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第三條短信

  星期六下午,妻子帶上女兒回娘傢去瞭,王欣一個人閑得無聊,就打起瞭電腦遊戲。電腦遊戲真吸引人啊,王欣床頭上的手機響瞭兩聲,他知道是煩人的無聊短信息,理都沒理,繼續玩遊戲。不知不覺玩瞭幾個小時,王欣感覺肚子餓瞭,一看時間,5點半瞭,就關瞭機子煮瞭一大碗面條。剛吃瞭多一半,門鈴響瞭起來。王欣放下碗去開門,門口站著一位牛高馬大的男青年,二十五六歲,不認識。王欣問他找誰?男青年說:“我叫周正剛,是肖文的哥們和同事,因出差這裡,他讓我順便幫他帶點東西回去。”
  
  肖文是王欣姑姑的兒子,在廣東打工六年瞭,幹得不錯,當瞭部門主管,還找瞭個外省的對象,年初剛結婚。王欣見是表弟的同事,忙讓來人進屋。坐下後,王欣給他沏瞭一杯茶。周正剛對王欣說:“我也叫你大哥吧。是這樣的,肖文買房子的事,你知道吧?”見王欣點頭,他又說:“肖文說他買房子差幾萬元,我借給瞭他3萬,可還不夠,他讓我這趟出差返回廣東時,幫他帶2萬元回去。因為我晚上要坐飛機,比銀行轉賬快,所以我答應瞭他。他說十天前已跟你說過這事的,你已準備好瞭嗎?”
  
  噢,是這樣啊。王欣想,肖文兩星期前是跟我說過買房錢不夠,要向我借錢,自己說最多可以借2萬元給他。但是已過一星期多瞭,他沒再提這事,因為最近太忙也沒再問他,以為他不用瞭。現在突然讓同事順便幫他帶,他連個招呼也不打,這肖文也太唐突瞭吧?
  
  周正剛看出王欣的疑慮,“噢”瞭一聲,微笑著說:“大哥,剛才肖文跟我說,今天已與你聯系過瞭,因為信號不好,他打不通電話就給你發瞭短信,你沒收到嗎?”王欣聽周正剛這樣一說,想起兩小時前手機的短信提示音。王欣忙取來手機一看,果然有一條短信:“表哥,借錢一事,現又打擾。因合同期限緊,讓我同事周正剛出差返回順帶2萬元給我,請操勞辦妥,放心交他帶回,並附借據。肖文。”發信的號碼正是肖文:132××××9724。
  
  王欣看完短信,周正剛從皮包裡面取出一張紙條給王欣。王欣看瞭一下,是借據,正是肖文的手筆。錢嘛,王欣是在銀行卡裡存著,隨時可支取。但王欣就是覺得心裡有點不實在。畢竟是2萬元啊!王欣就撥肖文的手機,想當面跟他說幾句話,可撥瞭兩次,都是“暫時無法接通”。王欣暗想,手機這東西,往往越有急事越聯系不上。
  
  這時,周正剛喝茶嗆瞭一下,一連咳嗽瞭好幾聲。他怕噴著王欣,趕緊站起來捂著嘴問王欣洗手間在哪。王欣指瞭一下,他就去瞭洗手間。王欣接著又撥瞭一遍肖文的手機,可還是答復“您撥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王欣隻好放下手機。周正剛從洗手間出來問王欣:“還打不通肖文啊?這傢夥的手機老這樣,今天他跑哪去瞭?打通後好好訓他兩句。”
  
  正說著話,王欣的手機叫起來,是短信。王欣打開一看,上面寫的是:“表哥,我哥們周正剛到瞭吧?抱歉!因我正在樓群密集的街區,信號不好,隻能短信回復。請借我2萬元給周正剛帶回,他坐飛機。多謝!借據請收好。”正是肖文一直用的號碼。
  
  看來,這事不必多心瞭,趕快準備錢吧。王欣這樣想著,對周正剛說:“我馬上就去取錢。可是,你還沒吃飯咋辦?”周正剛忙說:“我吃瞭,半小時前吃過瞭。葫蘆頭泡饃味道真是不錯!”王欣說:“那我就不客氣瞭。”王欣匆匆給周正剛弄瞭一杯飲料,又拿來一盤點心和水果,放在周正剛面前。
  
  王欣要出門時,周正剛忽然站起來說:“大哥,要不我跟你一塊兒去取錢吧?”王欣攔住他說:“不行。我昨天買的豬腳沒來得及煮,現在燉在爐子上,別讓溢出的湯淋滅瞭火,漏煤氣瞭,你得幫我看住。”周正剛聽瞭隻得退回屋子裡。
  
  20分鐘後,王欣回來瞭。開門後,隻見周正剛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王欣轉身向門外招招手,進來瞭三個警察。他們用手搖醒周正剛。周正剛看到自己被警察銬上雙手,驚得說不出話,張大嘴巴看著王欣。
  
  王欣見他豬八戒鉆進水簾洞——一頭霧水的樣子,就“嘿嘿”一笑說:“周正剛,不知你是否真叫周正剛?嗯,你這騙子,你一定在疑惑我是怎麼識破你並讓你暈倒的吧?告訴你,你進門說明來意後,我的確是半信半疑。我暗想,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肖文不通話跟我聯系?後來我打肖文的手機,始終接不通,就在這時,我突然發現你始終一隻手放在褲袋裡,我奇怪中就有點警覺:這個手機可能不在肖文的手上,也許在你的褲袋中用微振動方式操作呢。一會兒你從洗手間出來,我又收到瞭肖文的短信息,這更證實瞭我的猜想。我看你人長得牛高馬大的,單幹還不好對付,於是我就想瞭個辦法,給你沖咖啡時,加進瞭一些速效安眠藥,因為咖啡嘗不出藥味來。我讓你照看灶上煮的豬腳,也是假的,我高壓鍋裡煮的隻是兩隻大白蘿卜,因怕你跑瞭,用此方法穩住你。我以取錢為名到街上,跟姑父聯系。他說前幾天表姐把買斷工齡的5萬元錢寄給瞭肖文,所以不打算向我借錢瞭。姑父還說肖文前幾天把手機丟瞭。於是我確定你是個大騙子,便馬上報警帶警察來個甕中捉鱉。嘿,你的手段不錯嘛!可終究不是我的對手。”
  
  周正剛聽瞭王欣的話,隻好低頭承認,他真是肖文的同事,而且以前跟肖文同住一個宿舍,對肖文的情況瞭如指掌。三天前,他因做瞭違背公司規定的事,被開除瞭。走時他假惺惺地請肖文去北京路的肯德基吃飯,回去時在公交車上混水摸魚偷走瞭肖文的手機,事前還偷瞭肖文的兩封舊書信,臨摹熟瞭他的字體,並弄清瞭王欣的地址,這才瞞天過海騙上門來瞭。
  
  這時,王欣“嘿嘿”一笑,又對周正剛說:“既然你一切都承認瞭,我再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剛才出去根本沒時間聯系我姑父,隻去瞭派出所。因為你從洗手間出來後,我就收到瞭短信息,並且是兩條。巧的是,其中一條是肖文新手機號碼發來的,他說:‘表哥,最近我為公司完成一項重要策劃,得瞭5萬元獎金,買房的錢夠瞭。抱歉,因為我手機前幾天丟瞭,又加上前兩天我走夜路摔瞭一跤跌傷瞭腳,所以也沒來得及和你聯系。現在給你報喜並致謝。’真是恰到好處的第三條短信息呀!你想不到吧?”
  
  周正剛一聽,驚得眼睛瞪得大大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