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是所有的槽都該跳

  李梓毓、柳芳芳是最最要好的朋友。兩人先是學會瞭保健按摩,接著又學會瞭經絡理療,同時還掌握瞭有關汗蒸方面的知識。有瞭本事後,兩人便在當地一傢“天獅”理療店找到瞭一份工作,負責汗蒸、按摩和經絡理療,人傢供吃、供住,月工資1500元,兩人自然十分高興。
  
  然而,讓兩人感覺很不舒服的是,主人有點太“那個”瞭,她們同吃一室,飯菜卻大不一樣,主人是頓頓有魚有肉,而她倆除瞭豆腐就是青菜,有時候還要吃主人吃剩的菜。兩人很不開心,總感覺在這裡就跟過去有錢人雇的傭人、下人沒什麼兩樣。
  
  這天,有個從廈門來這裡做經絡理療的客戶告訴李梓毓、柳芳芳:他們那裡做經絡理療的人很多,工資也高,大多在2500塊錢以上。兩人一聽,還有工資這麼高的地方?兩人沒有任何的猶豫,就離開瞭這裡,直接去瞭廈門。那個客戶說的是實話,這裡的工資都在2500塊錢以上。兩人很幸運,很快就在一傢名叫“心正得天助”的養生館找到工作。養生館是一對老夫妻開的,男的姓高,給她倆的月工資是3000塊錢,也是供吃供住。
  
  讓李梓毓、柳芳芳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對老人心地善良,就像自己的父母似的,每天都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吃的是一樣的飯,一樣的菜,而且天天都有好的吃。
  
  轉眼便過瞭三個月。
  
  這天,高老伯的弟弟不幸去世瞭,兩位老人前去奔喪,傢裡就交給瞭李梓毓、柳芳芳看管。這天正好是柳芳芳的生日,晚上兩人便找瞭一傢飯店,柳芳芳提出吃海鮮。兩人就吃瞭一頓海鮮。沒想到吃壞瞭肚子,半夜的時候,兩人肚子痛得就像刀絞似的,不得不去瞭醫院。因病情較嚴重,必須住院。兩位老人得知後很快就趕瞭回來,還為她倆買瞭電風扇,並且花錢雇人專門照顧她倆。這還不說,兩位老人每天晚上都要陪伴她倆到12點以後才離開。高老伯的舉動把其他病床上的病人包括醫生、護士全給感動瞭,大傢都說:這老人的心真好,就是自己的父母也未必能做到這個分上。
  
  轉眼便過瞭一年。
  
  這天,那個已經在這裡做瞭快到一個月保健按摩、經絡理療的張老板,見兩位老人不在場,便悄悄地對她倆說:“不瞞你倆說,我來這裡真正的目的,就是想看看你們倆的水平怎麼樣,沒想到你們倆的水平真是不錯。我在青水島開瞭個養生館,生意很紅火,你們倆要是肯到我那裡去,我供吃供住不說,月工資最少6000塊錢,怎麼樣?”李梓毓、柳芳芳一下子驚住瞭,一個月6000塊錢,這是兩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事。還是柳芳芳反應快,她忙不迭地問道:“你說話算數?”張老板“哈哈”一笑道:“當然算數!要是不算數,你倆可以再跳槽嘛!樹挪死,人挪活。說實話,你們倆水平這麼高,我舍得讓你們倆跳槽嗎?我還擔心你們倆被人挖走哩!”柳芳芳趕忙問道:“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讓我倆過去?這麼好的條件,我恨不得立馬就過去呢!”張老板說道:“當然是越快越好啊,現在就看你們啦,馬上走最好!”柳芳芳便對李梓毓說道:“那咱倆今天收拾一下,明天就過去,行嗎?”
  
  讓柳芳芳、張老板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是,李梓毓竟搖瞭搖頭,說道:“要去你去吧,反正我不去。”柳芳芳一下子驚住瞭:“工資這麼高,你為啥不去啊?你不會犯糊塗吧?”李梓毓認真地說:“人應該講良心,兩位老人對咱倆簡直比自己的父母還好,你忍心離開這麼好的老人嗎?”張老板“撲哧”一聲笑瞭起來:“李小姐,人往高處走,鳥往明處飛,真沒想到你會這麼天真。高老伯對你倆這麼好,說穿瞭不過是劉備摔孩子——收買人心啊!他要真是心善,為啥不像我這樣給你倆開6000塊錢的工資啊?”柳芳芳插嘴道:“說的是啊,要是他真心對我們好,就該給我們多開工資才對啊!”李梓毓搖瞭搖頭說:“幹多少活,掙多少錢的工資,這是天經地義的事。高老伯給咱開這麼高的工資,你還嫌少嗎?”柳芳芳搖瞭搖頭,深深地嘆瞭口氣說:“我真想不明白,你的父母都有病,傢裡生活那麼困難,多需要錢啊!要是一個月掙6000塊錢,用不瞭一年就可以給你爸做手術瞭,你為啥這麼死心眼啊?”李梓毓嘆瞭口氣道:“我打心眼裡想多掙錢,做夢都想早一天能把老爸的病治好。可高老伯心地這麼善良,我實在不忍心離開這麼好的老人。要去你自己去吧,我真的不會離開這裡的。”
  
  轉眼便過瞭兩個月。
  
  這天,高老伯把李梓毓叫到跟前,不好意思地對她說:“孩子,你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我活瞭這麼大歲數瞭,真沒遇到像你這麼重情重義的,我打心眼裡希望你能留在我這裡。可我不糊塗,淺水養不瞭大魚,張老板的生意現在是如日中天,我現在被他擠壓得已經喘不過氣來,隻能撐幾天算幾天瞭。我現在真是沒有別的辦法,我隻能給你開2500塊錢的工資瞭。你要是能留下來,那是我巴不得的事;要是你不能留下來,我一點都不怪你。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
  
  第二天晚上,柳芳芳來瞭,她是去市裡買手機順便來這裡看望李梓毓的。李梓毓見柳芳芳買瞭三千多塊錢的手機,便嗔怪道:“你有錢瞭,也不該這麼亂花啊!你原來的手機不是挺好的嗎,為啥要換這麼貴重的啊?”柳芳芳很是得意地說道:“張老板給我們每人發3000塊錢,讓我們買手機,每月還給我們報銷200塊錢的話費。你現在怎麼樣?”李梓毓嘆瞭口氣說:“我們這裡的生意不是很好,高老伯已經給我減瞭500塊錢的工資瞭。”柳芳芳不由一怔:“那你為啥還要死守在這裡啊?我馬上給張老板打電話,問問你現在過去行不行?他要是不答應,我就用跳槽來要挾他。”柳芳芳說著,立馬就給張老板打電話:“老板,我是柳芳芳。李梓毓想到咱們那裡去,行嗎?”張老板立馬說道:“你告訴李梓毓,要是她能到我這裡來,我每月給她開6000塊錢工資,並馬上給她買手機。”
  
  柳芳芳樂顛顛地把張老板說的話轉告給瞭李梓毓,誰知李梓毓還是死心眼,說:“高老伯人這麼好,現在遇到困難瞭,我就離開他,良心上實在過不去,我不想離開這裡。”李梓毓的話簡直把柳芳芳給氣壞瞭,她狠狠地撂下一句話:“這輩子我不會再管你的事瞭!”就氣呼呼地走瞭。
  
  這天晚上,高老伯把李梓毓叫到身邊,對她說道:“孩子,我終於找到瞭重情重義的接班人瞭。實話給你說,我們老兩口無兒無女,現在我們老瞭,就想找一個重情重義的女孩子,認個幹女兒,讓她為我們管理養生館,等將來我們死瞭後,能年年給我們燒燒紙,祭奠祭奠,別讓我們斷瞭香火就行。不瞞你說,我們這裡的三傢養生館都是我開的,包括張老板的養生館,他都是我雇來的。要是你願意當我的幹女兒,從明天起,這裡的一切都交給你瞭,一切由你說瞭算。那個叫柳芳芳的女孩子,她的工資不能給那麼高,這幾個月之所以要給她那麼高的工資,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考驗你,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結果你是重義不重錢,我們就選擇瞭你。不知你願意不願意?”
  
  李梓毓一下子驚住瞭,停瞭好一會兒後,激動地說:“我就是你們的女兒,不是幹女兒,我對二老會像對待我的父母一樣。”高老伯高興得眼淚都流出來瞭,他對李梓毓說:“從現在起,這裡的一切就交給你瞭,我什麼事也不管瞭。過幾天想辦法把你的父母接來,待把他們的病治好後,我們就可以天天打麻將瞭啊!順便提醒你一句,那個柳芳芳你用也行,不用也罷,但絕不可以重用。我們要回屋睡覺瞭,不想對我們說點什麼嗎?”
  
  李梓毓的臉一下子紅瞭起來,她不好意思地說:“爸爸、媽媽,晚安!”
  
  兩位老人開心地笑瞭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