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怪餌奇釣

  這兩天公司裡那幫打工妹天天追著老板錢有財要工錢,錢有財膩煩死瞭,躲在傢裡喝悶酒。正喝著,好朋友胡大發打電話約他去釣魚。要擱以往,錢有財鐵定拒絕,可今天他卻借著酒勁鬼使神差地答應瞭。
  
  兩人驅車來到郊區“釣得多”魚塘。這魚塘是個小夥子開的,據說他是個大學生,畢業後一時沒找到工作,就開瞭個垂釣塘。
  
  錢有財這次出來釣魚,純粹是為瞭散心。他和胡大發約定,今天誰釣的魚少,誰就請客。不一會兒,胡大發就釣起瞭十幾條魚,錢有財卻一條魚也沒釣著。他覺得很沒面子,就開始頻繁地換魚餌,先用面包,後來又用火腿腸,可都沒什麼效果。
  
  河邊的風一吹,錢有財的酒勁上來瞭。他腦子一熱,突發奇想地掏出一張百元大鈔,往魚鉤上一掛,扔進瞭水裡。胡大發見狀,調侃著說:“錢大哥,魚才不吃鈔票呢!”
  
  錢有財大著舌頭說:“這、這可不一定。有錢能使鬼推磨,我就不信魚會不愛錢!”
  
  一句話沒說完,錢有財的魚浮子突然劇烈地動瞭起來。錢有財用手一提,乖乖!竟然釣起一條4斤多重的大魚來!
  
  胡大發看得目瞪口呆。他釣瞭這麼多年的魚,還是頭一次見到能用鈔票釣魚的。
  
  錢有財一見這招有用,頓時樂瞭,又從身上掏出一張百元大鈔,往魚鉤上一掛,右手一揚,魚鉤又入水瞭。眨眼的工夫,他又從水裡釣起一條大鯉魚。錢有財哈哈笑著說:“胡兄,今天可該你請客瞭。”
  
  胡大發苦笑著說:“錢大哥,我真服瞭你,100塊錢釣一條魚,我可舍不得花這錢,我認輸瞭。”
  
  兩人到高級酒店消費瞭一通,約定第二天還來釣魚。
  
  第二天,錢有財不等胡大發來喊他,就早早地來到魚塘。這一天,錢有財又贏瞭,而且他們還發現一個秘密,這塘裡的魚兒隻認錢有財的錢,其他人用鈔票釣魚,魚兒根本不上鉤。這是什麼原因呢?兩人思來想去也找不到答案。但錢有財這個釣魚的絕活卻引出瞭胡大發的靈感,他勸錢有財,不如舉辦個釣魚擂臺賽,為吸引人,參賽者隻需繳納百元現金,贏瞭卻可以得到萬元獎金。錢有財也覺得這是個賺錢的好方法,就依言在電視廣告上播出瞭釣魚大賽的消息。
  
  這條廣告一播出,頓時吸引瞭山南海北的眾多釣魚客。他們帶著各色各樣的釣具和千奇百怪的魚餌前來打擂,“釣得多”魚塘天天都像過節一樣熱鬧。
  
  這天,從外地來瞭個駝背老頭。這老頭臉上佈滿瞭皺紋,像一塊老柏樹皮。他一到魚塘,就從身上卸下一隻大黑包,從裡面掏出一大堆小細棍。他用枯枝似的雙手這裡捏捏,那裡擰擰,不一會兒,就變戲法似的弄出瞭10根釣魚竿,然後又從一個密封的鐵盒子裡拿出一些奇怪的魚餌來,那魚餌油光黑亮,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胡大發立馬就認出,那魚餌是用人胎盤和羊骨粉混合制成的,不是釣魚的行傢,根本不會制作這種魚餌。這老頭一下子把10個魚鉤全部放進瞭水中,不一會兒,水面上就像起瞭波浪一樣,那些漁竿上的魚浮子此起彼伏。老者也健步如飛,來回飛奔,不一會兒,就釣起瞭10來條大魚。圍觀者都嘆為觀止,紛紛說這老頭隻怕是個垂釣王。
  
  錢有財也被老者獨特的釣魚神技驚呆瞭,要不是胡大發在一邊提醒他,讓他快釣,他幾乎忘記自己是在比賽瞭。錢有財慌忙從身上掏出一張人民幣,往魚鉤上一掛,然後扔進瞭水裡,很快就釣起瞭一條大魚。然後他又掛上人民幣,很快又鉤起一條大魚,竿竿不落空,圍觀者紛紛叫好。
  
  經過一天的激烈比賽,那老頭雖然釣到的魚比較多,但大多是小魚,論斤數還是錢有財勝。老頭輸得心服口服,背著包走瞭,錢有財成瞭新的垂釣王。大傢都對他的釣魚絕技贊不絕口,再無人敢輕易來打擂。胡大發建議錢有財把獎金翻瞭一番,但來打擂的人還是寥寥無幾。
  
  正當錢有財失望之極,有個漂亮的姑娘前來打擂瞭。那姑娘圓圓的臉蛋,兩顆眸子像會說話的精靈,每一撲閃,都會傳出女孩子那飄忽莫測的心緒,顯得非常可愛。
  
  錢有財一見就愣住瞭:這不是公司裡的小可愛玲玲嗎?玲玲是個大學畢業生,到他廠裡應聘上班後,工作幹得有聲有色,深得錢有財的歡心。錢有財有心把她發展成“小蜜”,來個金屋藏嬌,可玲玲卻不解風情,對他視若無睹,冷若冰霜。錢有財一生氣,就把她發配到最艱苦的車間去,天天和一幫打工妹呆在一起。她怎麼會來這打擂呢?
  
  錢有財正望著玲玲發愣,玲玲說話瞭:“錢老板,咱倆不如玩個大的:你要是輸瞭,就給我5萬塊錢;我要是輸瞭……”說到這裡,突然低下瞭頭,臉上也飛起瞭紅雲。
  
  “你要輸瞭怎麼樣?”錢老板被玲玲的神情弄得心裡一蕩,急忙追問。
  
  玲玲咬著嘴唇說:“我要是輸瞭,隨便你……”
  
  錢有財樂瞭,看玲玲的意思,輸瞭讓她幹什麼她都樂意,就是當“小蜜”估計她也不會反對。錢老板生怕玲玲反悔,就讓胡大發當證人,馬上要玲玲立下字據。
  
  一切準備完畢,錢有財信心十足地從身上掏出一張百元大鈔,往魚鉤上一掛,就扔進瞭水裡。這次有點奇怪,錢有財等瞭有一袋煙的工夫,水裡的魚兒絲毫沒有上鉤的跡象。
  
  錢有財有點心慌,他斜睨瞭玲玲一眼,見她正不慌不忙地把一張硬紙片往魚鉤上掛,掛上後扔進瞭水裡。
  
  一張破紙片也能釣上魚嗎?錢有財忍不住想笑。可還沒等他笑出聲來,玲玲真釣起瞭一條大魚!緊接著玲玲又掏出一張硬紙片,又釣起一條大魚。
  
  錢有財看傻眼瞭,他不明白昨天還喜歡鈔票的魚兒,今天怎麼改胃口瞭?怎麼會相中那個小小的硬紙片?
  
  錢有財輸瞭,一條魚也沒釣著。他垂頭喪氣地給玲玲開瞭一張5萬元的支票,說:“5萬元支票可以給你,你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紙片?”
  
  玲玲從身上掏出一張紙片遞給瞭錢有財。錢有財接過紙片一看,隻見上面寫著:“小魚小魚我愛你!”他皺著眉頭喃喃自語地說:“這年頭怪事真多,連塘裡的魚兒也知道美女比金錢可愛。”
  
  玲玲一聽,笑得幾乎彎下瞭腰。她捂著肚子說:“錢老板,你誤會瞭。其實,魚兒根本不會喜歡鈔票,也不會喜歡硬紙片,喜歡這些東西的人是他。”說著她朝那個魚塘的老板指瞭指。
  
  魚塘老板見玲玲供出瞭自己,哈哈地大笑起來,然後說出瞭事情的經過。
  
  原來,他叫肖雨,綽號“小魚”,和玲玲是大學校友。他一直在追求玲玲,可玲玲卻說還要考察考察。最近,玲玲給他下瞭一道“愛情令”,讓他想辦法幫廠裡的那些打工妹討回老板欠的5萬元工錢,隻要能討回,她就願意做他的女朋友。
  
  肖雨接到“愛情令”,正發愁怎麼討回工錢時,恰好錢老板前來釣魚。他見錢老板將人民幣當成魚餌時,忽然靈機一動,想出瞭一條妙計。他訓練過一隻魚鷹,隻要他暗中做一個小動作,那隻魚鷹就會偷偷地潛下水把魚鉤上的東西取下來,然後給客人掛上一條活魚。於是肖雨就暗中指揮魚鷹把錢老板魚鉤上的錢取下來,然後再給他掛上一條大魚,成全瞭錢老板的求勝心,也讓他養成瞭釣魚的習慣。
  
  當錢老板舉辦釣魚擂臺賽時,肖雨就千方百計給他找來對手,讓錢老板賺瞭些錢。等錢老板心裡的欲望越來越大時,他才讓玲玲出馬。玲玲在魚鉤上掛的示愛信,讓肖雨萬分激動,他暗中讓自己的魚鷹往玲玲的魚鉤上掛魚,輕而易舉地戰勝瞭錢老板。
  
  錢有財知道事情的真相後,埋怨胡大發說:“都怪你,讓我出來釣魚,這一下賠進去5萬元!”
  
  胡大發說:“5萬元是打工妹的血汗錢,你早就該還給她們瞭,怎麼能說賠呢?”
  
  錢有財氣惱地說:“你怎麼幫著他們說話?難道你們是一夥的?”
  
  胡大發搖搖頭說:“咱倆是多年的朋友瞭,我怎麼會和他們是一夥的呢?之所以暗中幫他們,是想讓你通過釣魚釣回自己的良心啊!”
  
  錢有財這才明白老朋友的良苦用心,看來這釣魚裡面的學問也大著呢。要學釣魚首先得學做人,錢有財決定以後還來跟著胡大發學釣魚,明年他要憑真本事再擺一個釣魚擂臺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