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給狗下跪

  安徽今天特倒黴,大早起就碰到瞭一件窩心事。
  
  老婆下崗瞭,又不會幹什麼,整天的在傢窮叨咕,東傢長西傢短、粥的咸味兒少湯裡沒放堿。煩!煩的安徽想撞墻!
  
  早晨天還沒亮,安徽還迷迷糊糊的就聽到老婆又在唧唧濃濃地嘀咕什麼。他也不想聽,更沒興趣問,猛地一掀被,飛速地穿衣、洗臉,揀瞭前天剩的半張烙餅,扔下尖吼的老婆,瘋瞭似的開起出租車就跑。
  
  等熙熙攘攘的人群從車邊閃過時,安徽才後悔忘瞭帶一杯開水,無奈饑腸轆轆的他隻好一手抓方向盤,一手拿冷餅,呲牙咧嘴的邊開車邊硬往肚裡吞!
  
  突然,車的前方白花花的一晃,“嗷”的一聲,保險杠明顯地撞上瞭一個柔軟的物體。安徽“咯噔”一下噎瞭一下,憋瞭個大紅臉,腳下本能地踩下瞭剎車。
  
  安徽剛一腳門裡一腳門外地跨出出租車,腦門上就被一個瘋子似的沖上來的胖女人猛抓瞭一把,一聲歇斯底裡的大嚎“我的寶貝呀!”沖的安徽腳下一軟差點癱在地上。“完瞭!”安徽絕望地坐在地上。當他看清抱在胖女人懷裡的小京叭時,一顆懸著的心沉到瞭肚裡,小狗的後腿流瞭點血,正自顧自地低頭舔著。安徽看著蠻橫的瞪著自己叫罵的胖女人,不禁惡心得倒抽瞭口冷氣,現在的女人都怎麼瞭,怎麼一個個都像母老虎似的。
  
  安徽無奈地搖搖頭:“認倒黴吧!”。“大姐,實在對不起!給!”安徽掏那二百元錢時不易察覺地愣瞭一下,很快的滿臉堆笑地把錢遞給那個女人。
  
  “打發要飯花子那?!你眼瞎啦!”胖女人毫不猶豫地接過錢揣進兜裡,又不依不饒地伸出瞭手。
  
  “得饒人處且饒人!你的狗也就一點小傷,二百元不少啦,大閨女!”圍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傳出一位大媽善意的勸解。
  
  “哪裡來的老梆子,費什麼話!一邊呆著去,今兒這事兒不說清楚就上交通隊!我小叔子是隊長!”胖女人不顧周圍鄙夷的議論亮出瞭底牌。
  
  “別呀!大姐!我真的就隻有這二百元錢呀,今天還沒開張哪!要不這樣,我送你們娘倆上醫院咋樣?”真是怕什麼有什麼,安徽越著急越說錯話。“啪”一個大嘴巴扇得饑腸轆轆的安徽一個趔趄。“X你媽的,你說誰娘倆,臭不要臉的,老娘廢瞭你!”胖女人越來越猖狂。“大姐,對不起!都怨我嘴笨!您消消氣!”安徽費力地咽下自己的血低聲下氣地哀求道。
  
  “跪下,給我寶貝磕仨響頭!老娘就饒瞭你!”。
  
  “啊!?”周圍一聲驚嘆。
  
  安徽在那一霎那仿佛凍僵瞭一樣,周圍的人群也像木雕泥塑一樣定瞭格。
  
  胖女人得意地旁若無人地親著那條小叭狗:“寶貝兒!讓這個人給你跪下好嗎?哦!好好好!”
  
  “啊!!!”又一聲驚嘆,安徽重重地跪瞭下來,鄭重其事地磕下瞭平生第一次的三個響頭。
  
  胖女人呆瞭足有三分鐘,慢慢的臉上浮出一種戲謔的表情。“叫聲爹!就饒瞭你!這錢也不要瞭!”。“X你媽!”安徽像獅子一樣猛地把驚慌失措的胖女人和狗撲在地上。
  
  “你還有什麼說的嗎?!”審問的警官嚴厲地看著安徽慘不忍睹的腫臉問道。“沒有!”安徽含混不清地說道。“在罰款單上簽個字!以後不要太沖動瞭!”警官的語氣緩和瞭下來。
  
  第二天,有人打110報警,報告說在河沿樹林裡發現一輛出租車和一個上吊的司機。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