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殘酷的視野

  老白有瞭新的業餘愛好。
  
  現在,每個晚上隻要身邊沒旁人,他總忍不住舉起望遠鏡向周圍樓房張望一番。尤其和老婆吵嘴後,他的這種欲望愈加強烈。現在老婆隻要跟他一爭吵,就會甩門回娘傢,他也不去追,隨便吧,管她什麼時候回來呢,反正這日子指不定啥時候就散瞭。他覺得這世界頂他媽沒意思的就數結婚瞭。
  
  說來,他挺感謝那個攔他車的小販,要不是他的賣力推銷,他也不會買這個據說產自俄羅斯的“玩意”。
  
  不看不知道,夜色真奇妙。老白真沒想到這都市的夜色背後原來藏有這麼多的秘密。比如,有的人傢洗澡沒關窗戶,比如有的人傢訓老人如小孩,再比如有的人傢在大廳裡做愛等等。
  
  原來掌握別人的秘密讓人有種成就感,渾身會有無窮的動力。再見到此人時,他會笑,被笑的人走出好遠,還不忘回頭怪怪地看他。
  
  老婆又回娘傢瞭,現在的他心裡更加篤定。他索性搬張凳子坐在陽臺上仔細觀望。
  
  這一看不打緊,他發現下斜對面的春風酒店18層的兩個窗口有情況:第一個是窗戶洞開,一男一女肆無忌憚地‘‘纏綿,,.最後一個窗口就比較含蓄瞭,拉瞭一層窗簾,有種影影綽綽的朦朧感。.
  
  他忍不住激動起來,同時感到憤憤不平。“媽的,肯定是一幫胡搞的人,正常的人不會這麼早就幹這種事兒。”他覺得他此刻該有所作為,於是,他拿起電話:“喂,110嗎?春風酒店18樓的兩個房間裡有人賣淫嫖娼……”放下電話,他一陣壞笑,不覺又舉起望眼鏡。
  
  5分鐘後,警車停在酒店門口。“哈哈,好戲開演瞭。”不久,他看到第一個房間裡一陣慌亂,女的拖被子遮胸,男的捂臉躲避攝像機。同時,第二個房間也是一陣慌亂,估計慌亂程度和第一間差不多。
  
  10分鐘後,兩對雙手抱頭的狗男女被塞進警車,老白長出一口氣,這才帶著勝利的微笑回到臥室。
  
  “喂,白先生嗎?請問你認不認識李大頭?對瞭,我是警署。”1小時後,他的手機響瞭。
  
  “認識啊,他是我同事,也是同學,怎麼瞭?”“我們在假日酒店捉到他嫖娼,可他死活不肯說自己的單位和地址,後來我們在他包裡看到你的聯系方法,想核實一下。”
  
  哦,好你個大頭,原來你也有犯錯誤的時候!此刻的老白很想看看他的窘樣,他決定去警署一趟。
  
  警署的值班室裡燈火通明,他聲稱自己是大頭單位領導,來領人的。混進值班室,他看到李大頭一臉死灰相,一個衣服凌亂、披頭散發的女人蹲在墻角。看到老白進來,李大頭的頭更低瞭,差一點就鉆自己褲襠裡瞭。
  
  平時在單位李大頭出盡瞭風頭,他們一起進的單位,這小子官也升瞭,房子也分瞭,而他自己呢,十多年瞭一直原地踏步,現在還窩在“鴿子籠”裡。好多次跟老婆生氣,都是老婆拿他跟大頭比的結果。哈哈,這次你他媽的落我手裡瞭,看我怎樣整臭你。
  
  他說:“大頭啊,大頭,你說你混蛋不混蛋,你受黨的教育這麼多年,再怎麼著你也不能出來找婊子啊。”
  
  蹲在地上的李大頭一聽,身體立刻縮成瞭鴨蛋狀。老白甭提多快意瞭。他接著說:“我看這婊子還沒你太太漂亮!”說著他仔細看瞭一眼龜縮在墻角的賣淫女。
  
  “我操你媽!”這一看不打緊,老白嗥叫一聲瘋狗一般朝墻角撲去。原來,那女人竟是他老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