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撿到一個“垃圾股”

  “幹得好不如嫁得好”,在證券公司做櫃員的嬌嬌有個最大的夢想,就是找一個“鉆石王老五”。用嬌嬌的話說,找男人好比選股票,鉆石王老五就等於股市裡的“藍籌股”,能發揮中流砥柱的作用,那是女人重點追逐的對象吶。不過,現在的社會也如同變化無常的股市一般,魚龍混雜,一不小心,說不定就讓一個“ST”給套住瞭。所以,嬌嬌對“藍籌股”的考察發掘也是慎之又慎。這不,“錦源小區”一開盤,嬌嬌就忙不迭地趕瞭過去。錦源小區是迄今以來全市最高檔的住宅小區,每平米均價達到瞭18888元。嬌嬌的如意算盤是,能夠在這裡買房入住的男人,肯定能夠達到“藍籌”級別,至於自己能不能成為這隻“藍籌股”的“莊傢”,隻有靠運氣瞭。
  
  證券公司的工作相對清閑,下午下班後,嬌嬌來到“錦源小區”售樓處一看,排隊的人還真不少,來這裡的男人果然是個頂個地透著氣派。不過,讓嬌嬌感到遺憾的是,這些男人咋都是五十開外的呀!
  
  嬌嬌可不想找一個“骨灰級”的男人做老公!於是,她努力順著隊伍往前找,當她把目光落在最前面的一個人時,嬌嬌忍不住偷著樂開瞭:“耶!果然有個帥哥!”隻見他,身高足有一米七九,頭發梳得一絲不茍,相貌那是相當不醜,年齡頂多二十八九。當然,嬌嬌希望他至今獨身還沒女友!
  
  嬌嬌耐心地等待著。不一會兒,帥哥就領到瞭號碼,出瞭隊伍向外走去。嬌嬌趕緊三步並作兩步追上帥哥,“一不小心”撞在帥哥身上,然後假裝腳下一歪跌倒在地,用手摸著腳踝“哎喲、哎喲”叫瞭起來。
  
  這種蹩腳的表演竟把帥哥給騙住瞭,他趕緊停下腳步,扶起嬌嬌,關心地問:“小姐,你沒事吧?”嬌嬌假裝痛得很厲害的樣子,皺著眉頭說:“太疼瞭,我、我怕是走不動瞭……”
  
  “這可怎麼辦呢?”帥哥果然開始發愁。嬌嬌借機問道:“你有急事嗎?”帥哥說:“是啊,你看,排隊的人那麼多,我好不容易才領瞭一個號碼,我得趕緊……”不容他說完,嬌嬌頓時嘟起小嘴:“那,你把人傢害成這樣,是不是就不想負責啦?”帥哥臉紅瞭:“怎麼會呢?要不,我送你去醫院吧?”嬌嬌心說,我可不能去醫院,我的腳踝一點毛病都沒有,到瞭醫院可就露餡啦!於是,嬌嬌讓帥哥扶她到附近一個石凳上坐下,說:“醫院就不用去瞭,你陪我坐會兒,如果一會兒好瞭呢,我就饒瞭你,如果還是那麼疼,再去醫院不遲。”
  
  帥哥沒有辦法,隻好陪嬌嬌坐著。嬌嬌一邊煞有介事地揉著腳踝,一邊抓緊時間“火力偵察”。帥哥毫無防備,在嬌嬌的“迂回包抄”之下,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訴她瞭,他叫李傢成。嬌嬌聽瞭直吐舌頭,此帥哥果然不同凡響,跟香港那個“超人”一個名字嘛!
  
  李傢成卻無心理會嬌嬌的心思,他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嬌嬌,誠懇地說:“實在對不起瞭,小姐,我真的是有急事,我先告辭瞭。你如果身體還不舒服,就打我的手機好瞭,我一定會負責到底的!”說完,就匆匆走瞭。
  
  嬌嬌沒料到帥哥會主動給她手機號碼,頓時心花怒放。看著帥哥遠去的背影,她狠狠一咬牙:“哼,隻要你還名花無主,姑奶奶我就吃定你瞭!”
  
  當天晚上,嬌嬌就迫不及待地給李傢成打電話。嬌嬌撒謊說,她的腳踝腫瞭,走路都成問題瞭。李傢成挺不好意思,說如果不是現在脫不開身,一定去看看她。他這麼一說,倒提醒瞭嬌嬌,嬌嬌問:“看來你還挺忙的,你是幹什麼的呀?”李傢成笑瞭:“嗐,我能有什麼出息,給別人跑腿,掙個辛苦錢唄。”嬌嬌見李傢成不說實話,就扯開話題,試探道:“哼,我看你不來看我,根本不是脫不開身,而是怕你女朋友吃醋!”李傢成笑得更厲害瞭:“可惜呀,我現在是光棍一條,一人吃飽,全傢不餓!”嬌嬌聽瞭,險些樂得跳起來:呀,果然這傢夥是個鉆石王老五!
  
  嬌嬌馬上把自己的發現告訴瞭死黨眉兒。眉兒就是嫁瞭個窩囊無能的老公,現在年紀輕輕的就幾乎成瞭一個“黃臉婆”,她以“血的教訓”警告嬌嬌必須找個鉆石王老五。但眉兒卻對嬌嬌的樂觀不以為然,說鉆石王老五不是那麼容易俘虜的,因為追求他們的女人太多瞭。
  
  嬌嬌不服,對李傢成展開瞭猛烈攻勢。被這樣漂亮的女孩子追求,李傢成很快就“敗下陣來”,和嬌嬌談起戀愛。可令嬌嬌惱火的是,李傢成總是跟她煲電話粥,經常以工作太忙為由,婉拒跟她約會。看來,眉兒說得沒錯,李傢成肯定是身邊的女孩子太多,不知把嬌嬌排到第幾個約會對象去瞭。
  
  嬌嬌一氣之下,竟然真的病瞭,發燒咳嗽,眉兒陪她去醫院。來到醫院,眉兒替嬌嬌排隊掛號,嬌嬌坐在旁邊的長椅上唉聲嘆氣,直罵這個李傢成太絕情。正鬱悶著,一抬頭,忽然從掛號的長龍裡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你道是誰?竟然是李傢成!嬌嬌頓時覺得自己心跳加速,她目不轉睛地看著李傢成。一會兒,李傢成掛完號,竟然向自己這邊走來。嬌嬌趕緊用圍巾掩住臉,把頭扭向一邊。李傢成大概也沒想到嬌嬌會到這裡來,徑直把掛號單交給嬌嬌身邊不遠處一個女的,那個女的挺著一個大肚子。嬌嬌氣極瞭,顧不得眉兒還在給她掛號,悄悄地跟在李傢成和那個女的後面,隻見那個女的進瞭婦科診室,李傢成等在門外。
  
  嬌嬌躲在一根柱子後面,掏出手機給李傢成打電話,不一會兒,嬌嬌就看到李傢成掏出手機接聽。嬌嬌問李傢成在幹什麼?李傢成說,他在工作。嬌嬌陰陽怪氣地問:“你身邊有沒有女孩子啊?”李傢成回道:“開什麼玩笑,我告訴過你瞭,我是單身漢。”嬌嬌冷笑道:“你的工作就是陪女孩子去婦科看病嗎?”李傢成頓時一愣,警覺地把頭抬起來四處觀望,嬌嬌趕緊把身體全部隱藏在柱子後面。這時,眉兒掛完號,過來找嬌嬌:“你不老老實實等著我,瞎跑什麼呀?”嬌嬌“哇”地哭起來:“眉兒,完瞭,人傢名花有主瞭!”說著,用手一指婦科診室的位置。眉兒一看,發現李傢成正拿著手機發愣,啞然失笑:“什麼?你的那個鉆石王老五竟然是他?”“怎麼?你認識他?”“簡直太認識瞭!以前我們公司叫外賣,經常是他給送的!”嬌嬌傻瞭:“什麼?他竟然是個賣快餐的?”“哪裡呀,他是開‘跑腿公司’的,不做快餐,隻是送。不光送外賣,大到傢具沙發,小到針頭線腦,他都給送,就是買卷手紙,隻要你出錢,他都肯幹……”“哎呀,你別說瞭,真是太惡心瞭!”嬌嬌險些就要幹嘔起來,她忽然什麼都明白瞭:“原來,他根本不是什麼大款,他到‘錦源小區’去排隊,是富人花錢雇他幹的,因為富人沒有工夫排隊。今天他陪這個女的看病,肯定也是那個孕婦嫌排隊太辛苦,給他錢讓他排隊,是不是?”嬌嬌越說越氣,“哼,什麼‘藍籌股’,他簡直就是個隻要給錢就什麼都肯幹的‘垃圾股’!”
  
  嬌嬌毅然決然地跟李傢成斷瞭關系。
  
  過瞭一個多月,嬌嬌的媽媽從鄉下來省城看望嬌嬌,本來計劃玩兩天就走的,孰料一來就病倒瞭。嬌嬌向單位請假請不下來,眉兒到南方出差去瞭,嬌嬌又沒有其他朋友,急得她團團轉。百般無奈,嬌嬌隻好又打通李傢成的手機。
  
  這次,李傢成沒有再推托工作忙什麼的,十萬火急地就趕過來瞭,來的不光他一個人,而是一整個“班子”。這個“班子”分工明確,辦事迅速,加上李傢成指揮若定,把嬌嬌的媽媽服侍得舒舒服服的。沒過幾天,嬌嬌媽媽的病就好瞭。老人傢直誇李傢成能幹,李傢成得意洋洋地說:“小意思啦,對我們‘跑腿公司’來說,服務本來就是我們的強項!”
  
  李傢成叫他的員工把嬌嬌的媽媽送回傢,又打發走其他的“班子成員”們,屋裡隻剩下他和嬌嬌兩個人。面對沉默不語的嬌嬌,李傢成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愧疚:“嬌嬌,我也聽眉兒說瞭,你對我很失望。對不起,我不是你期待的‘績優股’,我隻是個外地來這裡打工的普通人,看到這裡人們生活水平高,生活節奏快,於是成立瞭‘跑腿公司’。做不成情侶,我們可以做朋友。今後,你有用得著我的地方,盡管打我的手機……”
  
  李傢成說完就起身要走,手卻被嬌嬌抓住瞭。嬌嬌看著李傢成自信堅毅的面龐,臉上飛過一朵紅暈:“傢成大哥,雖然我以前看你是‘垃圾股’,可是通過這幾天的接觸,我發現你其實是一個蠻不錯的‘潛力股’。你眼光獨到,發現瞭市場的縫隙,‘跑腿公司’將來一定會有作為的,我相信,你將來一定會成為一隻‘績優股’!現在,我鄭重提出,辭去證券公司櫃員的工作,加入你們的公司!”
  
  李傢成愣瞭,他想不到嬌嬌竟提出這樣的想法,下意識地說:“可是,你到我們公司幹什麼呢?”
  
  嬌嬌向他擠擠眼:“難道,你們公司不缺一個老板娘嗎?”
  
  李傢成恍然大悟,一把將嬌嬌擁進懷裡!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