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都有脾氣

  宋春來是一個普通幹部,上著朝九晚五的班,做著枯燥瑣碎的工作。他最大的愛好和樂趣,就是業餘時間看小說、寫小說,也曾經發表過幾篇,但大多數都在電腦裡躺著。最近局裡的網站要增加一個文學版塊,版主有點兒想法,想從局裡挖掘一點原創,首先想到瞭他,就找他約稿,要給他開一個專欄。宋春來興奮無比,馬上答應瞭,構思瞭一篇小說,寫一點上傳一點。同事們還真看,見到他就給他豎大拇指,說他寫得好。宋春來的內心得到瞭極大的滿足,勁頭兒也更足瞭。
  
  這天早上,他剛來到局裡,就見劉峰正站在辦公室門口張望著。見他過來,劉峰就笑嘻嘻地迎瞭過來,親熱地說:“作傢,進來坐坐,我有事找你。”
  
  宋春來心裡打瞭個抖。這劉峰可不是好惹的主兒,是有名的滾刀肉,橫豎不吝,連領導都怕他,輕易沒人敢招惹他。宋春來更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根本不跟他來往,他們的交情,也就限於見面的時候點點頭、打個招呼。不知道他找自己會有什麼事呢?
  
  進到辦公室裡,劉峰從櫃子裡拿過兩盒包裝精美的茶葉,塞進宋春來手裡。宋春來像接到兩塊燙手的山藥,忙著往回塞。劉峰生氣地說:“收下!”宋春來一見他瞪眼,就有些怕,隻好收下瞭。劉峰發覺自己失態瞭,又變回笑嘻嘻的樣子,說道:“春來呀,咱們都不是外人,就別客氣瞭,這東西你一定要收下,我有事求你。直說吧,你那個小說,我閨女賊喜歡看,她見裡面有個人物,名叫三寶,跟我挺像,就感覺是寫的我。老哥求你,把他往好瞭寫,別讓我閨女失望。就這麼點兒要求,能辦到吧?”
  
  宋春來懊悔不迭,自己怎麼就把三寶寫成瞭劉峰的樣子呢?他那個小說中,確實有個很壞的人物,就叫三寶,前面的戲份並不大,但後面會因為他的壞起到關鍵的作用,大綱裡就是這麼設計的,如果改瞭他,那故事就不能順利進行瞭,還要重新構思,那可太累瞭。也怪自己糊塗,一想到壞人,腦子裡就先有瞭劉峰這個形象,自然而然地就奔著他的樣子寫瞭,誰知道會被他女兒看出來。他忙著解釋說:“劉哥,你別上心啊。那就是個小說,假的,不是真的,裡面的人物也都是杜撰的,跟現實不沾邊兒。”
  
  劉峰一擺手說:“不管沾邊兒不沾邊兒,我閨女說像我,那就是我。你千萬別把我寫壞瞭,否則,我對你不客氣!”宋春來還想說什麼,劉峰卻不願跟他說瞭,擺瞭擺手,宋春來隻好從他辦公室裡出來。
  
  宋春來想瞭好久,都沒辦法改變三寶,不然,後面的故事就沒辦法進行瞭。他幾天沒上傳,版主就找到他,讓他趕緊更新,好多同事還等著看呢。宋春來隻好按原來的大綱繼續寫,但他有意改變瞭三寶的樣子,說他大病瞭一場,好瞭以後還是留下瞭病根兒,身體瘦瞭,臉還有些歪。他想,這樣三寶跟劉峰就不像瞭,三寶再幹什麼壞事兒,劉峰也不會來找他瞭。誰知,劉峰在體檢時查出瞭脂肪肝。他這人惜命,就開始吃素、運動、減肥,幾個月後,居然瘦下來瞭。人們這才發現,他的嘴巴有點兒歪,跟宋春來筆下的三寶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宋春來見到他,好半天回不過神兒來。劉峰雖然瘦瞭,但暴脾氣一點兒沒變。他一把薅住瞭宋春來的脖領子,鼓著眼睛,惡狠狠地問道:“春來,你可太不仗義瞭!我都說瞭,讓你別把我寫壞瞭,你非寫壞瞭,成心跟我作對怎麼的?真想讓我對你不客氣?”
  
  他這一薅,就勒住瞭宋春來的脖子。宋春來被勒得喘不過氣來,頓時很生氣。他掰開瞭劉峰的手,翻瞭翻白眼兒,生氣地說:“我跟你說過瞭,那是小說,純屬虛構,不要跟實際掛鉤。我就寫瞭這個壞人,他跟你沒半毛錢關系,你找不著我。我也跟你說,他還會更壞,幹出許多心狠手辣的事來,你就不要硬往自己身上攬瞭!”
  
  劉峰瞪起瞭眼睛:“怎麼,你還非要把他寫壞瞭不是?”
  
  宋春來點瞭點頭說:“他就是壞人,一定要壞!壞得讓人惡心,讓人恨!”
  
  劉峰瞪著眼珠子吼道:“你成心跟我作對呀?成心惡心我不是?哼,你想讓我惡心,我先讓你惡心!”說著,他就捏起拳頭向宋春來砸過來。宋春來一挺胸脯說:“你打吧!你打我一下,我就讓三寶更壞幾分!”劉峰的拳頭在空中停住瞭,他狠狠地一跺腳,轉身走瞭。
  
  宋春來暗自慶幸,好在沒挨上這一拳,不然可真夠受的。他這紙架兒體格,哪受得瞭啊!剛才劉峰那一薅,就險些薅掉他半條命。不過現在看來,劉峰也就是個紙老虎。想到這裡,宋春來的膽子壯瞭些。
  
  晚上回到傢,宋春來見劉峰正在他傢門口晃悠,心裡不禁一抖,一顆心提到瞭嗓子眼兒。劉峰見到他,忙著迎過來,笑嘻嘻地說:“兄弟,大哥白天太魯莽瞭,嚇著你瞭吧?我這給你賠不是來瞭。”
  
  話說到這份兒上,宋春來就不好說什麼瞭,把劉峰讓到瞭自己傢裡。他老婆翠玲已經做好瞭飯菜,又添瞭一雙碗筷,宋春來還從酒櫃裡找出一瓶酒來,兩個人就喝上瞭。
  
  兩杯酒進肚,兩個人就都有瞭些酒意,隨便多瞭,話也多起來瞭。劉峰忍不住抱怨說:“春來,你真不夠意思。我都送你茶葉瞭,求你別把我寫壞瞭,你還非往壞瞭寫。不瞞你說,我很生氣,真的很生氣,都想一拳打死你!”
  
  宋春來白瞭他一眼,然後不緊不慢地說:“這都是天意。我本來是想躲著你的,把三寶寫成跟你截然相反的樣子,讓人看不出他有你的影子。誰知道,我剛改變瞭他的樣子,你就得瞭脂肪肝,非要去減肥,結果就減成瞭他的樣子。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天意,這絕對是天意!老天就讓我把三寶寫成你的樣子,否則會遭到天譴!”
  
  劉峰把酒杯往桌子上使勁一蹾,生氣地問道:“你真要跟我對著幹啊?”宋春來不急不慌地說:“天意,這是天意,我不能違背瞭天意。而且,我的大綱都寫好瞭,不能丟下不寫,那我的心血就全白費啦!”劉峰白瞭他一眼,問他:“你寫這個小說,局裡給你多少錢?”宋春來還沒回答,翠玲就搶過話頭兒說:“哼!他寫的小說,哪來的錢啊,光費電錢和眼睛瞭。”
  
  宋春來白瞭她一眼,嫌她不給自己面子,但還是老老實實地說:“我的小說是賣不瞭錢,但我喜歡,我就愛寫。”
  
  劉峰從口袋裡掏出一張購物卡,拍到桌子上:“兄弟,這裡有2000塊錢,送給你瞭。不為別的,就想讓你把我寫好瞭。你把我寫那麼壞,我真沒臉見我女兒啊!”
  
  宋春來還沒說話,翠玲就接過購物卡,樂得心花怒放:“不就是把你寫好瞭嗎?筆在他手裡,這還不容易啊?劉哥,你放心好啦,從明兒起,你就變成好人啦。”
  
  劉峰高興地一拍手說:“好!”
  
  宋春來卻狠狠地對翠玲說:“把卡還給他,咱不能要。說什麼我也不會把三寶寫成好人,他就是壞人,一定要寫壞。不然,我這麼多心血就白費瞭。”
  
  翠玲生氣地說:“你把他寫壞瞭,有人說你好嗎?你把他寫好瞭,有人說你壞嗎?春來,你別太認真瞭,那就是個小說,還不定有沒有人看呢。先拿到這張卡,這才是真的。”
  
  宋春來急瞭:“翠玲,為瞭寫這個小說,我費瞭多大心血,你知道的。三寶是個關鍵人物,他要是改好瞭,我這個情節就沒辦法發展瞭,這個小說就沒辦法寫瞭,我的心血就白費瞭。”
  
  翠玲也賭氣地說:“這個小說就不要寫瞭。拿到2000塊錢,那也不少瞭。你那心血,白費就白費瞭!”
  
  宋春來沒想到她會說出這麼輕視自己的話來,頓時變瞭臉色。他猛地站起來,狠狠地摔碎瞭酒杯,大聲吼道:“我不求和你志同道合,但你也不能這麼貶低我。這日子沒法兒過瞭,咱們離婚!”說完,他就氣哼哼地甩門走瞭。
  
  翠玲跺著腳地喊:“誰怕誰呀,離就離!”劉峰沒想到會這樣,他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隻好訕訕地走瞭。
  
  翠玲一生氣,搬回娘傢住瞭。宋春來沒人管著瞭,更是撒瞭歡兒地寫。他更把跟老婆生氣的緣由歸咎於劉峰從中作梗,就把小說裡的三寶寫得更壞瞭。本來呢,三寶還是個次要角色,他這一生氣,倒奔著主角寫上瞭,而且還越寫越像劉峰,真是形神兼備。
  
  這天早上,宋春來剛到局裡,忽然聽到一個消息,說是劉峰為瞭救一個落水老人,險些淹死,剛剛被搶救過來,正在醫院裡呢。幾位局領導正要去看望大英雄,看到他,就招手叫他過去,說劉峰有話,一定要讓他去一趟。他就跟著領導們上瞭車,心裡想不明白,劉峰幹嗎非讓自己去呢?
  
  車上,宋春來就聽到瞭劉峰救人的大致過程。就在今天早上5點多鐘,劉峰正在河邊鍛煉,忽然看到一位晨釣的老人失足掉進瞭河裡。他想也沒想,就跳進河裡拉住瞭老人,這時他才想起來,他也不會水呀,就忙著喊救命。虧得晨練的人多,聽到他的喊聲都跑過來,把他和老人一同救瞭上來。領導們都很感慨,真沒想到啊,劉峰那人,平時看上去吊兒郎當的,關鍵時候還真沖上去瞭,給咱們局爭光啊!宋春來也想,劉峰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壞啊。
  
  來到病房,局領導們過去跟劉峰一一握手,安慰他好好養著,又誇他給局裡爭光。劉峰隻是敷衍地應付著,等到局領導們都走瞭,他叫過宋春來:“兄弟,我救瞭一個人,這算不算是做好事?”宋春來忙著點瞭點頭說:“當然算啊,劉哥。”劉峰忙著問他:“那我算不算是個好人呢?”宋春來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劉峰嘆瞭口氣說:“你肯定沒從心裡覺得我是個好人。那好吧,等我出瞭院,我還到河邊轉悠,要是有人掉進河裡,我再把他救上來。”宋春來聽出瞭他話裡的意思,不覺一愣:“你那麼早就到河邊去轉悠,難道就為瞭等著救人啊?”
  
  劉峰苦笑著說,不等著咋辦啊。他女兒認定瞭宋春來筆下的三寶就是他,他也覺得像,可他不能讓女兒看到他的壞呀,他就想盡瞭辦法,求宋春來把他寫好。可宋春來這個酸臭秀才,軟硬不吃,他實在沒辦法瞭,才想到用實際行動改變宋春來對他的看法。他盡可能地表現自己,可宋春來正在氣頭兒上,根本不看他。他隻好做個大動作,想到河邊經常出事,他就到這裡來等。他相信心誠則靈,隻要他等下去,總會碰到事兒的。不管是掉到河裡的,或者是持刀搶劫的,他都會毫不猶豫地沖上去。
  
  宋春來看著他憔悴的臉,難過地說:“你這又是何苦?”
  
  劉峰嘆瞭口氣,這才說,他上學少,書沒讀好,文化水平低,總是怕受人欺負,怕吃虧,就學會瞭撒潑耍橫。可是,他不想讓女兒看到他混蛋的樣子,他要保持在女兒心目中的美好形象,更想讓女兒學好啊。所以,他就不能讓宋春來把自己寫成那麼壞,他就是拼上這條老命,也得讓宋春來把他寫好。他得讓女兒把他當成榮耀,得讓女兒尊敬他。
  
  宋春來點瞭點頭,哽咽著說:“劉哥,你放心,你是個好人,我會把你寫好的。”
  
  這時,劉峰的女兒推門進來,一把抓住瞭他的手,大聲說:“爸爸,他愛怎麼寫怎麼寫,在我心裡,你永遠是好人,是英雄,是我的偶像,是我的光榮!”
  
  劉峰愣瞭一下,忽然就把女兒摟在懷裡。宋春來看到,他的眼角兒閃著晶瑩的淚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