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鄭板橋“留口飯”

  揚州八怪中的鄭板橋,在未到揚州之前,住在蘇州。他在蘇州城桃花巷東頭開瞭一傢畫寓,以賣畫為生,在桃花巷的西頭,也有一傢畫寓,畫寓的主人名叫呂子敬。呂子敬擅長畫梅花,他標榜自己畫的梅花是“遠看花影動,近聞有花香”,那意思是說,他畫得如同真梅花一樣。
  
  鄭板橋自從來到蘇州,畫些竹子,也畫些花鳥山水,就是不畫梅花。這梅花是呂子敬擅畫的,鄭板橋自謂不如,所以藏拙。平時,若有人要鄭板橋畫幅梅花,鄭板橋總是謙虛地笑道:“我畫的梅花比呂先生差遠瞭。走吧,我領你找呂先生求畫去!”
  
  鄭板橋真的領著買畫者,到桃花巷西頭找到呂子敬,讓他賣張梅花圖,得些散碎銀子來養傢糊口。呂子敬是個落第秀才,拖著多病的身子,上有爹娘,下有老婆孩子,生活頗為艱難。他畫梅遵循寫實的手法,畫得栩栩如生,每個花瓣都活靈活現。鄭板橋總是當著眾人高度評價呂子敬的畫,贊揚道:“呂先生畫的梅花,我再學十年八年,也未必能畫到這個程度。”
  
  有個回傢養老的吏部尚書,精通翰墨,鑒賞力很強,看到鄭板橋的書法和畫都是極致之品,便出瞭一個《梅花幽谷獨自香》的畫題,出五十兩銀子的高價,親自來到鄭板橋的畫寓,求鄭板橋畫。鄭板橋推辭說:“尚書大人呀,說到畫梅,還是呂子敬先生畫得好。這麼說吧,他畫的梅花能值五十兩銀子,我畫的充其量值五兩銀子!”
  
  老尚書聽瞭以後,就拿著銀子去求呂子敬瞭。
  
  日子是一天天打著飛腳過去的。鄭板橋在蘇州住瞭三年,要遷移到揚州去瞭。臨行時,呂子敬前來為他送行。文人送別,都要作詞寫詩相贈。畫友分別,當然是要以丹青相送瞭。這次鄭板橋贈給呂子敬的,卻是一幅梅花。
  
  鄭板橋展紙揮筆,筆走側鋒,由深入淺,畫出瞭蒼蒼點點帶有飛白的梅花主幹。畫花朵時,用墨濃淡相宜,有輕有重,花瓣用淡墨直接點出,等水分未幹時又在花瓣下端以焦墨滲化。這樣畫出來的梅花酣暢淋漓,筆法流動,神采飛揚,再看整個畫面的結構,隻有三四朵梅花畫得清晰,餘者皆塗塗抹抹,真有“觸目橫斜千萬樹,賞心隻有三五朵”的意境。
  
  呂子敬看瞭鄭板橋畫的梅花,驚得張開的嘴好一陣子沒有合上。他愣瞭半天,才囁嚅著說:“鄭兄有如此高超的畫梅技藝,何不早早教我?”
  
  “怕呂兄謙讓,再不肯作梅花圖,畫酬就會少收許多。”鄭板橋平靜地說。
  
  到瞭這時候,呂子敬才恍然大悟,感激地說:“鄭兄之所以不畫梅花,為的是給小弟留口飯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