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紙幣也征婚

  串場河村村長趙大牙的兒子趙二愣已經30歲瞭,仍是光棍一條。說來奇怪,村長的兒子還找不到媳婦?趙二愣傢要說條件,那可是上海的鴨子——刮刮(呱呱)叫。兩層小樓房裡各式傢用電器一應俱全,趙二愣長得也是一表人才。可正是由於趙二愣自小衣食無憂,高人一等,所以葬成瞭驕橫懶散的習性,整天正事不幹,隻知道吃喝嫖賭遊手好閑。尋常人傢誰敢把姑娘托付給他?
  
  趙二愣看到本村的姑娘一個個繞著他走,窩瞭一肚子火:“你們相不中我,我還不稀罕你們呢!”連續幾天,趙二愣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為自己的婚姻大事絞盡瞭腦汁。視兒子為命根的趙大牙急壞瞭,與老伴輪流做兒子的思想工作,他甚至引用電視上的一句話來開導兒子——“天涯何處無芳草”。“是啊,不能做井底之蛙,得把眼光放開闊一點。”趙二愣一躍而起,緊緊抓住趙大牙的手,“多謝老爸指點。”怎樣才能結識更多的姑娘呢?趙二愣與父親商量起來。如今,人傢有電視征婚、報刊征婚、還有通過婚介所征婚,我為啥不能?可選擇哪個途徑好呢?婚介所,聽說大部分是沖著錢去的,成功率低。電視征婚,人傢可都是高層次人才,自己不夠格。報刊征婚,縣裡那份報紙發行量本來不怎麼樣,讀者范圍有限,女讀者更少。
  
  這可如何是好?趙二愣突然靈機一動,大喊一怠“有瞭!”他跟父親要瞭二十張十元面額的人民幣,模仿人傢的征婚啟事,在每張人民幣上都寫下瞭這樣一段話:趙二愣,男,30歲,海濱縣串場河村人,體健貌端,傢境富裕。誠覓年齡相當的女士為伴,其他條件不限。聯系電話8192954。寫好後,趙二愣左看右看,心裡一百個滿意:人民幣流通速度快、范圍廣,一個月下來不知要經過多少人的手,這種征婚啟事既不花廣告費,又不會被隨意丟掉,自己的意中人遲早會在茫茫人海中出現。
  
  當天下午,趙二愣就到縣城把二十張人民幣全部花掉瞭。很快,趙二愣傢的電話成瞭熱線,打探情況的還真不少。一天中午,趙二愣一傢正在吃飯,突然從外面跌跌撞撞闖進來一個六十幾歲的老太婆:“這是趙二愣傢嗎?”
  
  “你是……”趙二愣一下子愣住瞭。
  
  “趙二愣不是征婚嗎?”哈哈,肯定是說親的媒婆。還是趙大牙反應快,他連忙起身讓座:“老人傢,你是替什麼人相親啊?隻要能成功,紅包肯定少不瞭你的。”
  
  “什麼紅包,我是給自己說親哩,快把趙二愣叫出來。”老太婆一屁股坐瞭下來,連連喘氣。趙二愣驚得手裡的飯碗“哐當”一聲掉在瞭地上:“我就是趙二愣啊。”老太婆盯著趙二愣看瞭半晌,突然一下子翻滾在地,號啕大哭起來“你這個殺千刀的,耍弄人啊!騙得我老太婆乘車轉車,奔瞭百十裡冤枉路,花瞭幾十塊冤枉錢,我不想活瞭……”
  
  趙二愣一傢給弄得莫名其妙,周圍鄰居也紛紛圍過來看熱鬧。許久,老太婆才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幣,上面正好有趙二愣的征婚啟事,但不知是誰把年齡由“30”改成瞭“80”。老太婆原指望晚年有個依靠,這下雞飛蛋打一場空。趙二愣一傢哭笑不得,最後花瞭兩百塊錢,好不容易才將老太婆打發回去。
  
  好事多磨但終究還是好事。這不,老太婆走後的第二天一大早,趙二愣又收到一封信,落款人叫於娜,說是傢住本地縣城,打算請趙二愣進城談談。“二愣征婚征瞭個城裡姑娘”,一個小時不到,趙大牙就把這個消息傳遍瞭全村。二愣更是拿著於娜的信四處炫耀:“看,人傢把求愛信都寄到傢裡來啦。”他更堅信自己當初“瞧不上”本村姑娘是明智的。可鄰居們一個個都將信將疑,嘀咕道:“癩蛤蟆還真的能吃上天鵝肉?”
  
  傍晚時分,趙二愣終於從城裡相親回來瞭,還是中午進城的一身打扮,西裝革履,油頭粉面,隻是臉上毫無表情,看到熟人眼神躲躲閃閃。“二愣,於娜長得啥樣?幹什麼的?”趙二愣一隻腳剛踏進傢門,趙大牙就迫不及待地迎瞭上去。趙二愣卻一聲不吭,栽倒在床上。趙大牙情知不妙,又是百般安慰。過瞭好久,趙二愣終於捂著被子哭出聲來,從他斷斷續續的敘述中,趙大牙漸漸聽懂,紙幣征婚又闖禍瞭。
  
  原來,登有征婚啟事的一張紙幣不知又被誰改動瞭一下,將“8192954”改成瞭“8492954”,趙二愣傢的電話號碼變成瞭於娜傢的電話號碼。頻繁的求愛電話,搞得人傢莫名其妙,兩口子差點還為此鬧離婚。等猜明白是怎麼回事後,於娜便約趙二愣進城找他算賬,說趙二愣侵犯他人名譽權,她要索賠精神損失費,否則就法庭上見。自覺理虧的趙二愣雖然心裡委屈,但隻好向對方賠不是,一番討價還價,最終答應賠償1500元瞭事。一則征婚啟事,老婆沒能找到,倒賠進瞭不少本錢。趙大牙父子倆大病一場。盡管傢裡的電話還時不時鈴聲大作,但他們卻像躲避瘟疫一樣不敢接聽。看來,紙幣征婚這條路是行不通瞭,過日子還得面對現實。
  
  痛定思痛,趙大牙求爺爺拜奶奶,好不容易托人替二愣說瞭一門親事。女方傢住鄰村,名聲不太好,可事到如今也顧不瞭那麼多瞭。結婚那天,串場河村嗩吶聲聲,鞭炮齊鳴,趙村長傢好不熱鬧。可就在趙二愣與新娘拜過堂準備入洞房時,村口開來瞭一輛警車。兩個身穿制服的民警徑盲來到趙二愣傢“趙二愣在人民幣上亂塗亂畫,違反瞭《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幣管理條例》,公安機關決定給予其口頭警告,並處以500元罰款。”趙二愣一下子癱倒在地。
  
  第二天,海濱縣報登瞭則消息《海濱蹊蹺事,紙幣也征婚》。趙二愣一下子成瞭全縣的新聞人物。他未及同房的新娘一氣之下跑回瞭娘傢,趙二愣又打起瞭光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