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泣血的巨額賠款

  一、討還公道
  
  一個月前,金亭市發生瞭一起轎車肇事案。肇事者是一位私企老板,酒後駕車撞死瞭一個12歲左右的小男孩。這個小男孩偏是個外地流浪兒,事發時,身邊並無任何親人。案發後,認屍告示在電視臺播瞭好幾天,一直未見任何人前來認領。交警部門最後認定這是一位孤兒,而且從死者衣著上推測可能來自邊遠山區。既無傢屬,也就省瞭許多麻煩,給肇事者一點處分再處以罰款便完事瞭。
  
  豈料,這樁肇事案的輕率處理很快驚動瞭市民政部門。新上任的市民政局局長莊世海剛從司法部門調來,精通法律,認為此案的處理太便宜瞭肇事者,甚至可以說是草菅人命。從“以人為本”的角度出發,民政部門有權代為這條屈死的小生命伸張正義。經過調查事實和法庭辯論,法庭最後判決肇事者5年有期徒刑並一次性付給死者14萬元賠償費以瞭結此案。鑒於死者身份不明,無人認領,所以這筆巨額賠款暫時交由民政部門保管,日後查實瞭死者的傢屬,再由民政部門支付給對方。
  
  民政部門為肇事冤魂討還瞭公道,但如何找到死者的傢屬呢?民政局局長莊世海為此背上瞭一個沉重的包袱。經再三考慮,他決定以市民政局的名義通過電視臺播出尋找死者傢屬的廣告。
  
  二、真假兄弟
  
  熱酒紅人面,財帛動人心。因為涉及到巨額賠款歸屬問題,所以這次電視廣告一打出,立即投石激起千層浪。見財起意者還真不少,有的冒充死者父母,有的冒充死者的爺爺、奶奶,有的冒充死者的兄長、姐姐,一個個精心策劃,粉墨登場。誰知莊局長火眼金睛,善辨真假,有的冒名頂替者剛一出現,便被莊局長當場戳穿;有的架不住莊局長左盤右問,麒麟皮下很快露出瞭馬腳,紛紛敗下陣去……
  
  莊局長深深感嘆人心不古,道德淪喪,竟然有這麼多人見錢眼開,連死人的錢都想來冒領,真不知人間有“羞恥”二字!想到此,莊局長暗暗發誓絕不讓這筆賠償巨款被人騙走,一定要穩妥地送到死者傢屬手中,也算為民辦瞭一樁實事。
  
  盡管莊局長及時識破瞭一個個冒充者的騙人伎倆,但還是不斷有人冒領。這天一早又來瞭一個衣衫破爛、蓬頭垢面的十五六歲的少年,自稱名叫大寶,死者是他的弟弟小寶。兩兄弟自小失去爹娘,又無其他親人,隻好背井離鄉,流浪到這金亭市。不料受到當地丐幫欺凌追打,從此失散,直至今天才知道弟弟遭遇瞭車禍。
  
  大寶說得有板有眼,莊局長聽得感嘆唏噓不已。誰知對方剛剛訴罷身世,突然話頭一轉,沖著莊局長便要那14萬元的賠償款。莊局長驀然一驚,迅速回過神來,微微笑道:“大寶,難道憑你這麼一席話,就能讓我們相信你,讓你輕而易舉地領走這筆巨額賠償款嗎?”
  
  大寶急瞭,當場叫起來:“小寶是我的弟弟,我們再沒有其他的親人瞭,現在他遭遇車禍死瞭,這筆賠償款不該我領該誰領呢?”
  
  莊局長還是微笑地看著對方說:“大寶,我們現在首先需要證明你是死者的親兄弟,然後才能履行付款手續。”
  
  大寶腦袋一歪,沖著莊局長嘻嘻笑瞭:“證據?你仔細瞧瞧,我和小寶長得一模一樣,這不是證據嗎?”
  
  莊局長被他的話逗得“撲哧”一笑。其實,這小傢夥還真與死者照片十分相似,可人世間蕓蕓眾生,相貌相似者大有人在,何足為奇?想到此,莊局長嚴肅地說:“大寶,自古道:人有相似,物有相同。你倆相似不足為據。你能否提供你們老傢的詳細地址,我們去一趟就知道瞭。”
  
  大寶連連搖頭:“我們兄弟倆出生在偏僻山區,從小就外出流浪,誰還記得那個鬼地方!”
  
  莊局長想不到這流浪兒如此伶牙俐齒,不由心頭一激靈,拿出瞭殺手鐧:“如此說來,我們隻好依靠科學來取證瞭,請你配合我們做個DNA鑒定,因為我們早已提取瞭死者的DNA。”
  
  大寶一聽這話,頓時大驚失色,話語都不利索瞭:“這、這……”
  
  莊局長察顏觀色,心中有底瞭,冷冷地說瞭句:“如果鑒定結果是蓄意詐騙,可就法不容情啊!”
  
  盡管這話說得很輕,可在大寶聽來簡直就像耳旁響瞭顆炸彈,嚇得他身子瑟瑟發抖,結結巴巴地說:“那、那好,我、我明天……再、再來……”說罷慌忙溜之乎也。
  
  莊局長盯著這小騙子狼狽而逃的背影,“嘿嘿”冷笑瞭。
  
  三、親子鑒定
  
  剛剛識破這個小騙子,還沒等莊局長喘過一口氣,又有人前來認領死者的巨額賠償款瞭。
  
  這是一個四十來歲的山裡漢子,渾身上下黑不溜秋,穿一件破舊的灰夾克,渾身透出一股汗臭味,雙眼露出刁蠻狡黠的目光。進門後,他直瞪瞪地盯著莊局長,嘴唇嚅動瞭幾下卻沒吭聲。莊局長問道:“你是什麼人?找我有啥事?”
  
  山裡漢子這才吭哧著回答:“我叫黎貓,鄰省黃土沖人,這次專程進城找我傢小狗來瞭。”
  
  莊局長笑道:“小狗?你們山裡人也養寵物犬瞭?”
  
  黎貓生氣地吼叫起來:“放屁!什麼寵物犬,小狗是我兒子的名字。”
  
  莊局長臉色一沉:“放肆!怎麼隨便罵人?”
  
  黎貓意識到自己失態,急忙認錯:“領導,原諒我們山裡人說話粗野。”
  
  莊局長又問:“你找兒子幹嗎上我這兒來瞭?”
  
  黎貓露出滿臉驚訝的神色:“領導,我兒子被人傢的車子壓死瞭,我是來拿賠償款的。”
  
  莊局長似乎恍然大悟,接著又問:“為什麼電視上認屍的廣告你沒看到,認錢的廣告卻很快看到?”
  
  黎貓急瞭,慌忙解釋道:“領導,我們窮山溝裡沒有電視,是前幾天在這城裡打工的老鄉打電話給村委會轉告我,說我兒子遭遇瞭車禍,那個闖禍的老板賠瞭14萬元,由民政局保管,要我急速趕來認領。”
  
  莊局長便將手一伸:“那好,請你出示村裡寫的證明。”
  
  黎貓又是一驚:“什麼證明?誰不知道小狗是我兒子,還要啥證明?真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莊局長隻得嚴肅地對他作瞭一番耐心解釋。
  
  黎貓愣瞭半晌,猛然想起瞭什麼,又大喊起來:“領導,現在不是興親子鑒定嗎?小狗到底是不是我兒子,可以化驗一下,是真是假不就很快清楚瞭?”
  
  莊局長點點頭:“是的,盡管這孩子已經火化,但我們依然保留瞭可供鑒定的物證。如果情況屬實,我們才能給你這筆賠償款。”
  
  黎貓一聽“嘻嘻”笑瞭:“聽領導的話,領導咋說我就咋辦。”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