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唐玄宗買字

  公元712年,唐玄宗李隆基當瞭皇帝,唐玄宗是個明君,經常和大臣們一起微服私訪,體察民間疾苦。
  
  這天,唐玄宗在宮裡覺得悶得慌,便換上便服帶著兩名近侍悄悄出瞭宮。
  
  三人在大街上轉瞭半天,眼看已到中午,正準備打道回宮,這時,卻見前邊走來一人,來到唐玄宗面前,躬下身道:“這位公子爺看樣子也是讀書人,要不要買一幅字畫回去。”唐玄宗打量此人,大約三十歲,一副儒生打扮,他估計這樣的人,也拿不出好的字畫來,於是,搖搖頭就要走開。那人見唐玄宗不理會他,不禁嘆瞭一聲:“看來這裡雖是皇城腳下,但都是隻知道喝酒吃肉之徒,可惜我一身書藝,無人能識,估計公子也是將門之子,隻會舞拳弄棒吧!”
  
  兩名近侍一聽這人竟然對皇上如此說話,便開口罵道:“大膽狂徒竟敢如此說話,你知道我們主人是誰嗎?”說著就要教訓此人。唐玄宗一擺手,近侍才沒敢再動。
  
  賣字人大笑道:“我說得一點不錯,公子傢裡果然是舞刀弄槍的,對不起,我賣字還是去找讀書人吧!”
  
  唐玄宗樂瞭,禁不住對此人也來瞭興趣,倒要看看他賣的字寫得如何。於是,哈哈一笑,說:“我好歹也讀過幾天書,把字拿來讓我看看。”
  
  那人一聽笑道:“公子就是爽快。”說罷把左手拿著的紙卷一抖,將那幅字展開瞭。唐玄宗一看,差點兒沒把牙笑掉,隻見上面寫著幾個大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唐玄宗見過的書畫精品不計其數,自己也寫得一手好字,但從沒見過寫得這麼爛的。要是在宮裡有人拿這樣的字給他看,唐玄宗非把他打得滿地找牙不可。雖說這是在宮外,但這樣的字能夠賣出去,那豈不是太陽從西邊出來瞭?唐玄宗剛要發怒,但一想,不如逗一逗他,於是說:“這字寫得還真不錯,隻不知賣多少錢一幅?”那人笑道:“還是公子識貨,這樣吧,別人買要收五十兩,難得公子有眼光,隻收你三十兩銀子吧!”這人話一出口,唐玄宗吃瞭一驚,就算是當世名傢書畫也沒賣到這個價,唐玄宗有心再逗他一下,便說:“可我不喜歡這幾個字,請你再寫一幅給我看看。”那人一聽忙拿出紙墨硯筆,在一旁的小石桌上準備完畢,問道:“公子要寫什麼?”唐玄宗笑道:“你就寫‘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吧!”那人想瞭想,這才揮筆而就,可拿來一看,唐玄宗又樂瞭,這字寫得更加難看,而且,還寫瞭幾個別字,那人竟然寫成:“志於到,據於得,依於仁,遊於藝”,十二個字中有兩個是錯的。唐玄宗無心再玩下去,隻好說:“我看你寫的字還沒有我傢五歲的孩子寫得好,這字我不買瞭。”
  
  那人見生意做不成,嘆息一聲道:“看來京城裡識貨的人確實不多,在我們小城裡,那些富傢都爭著來買我的字畫,說是世上的珍品呢。要不是因為在京城被盜,我哪能淪落到賣字的地步呢?”唐玄宗一聽,心裡猛然一驚,突然說:“好,三十兩就三十兩,現在就跟我到傢裡去取錢。”那人一聽大喜,立即跟著他們走瞭。
  
  不一會兒來到瞭皇宮大門,門人見瞭唐玄宗,立即都跪瞭下去。賣字人一看,嚇得也忙跪下說:“小人這字畫送給皇上好瞭,不敢要錢瞭。”唐玄宗笑道:“君無戲言,我既然說跟你買,就不會白要你的。”那人隻好跟著皇上進瞭宮。
  
  來到大殿上,唐玄宗往龍椅上一坐,這才問道:“說吧,你是在哪裡做官的,報上名來。”那人跪下來說:“皇上真是英明,竟然一眼就看出小人是當官的,小人叫朱大志,是常樂縣的縣令,因到京城公幹,沒想到被人盜瞭,沒有盤纏回去,這才想賣幾幅字弄些路費回去。”
  
  唐玄宗大笑:“就你這樣的字,錯字連篇,也竟敢賣五十兩銀子,我看你一定是個貪官。胸無點墨,不知你這縣令是怎麼當的!”
  
  朱大志也不害怕,便說:“天下那麼多縣令,微臣雖不敢說是最好的,自認也不是最差的。如果皇上證明天下的縣令都比微臣有學識,別說免官,就算是死,微臣也無半點怨言。”唐玄宗沒料到朱大志這麼嘴硬,就下令將他押入天牢。
  
  朱大志在牢裡待瞭兩個月。這天,牢門打開,將他帶進宮裡,來到宣政殿前,朱嚇瞭一跳,隻見這裡已經坐瞭兩百多人。
  
  原來唐玄宗看到朱大志這樣無學識的人竟然也當上縣令,不禁為當今官員的無能而感到擔憂,於是下令將吏部近年選錄的縣令全部召到京城進行考試,以此檢測一下這些官員的水平,同時也讓朱大志這樣的人被罷免得心服口服。
  
  唐玄宗親自擔任主考,考試的題目為治國之策。一個多時辰過去瞭,唐玄宗拿起朱大志的考卷一看,隻見上面的字工工整整,文章談古論今,說得頭頭是道,和當時賣字時的表現簡直是天壤之別。
  
  再看其他考卷,這二百多名考生中竟有四十多名連文章都不會寫。唐玄宗不禁勃然大怒,走到眾人面前,叫衛士們將這四十多名縣令全部趕出大殿,並叫吏部撤銷瞭這些人的任命。
  
  唐玄宗看到朱大志面帶微笑站在殿中時,突然明白瞭,這是一出苦肉計,他將朱大志叫到面前,笑著道:“你施的好計策呀!”朱大志這才告訴唐玄宗,他認識好多縣令,知道一些人的確胸無點墨,而且在地方上還為非作歹,他多次想上書皇上,可憑他這麼一個七品小官,送上的奏折也很難到達皇上手中。那天他在京城辦事,偶然間發現皇上微服出巡,他上任之前曾和其他官員被皇上接見過,皇上雖記不起我朱大志,但我卻記得皇上的長相,我自然不肯失去這個天賜良機,突然心生一計,這才裝作賣字人,假裝連字都寫錯,又暗示自己是當官的,我知道皇上要是看到這樣一個不學無術的官吏,一定會有所動的……唐玄宗頷首笑道:“你讓朕看到,天下竟然還有這麼多不稱職的縣令,你當時就不怕惹上殺身之禍?”朱大志說:“微臣知道,皇上做事會讓人心服口服的,現在微臣隻求皇上赦免欺君之罪。”
  
  唐玄宗大樂,說:“朕就罰你升官兩級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