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換骨

  走在路上,看著身邊的林輝,李紅的臉上不禁露出瞭嫌棄的神色。
  
  林輝是她的男友,兩人交往瞭大半年,其實感情很好。可林輝長得實在太猥瑣——身材短小,瘦得皮包骨頭,且賊眉鼠眼,沒半點男子漢的氣概。一開始,李紅死活不肯接受他。可架不住林輝溫柔的攻勢,最終還是勉為其難地接受瞭。
  
  撇開外表,林輝在其他方面,堪稱完美。有錢,溫柔,專一,對李紅無微不至,是絕版的鉆石好男人。可偏偏,上天怎麼就讓他長瞭這麼一副身材?
  
  看李紅唉聲嘆氣,一旁的林輝更加殷勤瞭。李紅心中所想,他自然知道。可身材大多靠遺傳,臉蛋是爹媽給的,他有什麼辦法?
  
  走瞭一會兒,建軍打來電話。林輝接瞭電話,說有生意,就先走瞭。建軍是林輝的生意夥伴,兩人關系挺密切的。林輝曾告訴李紅,他和建軍是跑業務的,可交往這半年來,李紅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兩人的工作,似乎有點神秘。
  
  過瞭幾天,林輝老傢的人打來電話,說有人想買他的老房子,讓他回去一趟。林輝的父母早亡,老傢的房子空置多時。平常,林輝委托一位遠親代為照管。如今,有人想買下那房子,林輝也很高興。訂瞭車票,當天就回瞭老傢。
  
  林輝前腳剛走,建軍就帶著酒菜上門。他本來是找林輝喝酒的,如今林輝回去瞭,建軍於是把酒菜往桌上一放,對李紅說:“沒事,那就咱倆嘮嘮吧!”
  
  喝瞭點酒,話也多瞭。建軍說:“你和輝哥的感情那麼好,快結婚瞭吧?”
  
  聽瞭這話,李紅先是臉上一紅,甜滋滋的,可接著想到瞭一件事,不由得嘆瞭口氣。建軍見狀,追問怎麼啦?李紅說:“不瞞你說,林輝什麼都好,就是長得太磕磣瞭!臉蛋也就算瞭,男人長得醜點,真不算什麼。可身體那麼瘦弱,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
  
  聞言,建軍一笑:“還以為你擔心什麼,這問題包在我身上。”
  
  李紅也笑瞭笑,不說話。林輝都三十出頭瞭,也過瞭長個子的年齡,神仙都救不瞭他,建軍能有什麼好辦法?李紅隻把建軍的話當安慰,也沒當真。
  
  哪知,建軍卻說:“我知道你不相信!跟我到一個地方,保證你大開眼界。”
  
  不由分說,建軍將李紅拉出瞭門。帶著滿心的好奇,李紅上瞭車。建軍開著車,七彎八拐後,到瞭城郊一處頗為偏僻的地方。在李紅詫異的目光中,建軍走進一棟木屋子,敲瞭門。沒多久,有人來開門。
  
  李紅滿腹疑問,可建軍卻對她做瞭一個噓聲的手勢。從外面看,木屋似乎不大,可走進去,才發現裡面別有天地。屋裡裝修得古色古香,頗有韻味。一走進去,一陣淡淡的香氣飄瞭過來,令人心醉。
  
  在一個大房間的外面,有一排木椅子。此時,椅子上坐著四個人,兩男兩女,面帶焦灼之色。建軍帶著李紅,挨著兩人坐下。李紅想問,但看到建軍的凝重的面色,隻得把到瞭嘴邊的話,又咽瞭下去。
  
  沒多久,一名小童從大房間走出來,帶著前面的兩名男子走進房間裡。整整一個小時過去,男子才從房間裡走出來。可一看到男子,李紅就呆住瞭。
  
  走出來的兩名男子,和一個小時前,完全變瞭個人。原先五短身材的男子,變成瞭堂堂七尺的男子漢,氣勢雄偉。相反,身材高大的那個,如今卻變得又矮又胖。若不是兩張臉還和之前一樣,李紅肯定以為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瞭。
  
  接下來,同樣的怪事也發生在前面的兩個女子身上。兩人從房裡出來後,身材也互相調換瞭一樣,瘦小的變得高挑,高挑的反倒變得瘦小瞭。
  
  若非親眼所見,李紅幾乎要懷疑自己在做夢瞭。可掐瞭掐大腿,疼得很。她這才相信,眼前發生的事,確實是真的。
  
  建軍說:“千真萬確,這傢神奇的換骨館,是我偶然發現的。任何人,都可以在這裡更換自己的骨架。人的氣勢,多半和骨架有關。換瞭骨,自然就煥然一新瞭。”
  
  李紅跟著建軍,走進瞭大房間。裡面是形形色色的骨架,初看之下頗為嚇人。在這堆骨架中,坐著一個鶴發童顏的老者。看樣子,年紀應該很大瞭。
  
  在建軍的鼓勵下,李紅說瞭自己的苦惱。老者笑著說:“這有何難?換個骨架,自然就解決瞭。不過,你必須找到一個願意和你男友交換骨架的人。”
  
  李紅本來已經覺得有希望瞭,聽老者這麼一說,眼神又黯淡下去。就林輝那猥瑣樣,誰會願意和他交換骨架?
  
  和建軍走出木屋,李紅一臉的無精打采。
  
  李紅也想過,林輝賺瞭不少錢,倒不如花錢找個身材不錯的交換骨架,這樣兩方各取所需。可臨走前,老者的一番話打破瞭她的幻想:“骨,人之氣也。人的精氣神,全在骨頭上。為點錢而出賣骨頭的人,絕對是軟骨頭。筋骨松軟,就算長得再高大,也會給人獐頭鼠目的猥瑣之感。這麼一來,就算換瞭骨,結果和之前也一樣。”
  
  不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真的成問題瞭!李紅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什麼辦法。
  
  正當李紅無計可施時,轉機卻出現瞭。隔天,建軍打來電話:“我想過瞭,還是用我的吧!輝哥對我恩重如山,這也是我應該做的。當初,我是個孤兒,流浪街頭,當瞭乞丐。要不是輝哥收留我,我現在還不定成什麼樣呢?”
  
  這個想法,其實李紅也曾想過。隻是,建軍怎麼說也是自己人,李紅實在開不瞭口。如今,建軍自己願意,這倒讓事情變得簡單瞭。盡管,李紅心裡也有點愧疚,但轉念一想,以後多照顧建軍,多給他點錢,也算是彌補瞭。
  
  最後,建軍又說:“還有件事,你可得註意。如果輝哥知道,和他換骨的人是我,他肯定不答應的。輝哥義氣太重,絕不肯幹這事。所以,咱們先得瞞著他。等他回來後,你找個機會,把他灌醉,在酒裡下點安眠藥,然後咱們再把他送到木屋裡換骨。”
  
  李紅想瞭想,林輝這人確實講義氣,如今也隻能這麼辦瞭!
  
  林輝一回來,李紅就做瞭一桌子菜,又在酒裡下瞭安眠藥,總算順利讓林輝沉睡過去。送到小木屋後,老者沉思片刻,接著說:“你們考慮清楚瞭,每個人的一生中,隻有一次換骨的機會。這次換瞭後,以後就不能再換瞭。”
  
  李紅忙不迭地點頭。就林輝這猥瑣樣兒,誰還想再換呀?看兩人都沒意見,老者點瞭點頭,給林輝和建軍都註射瞭麻醉劑,之後讓李紅先到外面等著。
  
  誰知,剛過瞭半個小時,老者就跑瞭出來,一臉慌張地說:“遭瞭,林輝沒氣瞭!”
  
  這話讓李紅一呆。反應過來後,李紅沖瞭進去。隻見林輝躺在瞭床上,全身發紅,滿是疹子。摸瞭摸口鼻,氣息全無。再按瞭按心跳,也沒瞭。此時的林輝,身材高大,雖然閉目躺著,但看起來威風凜凜。可本該慶功的時刻,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老者說:“不是我的關系。剛開始,事情很順利。後來,發現他呼吸有些急促,但這種情況,很多人在換骨過程中也會出現,所以我也沒在意。可剛換完骨,卻發現他氣息全無。這下,我才覺得事情不妙瞭。”
  
  李紅的第一個反應,是想報警。可接著一想,換骨本是天方夜譚的事,警方會相信嗎?再說瞭,老者是能人異士,本領大得很,能鬥得過他嗎?
  
  李紅滿腹糾結,不知該如何是好?這時,耳邊卻傳來建軍的聲音:“不用想瞭,這事情與老人傢無關,是我幹的。”
  
  原來,建軍剛剛醒來,正好看到瞭剛才的那一幕。看著李紅詫異的目光,建軍冷冷地說:“一開始,這就是我設下的一個圈套。我和林輝的職業,說白瞭就是小偷。他身材靈活瘦小,適合穿房入屋。每次行動,都是他進房子裡,我則在外面望風。因為我的身材太過顯眼,很容易被人發現。這麼一來,每次的收獲,都是林輝拿大頭。明明做的都差不多,憑什麼他吃肉,我隻能喝湯?”
  
  停瞭一下,建軍接著說:“可沒辦法,身材這事,沒法改變。偶然的機會,我知道瞭這裡可以換骨。於是,一個計劃在腦中產生瞭。我想和林輝換骨,可他肯定不會答應,這等於是斷瞭他的財路。所以,我才讓人去他的老傢,買他那套破房子,引開他。這麼一來,我就能單獨把你帶來這兒。後來的事,你都知道瞭。有一點,你一直被蒙在鼓裡,林輝不僅身材猥瑣,而且身體很不好,患有嚴重的先天性心臟病。而且,他對安眠藥嚴重過敏。他不告訴你,並讓我一起幫忙瞞著你,是因為你一直嫌棄他沒有男人氣概,再讓你知道他有這麼多毛病,你肯定得把他甩瞭!”
  
  最後,建軍又往下說:“所以,我幹脆來瞭個借刀殺人,讓你在他酒裡下安眠藥,這麼一來,就能引發他的嚴重過敏,進而導致心臟病發作猝死。哈哈,現在如願以償,既得到瞭他的骨,又少瞭個分錢的人。哼,人是你殺的,就算你知道真相,又能怎樣?”
  
  李紅愣住瞭。沒想到,真相如此殘酷!
  
  這時,建軍掙紮著,似乎想起身,但強撐著起來瞭一點,卻又“撲通”一聲倒下去。建軍皺著眉頭,對老者說:“怎麼回事?我看那些換骨的人,不是隨治隨走的嗎?怎麼我好像渾身都沒有知覺,是不是恢復的時間要久一點?”
  
  老者嘆著氣說:“你呀,作繭自縛!中國人常說,骨氣骨氣。骨之精華,全在一口氣。你和林輝換骨之時,他應該正好斷氣。就算沒死,也離死不遠瞭。骨中精氣全無,那就是一副死骨。我一直要你們找到自願交換的人,就是因為唯有活人的骨,才有用處。死人之骨,沒瞭氣,自然也沒瞭力。從今以後,你全身癱瘓,隻怕要在病床上瞭此一生瞭。”
  
  建軍呆呆地看著老者,許久,才會過來神,狂喊著:“我不相信,你騙人!”
  
  可任他怎麼掙紮,身子卻越來越沉重。最後,他連動也不能動,隻能看著老者和李紅,喘著粗氣,眼中滿是不甘。
  
  李紅看瞭看他,又看瞭看死去的林輝,心中一陣黯然,頭也不回地走出瞭木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