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購物狂奇遇記

  鄭毅是一位有20年駕齡的出租車司機,在豐城稱得上是一個老的哥,啥樣的人都見過,啥樣的事情也都遇到過。這些日子,他的運氣一直不佳,一天下來兜攬不成幾樁生意。這一天,他把車停在繁華鬧市的新華中路,總算碰到瞭一個大主兒。來人一男一女,男人四十多歲,衣著不俗,像個大老板,手裡還提著一個精美的小皮箱,像是剛剛談完瞭一筆買賣;女人比起男人來卻遜色瞭許多,衣著也不那麼光鮮。
  
  二人剛從服裝超市出來,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上瞭他的車。車剛開出幾步遠,男人就讓鄭毅趕緊停車,前面正好是一傢金品店。男人下瞭車,可是那個女的說啥也不下車,男人硬是把她拉瞭下去。女人中有購物狂的,鄭毅卻沒見過男人當中也有購物狂。
  
  女人十二分不情願地被男人拉著進瞭金品店,不一會兒就出來瞭,鬱鬱不樂地上瞭車,隨後男人也出來瞭,看表情對女人的表現很不滿意。隨後,他們又進瞭一傢化妝品店,女人還是不情願地被男人強行拉去的。鄭毅明白瞭,這個男人肯定是一個一擲千金的闊佬,女人肯定是他的糟糠之妻,他想包裝一下她,而她卻怕花錢。
  
  物品購買得差不多瞭,男人就叫鄭毅開車在城裡兜一兜風,對於這種活兒,鄭毅是蠻情願的。人傢有錢消費,你沒有理由阻攔。一路上,男人一個勁兒地命令鄭毅將車子開得快一些,鄭毅故意繞著彎子,計程器上的數字也跟著飛轉。
  
  車子在城裡兜瞭一圈後,男人意猶未盡,叫鄭毅停在瞭一傢叫“盼盼”的發廊門口。這是一傢比較高檔的發廊,據說做一個頭要幾百元。男人下車後一再攛掇著女人到發廊去做頭發,女人無奈地跟著他下瞭車,但不一會兒就又出來瞭,男人在後面撕扯著她,她頭也不回地上瞭車。男人上車後一個勁兒地責怪著女人,女人長嘆瞭一口氣,眼裡竟然莫名其妙地含著淚花。看見這個女人一臉的哭相,鄭毅感到不可思議,有這樣一個有錢的老公,她怎麼還會滿眼淚水呢?
  
  女人說出瞭一個村子的名字,鄭毅拉著他們出瞭城。那個村子距離城市將近50裡路程,鄭毅知道自己遇到瞭一個肥活兒,這正是的哥夢寐以求的好事呀!下瞭柏油路,車子開始顛簸在煤渣鋪就的土路上,他想,這個男人一定是農村的個體老板,那裡一定有他的企業或公司的,現在農村的土財主可不敢小瞧!
  
  來到男人所在的村裡,車子在凹凸不平的村街上穿過,停在瞭村東頭的一傢門口。眼前是三間破舊的土房,墻皮上的泥片脫落得斑斑駁駁,連院墻都沒有。車剛停穩,女人就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氣呼呼地回瞭屋,男人也隨即跟著女人朝著那破房子走去。鄭毅搖下玻璃,提醒道:“老板,你還沒算車費呢!”
  
  隻見男人摸瞭一下內衣兜,將一把零鈔遞給瞭鄭毅,鄭毅一見,也就是十幾元的樣子,心一沉,說:“老板,這些錢就是油錢也不夠呀!”
  
  男人說:“你看,我就隻有這些瞭,你看著辦吧。”說完扭頭走瞭進去。
  
  鄭毅說:“真是林子大瞭啥樣的鳥都有!”說著追下車去,正好跟從裡面走出的一個老頭撞瞭個滿懷,老頭兒拄著拐杖,衣服暗淡破舊,隻見老人抹瞭一把鼻涕說:“對不起瞭司機師傅,他還欠你多少錢?”老人說著哆嗦著從骯臟的衣兜裡掏出瞭一把骯臟的毛票來,說:“師傅,請你不要生氣,俺的兒子自從企業破產以後,腦子出瞭毛病,隔一段時間就要到縣城去買一次東西,隻有這樣他的病才會好上幾天。”
  
  鄭毅聽瞭頓時一愣,原來這個男的是精神病呀!他把老人遞給他的錢連同男人給的錢一起又塞回老人的手裡,扭頭就開著車走瞭。
  
  從此以後,人們經常看見鄭毅拉著這對夫妻出現在這個村子裡,鄭毅每次開車送他們回來,都隻收半價的車費。女人問:“你為啥對俺們這樣好?”鄭毅笑笑不回答。
  
  這天,鄭毅出瞭一次夜車正在傢休息,他的妻子肖華非要他一起去逛商場買東西,鄭毅被妻子糾纏得無奈,陪著她來到瞭新華路購物街,正巧遇到瞭那對夫妻。那男人依然是西裝革履,很紳士地走上前跟鄭毅握手。鄭毅和那個女人聊瞭幾句話,見妻子肖華也和那個男人聊得很開心,可是轉眼間兩人就消失在茫茫的人流裡不見瞭。
  
  鄭毅和那女人慌忙分頭去找,不一會兒,鄭毅在自選超市外看見自己的妻子和那個男人推著滿滿兩車東西被卡在瞭收費口,還在大嚷大叫,引來瞭好幾個保安。
  
  男人說:“什麼金融危機,我是老板,我怕啥?我要給工人發福利!”
  
  肖華也說:“錢這東西,隻有花掉瞭才是自己的!”
  
  二人一唱一和,好像在做促銷。
  
  鄭毅和那女人相遇在這裡,都一臉的尷尬。女人問鄭毅:“你愛人她……”
  
  鄭毅說:“和你丈夫一樣,精神上出瞭問題,也是一個購物狂。”
  
  原來幾年前的一天,鄭毅的妻子過生日,鄭毅給她在金品店買瞭一條黃金項鏈作為禮物。生日過後,肖華背著丈夫就把項鏈給退瞭,在回傢的路上,遭到瞭歹徒搶劫,幾千元錢被劫走瞭!鄭毅傢的日子本來就過得很緊巴,他們還要贍養老人,供兩個孩子上學。被搶劫以後,肖華受瞭刺激,精神就出現瞭問題,她認為錢隻有變成瞭物才真正屬於自己,所以她不允許鄭毅把錢放在傢裡或衣兜裡,不管鄭毅把錢藏在哪裡,她都會翻找得到,翻找到瞭,馬上就去采購東西,直到花得一分不剩。
  
  “原來是這樣呀!”女人的眼淚流瞭下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