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摔壞腰椎你得賠

  農民工外出打工十分艱難,吃不好睡不好不說,如果碰上意外傷害,治療索賠更是難辦。為此,一些農民工自發地聯合起來,一人有難,眾人相幫。
  
  渤海西岸的黃驊大港新規劃瞭一片工業園區,個體老板劉勇利承包瞭其中部分廠房的建築工程。這天,工地上來瞭三個農民工,要求打工。工地上正缺人手,劉勇利見他們身強體壯,就收留瞭他們,每人月工資800元。
  
  這三人是一個村的,年紀稍大的叫趙金星,略小的叫李懷順,不大不小的叫方洪祝。這三人寡言少語,幹活很賣力氣。
  
  這天,方洪祝正在腳手架上幹活,不知是由於風大還是不小心,“撲通”一下從幾米高的腳手架上摔瞭下來,疼得他趴在地上直“哎喲”。
  
  同來的趙金星和李懷順見方洪祝出瞭事故,趕緊扔下手中活計奔瞭過來。還是趙金星有經驗,對李懷順說:“人傷得不輕,你快去找劉老板,趕緊把人送醫院!”
  
  劉勇利聞訊趕來,見狀皺起瞭眉頭。不管怎麼說,事故出在工地上,自己這個當老板的就有責任。劉勇利還算負責任,馬上找車把方洪祝送去醫院。
  
  從外表上看,方洪祝頭上磕起瞭一個包,腿上擦破一塊皮,倒沒什麼大礙,可他趴著動不瞭,直喊腰疼。趙金星一方面安慰方洪祝忍著點兒,一方面堅持要求劉勇利為方洪祝拍X光片,看看摔壞瞭腰椎沒有。X光片很快出來瞭,果不其然,方洪祝腰椎斷裂,必須住院治療。
  
  這下劉勇利傻瞭,不由得嘬起瞭牙花子。他私下向醫生瞭解,要治好這種病,最少得10萬塊錢,還不包括護理費、賠償費等等。劉勇利連呼“倒黴”,他給醫院交瞭3000元押金,借口“工地上離不開”,就要走人。
  
  這年頭,黑心老板拋下受傷工人不管的事實在太多瞭,趙金星和李懷順擔心劉老板也是這樣的人,趕緊上前擋住他的去路。李懷順擺出一副拼命的架勢說道:“劉老板,哪裡去?我們的人傷在你的工地上,你就得負責到底!治一年算一年,治兩年算兩年,花多少算多少!想把我們扔這兒不管瞭,沒門兒!現在我們農民工地位不是過去瞭,國傢都支持我們這些弱勢群體,再說,你的命總比我們這些草民的命值錢吧?”
  
  一見李懷順說出這種話來,劉勇利不由得渾身一顫,氣呼呼地吼道:“啥?想打架咋的?你少放這種不咸不淡的屁!我沒有說不給傷者治療啊,你威脅誰呀?”
  
  李懷順見劉老板罵瞭他,頓時火瞭,擼胳膊、挽袖子就支開瞭架勢:“你敢罵人?實話告訴你:方洪祝是我姐夫,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就和你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這時,年長一些的趙金星厲聲喝住瞭李懷順:“混賬!不得無禮!你怎麼能跟劉老板這麼說話呢?劉老板說過一句不管你姐夫的話嗎?真是越大越不懂事!”
  
  說完,他趕緊又對劉勇利說:“劉老板,你別跟這毛頭娃子一般見識!這娃娃我瞭解,他就這麼個狗脾氣!來來來,我有個想法,說出來你聽行不行?”說著,拉上劉勇利就往外走。
  
  劉勇利狠狠地瞪瞭李懷順一眼,沒再言語,隨著趙金星來到一個僻靜處。趙金星說:“劉老板,方洪祝這傷看樣子也不是一天兩天能治好,你又挺忙,也不能總往醫院跑。我看就一次性給他多少錢算瞭,讓他回傢慢慢治去,省得你煩心勞神的!”
  
  劉勇利聽瞭覺得這個辦法也行,一次性打發瞭倒也清凈,不過這種事他從未遇到過,付多少錢才行呢?於是試探著問:“那……得出多少錢呢?”
  
  趙金星扳著指頭算瞭算說:“回傢住院少說也得一年半載的,鬧不好這一輩子就廢瞭,腰椎斷裂不同於折瞭胳膊斷瞭腿兒。你給他30萬20萬的當然好瞭,不過話說回來,你包個活兒也不容易,除去請客送禮,能賺多少錢呢?不行就給他8萬算瞭,立個字據,從此兩清賬,死活跟你再沒關系……”
  
  劉勇利心中有數,他知道南蠻子鬼精得很,8萬塊實在是獅子大開口,頓時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般:“不行不行,8萬塊可不行!”
  
  趙金星有些急瞭:“劉老板,你是個明白人,要治好這種病,恐怕得10萬20萬的吧?我說8萬,還是替你著想呢!你說不行,那你說個數吧。這事我管得瞭就管,管不瞭我還不願操這個心呢!”
  
  劉勇利知道治這種病得花不少錢。他的確也不想太虧瞭這個受傷者,盡管他僅給自己幹瞭幾天活。於是咬瞭咬牙說:“減一半吧,多一分錢我也不拿瞭,願哪告哪告去!”
  
  趙金星看著劉勇利,半晌才說:“這……我找方洪祝說說去!”
  
  好長時間,趙金星才出來,顯然他們又是經過一番痛苦抉擇。就這麼著,在趙金星的主持調解下,劉勇利與方洪祝簽瞭一紙協議,一次性賠償4萬塊錢,今後再也與他無關。三人拿上錢,雇瞭一輛車,將方洪祝拉走瞭。
  
  一場工傷索賠事故就這麼過去瞭。劉勇利隻有自認倒黴。
  
  時隔不久,由於工程上的事,劉勇利去滄州找一位也承包建築工程的老同學請教,沒想到,老同學正為一樁工傷事故索賠犯愁呢!一問情況,嘿,與不久前發生在自己工地上的情況一模一樣!其中一個農民工從腳手架上摔下來,摔斷瞭腰椎,正向他索要8萬塊錢的工傷治療費呢!
  
  一聽這事兒,劉勇利吃瞭一驚,告知瞭前些日子發生在自己那裡同樣的一起工傷事故。
  
  老同學始終覺得這事有點怪,那天既沒刮風,也沒下雨,腳手架又不高,年輕輕的小夥子怎麼會掉下來摔壞瞭腰椎呢?他要求劉勇利去醫院看看這三個農民工是不是也是那三個人?
  
  劉勇利覺得不可能,因為腰椎摔壞的人絕不可能這麼快就好的。但礙於情面,劉勇利還是悄悄來到瞭醫院。這一見他大吃一驚:這三個農民工,不正是從自己那裡拿瞭工傷賠償款的那三個人嗎?他們沒有回傢,而是來到滄州,又出瞭一起同樣的“摔傷”事故。看來,他們的“摔傷”有貓膩!鑒於此,老同學向警方報瞭案。
  
  警方開始很同情這些農民工,但承包人的利益也同樣需要維護,於是便立案進行偵查。警方組成瞭三人專傢小組,首先從方洪祝摔傷的腰椎查起。經過反復仔細地觀察X光片,終於發現瞭其中的“貓膩”。
  
  原來,他們是一個專門制造工傷事故,借以詐騙承包人錢財的犯罪團夥!他們分工明確,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合演一出“苦肉計”,讓承包老板啞巴吃黃連。
  
  那麼,這出“苦肉計”又是怎麼上演的呢?難道說腰椎斷裂還能造假嗎?原來,方洪祝患有先天性腰椎疾病,X光片上顯示有明顯裂痕。這個裂痕是病變所致,而不是摔傷造成的,而且很難看出來。按人們的習慣思維定式,往往會誤認為從腳手架上摔下來摔壞的。
  
  方洪祝本是個遊手好閑的傢夥,自從發現瞭自己的這個“秘密”後,便動起瞭歪腦筋。他與兩個同伴一拍即合,結成瞭詐騙團夥,利用人們的善良和國傢保護農民工利益的有利條件,四處作案,不到一年時間就詐騙瞭二十多個施工單位,累計金額達50餘萬元。他們的行為已經涉嫌犯罪,很快被依法逮捕。
  
  消息傳開,人們無不感慨萬端!這幾個“農民工”,簡直是農民工的敗類!他們利用弱勢群體的身份,幹著違法犯罪的勾當,褻瀆瞭社會對農民工群體的關愛,玷污瞭農民工吃苦耐勞的形象,實在是一種罪過!農民工外出打工,本身就是靠出賣力氣和技藝掙錢吃飯的,不想付出,靠搞歪門邪道謀取不義之財,到頭來必定是要遭到懲罰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