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請你表揚我

  烏龍鄉中心小學,有位年輕的女老師,名叫郭小蓉,參加工作兩、三年瞭,還一直買不起手機。為啥?傢裡父母老瞭,她要供弟妹念書,經濟上不寬裕呀!眼見周圍的女同伴個個都用上瞭手機,郭小蓉很是羨慕。最近,她下決心也要買一部手機瞭。她到手機店偵察瞭好半天,最後相中瞭一款最新上市的女式手機,一問價格要1300塊錢,錢還不夠,隻能等下個月領瞭工資,湊夠錢再買。
  
  郭小蓉是三年級一班的班主任,這天中午,她正在房間備課,忽然有個學生敲瞭敲門,喊瞭聲“報告”走瞭進來。郭小蓉一看,走進來的學生叫黃勝,就問他找老師有什麼事?黃勝的臉頰紅撲撲的,滿頭大汗,說:“報告老師,我在路上撿到瞭一隻手機!”郭小蓉定睛一看,天吶,黃勝手裡握著的正是她朝思暮想的那一款手機!不知為什麼,郭小蓉的心忽然莫名其妙地跳得厲害。黃勝看著她,疑惑地問:“老師,這個手機還能用嗎?”“嗯,是的……”郭小蓉感到有點口幹舌燥,咳瞭一下,拍拍黃勝的腦袋說:“你做得對,好,老師記下瞭。快上課瞭,你先回教室去吧!”“是!”黃勝轉身就跑。郭小蓉猛地又把他喊住:“黃勝,你撿到手機的時候,還有誰看見瞭?”黃勝搖搖頭:“沒有,隻有我一個人!”
  
  接下去上課,郭小蓉的思想老走神,腦子裡都是那隻誘人的手機。好不容易上完一節課,她下意識地往教室後墻看去。黃勝這孩子,腦袋有點遲鈍,用老師的話說,是屬於死不開竅型的,也是最不受老師歡迎的那一類學生,因為班上多一個這樣的學生,全班的成績就提不上去!像黃勝這一類學生,老師總是有意把他們排在教室最後面,上課時,也總是被老師遺忘。當郭小蓉的眼光看著黃勝時,黃勝恰好也撲閃著一雙大眼睛往講臺上看,郭小蓉心裡一跳,急忙避開眼光。
  
  下午放學後,郭小蓉又玩弄瞭一會手機,心有不甘地往校長辦公室走去。走到門口,她猶豫瞭一下,咬咬嘴唇,掉頭拉出自行車,徑直駛出校門回瞭傢。鬼使神差一樣,郭小蓉並沒有把手機上交,而是藏在瞭學校自己的房間內。過瞭兩天,看看一切正常,她買瞭一張手機卡,把手機占為己有瞭。可郭小蓉卻不敢讓身邊的人知道自己有瞭手機,號碼她隻發給瞭外地的同學和朋友。回到學校,她就把手機關瞭,說啥也不敢在老師學生面前亮出來。隻有回到傢裡,躲在自己的屋裡,她才悄悄把手機拿出來反復玩弄,真是越看越喜歡,也越看越擔心。擔心啥?擔心黃勝這孩子不懂事,如果讓這件事暴露出去,自己就沒臉再教學生瞭。
  
  這段時間,郭小蓉最註意觀察黃勝,上課時經常把眼光投到教室後面。她發現每當要下課的時候,黃勝的眼睛總是直勾勾地盯著她,嘴巴半張半合,好像要說什麼。每當這時,她的心總是禁不住突地一跳,居然沒有勇氣與學生正視。有一次下課時間到瞭,黃勝又是直勾勾地盯著她,放在桌上的右手舉瞭起來,像是有問題要提問的樣子。郭小蓉忍不住瞭,問道:“黃勝同學,你還有什麼問題問老師嗎?”黃勝的臉騰地紅瞭,站瞭起來,憋瞭半天,好不容易才說瞭幾個字:“沒、沒有瞭。”這時,郭小蓉總算明白瞭什麼叫做賊心虛,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瞭,如果現在把手機交上去,被人知道瞭真相,以後還怎麼見人?她左思右想,打定主意不管怎麼樣,都一定不能承認接到手機。
  
  又過瞭兩天,一天早上,黃勝回到學校時,昨晚還好好的臉有一邊腫瞭起來,上面還留有幾個清晰的手指印兒。郭小蓉發現這個情況,急忙把他叫進房間,指著他的臉問:“黃勝,你這是怎麼啦?被誰打瞭?”“我、我爸打的……”黃勝沒說完,眼裡早溢滿瞭委屈的眼淚。“你爸?他為啥要打你呀?”黃勝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爸爸知道我撿到手機交給老師,就、就罵我,罵我不把手機拿回傢。”
  
  郭小蓉的臉霎時煞白,心一下急跳起來,猛地抓住黃勝的肩膀:“你、你怎麼告訴爸爸呀?”黃勝低著腦袋,腳在地上畫著圈,好久沒吭聲。郭小蓉鎮定瞭一下,又問:“撿到手機的事,你還對誰說過?”
  
  黃勝搖搖頭:“我、我就對爸爸說過。”
  
  郭小蓉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天知道這孩子說的話是不是真話!天知道還有誰知道這件事!
  
  她又悔又怕,再也無法鎮定瞭,嘴唇有點顫抖起來:“你爸他、他還說什麼瞭?”
  
  “他、他說這回就算瞭,以後再撿到東西,要先拿回傢。”黃勝抬起頭,含著眼淚望著郭小蓉,說:“老師,我爸打我是不對的,是嗎?老師說過,撿到東西要交給老師,我爸那樣說是錯的,是嗎?”郭小蓉一驚,慌亂地應道:“嗯,對,你爸打人是不對的!那樣說也是不對的,你做得很好!”黃勝頓時露出瞭笑臉,想瞭想說:“以後,我撿到東西,一定不告訴爸爸!”“嗯,好……”郭小蓉又是後悔,又是羞愧,甚至不敢再看黃勝的臉。
  
  出去後,黃勝很快就把挨爸爸打的事忘掉瞭,開心地與同學們遊玩起來。郭小蓉惶惶不安地呆到放學,回到傢,把自己關在房內,捂著被子哭瞭。第二天回學校,郭小蓉一邊騎車,一邊想著心事,走到一片竹林,她停下車往兩頭看瞭看,然後把手機掏出來,一狠心一咬牙,飛快地取出手機卡,把手機往竹林一扔,做賊似的慌慌張張騎上車就跑。
  
  回到學校,她一口氣喝瞭兩杯水,穩瞭穩神,然後就向教室走去。一節課完瞭,她習慣地往教室後看瞭一眼,隻見黃勝直勾勾地望上來,手在桌子上搖擺不停。
  
  郭小蓉差點要崩潰瞭,神經質地喊瞭起來:“黃勝,你交給我的東西,我已經交上去瞭!”
  
  喊完,她頭也不抬地跑下瞭講臺。回到房間,她馬上就後悔瞭。自己剛才氣急敗壞的樣子,就好像不打自招一樣,怎麼辦呢?她焦慮不安地在屋裡轉起圈。放學後,她走出房間,悄悄地把黃勝叫住,帶進自己的房裡。然後關上門窗,小聲問:“黃勝,你懷疑老師拿瞭手機,沒有上交嗎?告訴你,老師已經交上去瞭,手機不在我這裡瞭!”“不不不,老師,我沒有懷疑……”黃勝漲紅瞭臉,拼命地搖著雙手。郭小蓉又問他:“那你每次下課前,好像都有話要對老師說,你到底想說什麼?”黃勝咬著嘴唇,好半天才鼓起勇氣說出來,聲音小得不能再小瞭:“老師,你、你還沒有表揚我,別的同學撿到東西,都得到表揚,可是我……老師你忘瞭……”
  
  啊,原來這樣!郭小蓉頓時怔住瞭,望著眼前這張傻乎乎的小臉蛋,隻感到一陣無地自容。她一把摟過黃勝,聲音哽咽瞭:“是老師忘瞭,老師一定會表揚你的,現在我要先和你去一個地方!”她騎上車,帶著黃勝來到小竹林,很快就找到瞭剛才丟棄的手機。黃勝在一旁看著,驚訝地喊瞭起來:“老師,這不是我撿到的那個手機嗎?”
  
  “對,就是它!”郭小蓉彎下腰,認真地問,“黃勝,老師做瞭一件錯事,可我現在知道錯瞭,你說,我還是不是一個好老師?”
  
  黃勝愣愣地眨著眼,忽然好像明白瞭什麼,說:“老師說過,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
  
  “謝謝!”郭小蓉眼裡閃起瞭淚花,拉起他的手,“走,我們一起把它交給校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