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眾裡尋你千百度

  半年前,韓子君交瞭一個女朋友,是“青春花園”化妝品店的經理歐陽欣。那時,化妝品店正上規模,需要人手,在一傢小公司上班的韓子君就辭瞭職,過來幫著女友一起打理這個小店。按照分工,韓子君任大廳經理,兼職保安,他管理有方,且眼光敏銳,一般的小偷難逃他的“法眼”。
  
  這些天,韓子君註意上瞭一個形跡可疑的男人。這個男人看上去三十多歲,一臉絡腮胡子,身上裹著一件破舊的軍大衣,有幾處還露著棉絮。男人幾乎天天到店裡來,可從來不買任何東西,來瞭以後,就站在店門口的一面墻下,而且一站就是大半天。
  
  墻上張貼著店裡所有員工的照片,除瞭韓子君之外,全是青春靚麗的女孩子。每次來,男人就站在這些照片下,目不轉睛地“欣賞”個沒完沒瞭,最後才悵然若失地離去。
  
  這天,男人又來欣賞美女瞭。韓子君走過去,盡量裝作禮貌地說:“請問先生,您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男人扭過頭,看瞭韓子君一眼,又指著這組照片最上面的那張說:“這個歐陽欣,是你們經理吧?我想見見她,可以嗎?”
  
  聽男人的口音,像是四川人;看男人的行為,又不像做業務的。可從沒聽歐陽欣說過,有什麼親戚或者熟人在四川。韓子君看瞭看這個農民打扮的男人,問道:“請問您是哪位?找我們經理有什麼事嗎?”
  
  男人支吾著說:“也沒什麼事,就是想見見她。至於我是誰,給她說瞭她也不知道。我倆誰也不認識誰,我也是這兩天才找到她的。這之前,我甚至連她的姓名都不知道叫啥。可是現在,我就是想見見她。”
  
  韓子君客氣地對男人說:“我們經理很忙,如果你沒什麼事,為何非要見她呢?”
  
  男人聽後,無可奈何地垂下瞭頭,嘟囔道:“可是、可是我一千多裡路跑過來,就是為瞭要見見她呀。”說著,男人又抬起頭,懇求地望著韓子君,接著說:“大兄弟,你就讓我見一面吧。”
  
  “可是,你沒什麼事,我也沒法向經理匯報呀?我總不能說,一個男人沒什麼事,隻是想見見她吧。”韓子君就故意顯得很為難地說。
  
  男人仰頭看著墻上的照片,突然說:“對瞭,我有事的。你就告訴歐陽欣,說我想買她的一張照片,墻上的這張就行。”
  
  現在看來,這個男人肯定說謊瞭,他不但認識歐陽欣,而且兩人之間也曾經發生過什麼事,不然的話,這個男人為何會嚷著要見歐陽欣,而且嚷著要買歐陽欣的照片呢?為瞭弄清這其中的事,韓子君就對男人說:“既然這樣,那你稍等,我去給我們經理說一下。”
  
  韓子君來到瞭二樓的經理室,把這事簡單地和歐陽欣說瞭一下,然後調出監控設備,指著屏幕上的一個男人說:“你過來看一下,就是這個男人。”歐陽欣走到電腦前,看著屏幕裡的這個男人,說:“我並不認識他呀,可他為什麼這樣做呢?”想瞭一下,她還是對韓子君說:“你讓他上來吧,也許上來以後,他會說出事情的真相。”
  
  事到如今,也隻好這樣瞭。韓子君下樓把男人喊瞭上來,為瞭預防有什麼不測,他也跟著上來,兩人一起來到瞭經理室。
  
  進屋後,男人就坐在瞭歐陽欣面前的椅子上,隻是呆呆地看著歐陽欣,一言不發,慢慢地,他的眼睛竟有些濕潤瞭。歐陽欣被他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瞭,笑著說:“說吧,你要見我,有什麼事?”
  
  男人這才回過神來,勉強笑瞭笑說:“沒什麼事,能看到你就好瞭。”
  
  “可你剛才不是說要買我的照片嗎?”歐陽欣追問瞭一句。
  
  男人說:“對,我說過的。一開始,我這樣說,是為瞭見到你。不過後來一想,買一張你的照片也好,這樣就可以——”男人頓瞭頓,到底還是沒有把話說完。
  
  歐陽欣看著男人,說:“賣給你一張照片,不要說賣就是送也行啊!可你總該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買我的照片吧?”
  
  男人似乎有些為難,說:“能不說理由嗎?不過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做傷害你的事。”說著,男人像是忽地又想到瞭什麼,補充說:“至於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臨走的時候,會想辦法告訴你的。”
  
  歐陽欣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雖說不知道他為何要買自己的照片,但是她感覺這個男人是個心地很誠實的漢子,絕不是什麼壞人,於是她就向一直站在一邊的韓子君使瞭個眼色,意思是就給這個男人一張照片吧,可是韓子君沖她搖瞭搖頭,意思是不要輕信這個男人,如今的社會什麼人都有。於是,歐陽欣就猶豫地說:“可是,你怎樣讓我相信你呢?畢竟我們根本就不認識。”
  
  男人有點急瞭,他慌不擇言地說:“我發毒誓還不行嗎?我要是做對不起你的事,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說完,在男人眼眶裡忍瞭好久的淚珠終於掉瞭下來,之後,他伏在桌上“嗚嗚”地哭瞭起來。
  
  歐陽欣一看這樣,趕緊道歉,說:“實在對不起!既然這樣,我就把那張照片送給你吧。”說著,她安排韓子君去樓下把那張照片取下來,然後交到瞭男人的手裡,說:“別忘瞭,你走時一定要把原因告訴我呀,不然我會悶壞的。”
  
  到瞭第二天,韓子君和歐陽欣一大早來到店裡,剛進門,就發現地上有封信,撿起來打開就見上面寫著:
  
  歐陽欣:我從千裡之外來到這裡,其實就為瞭看看你的眼睛。兩年前,我妻子患瞭一種絕癥,想到很快就要離開這個世界,妻子作出瞭一個決定,她要把器官捐給醫院。後來,我就按妻子的遺囑做瞭。可妻子去世兩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念她,後來聽一個醫院的朋友說,有個人接受瞭妻子的眼球,朋友還告訴我,接受捐贈的人就在你們這個小城,但具體是誰,朋友也不知道。我思念妻子心切,就想見見妻子的眼睛,於是我就乘車來到瞭你們這個小城,經過瞭半年多的尋找,蒼天不負苦心人,我終於發現瞭你。在看到你眼睛的那一刻,我就對自己說,這對眼睛就是我妻子的眼睛。後來,我來到你的店裡,看到你的照片後,經過打聽得知,你就是我妻子眼睛的受贈者。但是,我見到你後,沒有把這一切告訴你,就是因為我不想你看到我的衣著打扮後,誤認為我是來向你要錢的。不錯,當年為瞭給妻子治病,我已經傢貧如洗。可是,我來見你,就是為瞭看看你的眼睛,因為看到你的眼睛,我就知道,我的妻子,確切地說,我妻子的眼睛還活在這個世上。我真的非常感謝你,感謝你的照片,這讓我在想念妻子的時候,可以拿出來看看,實在不行,我還可以再偷偷地過來,站在遠處,偷偷地看看你的眼睛……
  
  看完後,歐陽欣又想起瞭男人看她時的眼神,男人露著棉絮的軍大衣,還有男人發的毒誓……她的眼睛濕潤瞭,於是對韓子君說:“這真是一個癡情的男人,同時還是個有骨氣的男人,我們一定要想辦法找到他,好好地謝謝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