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辣妹子斷指

  她有個好聽的名字叫湘婷,大傢卻不叫她湘婷,而叫她辣妹子。不單單因為她愛吃辣椒,重要的是因為她潑辣。
  
  今天,湘婷痛苦地做瞭兩個好菜,弄瞭瓶好酒,對老公伍懶仔說:“謝謝你給我買瞭耳環,我要犒勞犒勞你。”
  
  看到老婆給自己弄瞭幾個菜,又買瞭好酒,伍懶仔當然高興,一邊喝,一邊誇老婆:“可能是我上輩子積的德,上天賜予我這麼好的老婆。”
  
  伍懶仔一高興,就多喝瞭幾杯,一下子就有點醉意瞭。好久沒有這樣喝瞭,加上今天比較辛苦,伍懶仔不一會兒睡著瞭。
  
  湘婷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看準伍懶仔睡得正香時,她跑到樓下的小店,打瞭一個電話:“陳醫生嗎?我是湘婷啊,我老公的手指被東西砸斷瞭,請你趕快來幫他包紮一下吧。”然後上到樓上,看著樓下的公路,等待著陳醫生的到來。
  
  過瞭5分鐘,陳醫生騎著摩托車,出現在樓下。陳醫生是一傢私人門診的醫生,和湘婷熟,到瞭湘婷這單元的門口,停下車來,取下藥箱,向湘婷的樓上走來。
  
  這時,湘婷轉過身來,拿起她剛磨好的菜刀,走進臥室,把熟睡的老公的右手食指放到床緣,飛起一刀,砍下瞭老公的食指,然後把食指裝在一個盒子裡。她要把伍懶仔的手指裝在這隻盒子裡,作個紀念!
  
  湘婷流著淚,把那隻盒子像寶貝一樣藏瞭。湘婷這些動作做得很流暢,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完成瞭。
  
  陳醫生剛走到湘婷傢的門口,突然聽到“啊……”的一聲慘叫,嚇得差點把藥箱扔掉。湘婷馬上過來,接過藥箱放在客廳的桌子上。此時的伍懶仔也跑出臥室瞭,正好看到陳醫生和桌子上的藥箱。
  
  伍懶仔用左手死死地按住被砍的食指,不讓它出血,牙齒咬得嘎嘎響,忍著痛不再叫,隻是問湘婷:“我的手指怎麼瞭?”“怎麼瞭?先叫陳醫生給你包紮,包紮好瞭我再跟你說。”湘婷也是咬牙切齒地說。
  
  湘婷下此狠心也是萬不得已。和伍懶仔談戀愛的時候,湘婷就知道他是三隻手,湘婷根本就瞧不起他。可是伍懶仔喜歡上她,非她不娶。經過長時間的努力奮鬥,伍懶仔感動瞭湘婷。一天湘婷對伍懶仔說:
  
  “伍懶仔,你要是真的愛我,就改掉惡習。要是做到這一點,我還可以考慮。”湘婷的心軟瞭。
  
  還別說,伍懶仔為瞭愛情,再也不小偷小摸瞭,還很勤勞,經常跑到湘婷傢裡幫她傢做事,對湘婷是百依百順。看到伍懶仔的突出表現,湘婷的父母也同意瞭這門親事。
  
  戀愛一年,湘婷和伍懶仔結婚瞭。可是,結婚後的伍懶仔,自從老婆懷上兒子,他離開老婆出來打工後,又故伎重演,幹起瞭扒手勾當。終於在一次行竊中被抓,由於數額較大,他被判瞭一年。
  
  兒子都快一歲瞭,他才從牢房裡出來。湘婷以為伍懶仔經過一年的磨難和教育改造,改掉瞭惡習。可是,回來不到一個月,他又故伎重演瞭。
  
  昨天當她接過伍懶仔買的一對耳環時,開始還很感動,這可是伍懶仔結婚後第一次給她買禮物,看來他進去後的改造和教育還很有成果。可是細一想,覺得不對,這一對耳環可是當今流行的款式,價格不低,要兩千多元,他哪來的錢?
  
  到瞭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湘婷就嬌聲嬌氣地問伍懶仔:“這耳環很貴吧?”伍懶仔看湘婷高興的樣子,自豪地說:“你別管多少錢,隻要你知道我對你好就行瞭。”
  
  別管多少錢?好啊,看我怎麼收拾你!湘婷心裡很氣,沒想到伍懶仔還是這個樣子,這個傢還要不要瞭?
  
  為瞭徹底改變伍懶仔做三隻手的惡習,長痛不如短痛,湘婷就出此下策,把伍懶仔砍掉一隻手指,看你以後還怎麼做三隻手!
  
  陳醫生不管其中的原因,治病救人是他的職責,他隻管給病人看病,叫伍懶仔把手放開,讓他看一下。
  
  看到早有準備的陳醫生,伍懶仔似乎從夢中醒來,明白瞭所發生的事。他一邊走到陳醫生身邊,一邊說:“你這個狠心的女人,是不是以為那買耳環的錢又是我偷來的,才把我的手指砍掉?”
  
  湘婷本來想等伍懶仔包紮好瞭再說,看伍懶仔知道瞭,就把自己的苦水倒出來:“你還有自知之明,算你聰明。告訴你,我是不想再讓你進牢房,不想再一個人帶著兒子過。”
  
  伍懶仔聽瞭搖頭,不知說什麼好,沉默瞭好一會才說:“你知道那耳環是怎麼來的嗎?那是我昨天賣瞭一天的苦力,賺瞭40元給你買的一副耳環。耳環雖然不是真的,可它是我第一次出苦力賺來錢給你買的。在牢房裡的一年時間裡,我對你很內疚,覺得對不起你,加上在裡面的改造和教育,我真的願意重新做人瞭,你怎麼還這樣看待我……”
  
  伍懶仔說到這裡,湘婷拿出耳環,用牙齒咬瞭一下,一咬才知道耳環真是假的,頓時傻瞭:“啊,這不是你偷來的?你找事做瞭?那你怎麼不說?”
  
  “我說什麼?我這份苦力活,老板還要試用我幾天,我想當老板正式招瞭我以後再告訴你的,誰知道……”伍懶仔說不下去瞭。
  
  湘婷一聽撲到伍懶仔的肩上,哭起來:“老公,我錯瞭,我對不起你!現在可怎麼辦?你打我吧!”
  
  陳醫生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瞭,叫湘婷不要哭,哭還會添亂。陳醫生要伍懶仔把按著的手拿開。伍懶仔的手一松開,血管裡的血像噴泉一樣向外冒。食指的三節被齊刷刷地砍掉瞭兩節,留有一節在上面。這樣的話,要再做三隻手,肯定是不行的瞭。
  
  看著老公手出血像噴泉,湘婷不知如何是好。陳醫生冷冰冰地看著湘婷,問:“那兩節指頭呢?”
  
  湘婷趕快從她的百寶箱裡拿出一隻小盒子,交給陳醫生。陳醫生打開盒子,那兩節血淋淋的手指躺在裡面。他就對湘婷說:“是接上?還是不接上?”
  
  “可以接?接接接!”湘婷馬上回答。
  
  “那好,你準備6000塊錢,等一下送到人民醫院來。我先帶你老公去醫院,接手指要醫院才能做。”陳醫生一邊說,一邊把那隻小盒子放入瞭藥箱,帶著伍懶仔走瞭。
  
  湘婷可是把錢看得很重的人,平常都舍不得花錢,那幾千塊錢可是她結婚以來省吃儉用存起來的。可這回大方瞭,她拿著存折就往銀行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