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花心老漢

  劉老漢的臉上長著一條像蛇一樣的刀疤,還缺瞭兩顆門牙,說起話來總關不住風,卻喜歡往村裡的那些留守婦女人群裡鉆。那些留守婦女常常罵他老不正經。在城裡當官的兒子劉成得知此事,就把劉老漢接到城裡與他一起住。
  
  劉老漢到兒子那裡住下沒幾天,老毛病就犯瞭。說他在房子裡閑不住瞭,非要出去走走。劉成也怕劉老漢悶壞瞭,就囑咐他到公園裡去轉轉,渴瞭就到附近的茶室去喝茶,累瞭就趕緊回傢,千萬不要往女人堆裡紮。劉老漢見兒子放行,急忙點頭答應。可他一出門,就把兒子的囑咐忘記瞭。他不去公園、茶室,卻偏偏往小巷裡的發廊、酒吧裡的那些年輕、打扮妖艷的女孩子面前湊。為此,劉老漢挨瞭不少的白眼和辱罵。
  
  這事很快被劉成發現瞭。他理解劉老漢,母親去世多年,父親非常寂寞,想找個女人解解悶也屬正常的事。早在一年前,劉成就安排王阿姨與劉老漢見過面,王阿姨對劉老漢非常滿意,可劉老漢一聲不吭地回瞭鄉下。劉成這次接劉老漢進城來也有此意,他沒有急於辦這件事,是因為工作忙。他對劉老漢說:“爸,王阿姨昨天還在向我打聽你,如果你現在同意,我想把你們的婚事辦瞭。”
  
  誰知,劉老漢頭搖得像撥浪鼓,堅定地說:“不,我喜歡一個人過生活。”劉成有些急瞭,生怕劉老漢再幹出傻事來:“爸,您就答應吧!”可劉老漢堅決地搖瞭搖頭說:“你把老子想成什麼人瞭?我是絕不會與那個姓王的結婚的,再說我一個野慣瞭的鄉下老頭,怎麼能與城裡人合得來?”劉成見劉老漢還是拒絕此事,很是不快,可又沒有辦法,隻得再次囑咐劉老漢沒有得到他的準許,絕對不準他一個人出門。劉老漢有些茫然地點瞭點頭。
  
  這天,劉成剛去上班,劉老漢就偷偷地溜瞭出去。路過天皇洗浴城時,看到一個打扮十分妖艷的女孩子從裡面出來,劉老漢趕緊上前攔住她,問道:“小姐,能不能告訴我哪裡有招收三陪的?”那個女子一聽,什麼也沒說,揚起手就一巴掌打在劉老漢的臉上。頓時,劉老漢臉上火辣辣地痛。可劉老漢還是不死心,捂著嘴嘀咕道:“城裡的女人就是兇,我隨便問問就要挨打。”劉老漢的話音還沒落下,那個女子又揚起手給瞭劉老漢一個耳刮子,罵道:“鄉巴佬,你找死啊!”然後掏出手機撥打瞭110。
  
  劉老漢和那個女孩被帶到派出所,女孩一口咬定劉老漢調戲她,要求民警從重處罰劉老漢。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民警要拘留劉老漢,並要罰款,讓劉老漢找親人拿錢來贖人。劉老漢很不情願地給劉成打瞭電話。
  
  劉成接到電話後非常惱火,一到派出所,就把劉老漢數落瞭一頓:“爸,您還不嫌丟我的臉?您知不知道這樣是違反法律的?”好在派出所的民警認識劉成,把他給勸住,罰款也不用交瞭,就把劉老漢放瞭,還向劉老漢賠不是。
  
  回到傢裡,劉成決定與父親進行一次長談:“爸,您老也知道我不是一個很封建的人,我一直想讓王阿姨來陪伴您,可您每次都拒絕。您心裡到底在想什麼事?在鄉下老傢您老惹事,來我這裡又惹事,叫我怎麼安心工作?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我故意放縱您老人傢。爸,這次您無論如何都要答應與王阿姨的婚事,我抽時間把您二老的事辦瞭。”
  
  劉老漢沉思瞭好一會兒,才說:“既然你這麼有孝心,如果我不答應就是我的不是瞭。好吧,我暫且答應下來,但我有一個條件,不然……”劉成一聽父親答應瞭自己的要求,心裡一下子樂瞭。心想,隻要劉老漢答應與王阿姨的婚事,他什麼條件都能答應。於是,劉成對劉老漢說:“爸,不論您提什麼要求,我都答應。”劉老漢見劉成答應得十分爽快,也笑瞭,說:“你可別反悔。”劉成肯定地回答說:“我絕不反悔,您就說吧。”劉老漢看瞭劉成一眼,囁嚅地說:“我想去發廊裡打工……”
  
  劉老漢的話還沒有說完,劉成就癱在沙發上。老爸什麼要求不提,偏偏要去發廊打工,就算他劉成能答應這個要求,可發廊裡打工的都是年輕貌美的女子,怎麼也輪不到他劉老漢啊!
  
  經過考慮,劉成決定把王阿姨找來商量,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操辦好兩人的婚事,免得夜長夢多。
  
  第二天一早,劉成撥通瞭秘書的電話,讓他馬上去叫王阿姨來一趟他傢。做完這一切,劉成才到劉老漢的房間,打算把這件事告訴他。當劉成打開劉老漢的房間時,才發現劉老漢不見瞭。
  
  劉成正在著急時,接到瞭派出所的電話:“劉局長啊,你父親與發廊裡的一個小姐打架,最後被110帶到派出所裡……”民警的話音未落,劉成拿在手裡的茶杯“咣當”一聲掉在地上。僅僅兩天時間,父親就兩“進宮”瞭。
  
  劉成看著蜷縮在角落裡的劉老漢,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他走過去質問道:“爸,您是怎麼啦?盡給我添亂!”劉老漢像一個做錯瞭事的孩子一樣不敢作聲,任由劉成指責他。在一旁的民警看不過去瞭,走過去把劉成拉到一邊,為難地說:“劉局長,這次你父親把事情鬧得太大瞭,連市長都知道瞭,我們也無能為力瞭。”民警告訴劉成,劉老漢半夜跑到那個洗浴城裡,找到一個洗腳的小姐,當著許多人的面說那位小姐就是三陪女,要給她當徒弟。人傢一個女孩子被劉老漢這樣一說,以後怎麼見人?洗浴城的老板也急瞭,馬上報瞭110,等他們趕到時,劉老漢見那個女孩子還是不答應,就大吵大鬧起來,還說什麼拜師是天經地義的事。不知怎麼的,這事又被記者知道瞭,他們趕來又是采訪,又是拍照。民警又拿起一張報紙遞給劉成,說:“劉局長,你看看,這事都上瞭今天報紙瞭,市長也來電話,讓我們嚴肅查處這件事。如果我們不秉公辦事……”
  
  最終,劉老漢還是被罰款1000塊,讓民警教育一番後交給劉成領回傢。回到傢,劉老漢像是受瞭委屈一樣,囁嚅道:“兒子,是爸不對,給你丟臉瞭……”劉成有些生氣地說:“爸,您都六十多歲瞭,難道您不知道發廊裡的那些小姐都是三陪女,您老什麼不去學,偏偏要去學三陪,您這不是存心讓我難看嗎?”
  
  劉老漢嘆瞭一口氣說:“兒啊,我也知道那些小姐是三陪女。三陪女不就是陪別人說說話,聊聊天,就可以掙到很多錢嗎?你看電視裡趙本山和宋丹丹演的小品《鐘點工》,他們演的陪人說說話,動動嘴皮子就能掙到錢。”劉老漢頓瞭頓,又說:“你知道嗎?村裡的年輕男子都出去打工瞭,他們在外面打工掙錢容易嗎?可他們的女人留在傢裡,什麼事都不做,湊在一起打麻將,不但土地荒廢瞭,連小孩子都不管,有的還在村裡惹出風流事來。我聽說城裡做三陪很來錢,隻想學點技術,回到村裡去傳授給她們,希望她們能做點正經事……”
  
  聽瞭劉老漢的話,劉成頓時傻瞭,不知該怎樣向他解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