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周末情人

  一
  
  22歲的潘小麗大學剛畢業就去瞭深圳,憑著她名牌大學的文憑,很快在一傢大公司謀到一個文員的職位,月薪5000元,成瞭名副其實的白領。可她隻歡喜瞭沒多久,開朗的心情就像過瞭拋物線的頂端,直落到晦暗的低谷。為啥?因為這5000元的月薪在深圳隻屬一般,加上特區消費水平高,要想有更多的積蓄隻能是癡心夢想,除非你不吃不喝睡到馬路上去!
  
  見她心灰意懶的樣子,跟她合租一間房的同事張玲玲勸她說:“你想過上舒舒服服的日子,以後有錢風風光光地嫁人,就得幹第二職業——看我活得多滋潤!”她洋洋得意地蹺著二郎腿說。
  
  玲玲沒瞎說,身上穿的都是名牌,項上戴的是白金項鏈,手指套的是寶石鉆戒,一星期起碼上兩次高級餐館,還經常去美容院,皮夾子裡插著一排五顏六色的銀行卡。她哪來這麼多的錢?顯然有外快!
  
  小麗忙諂笑著向她請教:“玲姐,你能不能告訴我,這第二職業是幹……”“周末情人。”玲玲回答道,口氣輕松得像是件極平常的事。小麗不由倒吸口涼氣:“那、那不是……”“什麼是不是的?”玲玲斜瞭她一眼,“女人不靠這靠啥?趁現在年輕不撈一把,到徐娘半老誰還會要你?”見她還傻乎乎的樣子,玲玲解釋說:“現在每當周末,許多香港男人都到這裡來找小姐,他們不像以前那樣,撈到籃裡就是菜,而是來找白領。因為白領高檔,有文化又有品位,他們出的價也高。像你剛大學畢業,既年輕又漂亮,不要浪費瞭這麼好的資源噢——如果遇到真心愛你的男人,還能托付終身呢!”
  
  玲玲最後的一句話吸引瞭小麗,如果真能找到一個可以托付終身的男人,何樂而不為呢?於是她一咬牙狠下心說:“玲姐,那就拜托你,幫我找一位先生。不過,一定要年輕的。”“好吧。”玲玲爽快地答應瞭,“這個周末你就跟我一起出去。”“噯。那就先謝謝你瞭。”
  
  很快到瞭周末,小麗精心打扮後跟玲玲去瞭一傢咖啡館。那裡賓客滿座,熱鬧非凡,她們一進去,就有位先生站起來喊:“玲玲小姐,這裡,這裡!”她們便走過去,見那張桌上坐著兩位先生,那位打招呼的是中年人,還有一位二十七八歲年紀。她們在空著的兩個位子上坐瞭下來。
  
  “這位是林俊先生。”中年人向她們介紹,“是第一次到深圳來,他是真心到這裡來找對象的,請玲玲小姐幫助介紹一個。”玲玲笑著朝小麗努努嘴:“喏,不是帶來瞭?她叫潘小麗,才22歲,可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哪!怎麼樣,才貌雙全吧?”“好,好!”林俊連連稱贊,兩隻眼睛直勾勾地望著小麗,看得小麗心裡直發毛:怎麼色瞇瞇的?不像沒結過婚的人,倒像個情場老手!
  
  “林先生可是名門望族,東南亞也有他們傢的產業,光橡膠園就有好幾處呢。”聽瞭那中年人的介紹,潘小麗不再多想,忙討好地說:“能認識林先生,真是三生有幸哪!”“潘小姐,幸會,幸會!”林俊站起身,恭恭敬敬地把自己的名片遞給她。小麗雙手接過,瞄瞭一眼:啊——金球貿易公司總經理!下面還有公司在香港的地址。她看瞭疑雲頓消,心裡不禁編織起美夢來……
  
  二
  
  喝完咖啡,玲玲和那位中年男子走瞭,小麗便跟林俊去瞭他下榻的賓館。一進他訂下的房間,林俊便像隻餓狼朝她撲來!她一把將他推開,嗔道:“怎麼像動物似的,一點不懂感情?我可是個知識女性,還是個姑娘傢呢,就這麼隨隨便便把身子給你?”見她柳眉倒豎杏眼圓睜,林俊忙規矩地請她在沙發上坐下,殷勤地替她泡瞭杯茶,連連賠不是:“是我不對是我不對,我太沖動瞭。潘小姐,因為你長得實在太漂亮瞭,所以我控制不住自己,請你原諒。咱們邊看電視邊談好嗎?”說著他打開瞭電視機。
  
  小麗雖在大學時談過兩年戀愛,但守身如玉,因為她知曉那隻是逢場作戲而已,到畢業時再好的戀人都分道揚鑣,何必把女人最珍貴的貞操給不負責任的男人呢?面前的林俊她自然要抓到手,但也不能輕易答應他,至少要有承諾!
  
  “你是不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小麗神情肅然地說,“你要清楚——我是白領,可不是靠賣身過日子的雞,我要找的是能夠托付終身的男人!”“如果你確實是個處女,我自然要對你負責任,考慮娶你做我的妻子,但要征得我父母的同意。”他也開門見山。“這容易,我跟你上床後馬上可以見分曉。”兩人說著就上瞭床。
  
  小麗皺著眉忍著痛,接受他的愛意。“唷,你果然是個處女!”林俊望著床單上的點點猩紅,一聲驚叫,變得異常亢奮,全無一點憐惜。整整一晚上小麗被他折騰得幾乎沒睡。
  
  到翌日中午,她才幽幽醒來,渾身酸痛得像散瞭架。“親愛的,你醒瞭?”他從衛生間出來,疼愛地摟著她,在她臉上一陣親吻,接著拿出一個厚信封給她,討好地說:“這是給你的,裡面有3萬港幣。”她接過看瞭,心裡一陣欣喜,撅著嘴說:“別忘瞭你說過要娶我的。”“當然,當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他拍著胸脯,“我回去就跟傢裡說,我想我父母一定會答應的。”
  
  林俊星期天晚上才回香港,她去火車站送他,兩人依依不舍。他答應下個周末一定來。小麗渾身酸痛,連走路都不方便。但看到包裡的錢,也就坦然瞭。是啊,女人都要過這一關,跟哪個男人上床都一樣。不管怎麼說,3萬港幣是她半年多的薪水呢!日後若嫁瞭林俊,那更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瞭!
  
  好不容易挨到下個周末,她去瞭他們約定的賓館,可總臺小姐告訴她,沒有林俊這個客人。小麗打他的手機,對方卻關機!她心亂如麻,猜測著可能發生的各種事情。一直到星期天晚上,還沒有他一丁點兒消息,小麗的心冷到瞭冰點。
  
  星期一早上,她把林俊失約的事告訴玲玲,玲玲罵她說:“你這個癡姑娘!客人的話你怎麼可以相信?他們隻是玩玩,不會忠貞如一。”小麗豈肯相信,堅定地說:“林俊不是那種人,他答應過我的。”“嗤——”玲玲不由發笑,“你以為香港人會娶我們內地妹?哼,別做夢瞭!還是趁早換客人吧,別耽誤瞭大好的青春時光。”
  
  事情真如玲玲說的,林俊再沒出現,小麗打他的手機,被告之空號。她這才如夢初醒,心裡狠狠地痛罵林俊:騙子!偽君子!畜生!
  
  三
  
  從這以後,小麗也變得玩世不恭瞭,她像玲玲一樣,成瞭“大眾情人”。但有一點她堅持不變——隻做年輕男子的情人。她厭惡歲數大的男人,那是她的叔伯輩甚至父輩,她怎麼會有感覺?幾個月下來,她的錢包漸漸鼓瞭起來,可跟玲玲相比還是差瞭一大截。
  
  一個周末的晚上,她和男友在馬路上碰見玲玲,玲玲挽著個須發皆白的老頭。她跟玲玲打瞭聲招呼,順便瞥瞭老頭一眼。這老頭不但滿臉是皺紋,還有許多老人斑,簡直可以做玲玲的爺爺瞭!老先生倒很有禮貌,朝她微微鞠躬,滿臉堆著笑:“是玲玲朋友啊?有空請過來玩。”小麗聞到他的口氣,險些嘔吐,原來這就是人傢常說的老人味!玲玲怎麼一點不嫌他,還跟他作床上之歡,太惡心瞭!
  
  星期一她碰到玲玲,不客氣地說:“你怎麼連老頭也要?”玲玲不以為然道:“老頭不也是男人?再說年紀大的更疼愛女人,更舍得花錢。你知道他先後給瞭我多少錢?”“多少?”“30萬港幣!”“噢——”小麗大吃一驚,“這麼多!”“別看他老,可是個億萬富翁呢!老頭畢竟不像年輕人,幹那事不太行,但隻求心理安慰,能交到我這樣的白領麗人,自然十分疼愛,你提什麼要求,隻要不太過分,他都答應。而年輕人大多是尋歡作樂,怎麼會鐘愛一個女人?就是有也是鳳毛麟角!”
  
  聽瞭她這番話,小麗似醍醐灌頂,猛然醒悟:是啊,年老的疼愛年輕的,自古都這麼說。年輕男人有幾個會體貼女人?她曾遇到過一個性變態,虐待她半死!現在想來還後怕。
  
  接著小麗便改變策略,開始交年老的情人。果然和玲玲說的一樣,他們挺疼愛她的,給錢也多。後來她交瞭一個中年男子,因患小兒麻痹癥,腿有點跛,因此至今還是孤傢寡人。這個叫夏青的男人對她愛得挺深,又專一,接連幾個周末都同她在一起,花錢也大方。這是她從未遇見過的,所以對他也產生瞭感情。
  
  “小麗,我一定要娶你。我已經把我們倆的事告訴我父親瞭,他現在在新加坡做生意,說等他回來後再決定。”小麗聽瞭很是歡喜,因為夏青傢也是名門,如果她嫁到香港去,那真是太幸福噢!別說自己一輩子有瞭依靠,連父母也跟著沾光,能去香港走走呢!
  
  兩個月後的一天,小麗接到夏青打來的電話,說他父親從新加坡回來瞭,決定下個周末同他一起來深圳,跟未來的兒媳婦見面。小麗興奮得幾個晚上沒睡著覺,好不容易等到瞭周末,去美容瞭一下,換上時髦的服裝,便去約定的賓館。
  
  夏青早在賓館門口等候,見瞭她抑制不住心裡的興奮,高興地說:“小麗,我有十二分的把握——老爸肯定答應!“她聽瞭也喜滋滋的,隨著他進去上瞭電梯。
  
  “老爸,潘小姐來瞭!”夏青推開門便迫不及待喊瞭起來。小麗跟他進去,卻見屋內空空的。“咦——人呢?”夏青環顧四周。“在裡面呢!”一個聲音來自衛生間。一會兒,走出一個上瞭年紀的老先生。
  
  “老爸,她就是潘小姐。”夏青忙熱情地介紹。小麗和老先生的眼光一遇上,渾身不由一顫,嘴巴張大瞭卻出不瞭聲。老先生也一愣,隨後鄙夷地朝她笑笑。小麗頓時臉孔漲得緋紅,轉身飛也似的跑瞭出去。
  
  “小麗,小麗!”夏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邊叫邊追出去。“站住!”老先生一聲斷喝,像釘子一下把他釘住瞭。“哼,她就是你跟我說的名牌大學高材生,白領?”望著老爸一臉譏諷的神態,夏青茫然地點點頭。“她是個賣淫女——跟我也有過一夜情呢!”“啊——”老爸的話不啻五雷轟頂,夏青隻覺得頭腦嗡嗡作響,眼前直冒金星。
  
  小麗跌跌撞撞地在馬路上狂奔,心裡有個聲音在說:“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