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劍定江山

  大宋末年,由於內憂外患不斷,權勢紛爭不休,刑場成瞭時常有熱鬧可看的地方。
  
  劊子手蔣五成瞭炙手可熱的人物,因祖傳“吹風涼”刀法,在蔣五手裡,人死真的成瞭風吹帽,稍有點兒背景的都點蔣五行刑。
  
  蔣五也因此享足瞭富貴,也有瞭自己的深宅大院,為瞭把祖傳的絕活繼承下去,很早就在兩個兒子中篩選。
  
  蔣五有兩個兒子,老大叫蔣百瞭,老二叫蔣百定,老大憨直,老二靈秀。想想刑場不是官場,技術精湛便可,蔣五最後把目標定在蔣百瞭身上。所以,蔣百瞭8歲就隨父親到刑場觀斬,十幾歲就視死如兒戲瞭。可老二蔣百定卻忌血如仇,看哥哥為練手而刀斬雞鴨,他就驚恐地躲在母親的佈裙下顫抖不止。可事與願違,蔣百瞭在第一次操刀時,由於用力過猛,鬼頭刀斬掉人頭後砍向瞭自己的腰,經過搶救,他的命雖然活瞭下來,但已不能操刀。於是,蔣傢子承父業的責任就落到瞭蔣百定身上。
  
  蔣百定聽說父親讓他去當劊子手,嚇得躲在外面不敢回傢。蔣五非常氣惱,沒想到二兒子這麼沒血性,於是提著棍子四處找,終於在街角找到瞭他。
  
  蔣百定伏在地上哀求蔣五:“爹,讓我幹什麼都成,就是別讓我去殺人。”蔣五也不搭話,舉棍便打,蔣百定誇張地號叫。街上的人圍瞭過來,蔣五要當街教子。
  
  這時,一個道人撥開人群,上前攔住蔣五:“施主不要打瞭,此子大貴,一劍定江山。”蔣五苦笑,這孩子文不能提筆,武不能提刀,何以定江山,但還是收瞭手。
  
  回傢後,蔣五再沒提讓蔣百定當劊子手的事,一切從長計議,好在自己年事並不是很高。
  
  為瞭讓蔣百定對“殺人”不再害怕,蔣五決定給蔣百定請個武師,能舞刀弄槍,自然就不會害怕打殺。這樣,蔣五給蔣百定花重金請瞭個叫欒立的武師。欒立武功高強,又會善誘利導,漸漸地,蔣百定喜歡上瞭習武,雖然長進不快,但也讓蔣五喜上心頭:長此下去,提刀殺人定會是小菜一碟。
  
  這天,蔣百定和師傅正在院子裡練劍,猛然聽到院墻外傳來打鬥聲,欒立為看究竟,躍到瞭墻外。可蔣百定沒能力躍墻跳出,心情懊惱,就把手中的劍使勁朝墻外拋瞭出去。外面的打鬥聲停瞭下來,蔣百定等師傅把劍給撿回來,可左等右等不見師傅回來,便跑到草房睡覺去瞭。
  
  過瞭半晌,蔣百定門前熱鬧瞭起來,大宋皇帝親自擺駕來到蔣五傢。原來,端宗趙昺被刺客追殺,刺客的彎刀正要結果癱在地上的端宗時,蔣百定從院裡拋出的劍正好紮在刺客的頭上。端宗成功脫險,經盤問救駕的欒立才知,拋劍殺賊的竟是蔣百定。於是,皇帝不顧剛受的驚嚇,非要親自來看救自己的人。
  
  蔣五見狀,驚慌失措地找蔣百定,終於在草房找到瞭他。蔣百定撲通一聲跪倒,無師自通地跪拜:“草民蔣百定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一旁的蔣五心中歡喜,二兒子跟皇上竟有如此的天緣,話說得如此利索。
  
  端宗問蔣百定:“你怎麼知道朕行危難,出手相救?”蔣百定根本不知怎麼回事,張著嘴不知如何作答。
  
  一旁的蔣五撲通跪倒:“皇上,一劍定江山,一劍定江山啊!”
  
  端宗迷糊瞭:“什麼‘一劍定江山’?”
  
  蔣五就把遇到老道的事說給瞭端宗。端宗聽瞭大喜,當即頒旨,封蔣百定為五品侍衛郎,手持寶劍,時刻伴君左右。
  
  端宗有端宗的想法,他的皇位是弒兄殺母奪來的,很多人不服,所以時常遭到追殺。這回有“一劍定江山”的救駕,他坐皇位是天意,所以封瞭16歲的蔣百定為五品侍衛。
  
  還好,江山從此真的太平瞭,沒人再刺殺皇帝瞭。
  
  有瞭天降神助的奇緣,蔣百定非常被端宗看重,雖無過人之技,但十幾年後已是朝中的棟梁之才。26歲時,他竟成瞭端宗的托孤之臣:“蔣愛卿,你是朕的幸臣,有你,我大宋江山穩固,你一定要保護趙坐穩皇位。”
  
  蔣百定飽受皇恩,心存感激,也淚流滿面:“皇上放心,我一定不負皇上對我的洪恩,有我在,就有三皇子的江山在。”
  
  端宗這才閉眼去瞭。但實際上朝綱紛亂,民怨四起,元軍又大兵壓境,宋朝已是危如累卵。每天朝上混亂一片,主戰派和主和派糾吵不停。
  
  這天,也是先皇托孤之臣的丞相曹舉乾拉著蔣百定到後宮和剛登基的小皇帝、皇太後研究“戰和”之事。曹舉乾說:“我主張出兵迎戰,蔣將軍,你意下如何?”
  
  蔣百定說:“和即是亡國,戰還有一線生機。”
  
  曹舉乾說:“有將軍的‘一劍定江山’神助,我們一定會勝。”
  
  第二天早朝,堂下又爭吵不停。小皇帝突然拍案站起:“朕意已決,出兵迎敵,誰再說和,猶如此案。”一旁的蔣百定拔劍就將龍案的一角斬下。隨即皇上頒旨,封蔣百定為鎮遠大將軍,領兵抗敵。
  
  實際上蔣百定自己也沒有信心,他並不是萬軍之中取對方首級的勇將,隻是負著“一劍定江山”的光環而已。
  
  原先的邊關永州已被元軍奪去,宋兵退守現在的石門關,此關難攻易守,所以元兵沒能順利地攻下。蔣百定的到來,讓宋兵士氣大振,把紮滿箭身的免戰牌摘瞭,城頭掛起瞭蔣字大旗。
  
  蔣百定明白一鼓作氣的道理,於是打開城門,率兵迎敵。宋將是先鋒官左滿工,迎戰元將鐵耳通,隻十幾個回合,左滿工被鐵耳通斬落馬下。
  
  蔣百定隻好收兵,又掛起瞭免戰牌。初戰受挫,不但是士兵的士氣大減,蔣百定的情緒也沮喪到瞭極點。長此以往,人心渙散,就是石門關再堅固,也會不攻自破。
  
  這天,蔣百定接到情報,說元軍主帥忽必烈來永州督戰。蔣百定覺得有瞭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決定親自去刺殺忽必烈,師傅欒立百般不同意。
  
  蔣百定說:“假如上天真的賦予我‘一劍定江山’的能力,那我一定會誅殺忽必烈。如不能,那也是大宋氣數將盡,我也該以死上報皇恩。”
  
  師傅看攔不住,隻好任蔣百定去瞭。蔣百定扮作樵夫混進瞭永州城,他從小到大沒有賣過柴,不會吆喝,而且還且走且停,東張西望,終於被元兵當成宋軍的探子抓到瞭大營。蔣百定被抓並沒有驚慌,倒還有幾分竊喜,如果忽必烈在堂上審問自己,那自己會從元兵手裡拔劍刺去。如果有神力相助,忽必烈必死無疑。可讓他失望的是,審問他的是元將鐵耳通。
  
  還沒等鐵耳通開口,下面的一個偏將說:“這不是宋將蔣百定嗎?”
  
  此語一出,元兵大帳內全是拔刀亮劍的聲音。
  
  蔣百定並未害怕,嘿嘿一笑:“你們看我像蔣百定,就是因為我像他,他讓我代他到兩軍陣前送死,我這才逃出來瞭。”
  
  元將將信將疑,不能確定。最後,鐵耳通說:“也好,過幾天讓曹舉乾曹丞相來確認,先留在營中,嚴加看管。”
  
  蔣百定聽後大驚,就連和自己一起主戰的曹丞相都叛國投敵瞭,無怪乎他要自己來領兵抗敵。曹舉乾如果來,自己性命不保不說,這傢夥把持朝綱,不知還有多少賢臣被害。他無心再刺殺忽必烈,急著要逃回去,或者把消息傳回去,隻有除奸扶正,大宋才能有救。可元兵看得很嚴,他並沒有機會逃走。
  
  第三天,終於有瞭機會,蔣百定借上廁所之機,從水洞爬出,然後飛一般向石門關奔去,元軍大營離石門關隻有幾裡之遙。
  
  看到城樓上的宋兵,蔣百定大喊:“我是蔣百定,請快開城門。”身後的元軍騎兵已經追過來瞭。
  
  城上的宋兵不但沒開城門,反而一陣亂箭射來。
  
  蔣百定隻好趴在地上,也難怪,自己一身便裝,早霧蒙蒙,他走時隻有師傅一人知道。趴在地上的蔣百定看到一把遺棄的弓箭後,有瞭主意,於是撕下內衣,咬破手指寫下:“皇上,曹舉乾已叛國,速殺之。蔣。”他把血書綁在箭桿上,這時元軍的騎兵已來到近前。他也不管這些,引臂搭弓,把箭射向瞭城頭。
  
  蔣百定再次被押回瞭元營,這回關在一個沒窗戶的黑屋裡。不知過瞭多少時日,這天,他被帶到一個寬敞明亮的大屋,寬帶更衣後又飽食瞭一頓,他以為是大限到瞭。
  
  突然,從門外傳來一陣笑聲,是曹舉乾:“哈哈,蔣百定老弟,你不愧是一劍定江山啊,你射出的一箭就改朝換代瞭,哈哈哈……”
  
  原來,蔣百定逃到城下喊開門,守城兵雖然射箭,但還是報告給瞭被曹舉乾勸說到石門關禦駕親征的小皇帝。小皇帝急忙爬上城頭,要看看來瞭兩天還一直沒見到的輔臣蔣百定。可沒想到,蔣百定的一箭射中小皇帝的眉心,小皇帝當場斃命。蔣百定聽後癱倒在地。
  
  這也是一箭定江山?隻是劍與箭不同而已。
  
  元軍很快攻陷瞭京都,宋朝換成瞭元朝,蔣百定因一箭之功被封瞭“一字定山王”,世襲王位。
  
  一年後,蔣百定一傢32口人一夜全部失蹤,偌大的王府成瞭一處空宅。
  
  元朝皇帝以為蔣百定傢是被大宋的殘餘所殺,四處捉拿兇手。而實際上蔣百定在武夷山下自立為屯,過上瞭平凡人的生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