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24枚絕情幣

  張東來是個“畢婚族”,大四剛畢業,就迫不及待地和自己喜愛的女孩王鳳雲結瞭婚。他們的愛巢就築在妻子鳳雲所在的小城。這個小城偏僻而寧靜,像世外桃源一樣,兩人像一對多情的燕子般在愛巢裡卿卿我我。
  
  但很快,張東來就厭倦瞭這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平凡日子,他是個充滿激情和浪漫的男孩,實在無法忍受這平淡得像白開水般的生活。張東來決定到大都市裡闖蕩一番,要是能混個老板、經理什麼的,也把鳳雲接到大都市風光風光。
  
  在一個溫情的夜晚,張東來把自己的想法對鳳雲說瞭。鳳雲支持張東來出去闖蕩,但是讓他等兩天,她要送給他一件特別的禮物。
  
  兩天後,張東來要走瞭,鳳雲默默地遞給他一個牽手的情侶瓷器。奇怪的是這對情侶是背靠背的,而且頭上還有一個裂縫,好像是個存錢罐。
  
  張東來不解地問:“你給我個存錢罐幹什麼?”
  
  鳳雲流著眼淚說:“這不是存錢罐,這是無情罐。我這裡還有24枚絕情幣,到瞭外地後,我希望你每周都給我打一個電話,一次做不到,就往無情罐裡投放一枚絕情幣,要是能把24枚絕情幣投完,你就會收到一份特別的禮物。”
  
  張東來接過絕情幣一看,這東西制作得還非常精致,正面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在哭泣,背面是一朵枯死的紅玫瑰。
  
  到瞭北方的一個大都市,張東來就忙著找工作。原以為憑著自己的本科學歷找個工作應該非常容易,誰知一連去瞭幾傢單位,人傢都不要,說現在本科學歷滿天飛,要招就招博士生、碩士生,弄得張東來好不尷尬。工作雖然沒有找到,但張東來每周都會給鳳雲打個電話報個平安。鳳雲每次都囑咐他要照顧好自己,她會永遠在傢裡等他。鳳雲的柔情和細心常常把張東來感動得眼窩濕濕的。
  
  這天,他好不容易接到一傢公司的電話,讓他立馬去參加應聘。張東來高興極瞭,生怕遲到,拔腿就往外跑。一路上,他都在構思著應聘時要說的話,想著想著就出瞭神,渾然忘記瞭自己是在趕路。直到一種溫香暖玉撲滿懷的感覺襲擊瞭他,他才清醒過來。
  
  張東來定睛一看,這才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十分尷尬的境地:一個小姐正在彎腰系鞋帶,而他因註意力不集中不偏不倚正好撞在她身上。這還不算,因為慣性的原因,他竟然一把抱住瞭那個女孩的腰。這下可闖禍瞭,原本來去匆匆的人們忽然一下子停瞭下來,都瞪大瞭眼睛望著他們,期待著一場好戲的上演。
  
  張東來心中叫苦不迭,現在的女孩子都渴望自己能成為大傢矚目的中心,一旦某位先生故意或無意中碰瞭她們一下,那麼這位先生很快就會成為流氓、色狼、無恥、下流的代名詞,看來自己是在劫難逃瞭。
  
  女孩子轉過身來,張東來的眼睛頓時瞳孔放大,好一張春光燦爛的臉!他忽然覺得這女孩有點面熟,還沒等他想起來,那女孩已欣喜地叫瞭起來:“張東來,是你!”
  
  “李小薇。”張東來終於想起瞭女孩的名字。一邊圍觀的人見他們認識,都知趣地散開瞭。
  
  李小薇是張東來的大學同學,而且還是一個班的。李小薇非常喜歡張東來,曾一個勁地追求他。可張東來卻不喜歡她的直率與大膽,而喜歡王鳳雲的含蓄與文靜,最終選擇瞭王鳳雲。這讓李小薇非常傷心,畢業後就獨自去瞭北方。沒想到他們卻在這個城市裡巧遇瞭。張東來想起自己曾經傷害過眼前的這個女孩,心裡就湧上一陣愧疚。他慌亂地說:“我還要參加一次應聘,以後再聊。”說完,拔腿就溜掉瞭。
  
  這次應聘很順利,張東來被分到銷售部。可等他找到部門經理報到時,眼睛頓時直瞭:經理位上坐著的女孩正是李小薇。李小薇見到張東來,兩眼一亮說:“看來咱倆真是有緣,一天之內竟然兩次巧遇。”張東來尷尬地點瞭點頭。李小薇突然語氣一轉說:“但醜話說在前,既然成為同事,你可不能因為咱倆有特殊關系而耽誤工作喲!否則的話,我定斬不饒!”說著還做瞭一個誇張的殺頭動作。張東來笑笑說:“那是自然,我不會耽誤工作的。”從那以後,張東來就在李小薇的手下做事。給一個女人當助手,他心中非常不甘,但也無可奈何。他明白自己現在隻是一個小職員,一切都要從頭做起,總有一天,他會超過李小薇的。
  
  張東來沒有想到機會來得這樣快。一天,張東來在整理李小薇的文件時發現瞭一個小小的錯誤,一個英文字母打印錯瞭。依照英文資料來看,這一個字母將會導致上千萬元的損失。張東來當即向董事長作瞭匯報,董事長嚇出一頭冷汗,急忙撥打電話通知李小薇。李小薇立即停止瞭向對方供貨,及時地阻止瞭一大筆損失的發生。董事長當場宣佈讓張東來代替李小薇成瞭銷售部的經理。張東來有些愧疚地看瞭李小薇一眼,卻發現李小薇沒有絲毫的嫉妒和仇恨,反而有一絲驚喜。
  
  下班後,張東來主動邀請李小薇吃飯,想給她道個歉。他們去瞭一傢充滿懷舊氣氛的小餐館,倚窗而坐,相互斟酒。
  
  “為你的成功幹杯!”李小薇的笑臉在燈光下流光溢彩,充滿瞭成熟和優雅。
  
  張東來喝瞭一杯酒說:“今天的事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李小薇做瞭個鬼臉說:“有什麼可道歉的,我早就想讓出這個位置瞭,一直想不到合適的辦法,我還要感謝這個機會呢!”
  
  “為什麼?”張東來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李小薇的臉突然紅瞭,羞答答地說:“這還用問嗎?”
  
  張東來的心一動:難道李小薇還在暗戀著自己?有道是最難消受美人恩,那天,張東來喝得酩酊大醉,連怎麼回去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張東來就接到瞭鳳雲的電話,問他昨晚為什麼沒給自己打電話。張東來這才想起昨天正好是應該給鳳雲打電話的日子。他急忙給鳳雲解釋說昨天有個應酬,喝得高瞭點,就忘記瞭。鳳雲沉默瞭一會兒,讓他把一枚絕情幣投放在無情罐中。
  
  好不容易把鳳雲安撫好,一看表,都快8點瞭。張東來急急忙忙跑到公司,卻發現李小薇沒來上班,一打聽,原來是病瞭。張東來立即買瞭水果去看李小薇。
  
  在李小薇的住處,張東來吃驚得瞪大瞭雙眼:滿屋子貼的全是他大學時的照片,有他遊泳的、打球的,甚至還有他上課打瞌睡的。李小薇躺在病床上,用火辣辣的目光盯著他說:“你願不願意留在這個城市?我可以幫你。”
  
  張東來的心一動,留在這個城市是他夢寐以求的希望,但是在那個偏僻的小城,還有鳳雲在等著他,張東來左右為難。
  
  李小薇看出瞭他的顧慮,說:“你可以考慮一段時間。”
  
  回到傢,張東來就跟鳳雲打電話,說現在有一個機會可以留在這個大都市裡,他不想錯過,想和她商量一下。鳳雲在電話那頭開始哭泣,最後,她啜泣著說:“等你把那24枚絕情幣全用光瞭再說吧。”
  
  從那以後,張東來就開始和李小薇頻繁地約會,兩人好得形影不離。當然,他也就時常忘記給鳳雲打電話。偶然想起時,他就開始找種種理由為自己開脫,還信誓旦旦地說,一旦留下來,就把鳳雲接過來,讓她好好享幾天清福。鳳雲卻從來不說來,隻是和他說些無關緊要的話。最後,她總是問:“絕情幣還有幾枚?用完瞭你就會收到一份特別的禮物。”
  
  用完還不容易?從那以後,張東來就不再給鳳雲打電話,那24枚絕情幣很快就投入到無情罐中。
  
  當他把第24枚絕情幣投入到無情罐中時,突然出現瞭驚人的一幕:那個無情罐突然緩緩碎裂,房間裡開始響起鳳雲的悲傷語音:“這24枚絕情幣代表著我24歲的青春,當你揮霍一空時,代表愛的玫瑰已經枯萎瞭,我在小城永遠為君祝福!”瓷器裡還有一張離婚協議書,鳳雲已經在上面簽瞭字。
  
  張東來驚呆瞭,原來鳳雲這麼聰明,她早已知道自己善變和不安分,用絕情幣提醒自己不管擁有怎樣的成功和失敗,她都會用她那24歲的青春毫無保留地為他祝福。不知不覺,張東來已淚流滿面,他當即決定火速回傢,挽救枯萎的愛情。
  
  在火車站,張東來卻被李小薇堵住瞭,陪同她來的還有董事長。董事長拍瞭拍張東來的肩膀說:“小夥子,我女兒小薇非常喜歡你。你留下來吧,我提拔你當公司的總經理。”張東來的眼睛先是一亮,然後又迅速暗淡瞭。還有什麼地位、財富和成功能比鳳雲那24歲的青春更寶貴呢?他搖瞭搖頭,再次用愧疚的眼神看瞭看李小薇,毅然登上瞭開往小城的火車。
  
  張東來趕到愛巢時,鳳雲正在含淚收拾行李,她準備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張東來從身上掏出那個無情罐和24枚絕情幣遞給鳳雲說:“我已經找人把它修好瞭,隻是有些破損,沒有原先那麼光潔。”
  
  鳳雲猛地撲到張東來懷裡,抽泣著說:“你總算還有點良心,沒把我24歲的青春揮霍得一文不值。”
  
  張東來摟著鳳雲,在那梨花帶雨的臉上狠狠地親著。他決定,今生今世再也不離開這個傢,再也不離開這個柔情似水的女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