊……”她快活地呻吟著。兩人相擁著走出衛生間,進瞭他的房間……
  
  嶽峰上大學時曾談過戀愛,此時他壓在杜鵑身上,盡情施展男人的雄風。杜鵑壓抑不住地歡叫起來。嶽峰擔心地趕緊制止她:“輕點!”杜鵑卻依然如故,忘情地說:“沒事,他不會醒的。”果然,隔壁房裡的鼾聲似夏日的悶雷,一聲蓋過一聲。
  
  事後杜鵑誇他說:“你真厲害,令我要死要活的。”嶽峰不解地說:“難道阿豪比我差?看他那身板,想來也不會差。”沒想到這句話觸到瞭杜鵑的痛處,她竟嚶嚶地哭瞭起來。嶽峰著瞭慌,焦急地問:“你怎麼瞭?怎麼瞭?”
  
  杜鵑長長地嘆瞭口氣:“我和他從小青梅竹馬,兩傢大人早就認可瞭我們。可天有不測風雲,他父親不幸身患癌癥,他傢人東借西湊把他父親送進醫院動手術,結果卻落瞭個人財兩空!由於阿豪拿不出1萬塊彩禮,我父母便不答應這門婚事。沒辦法,我和阿豪隻得逃瞭出來。”
  
  “那你們怎麼沒有孩子?”嶽峰奇怪地問。“我曾懷孕過,可拿掉瞭。你想我們生活還沒著落,怎麼養得起孩子?但萬萬沒想到會大禍臨頭——阿豪在建築工地幹活,不幸被倒塌的腳手架壓壞瞭下身,從此便不行瞭。”“那你們沒去醫院看看?”“去瞭,走瞭大半個中國,但都沒用。阿豪幾次要自殺,都被我勸住瞭。所以這輩子說什麼我都不能離開他。嶽峰,你千萬別把我看作是淫蕩的女人,我畢竟還年輕啊!嗚……”她傷心地哭瞭起來。
  
  “不會,我怎麼會把你看作那種女人呢?”嶽峰安慰她說,“但我們絕不能被阿豪察覺,他會受不瞭的,畢竟他也是個男人哪!”“那當然。好在他每晚睡得像死豬一樣,就是扔炸彈他也不會醒。”“還是小心點好。”嶽峰提醒說,“還有,我們千萬不能有孩子。”“為什麼?”杜鵑不高興瞭,“我多想有個孩子呀!”“那不成瞭不打自招?阿豪第一個懷疑的就是我!”嶽峰勸她說。“不嘛,我就想做個母親,不然這輩子不幸福。”見她這麼固執,嶽峰正色道:“如果你不肯采取避孕措施的話,那我隻能搬出去住!”“好好,我保證不懷孕。”聽他說要走,杜鵑慌忙答應,“明天我就吃藥。”
  
  三
  
  有瞭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嶽峰怕杜鵑說話不算數,每次都看著她吃藥。大概多年沒那事瞭,杜鵑欲望十分強烈,幾乎每晚都要睡在他床上。嶽峰有點害怕瞭,萬一阿豪醒來發現怎麼辦?那多尷尬?另外他也深感內疚,阿豪也算是自己的朋友,朋友之妻不可欺呀!可杜鵑一挨到他身子,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就這樣,他在欲海中掙紮,幾次想對杜鵑提出搬走,可話到嘴邊又咽瞭下去。日子就在他內心極度矛盾而又不能自拔中度過。
  
  光陰荏苒,轉眼已過瞭三個年頭,嶽峰已是老大不小的年紀瞭。由於他十分敬業,策劃一流,為公司贏得不少生意,因而被老總提升為營業部經理,年薪增至15萬。他的成就令阿豪夫婦刮目相看,杜鵑愛他更深瞭。公司裡一些漂亮小姐紛紛向他射去丘比特之箭,但他都不敢接受,因為怕杜鵑醋海生波。有一次他參加一位同事的生日派對,到晚上11點鐘還沒回來,杜鵑竟不停地打他手機,還逼問他跟誰在一起?搞得他十分尷尬,所以他害怕談戀愛。
  
  再說杜鵑的確待他很好。一天他下班回傢淋瞭雨,晚上感冒發燒到39度,可把杜鵑急壞瞭,忙到門外攔瞭輛出租車送他去醫院,陪他吊鹽水到天亮。等他退瞭燒,又一連幾天買老母雞燉湯給他補營養。嶽峰感受到久違的溫暖,那還是在傢時母親給他的關愛。
  
  可世上沒有不散的宴席,總不能一輩子和杜鵑保持這種不明不白的關系。機會終於來瞭——公司派他去海南開辦分公司。他把這事跟阿豪說瞭,阿豪既為他高興又有點舍不得。半夜杜鵑跟他在床上顛鸞倒鳳,比平日更加纏綿。事後她哭著說:“看來我們緣分已盡,隻能來世再相會瞭。”嶽峰心裡也酸酸的:“這是沒法子的事,但我這輩子不會忘記你的。”他拿出5萬塊錢給杜鵑,她不肯要,傷心地說:“你把我當街頭的女人瞭?再說你以後還要成傢,用錢的地方多呢!”“不,我絕沒有污辱你的意思。”嶽峰忙聲明,“隻是想幫幫你。”“我不要你的施舍,隻要你心裡有我,記得曾有個叫杜鵑的女人愛過你就夠瞭。”嶽峰聽瞭很感動,又緊緊地摟住瞭她。
  
  但嶽峰心裡總想給阿豪夫婦做些什麼,想瞭很多日子,最後在一位醫生朋友的幫助下,給阿豪夫婦做瞭人工授精。前兩次沒成功,第三次終於成功瞭,用去瞭他10萬塊錢。阿豪對他感激不盡,說以後一定把錢還他。嶽峰說:“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的話,就請不要這樣做,權當是我送給你們的禮物。”
  
  不久嶽峰便去瞭海南。當晚他住進海口一傢賓館,因為房間隔音不好,半夜被隔壁房間一陣哼哼唧唧的聲音驚醒。他被擾得難以入睡,隻得起身出去敲門表示抗議。沒想到對方開門出來,朝他笑笑:“對不起,在外日子長瞭熬不住,又不想做對不起老婆的事,所以……”嶽峰才知那隻是個仿真塑膠女人發出的聲音。他不禁有點感動,不由朝他翹起大拇指。突然他想起瞭杜鵑,忙問:“你知道女人用的東西有賣嗎?”“有,有,成人用品商店!”
  
  翌日嶽峰便去商店買瞭一個,給杜鵑寄去。不久他收到杜鵑打來的電話:“東西收到瞭,謝謝!你想得真周到。你是個好人,願你一生平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