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廚子“擺平”鄭板橋

  鄭板橋為官清廉,深受大傢喜愛,無論是販夫走卒還是達官顯貴,經常上門求字索畫。老鄭精力有限,加上公務纏身,所以大部分求畫者都被拒之門外。
  
  有一天,來瞭一個腦袋大脖子粗的人,說要求畫。老鄭不答應,大腦袋說:“板橋先生,您是詩書畫三絕,而且是進士出身,想必博學強記,頭腦靈活,我沒讀過書,沒啥知識,但隻是比你聰明一點點。”
  
  老鄭瞅瞭大腦袋半天,心想,這人除瞭腦袋大外,沒其他優點,怎麼會比我聰明?老鄭說:“你要比我聰明,我就給你字畫。”
  
  大腦袋說:“板橋先生可喜歡吃山東大餅?”鄭板橋說:“很愛吃,別看我清瘦,但大餅能吃三張。”
  
  當時正值飯點,鄭板橋肚子空空。大腦袋說他做一張普通大餅,保管能吃撐瞭鄭板橋。
  
  大腦袋跑到廚房,又是和面,又是洗菜,把幾種野菜在十三香中打個滾兒,揉到面裡,搟瞭一張普通大的“野菜逗大餅”。沒多久,烙熟的面餅端到老鄭面前,老鄭自恃飯量大,根本沒把這張餅放在眼裡,可當他吃下一半時,已經有瞭八成飽,吃下整張餅,已有十成飽,如果再吃一張,恐怕會撐破肚皮。老鄭覺得奇怪,這樣的面餅不大不厚,平時自己能吃三張,這次自己發揮得也太不好瞭。
  
  老鄭願賭服輸,甘願給大腦袋字畫,沒想到大腦袋又說:“我看先生總是縮著脖子,聳著肩膀,氣宇不佳,我能在不碰你的情況下,讓你伸長瞭脖子。”
  
  大腦袋跑進廚房,一陣忙碌,又端出一張餅,說:“怕撐壞你的肚子,你隻咬一口就行。”老鄭接過面餅咬瞭一口,突然覺得嘴裡辛辣無比,情不自禁伸出舌頭,抻長瞭脖子。
  
  老鄭又輸一回,最後送瞭兩幅字畫。如果說後者是大腦袋抖瞭個機靈讓老鄭馬失前蹄,但前者普通一張餅,不大不厚不硬卻能讓老鄭吃撐,真是匪夷所思。後來,濰縣就把大腦袋做的餅叫“板橋跟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