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別看我的左眼

  曉莉是個年輕、美麗的女孩,二十八歲瞭還沒有男朋友。熟悉曉莉的人都說:曉莉是個冷美人,令人不好接近。更要命的是:曉莉還梳著一個嚇死人的發型,她長長的頭發從右前額一直斜著梳向左邊脖頸,差不多遮住瞭左半邊臉。十幾年不變,讓人看瞭就從心裡冒涼氣。於是,就有人猜測:曉莉一定是左眼有殘疾,要不就是左邊臉上有疤痕,而且是很大、很難看的疤痕。不然,為什麼總用頭發遮蓋著呢?
  
  對此,曉莉的父母什麼也不肯說,但他們知道:自己女兒的左邊臉上不僅沒有疤痕,而且比右邊臉頰還要光潔;左眼也像右眼一樣美麗。可是,他們就是不肯讓女兒撩開遮住左半邊臉的頭發,曉莉自己也不肯把頭發打開,就是洗澡時也是這樣。
  
  過去的幾年,曾有許多熱心人給曉莉介紹過男朋友,可是,他們大多都被曉莉嚇跑瞭。沒人說曉莉相貌不好,論個頭一米七五,身材苗條,看右半邊臉美得冒泡,可總是覺著她老用一隻眼睛盯著人看,那樣子真的是很怪異。所以,直到她二十八歲瞭仍然沒有男孩子敢接近她。
  
  這一天,曉莉到街上辦事,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發生瞭意外,因為這裡是新修的道口,還沒來得及安裝紅綠燈,雖說這裡有斑馬線,可司機到這沒有慢行的。曉莉在斑馬線上走到路中心說什麼也不敢往前走瞭。這裡車來車往,許多車輛從她身邊駛過,一時間,她的處境很是危險。
  
  果然,出事瞭:一輛小轎車為瞭躲避一輛“的士”,斜著穿過來,眼看就要撞到曉莉瞭,小轎車司機是個新手,見此情景嚇慌瞭,忘瞭踩剎車。這時,一個也經過這裡的中年男人沖過來,抓住曉莉把她從車前拖出來,自己卻被小轎車刮倒瞭。
  
  曉莉急忙去扶中年男人,卻見他的腿上受瞭傷,血正從褲腿裡流出來。中年男人安慰曉莉說:“我不要緊,就是刮瞭一下。”
  
  曉莉跟著小轎車司機把中年男人送到瞭醫院,大夫一檢查:中年男人腿上的一根骨頭裂瞭,需要住院治療。曉莉這時知道瞭中年男人叫丁巖,是個私傢偵探。她就問他:要不要通知傢人。丁巖說傢裡沒人瞭,他剛給妻子燒完周年回來,心裡煩悶出來走走,結果遇上這事。說著,他的眼裡多瞭亮晶晶的東西。曉莉看瞭很感動,心想:一個大男人,妻子死一年瞭,提起來還能傷心,這樣的男人現在實在太少瞭,心裡不由得對丁巖有瞭好感。丁巖說:“姑娘,你可以走瞭,我能照顧自己,謝謝你。”
  
  曉莉說:“那怎麼行?今天要不是你,我就危險瞭。哪能扔下你不管呢?怎麼說也得等你手術完瞭再走。”就這樣,曉莉看著丁巖被推進手術室又推出來。大夫說:“他沒事瞭。不過,十幾天內是不能下地瞭。”丁巖拿出手機要通知人,曉莉說:“你是為瞭救我才受的傷,正好這些天我沒事,在這給你端個水、遞個飯的還行。”丁巖說:“我一個大男人怎好讓一個陌生的女孩服侍呢?”曉莉說:“不要緊,要是有事我可以找護士幫忙的。”
  
  半個月過去瞭,曉莉竟不知不覺愛上瞭這個比她大十幾歲的男人。不過,有件事她一直很奇怪:丁巖有個小本本,每當曉莉不在跟前的時候他就會掏出來往上面寫幾筆,曉莉一進來他就匆匆地裝起來。這讓曉莉很好奇,總想知道丁巖的小本本上寫的什麼。這期間,丁巖也有親朋好友來看他,見他身邊有個美麗的女孩,誰都沒說什麼,不約而同的沒人留下來,弄得曉莉挺不好意思又沒法解釋,丁巖倒是挺高興,整天眉飛色舞的。
  
  又過瞭幾天,丁巖可以拄著拐下地走瞭。當然,還要曉莉攙扶著。終於到瞭丁巖出院的日子瞭,曉莉在病床前幫著丁巖往提包裡收拾東西。這時,丁巖不知又想起瞭什麼,竟忘瞭曉莉在身邊,掏出小本本著魔地記起來。曉莉一時控制不住好奇,慢慢湊到丁巖身後向小本本上看瞭一眼,頓時,驚得叫起來,丁巖被曉莉嚇瞭一跳,小本本失手掉到地上。曉莉飛快地撿起來,卻沒有還給丁巖,跑到門口飛快地翻看著,臉色越看越白,喊瞭一聲:“丁巖,想不到你是這種人!”拿著小本本向病房外跑去。
  
  時間不長,曉莉帶著幾個警察趕到瞭醫院,把仍在病房裡的丁巖抓瞭起來。丁巖臉上卻沒有任何驚慌的神色,看著曉莉說:“曉莉,這些天我真的很感謝你,沒有你我的傷好不瞭這麼快。現在咱們要分手瞭,我有個請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曉莉不知怎麼眼裡沁出瞭淚花,聲音也有些顫抖瞭,說:“你說吧。”丁巖說:“曉莉,你能讓我看看你的左眼嗎?我想把你完完全全的記在心裡。”聽到這話,曉莉右邊臉色變得更加蒼白瞭,手也抖起來,說:“你、你真的要看?不後悔?”丁巖懇求說:“就讓我看一眼吧。我可不想隻記住半邊美麗的臉的女孩。”
  
  曉莉無奈,隻好一個個拿掉別住頭發的發卡,慢慢露出光潔、同右半邊臉一樣美麗的左半邊臉,左眼不自覺地眨動瞭一下,向丁巖看瞭一眼,猛然驚叫一聲,匆匆跑出病房,很快消失在醫院門外的人流中。
  
  丁巖被曉莉的美麗驚呆瞭,看著曉莉跑出去,輕輕嘆息一聲,跟著警察走瞭。
  
  曉莉在丁巖的小本本上看到瞭丁巖殺妻謀財的詳細經過,她把小本本交給瞭警察,警察才抓走瞭丁巖。
  
  很長時間瞭,曉莉再也沒有看到丁巖,卻也沒有聽到丁巖被宣判死刑的消息。
  
  這一天,曉莉又來到那個十字路口,竟又在那裡意外看到瞭丁巖。當時,丁巖正站在路邊呆呆地看著斑馬線上走動的行人,曉莉嚇得要跑,丁巖看見瞭她,高興地向她跑過來,一把抓住瞭她,大聲說:“曉莉,我可找到你瞭!”曉莉看跑不掉瞭,吃驚地問道:“丁巖,你不是被抓起來瞭嗎?怎麼……”丁巖笑著說:“曉莉,那是個誤會。到這會我不能不和你說實話瞭。”
  
  丁巖說,他本身職業是私傢偵探,卻很喜歡寫作,遇到驚險的案例就會原原本本把它作為創作素材記下來,平時有瞭靈感也會記在本本上。相識曉莉後,沒幾天丁巖就喜歡上瞭這個美麗、善良的女孩,他怕曉莉看到本子上那些零亂的東西瞧不起他,才不肯把小本本讓曉莉看。誰知出院那天突然來瞭靈感,竟忘瞭曉莉站在身邊,不顧一切地記起來,給曉利叫的那一聲驚得掉瞭本本,竟讓曉莉拿去交給瞭警察,結果鬧出瞭一場誤會。當然,這樣的誤會丁巖到瞭公安局就解釋清楚瞭。
  
  可是丁巖卻再也忘不掉曉莉瞭。許多天瞭,沒事他就站在這個十字路口盯著斑馬線看,期望曉莉再度出現,終於真的給他盼來瞭曉莉;另外還有件事讓丁巖非找到曉莉不可,丁巖想不通:曉莉的左眼明明和右眼一樣的美麗,為什麼要遮起來不給人看呢?當下,丁巖就把心裡的思念和疑惑跟曉莉說瞭。誰知曉莉一聽,右眼裡竟流出瞭淚水,哽咽著說不出話,在丁巖的安慰下好一會才把事說清瞭。
  
  唉,丁巖怎麼也沒想到:曉莉的左眼兒時就得瞭怪病,眨下眼睛,眼前的景物就會發生變化,有時一切都變得巨大無比,貓兒變成瞭老虎,螞蟻變成瞭狼犬;有時一切又變得非常渺小,大人變成瞭娃娃,樓房變成瞭茅舍。父母帶她去看醫生,醫生經過檢查,說曉莉腦子裡流向左眼視覺區域的血流速與正常人不一樣,本來,人的眼睛就像一架照相機,這裡的血流速不正常瞭,看人看物也不正常瞭,這就導致瞭曉莉眨眨眼就會“調變焦距”。這個病讓曉莉飽受痛苦,由於兩眼看到的東西各不相同,走起路來常常不是撞到頭就是踢傷腳;她在幼兒園、小學時經常莫名其妙地嚇得大哭大叫。這樣,曉莉媽媽隻好給她梳起那樣的發型遮擋住左眼。
  
  丁巖聽完,突然又掏出那個小本本記起來,記完瞭才對曉莉說:“唉,我一直以為你的左眼有特異功能,誰知道是這個怪病。這下我寫的那個故事可以收尾瞭。不過,我想:既然是病,就有醫治的方法,以後,你不要再遮擋它,讓我和你一起找醫治它的方法吧。”曉莉感動地把頭倚靠在丁巖的肩上,兩人挽著手臂走過瞭斑馬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