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捂緊這頂綠帽子

  石雲岫到蜀南市開完訂貨會後,覺得來一趟蜀南不容易,她已經好久沒見到姨媽瞭,就準備驅車到鄉下去看望一下姨媽。石雲岫的父母去世得早,死於一場意外的車禍,是姨媽含辛茹苦把她帶大的。姨媽支持她從小學一直讀到瞭大學畢業,石雲岫學的是服裝設計專業,大學畢業後就自己開瞭一傢服裝公司。待公司走入正軌後,她就將表妹柳小倩接來,在公司擔任瞭要職。她此次去看望姨媽,除表達自己對姨媽的敬重和感激之情外,自然也有代替表妹來看望她的母親的心意。
  
  小車到達雲霄鎮後,就拐向瞭一條鄉村小公路。小公路坑窪不平,石雲岫小心翼翼地開著車,顛簸瞭一陣後,汽車終於在一塊攔路的大石前停下瞭。她正準備下車去搬開石塊,剛一推開車門,就有一個人影從車後閃身擠進瞭車內。石雲岫的心一下繃緊,頭皮像觸電一樣的發麻:“你、你要幹什麼?”擠上車來的是一個壯實的年輕人,看打扮是一個進過城打過工的山裡漢子。年輕人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小姐是個聰明人,我要幹啥,你還不明白呀?”面對一個高大粗魯的兇惡男人,石雲岫心裡直發怵,但她得想辦法保全自己:“呵,要錢吧?出門在外,也不容易,凡是我身上有的,我都給!”說著主動地打開瞭身邊的挎包。年輕人見狀一把奪過挎包,貪婪地在包裡翻尋:“唔,不錯不錯,是個大老板!”當他從石雲岫包裡和身上搜出瞭幾千元錢和一部高檔手機後,又瞪大瞭眼:“怎麼,一個大老板,身上會沒有一張卡?給老子把信用卡交出來!”石雲岫賠著小心解釋:“朋友,我這次出來是開訂貨會,不是來進原材料,用不瞭多少錢,當然不會帶信用卡!相信我吧,隻要你不傷害我,回頭你有什麼困難,我一定幫你解決!”年輕人冷笑道:“回頭?回頭你帶上警察來抓我!小姐,你就不要耍什麼花招瞭,還是把藏著的信用卡乖乖地交出來吧!”任石雲岫怎麼解釋,年輕人就是不信,最後年輕人把臉一沉,露出瞭更加猙獰兇殘的嘴臉,邊脫衣服邊向石雲岫撲來:“好哇,不交卡也行,我就玩玩你這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兒!”石雲岫最擔心的就是這,她拼盡全力反抗,甚至用牙咬、用腳蹬,但她一個弱女子,終沒能逃脫這個有著一身蠻力的色魔的蹂躪……
  
  石雲岫跌跌撞撞地走進瞭姨媽的傢,姨媽見雲岫的神色不對,忙關切地問怎麼啦,石雲岫開始還支支吾吾地說汽車陷進瞭坑裡,費瞭好大勁才開出來之類的話來搪塞。後來在姨媽的再三追問下,見遮掩不住,她才把剛才的遭遇向姨媽說瞭出來。姨媽聽後,渾身哆嗦,臉色鐵青,一把攬過抽泣不止的雲岫,咬牙切齒地大罵:“我一定饒不瞭這挨千刀萬剮的畜生!”石雲岫堅持要報警,姨媽卻有些擔心:“岫岫,還是不要報警吧,這事要是傳到佟大慶的耳裡,他會怎麼想?他會認為你給他戴瞭頂綠帽子!”石雲岫有些不解:“怎麼會是綠帽子呢?我又沒做錯什麼,哪來什麼綠帽子呀?大慶要不站在我一邊,不給我報仇雪恨,他還算一個男人嗎?”姨媽重重地嘆瞭一口氣:“唉!道理是這麼講,可男人都是愛面子的呀,這事要是傳出去瞭,他臉上……”石雲岫不作聲瞭,丈夫佟大慶是她高中和大學裡的同學。由於兩人學的專業不搭界,畢業後都各人開起瞭自己的公司,論能力和事業,石雲岫比佟大慶還勝出一籌。以她對丈夫的瞭解,大慶是一個思想開明的人,一定會明白這件事中的是非曲直。經過一夜反復的思索和權衡後,第二天一早,她還是走進瞭當地的派出所報瞭警。
  
  佟大慶果真如她所料,回傢後,聽完她的敘述,除瞭氣憤得不行外,就是堅決支持她報警,並且表示一定要協助警方抓到那個惡魔,替雲岫報仇雪恨。有丈夫的鼎力支持,石雲岫總算寬瞭一些心。
  
  石雲岫經常打電話到雲霄鎮派出所,詢問案情進展情況。對方總是回答還沒找到嫌犯的蹤跡。石雲岫不甘心就這麼被動地等下去,她就開著車三天兩頭往蜀南市跑,她記得很牢,她要親自把那個右眉上有一道疤痕的犯罪嫌疑人抓送到公安局。可三個月過去瞭,石雲岫已把這一地區反反復復篩查過幾遍,仍沒發現那個惡魔的蹤跡。石雲岫突然冒出瞭個大膽的想法,她想到蜀南市去當一個專職的出租車司機,因出租車跑的地方廣,接觸的人多,便於瞭解信息,找到那個惡魔。佟大慶說:“好呀,我支持你,但你的公司怎麼辦?我又不懂服裝行業。”石雲岫答道:“我可以完全放心地交給小倩打理,實際上這幾個月都是她在管公司。萬一她有什麼問題解決不瞭,我們也可以電話聯系呀!”丈夫這才點頭放行:“好吧,你就放心地去吧!”
  
  在公司裡交待一些工作上的事的時候,柳小倩卻勸她要審慎行事。石雲岫感到奇怪:“小倩,你不是一直都是支持我的嗎,怎麼現在反拖起我的後腿來瞭?”柳小倩說:“我是擔心你一個人在外面生活多不方便呀!還有,姐夫、姐夫他的生活誰照顧呀?”“這個,你就放心吧!我不是沒一個人在外面生活過。你姐夫他生活很簡單的,知道怎麼照顧自己。”柳小倩還要說些什麼,見石雲岫的態度十分堅決,也就沒再開口。
  
  在朋友的幫助下,石雲岫很快就開上瞭一輛蜀南市的出租車。經過幾個月對各類人員的廣泛接觸,以及巧妙的詢問打探,也終於獲知瞭一些有用的信息。她要找的這個人很可能叫劉達富,傢住蜀南市白博鎮的高峰村,二十七八歲。那個村子正好是丈夫的故鄉,她本可以從公婆那裡瞭解到劉達富更多一些情況,可公婆早已隨大慶的哥哥去瞭渝州市。石雲岫去瞭幾趟高峰村打聽,村民們都回答說不知道劉達富去瞭哪裡。
  
  佟大慶看她的追尋沒有新的進展,幾次打電話來要她放棄,石雲岫都不同意。佟大慶勸她冤傢宜解不宜結,事情都已經過去這麼久瞭,何必還要追查到多樹一個死敵呢?其實這種事自己往寬裡想就沒事瞭。況且這頂綠帽子是戴在他佟大慶頭上,他都可以不計較瞭,你還計較個啥呀?大慶怎麼會一反常態說出這等沒有骨氣的話呀?石雲岫既感到奇怪又很氣憤。都說男人最容不下的就是有一頂不明不白的綠帽子戴著,大慶怎麼又會一下就不介意這事瞭呢?石雲岫百思不得其解。而就在此時,柳小倩也急迫地催著她趕快回來,說公司的事她快要撐不下去瞭。石雲岫卻不這麼認為,她完全相信柳小倩有能力把公司打理好,她懷疑柳小倩也在暗中幫大慶當說客。佟大慶啊佟大慶,你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啊!
  
  一天,她拉瞭一個去渝州市的長途客人。客人在一傢賓館下車後,石雲岫把車調頭的一剎那,猛然發現賓館門口的保安很像她要找的那個人。她把車一停,搖下車窗二指寬一條縫,從車內仔細打量這個保安。可不是,面貌、體態都像極瞭,右眉上的一道疤痕特別刺眼。沒錯,那人就是她千方百計要找的劉達富!石雲岫迅速將出租車駛離賓館一小段距離後,果斷地向公安機關報瞭警。
  
  那人落網後,經幹警突審,果真是搶劫和強暴石雲岫的犯罪嫌疑人,也真的是叫劉達富,劉達富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石雲岫在第一時間裡把這個喜訊告訴瞭大慶,大慶在電話裡激動得聲音都有些發抖:“抓住瞭?是誰?啊,真是劉達富?你有沒有搞錯?”石雲岫說:“我怎麼會認錯人?這個魔鬼,他就是燒成瞭灰我都認得!”佟大慶的聲音有些異樣:“這、這,雲岫,那你就趕快回來吧!”
  
  石雲岫一回到傢,佟大慶就一個勁地央求她,叫她去公安局說是認錯瞭人,搶劫她的人不是劉達富,而是另一個很像劉達富的人,讓公安局放人。石雲岫十分不解:這是為什麼呀?在石雲岫的再三追問下,佟大慶才吞吞吐吐地說,那人是他的一個遠房親戚,劉達富的父母有恩於他,他不能做忘恩負義的人。石雲岫斬釘截鐵地說:“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這事橋歸橋,路歸路,他父母有恩於你,我們報他父母的恩就是瞭!對劉達富這個壞人,我們絕不能手下留情!”兩人爭論瞭很久,意見都不能達成一致,最後不歡而散。石雲岫氣憤地摔門而走,去和表妹住到瞭一起。
  
  在柳小倩那兒,柳小倩安慰瞭石雲岫一會後,主動提起瞭一個話頭:“姐,你相不相信我的人品?”石雲岫說:“怎會不相信?我像相信我自己一樣地相信你!”“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瞭!本來,不是原則問題,我是不會跟你多嘴的。”石雲岫倒有些急瞭:“快說,什麼事?有什麼事你盡管說好瞭!”柳小倩說,這段時間發生在姐夫佟大慶身上的兩件事,她認為已事關人品,很有必要向雲岫姐說個明白。第一件是,姐夫曾對她有不軌的企圖,事情剛在萌芽時就被她堅決地制止瞭。她的態度很鮮明,一是絕不能出賣自己的尊嚴和人格,二是不能做出半點對不起雲岫姐和親人的事。在雲岫姐決定要去蜀南市開出租車時,她就曾暗示過雲岫姐最好不要去。第二件是最近一段時間佟大慶都在央求她一件事,說是有一個叫什麼劉達富的人,對他有恩,但做瞭對不起雲岫的壞事,他想保這個人,希望她能回去跟母親說說,認下這個劉達富是她傢的親戚,因為雲岫最能聽的就是姨媽的話。石雲岫聽後十分吃驚:“這麼說佟大慶早就知道劉達富是強暴我的人瞭?”柳小倩點瞭點頭:“是的,我也問過他這個問題。他說,開始時他也不知道,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見到瞭劉達富,見劉達富使用的手機正是你那部被搶走的手機,經過再三的追問,劉達富才承認有這麼一回事。當我知道這件事時就想立即告訴你,轉念一想還是覺得此事應該由姐夫親自告訴你為好。”石雲岫聽後十分氣憤和不解,想不到她費盡千辛萬苦要找的人,佟大慶卻早已知情,不但不告訴她,還在千方百計地替壞人掩飾和開脫!在是與非之間,在妻子與一個八竿子都打不著的所謂親戚之間,佟大慶作出的竟然是這種選擇!這是為什麼嘛,難道就僅僅是為瞭報恩那麼簡單?
  
  石雲岫對這事幾次在電話裡質問佟大慶,佟大慶要麼支支吾吾,含糊其詞;要麼求她高抬貴手,得饒人處且饒人。石雲岫對丈夫已徹底失望瞭,她也不願意再跟佟大慶交談下去。她要另辟蹊徑尋求事情的真相。經過警方的同意,石雲岫的律師在拘留所與犯罪嫌疑人見瞭面。律師問:“你和佟大慶之間到底是什麼關系?”劉達富低著頭回答:“沒什麼關系,隻是同鄉。”“那他知道你做出瞭令人發指的壞事後,為什麼不去報警?”劉達富閃動著一雙飄浮不定的眼睛:“這個、這個他也有短處捏在我手裡呀!”律師緊緊逼問:“什麼短處?”在律師的再三啟發和政策攻心下,劉達富才說瞭事情的原委——
  
  劉達富在蜀南市作瞭案後,認為被害人就居住在蜀南市,就輾轉逃到遠遠的省城,在一傢娛樂中心當瞭一名保安。有一次,他見到瞭當瞭老板的同鄉佟大慶摟著一個妖艷的女人從包房裡出來,佟大慶見到老鄉後十分尷尬,兩人坐在一張桌前閑聊起來。佟大慶從他使用的手機上發現瞭端倪,指出他幹瞭一樁喪盡天良的壞事。劉達富見掩藏不住,隻得承認,一個勁地央求佟大慶看在鄉親的分上,不要去告發他。佟大慶沉默片刻,提出瞭不告發也可以,但今天看到的事他也不能跟任何人講,同時讓他立刻離開省城並替他在渝州市謀瞭一個差事。
  
  原來是這麼一筆骯臟的交易!石雲岫知道真相後,一回到傢,就毅然決然地遞給瞭佟大慶一份離婚協議。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