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雙蘆奇參

  一、病危泄隱秘
  
  發源於長白山天池的鴨綠江邊,有一個叫棒槌溝的小村子,村子裡的人大都以漁獵采藥為生。其中有一個叫王兆林的老漢,更是大傢公認的“山裡通”,七十多歲的人瞭,拖著一條有點瘸的左腿成天翻山越嶺,過河鉆林,采藥制藥,忙個不停。可畢竟歲月不饒人,王兆林在一次采藥時,不小心蹬翻瞭山石滾坡摔壞瞭腰,後來被人發現抬瞭回去,在炕上躺瞭三個多月也不見好轉。王兆林知道自己在世的日子不多瞭,他要安排自己的身後事,因為他心裡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這天,病重的王兆林把兒子王德福叫到身邊,先囑咐他關嚴瞭門窗,確定隔墻無耳後,才長嘆一聲說:“你爹眼瞅著就是往那邊靠攏的人瞭,有一件事你要是辦不好的話,你爹就是死瞭也閉不上眼啊!”王兆林邊說邊顫抖著手,從貼身的汗衫兜裡掏出一個油漬斑斑的紅佈包來。王德福打開裡三層外三層的佈包一看,竟是半張發黃的樺樹皮,上面粗糙地刻著凌亂的線條和樹木石頭之類模模糊糊的東西。王德福端詳瞭半天也沒看明白,不解地問:“爹,這是什麼?”王兆林表情凝重地說:“這是‘藏寶圖’啊!”王德福一聽,更是一臉的茫然:“爹,咱傢都窮得叮當響瞭,你有寶藏怎麼不早拿出來換錢用啊?”王兆林的眼睛濕潤瞭,哽咽瞭半天才說:“你知道為什麼是半張藏寶圖嗎?你知道我的左腿是為什麼瘸的嗎?這半張樺樹皮隱藏著你爹的一個生死契約啊,現在該是告訴你的時候瞭。”
  
  二、亂世結“參情”
  
  那是遼沈戰役接近尾聲的時候,王兆林和成吉品當時都是村子裡土生土長的十歲左右的窮孩子,他倆同時給村裡的大地主王金鬥傢當“半拉子”長工,管吃管住不管工錢。共同的經歷和遭遇,使他倆好得就差穿一條褲子瞭。
  
  這天,兩人把牛群趕到老鷹砬子下面的草地上後,就四處尋找可充饑的野果子吃。因為王金鬥從來不給他倆吃飽飯,早晨喝的能照出人影的稀粥,早隨著一泡尿消化掉瞭。
  
  兩人散開,低著頭尋找一種叫野草莓的果子。正找著,成吉品突然蹲下瞭身子,小心翼翼地撥拉開草叢,嘴裡驚喜地喊:“棒槌!我發現棒槌瞭!”王兆林聞聽急忙跑過去,蹲下身一看,卻泄氣瞭。原來草叢裡藏著一棵瘦小的還沒分叉隻頂著4片葉子的俗稱“燈臺子”的小山參。兩人小心地用削尖的樹枝把野山參挖瞭出來,抖凈根須上的土一看,筋筋拉拉的不成形。兩人合計瞭一陣子,決定把這株小山參找一個隱秘的又適合山參生長的地方“趴上”(移植)。為瞭便於今後尋找,又用鐮刀扒下一塊樺樹皮,刻上簡單的“趴參”位置圖,將圖一分為二,各自珍藏半張,相約待人參長成後共同來尋寶挖參。從此,兩個要好的小夥伴心裡就珍藏瞭一個充滿希望的快樂的秘密。
  
  可誰承想,後來有一天兩人上山放牛,王兆林拉肚子,跑到樹林裡方便時,成吉品卻被路過此地的國民黨敗兵抓瞭挑夫。王兆林眼睜睜地看著成吉品被帶走瞭,兩人自此一別便是六十餘載。王兆林像保護自己的眼珠子一樣保護著那株他倆共同栽下的山參,盼望著兄弟團聚的那一刻,共同尋參,實現童年的願望。
  
  即使在三年自然災害期間,王兆林一傢子吃糠咽菜,年幼的王德福吃苞米芯子磨面做的窩頭,幹燥得拉不出屎來,隻能用手摳,疼得“嗷嗷”直叫喚,王兆林也沒打過“趴參”的主意,一門心思等著成吉品回來共同分享人參。
  
  後來“文化大革命”開始瞭,王兆林因為和成吉品的關系,被村裡的造反派打成瞭暗藏的“國民黨特務”,“趴參圖”也被傳言成特務聯系用的“聯絡圖”。王兆林受盡折磨,甚至被打斷瞭左腿,也沒交出那半張“趴參圖”。
  
  改革開放,兩岸恢復“三通”後,兩位古稀老人這才恢復瞭聯系。可是由於健康原因,成吉品已經回不瞭大陸來實現六十多年前兩人約定的共同挖參的願望瞭,隻好交待女兒成夢茵來大陸續這段挖參情。
  
  可不知什麼原因,成夢茵遲遲沒有來大陸。王兆林左等右等,不見人影,自己卻耗到瞭人生的彌留之際。望著時而清醒時而迷糊的父親,王德福指天發誓:“爹,你老就放心走吧,兒子一定找到那株山參,完成你老人傢的心願!”
  
  三、誤入毒蛇窩
  
  王兆林老人不久撒手西去,王德福操辦完老爹喪事後,開始瞭尋參挖參的行動。由於老爹是腰摔壞後才告訴王德福有“趴參”的,所以不能親自帶王德福去當年“趴參”的具體地點,王德福也隻能根據老爹的臨終交待和僅有的半張“趴參”圖,初步確定當年父親和成吉品叔叔“趴參”的方位大致在老鷹砬子一帶。王德福帶上小米、雙耳小鐵鍋、搭馬架子露宿用的油氈佈還有挖參的一應傢什後,獨自進山瞭。
  
  老鷹砬子周圍是方圓幾十平方公裡的次生森林,在這麼大的范圍內尋找“趴參”無異於大海撈針。王德福在溝溝岔岔、河畔邊轉悠瞭一天,也沒見到“趴參”的影子,倒遭遇瞭一場暴雨,幾乎將他淋成瞭落湯雞。暴雨過後,王德福東尋西找,總算找到瞭一處相對幹爽的大石堆,砍瞭幾根樹枝,用油氈佈支瞭一個簡易帳篷,又用小鐵鍋煮瞭半鍋熱乎乎的小米粥喝下,和衣裹上一塊塑料佈胡亂地躺下,聽著樹林裡滴滴答答的雨滴聲,忍受著夜晚東北山林特有的名叫“小刨錛”的花腿蚊子成群結隊地叮咬轟炸,腦海裡翻滾的全是明天怎樣尋參的事兒,輾轉反側,直到深夜才迷迷糊糊地睡過去。
  
  在夢裡,王德福終於找到瞭老爹和成吉品叔叔一起栽的那株“趴參”。他正舉著挖出來的人參樂得手舞足蹈,不知什麼時候,一個蒙面強盜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冰涼的尖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要搶他的人參。王德福拼命掙紮,一下子驚醒瞭,腦門子驚出瞭一層冷汗。他剛想揮手去擦卻驚呆瞭,原來他的脖子上正涼冰冰地盤著一條小蛇,小蛇看到王德福的頭動瞭,就揚起頭,“噝噝”地吐著紅信子,嚇得王德福“媽呀”一聲驚叫,脖子一扭跳瞭起來,三步並作兩步躥出瞭帳篷。但馬上又像釘子一樣釘在瞭原地,驚恐地睜大瞭眼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