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命運木偶戲

  一、命運
  
  民國初期,軍閥混戰不已。西北邊陲也不得安生,這裡有兩股軍閥對峙:駐守玉門的熊督軍和關外以騎兵稱雄的馬大帥。
  
  這天,玉門城內,一個年輕人在街頭表演杖頭木偶戲。他用一根命桿支撐木偶頭頸,兩根手桿操縱兩手,使得四個真人大小的木偶嘴會動,眼會眨,一套《三國》戲贏得觀眾的陣陣掌聲。掌聲雖多,扔錢的人卻沒幾個。這年月幾乎天天打仗,老百姓飯都吃不飽,哪會有閑錢給他?
  
  年輕人正要去收那幾個銅板,卻被一個老板模樣的人攔住瞭:“先生技藝精湛,去我茶館演出如何?鄙人姓周,就叫我周老板吧。”年輕人連忙致謝:“我叫陳奇,手上這個‘命運’木偶戲班,眼見就支撐不下去瞭,有您幫忙,感激不盡。”周老板笑瞭:“別人的班子,都叫什麼‘富貴’‘雙喜’的,你的怎麼叫‘命運’呢?”陳奇也笑瞭:“對木偶而言,命運在我手上;對你我而言,命運在上蒼手上。命運兩字,誰能逃脫?”
  
  命運木偶戲在周老板的茶館開演瞭,誰知第一天就遇到瞭麻煩。周老板有個妹妹叫紅雲,長得天姿國色,被熊督軍看上瞭,派楊副官前來提親。可熊督軍都快五十歲瞭,年方二十的紅雲自然不樂意。於是,楊副官就來逼親瞭。
  
  陳奇第一場演的是《借東風》,也是酬謝東傢的意思。木偶諸葛亮剛唱完定場詞:“七星壇上臥龍登,一夜東風江水騰。”楊副官就氣勢洶洶地帶兩個馬弁沖進來,問周老板:“熊督軍的意思你也敢違抗嗎?說,你要收禮呢,還是收槍子?”周老板哆嗦著說不出話來,客人們都噤若寒蟬,整個茶館靜得如同午夜。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悠悠響起:“光天化日強搶民女,還有王法嗎?”楊副官霍地抽槍指向說話處,卻發現是木偶諸葛亮。木偶自然不會說話,他就指向幕後的陳奇。陳奇嚇得腿肚子篩糠:“不關我事,是木偶自己說話的。”楊副官湊到木偶跟前,隻見木偶的嘴巴一張一合:“熊督軍貴為一方大員,如此行為不怕壞瞭名聲?”
  
  楊副官素來迷信,臉色不由得變瞭,不過他還算鎮定,說:“男未婚女未嫁,有何不可?”周老板突然喊瞭起來:“我妹紅雲,已許配給陳奇!”陳奇正目瞪口呆,猶疑不定的楊副官已遞過話來:“看在木偶面上,饒瞭你這次!”
  
  楊副官一走,周老板就張羅起陳奇和紅雲的婚事來:“你倆要是不成婚,姓楊的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對瞭,木偶說話是怎麼回事?”陳奇說:“我曾經留學歐洲,制這木偶時摻雜瞭歐洲巫術。它們已經有瞭靈魂,會自己說話。”周老板半信半疑。
  
  對於他和紅雲的婚事,陳奇本來認為太過草率,可經不住周老板苦苦勸說,再加上紅雲楚楚動人,就同意瞭。就在兩人入洞房的剎那,周老板在背後陰陰冷笑:“木偶的命運由你操縱,但你的命運,卻在我手中!”見兩個新人入瞭洞房,周老板立刻打開院門,讓楊副官帶人進來。楊副官踹開房門,把尚未脫衣的紅雲扛起來就走,陳奇要攔,被當胸踢瞭一腳,倒在地上。
  
  楊副官走後,周老板把陳奇扶起來,說:“想不到堂堂熊督軍,居然這麼卑鄙無恥,我們也隻好忍瞭。”陳奇一臉憤怒:“這個仇一定要報!”周老板心中暗喜,連忙說:“三天後是熊督軍的五十大壽,他喜歡看三國戲,由我找關系安排你演出祝壽,咱們就借演戲殺瞭他!”
  
  這才是周老板的真實意圖。其實,他和楊副官都是馬大帥派來的奸細,目的就是刺殺熊督軍。可是熊督軍一向保鏢圍護,根本近不瞭身,這才打上瞭陳奇的主意,故意演一出苦肉計,激起他的怒火,然後靠他的木偶戲接近熊督軍。至於紅雲,不過是妓院的一個紅牌。
  
  面對奪妻之恨,陳奇當然答應下來。他提議那一天演出《華容道》,因為是武戲,木偶帶著弓箭,隻要把假弓箭換成真的,找機會一箭射中熊督軍的咽喉,自然斃命。
  
  周老板連連點頭,陳奇又嘆瞭口氣:“我還是第一次操縱木偶殺人,不激起它們的兇性,隻怕不聽話。”說完,他向周老板要瞭一間空房,說要血祭木偶。周老板趴在門縫裡往裡看,隻見陳奇用刀割破手指,把血滴在每個木偶的頭頂。
  
  二、刺殺
  
  熊督軍壽誕這一天,周老板果真把陳奇安排進去演出。《華容道》一開場,就贏得滿堂彩。尤其是熊督軍,平日裡他自詡義氣千秋,現在更是讓保鏢閃開,目不轉睛地盯著關二爺唱念做打。
  
  陳奇唱完:“曹瞞兵敗走華容,正與關公狹路逢。”戲碼該上演關羽義釋曹操瞭,隻見曹操痛哭流涕,關羽猶豫不決,忽而一舉刀,卻不下落,意思是讓曹操由此走。就在曹操縱馬行於刀下時,隻見關羽手起刀落,將曹賊斬於馬下!
  
  這才叫新鮮,《華容道》演瞭上千年,誰也沒看過曹阿瞞遭此大難的,這都哪跟哪啊?熊督軍立馬就站起來瞭,肥胖如豬的脖子也露瞭出來。隻見關羽抽弓搭箭,一箭射中熊督軍的咽喉!
  
  熊督軍倒地而亡,楊副官搶前一步,沒有抓刺客陳奇,反而把院門打開,外面頓時擠進十幾個持雙槍的漢子來。領頭的黑衣禮帽,正是盤踞玉門關外多年的馬大帥,隻見他哈哈大笑:“姓熊的,你的地盤歸我瞭!”話音未落,本來倒地的熊督軍又坐瞭起來:“未必吧,你想釣我,我何嘗不想釣你?”隻見在座的幾十位來賓同時亮出短槍!
  
  熊督軍怒視身後的周老板,周老板慌忙用目光找陳奇。陳奇舉著他的木偶關公,微笑著說:“周老板,我的命運我做主,你還不能操縱我的命運!”周老板的聲音裡充滿瞭絕望:“我不相信,你能看破我的局!”陳奇不回答,轉身出屋。周老板想追,熊督軍一邊的人開瞭槍,頓時槍聲大作。
  
  陳奇轉身把門關瞭,瞇著眼聽裡面炒豆子一樣的槍聲。早就等候在外的楊副官拍拍他的肩膀,一揮手,命人對著院門架起機關槍,狠狠道:“不論什麼人活著出來,格殺勿論!”
  
  無論是熊督軍,還是馬大帥,他們誰也想不到,楊副官早被民國大總統袁世凱收買瞭。至於陳奇,則是南方派來的革命黨,本來就是袁世凱請來對付他倆的。
  
  民國之初,南方革命黨北伐失利,無奈推舉袁世凱當瞭民國大總統。不過,天下並不太平,仍有不少軍閥割據一方,不肯聽從老袁的號令。玉門關內外的熊督軍和馬大帥,就是其中兩股較大的勢力。袁世凱久攻不下,就請南方革命黨出人相助,配合反水的楊副官,讓這兩股軍閥自相殘殺。
  
  這樣一來,周老板的局便成瞭一場拙劣的表演,陳奇樂得順水推舟。楊副官則故意密報熊督軍,讓熊督軍詐死反擊。其實真正笑到最後的,是楊副官和他的袁系人馬。
  
  三、逃命
  
  眼見機關槍已把馬大帥和熊督軍緊緊盯死,成瞭關門打狗之勢,楊副官這才抓著陳奇的手,笑嘻嘻地走出來,來到瞭原先落腳的茶館。楊副官拿出一張報紙,遞給陳奇看:“陳兄不愧留過洋,西洋腹語術玩得出神入化,隻是,你看看報上寫的是什麼?”
  
  陳奇愣住瞭,隻見報紙上寫著:袁世凱登基稱帝!他大怒:“我們革命黨推舉袁世凱,就是要建立民主,他稱帝算怎麼回事?”楊副官嘿嘿冷笑:“此一時彼一時,我要槍斃你!”
  
  陳奇神色茫然,完全無視指向自己的七八條長槍。想不到革命黨人出生入死,竟落得這樣的結局。他對楊副官說:“你可以殺我,不過,我的木偶能說話,不是腹語術,而是因為受瞭我的精血,有瞭自己的生命。若我死後無人操縱,它們就會聚在一起為我報仇。殺我之前,請讓我先遣散它們。”
  
  楊副官本來迷信,還真怕那些木偶日後找自己麻煩,就說:“那你快點。”陳奇卻不急:“請讓我跟它們唱最後一出戲吧,不然它們不會甘心走的,戲的名字是《捉放曹》。”
  
  這出三國戲,演的是曹操在逃亡途中,被陳宮手下的捕快所捉。陳宮知道後,就同他一起逃亡。不料半路上,曹操殺掉無辜的呂伯奢一傢,陳宮發現他心腸狠毒,便不再跟隨。唱完後,陳奇躲在幕佈後摘木偶們的唱戲行頭,每摘一個就道一句:“鼓打四更月正濃,心猿意馬歸舊宗,誤殺呂傢人數口,方知曹操是奸雄。”四句說完,木偶們便都光頭瞭。楊副官知道陳奇以曹操影射袁世凱,也不管他。
  
  接下來,該遣散木偶瞭。陳奇先拿過飾陳宮的木偶,囑咐幾句,揮一揮手,隻見木偶自動邁開腿腳,出院子而去。楊副官看得呆呆發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然後是曹操、捕快、呂伯奢,都先後走瞭出去。眾兵丁眼見場面詭異,又沒有楊副官的命令,就沒有阻攔。
  
  到最後,陳奇突然一低頭,沖向楊副官,看樣子是要跟他同歸於盡。楊副官慌忙下令開槍。一排槍響過,陳奇倒在地上,卻沒有血,隻蹦出一團絞纏在一起的鐵絲和齒輪!
  
  楊副官知道上當瞭:這東西和自鳴鐘的發條一樣,想必陳奇在幕後給木偶剝衣服時,把自己扮成木偶,把木偶扮成自己,然後由發條自動操縱,自己乘機逃命!所謂木偶自己說話,多半是用瞭西洋留聲機的原理,預先錄下的!要知道陳奇留過洋,搞出這些一點都不奇怪。至於當初往木偶頭上滴血,不過是故弄玄虛,以防別人靠近木偶看破秘密罷瞭。
  
  楊副官立刻帶人出門追趕,不多時就把曹操等三個木偶抓住瞭,卻發現都是發條操縱的。而最先出門的陳奇始終沒抓到,就此無蹤。
  
  四、索命
  
  83天後,楊副官靠著大殺革命黨人,深得袁世凱賞識,已是玉門一帶的土皇帝,自稱楊大將軍。因為袁世凱搞帝制,他也不再稱督軍瞭。
  
  這天,楊大將軍正和七姨太在茶樓看戲,演的還是三國戲《華容道》。看到關羽放曹操一場,他不由得笑出聲來。七姨太問:“大將軍因何發笑?”楊大將軍摸摸後腦勺說:“三個月前我也看過一場《華容道》,關羽居然把曹操斬瞭,這樣一來,魏蜀吳三國的命運不就都變瞭?”七姨太也笑起來:“我沒看過三個月前的演出,但我看您一笑,就想,曹操一笑笑出瞭關雲長,您這位大將軍一笑會笑出什麼呢?”楊大將軍再次摸摸後腦勺:“這裡是我的地盤,不管誰來我都不怕!”
  
  就在這時,一個低著頭的衛兵過來,遞上當天的報紙。楊大將軍接瞭過來,隻見上面寫著:南方護國軍討袁,袁世凱被迫退位!
  
  楊大將軍的手不由得抖瞭起來。他比誰都清楚,袁世凱一倒,他失去靠山,很快就會被革命黨消滅。這時候,衛兵輕輕吐出一句話:“皇帝沒有瞭,你的命運也到頭瞭。”然後拔出一柄匕首,刺入他的胸膛!
  
  楊大將軍倒下瞭,他的保鏢這才反應過來,一陣亂槍把衛兵打倒在地,可是,屍體沒有流出血,隻蹦出一堆鋼絲和齒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