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寂寞中的追逐

  女友要去國外留學瞭,我的心裡有點難受,因為這註定我這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要長年獨守兩年的空房,這讓我忍不住黯然神傷。臨行的那天晚上,我和女友在激情的纏綿之後,互相依偎著,女友緊緊地摟著我的脖子安慰我,說她一定早點回來,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送走瞭女友,我的表弟阿強搬過來跟我住在瞭一起。阿強剛剛大學畢業,人長得很英俊,本來,他在學校學的是經濟管理專業,可是,自從有瞭女朋友叢叢之後,阿強竟然放棄瞭自己所學的專業,和叢叢一起搞起瞭繪畫。叢叢對繪畫格外迷戀,聽說她在上大學的時候曾經組織過一個名氣很大的繪畫沙龍。叢叢是一個生活自由的女孩,她不喜歡循規蹈矩的生活,阿強本來在一傢大公司裡從事著一份很不錯的工作,可是,為瞭叢叢,他辭掉瞭自己的工作,跟自己的幾個同學借瞭一些錢,幫叢叢開辦瞭一傢畫店。叢叢一直夢想著能擁有一傢屬於自己的畫店,可是,叢叢的傢在偏遠的山區,非常貧窮。阿強的父母本來不同意他和叢叢談戀愛,後來,聽說阿強為瞭叢叢竟然辭職瞭,父母火冒三丈,氣呼呼地把他趕出瞭傢門,阿強就來找我求援,他和叢叢一塊住進瞭我的傢裡。
  
  阿強和叢叢在我傢住下的第一天晚上,半夜才回來。當時,我剛剛入睡,就被他倆的說笑給吵醒瞭。我聽到他倆不說話瞭,就起來上廁所,剛走進廁所,看到皮膚白嫩的叢叢隻穿瞭一件粉紅色的內褲正在那裡,我尷尬地急忙回身跑回瞭臥室。躺在床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剛才在廁所裡看到叢叢的那一幕,一直在眼前浮現,怎麼也忘不瞭。
  
  第二天晚上,阿強和叢叢依然回來得很晚。我聽著他倆進瞭屋,沒多久,就傳來瞭叢叢和阿強激情的聲音。我知道,他倆在床上做愛瞭。叢叢看上去是一個很文靜的女孩,二十歲左右,身材苗條,白皙的臉,大大的眼睛,長發,我跟她說過幾句話,她的聲音總是很輕柔,一副典型的淑女模樣。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在寂靜的深夜裡,文靜的叢叢竟然發出瞭激情無限的聲音,我實在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許,叢叢一定以為我已經睡著瞭。的確,在寂靜的深夜裡,無數的寂寞的人都躺在自己心愛的人的身邊甜甜入眠,然而,我是一個女友遠在他鄉的人,我是一個孤單的人,我難以入睡,心裡一片茫然。
  
  清晨,我很早就起床瞭,在鏡子裡看到自己凌亂的頭發和黯然神傷的臉色,輕輕嘆瞭一口氣,就去買早點瞭。我買早點回來,阿強和叢叢才起床出來。叢叢看瞭我一眼,急忙低下瞭頭,目光有點慌亂。
  
  阿強和叢叢出門去畫店忙碌瞭,看著他們的背影,我心裡有點羨慕。叢叢穿著休閑裝,個子高高的,長發輕輕飄動著,和阿強手拉著手,一副親密的樣子,看上去真是幸福恩愛。我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遠處,才回身坐下來,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出神,在心裡默默呼喚著女友的名字,不知道自己寂寞的生活到什麼時候才是盡頭。
  
  那天下午,我接到劉明打來的電話,讓我出來喝酒。我和劉明是好朋友,他開瞭一傢公司,很有錢。劉明很愛自己的女友,可是,他常常出來尋花問柳,和別的女人尋歡作樂,為此,女友曾經自殺過,可是,又被搶救過來瞭,劉明依然我行我素,繼續在外面找別的女人。後來,女友對劉明說她想清楚瞭,以後絕不再為劉明去尋死覓活瞭,不值得,他可以在外面找別的女人,她也要盡情享受生活的快樂。劉明後來在酒吧裡認識瞭一個女孩,兩個人談得很投緣,女孩就成瞭劉明的情人。劉明從來不詢問女孩的來歷,他知道她不是一個壞人,他們在一起很快樂,這就足夠瞭。劉明的情人傢裡很窮,劉明經常給她錢,還經常給她買名貴的服裝以及化妝品。劉明對我說:“她是一個很好的女孩,有才華,也有抱負,隻是沒有遇到機會,我以後要努力幫助她,讓她成功。”劉明晚上出來和情人幽會時,不願意讓自己的女友知道,就讓我晚上打電話約他出來,當我把電話打過去的時候,劉明的女友就在劉明身邊,劉明總是讓女友接電話,我在電話裡總是說:“我是文俊,我請劉明出來喝酒。”接著,我就對劉明的女友說,我的女友不在傢,我心情不好,想找劉明聊天,這樣自己的心情會好一些。劉明的女友聽瞭我的話,就非常痛快地讓劉明出門瞭,而且毫不懷疑。有時候劉明和情人瘋狂地玩到凌晨兩點多,臨回傢前,劉明會打電話告訴我:“我和她玩到瞭現在,如果我女友打電話問你,你就幫我打個圓場。”我總是盡力幫劉明的忙,劉明的女友對我的話總是深信不疑。
  
  喝著酒,劉明笑著問我:“說實話,你想女人嗎?”我看看劉明,低聲說:“想又能怎麼樣?還不是一個人忍著。”其實,人與人之間的交情是深是淺,通過彼此暴露隱私的程度就能看出來。劉明勸我:“文俊,不要那麼苦自己,找一個情人吧,很快樂的。”我說:“我女友對我很好,我不能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劉明說:“好和愛是兩回事,愛和伴侶也是兩回事。”我問:“我不明白,你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不是伴侶的愛是要受到指責的。”劉明說:“忍受痛苦的煎熬就是道德的嗎?找個情人也不是十惡不赦的事情。”
  
  劉明的話讓我想瞭很久。如果在寂寞的時候能找到一種情感的寄托,我會那樣做嗎?一想到這些,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瞭叢叢的身影,叢叢是阿強的同居女友,我怎麼會一下子想起她呢?我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
  
  周末的時候,阿強因為有事到外地去瞭,傢裡隻有我和叢叢。我想,阿強不在傢,叢叢也許不會在我這裡過夜,畢竟孤男寡女在晚上同居一室不太方便,況且,兩個人還曾經有過在廁所裡相遇的尷尬經歷,可是,叢叢還是回來過夜瞭。傢裡隻有我一個男人,叢叢晚上依然準時回來。我想不明白,我的心裡竟然對叢叢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好感。我是一個英俊的男人,女友又不在傢,身邊總有許多女孩對我暗送秋波,但是,我並沒有放在心上。對於叢叢,我覺得她單純清爽,面對她,我覺得很親切,也很踏實。
  
  阿強不在傢的第三天,我忽然生病瞭,獨自在傢裡養病。叢叢看到我病懨懨的樣子,就把畫店委托給一位朋友照看,她陪著我去醫院看病。叢叢的關心和體貼讓我的心裡暖融融的。但是,不知為什麼,和叢叢走在一起,我的心裡又有一些慌亂。在醫院裡,我看到許多來來往往的情侶,那種相依相偎的深情讓我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叢叢為我的病而忙碌著,跑個不停,還不斷地安慰我,關切的樣子讓我無比感動。看我沉默著,叢叢笑著說:“大哥,你心裡是不是在想著我那遠在國外的嫂子?”我輕輕嘆息瞭一聲,沒有說話。叢叢又像一個大孩子一樣說:“我想,我嫂子也一定在想著你。”我忍不住說道:“我需要的是真實的關心和陪伴。”叢叢望著我的眼睛,忽然握住瞭我的手,片刻之後又松開瞭,她對我說:“大哥,你不要怕,我會好好照顧你的。”說完,叢叢有點慌亂地低下瞭頭,這讓我的心一下子明媚瞭起來,叢叢又說:“大哥,你是一個成熟而又有著詩人氣質的男人,我喜歡。”在人來人往的醫院裡,叢叢向我這個女友長年不在傢而傷感的男人表達瞭自己的愛戀之情。我沒有拒絕,我似乎是默許瞭叢叢的表白。
  
  我在醫院看完瞭病,叢叢把我送回傢裡,給我做好瞭飯,就匆忙走瞭。那天晚上,叢叢也沒有回來過夜。我覺得,叢叢並不是那種隨便就和男人上床的女孩,她喜歡我,卻隻是關心我,並沒有在向我表白完自己的愛意後就急不可耐地和我上床,這讓我不由自主地開始喜歡她瞭。
  
  叢叢不在傢,我望著空蕩蕩的屋子,想著叢叢對我的關心和話語,心裡又甜蜜又寂寞,還有一種莫名的渴望。
  
  我的身體康復瞭,叢叢一連幾天也沒有回來,百無聊賴的我就給劉明打電話,想約他出來喝酒解悶,劉明說他女友出差瞭,他正利用這個時間和他的情人在一起,沒時間陪我瞭。劉明說:“你不知道,我和我的小情人在一起的感覺有多麼好,真是飄飄欲仙。”我聽著劉明的訴說,心裡湧起莫名的慌亂,我非常羨慕此時的劉明,也非常渴望此時叢叢能在我身邊陪著我。
  
  終於,在一天晚上,叢叢回來瞭,她換瞭一身名牌服裝,看上去很漂亮。一看到叢叢,我的心裡有著說不出的高興和快樂。我讓叢叢坐在客廳裡休息,我下廚房,精心做瞭幾個菜,打開瞭一瓶高檔葡萄酒。喝瞭一杯酒,叢叢鬱悶地對我說:“現在做生意真難,有些人拿走瞭畫,卻不給錢。不過,有一個叫張麗的人倒是挺幫我的忙,那些不給錢的人一見到她,就像老鼠見到惡貓一樣,乖乖地把錢給瞭。張麗經常在我的畫店裡,有瞭她,畫店平安無事瞭。阿強以前很喜歡我的忍讓,後來,他卻說我的忍讓是無能的表現,他說張麗熱情助人,她才是一個不錯的女人。張麗來畫店幫忙,就是看上瞭阿強。我現在也想明白瞭,感情的事情要順其自然。阿強明天就要回來瞭,我也決定離開畫店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