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月是中秋圓

  高建華是平陽市文化局宣傳科的副科長,最近他得到內部消息,科長王文馬上要升副局長瞭,而他即將接任科長。他心裡很是舒心,7月5日這天晚上,他邀瞭幾個朋友在郊外的一傢農傢樂聚會,幾個人吃著新鮮的瓜果,喝著啤酒唱著歌,好不痛快。聚會結束時已是6日凌晨兩點瞭,他開著桑塔納轎車往傢趕。他妻子於秋萍是靚麗服裝城老板,桑塔納是去年才買的。夜風習習在窗外吹過,他忽然覺得頭有點暈,但他努力克制著自己。30分鐘後,他平安到傢瞭。妻子去廣州參加一個服裝展銷會,上初中的兒子高磊已經睡熟,他沒驚動兒子,獨自洗瞭澡便去睡瞭。7點他起瞭床,下樓買瞭早點,又把高磊叫起床,打開電視邊吃飯邊看新聞。這時,平陽電視臺播出瞭一條新聞:今日凌晨兩點,在平海公路7公裡處一個垃圾筒邊發生瞭一起車禍,一位五十左右的男子被路過的汽車撞傷後倒在路邊,後被一個二十多歲的男青年送往醫院,之後,男青年便不知去向……
  
  吃完飯,高建華夾著皮包下瞭樓,來到車旁正要上車,忽然發現車右側引擎蓋上掉瞭一塊油漆。他不覺眉心一皺:奇怪,這裡怎麼會掉瞭一塊油漆呢?嶄新的車多難看啊!最嚴重的是這油漆怎麼掉的呢?難道我撞瞭人?莫非那個中年人是被我的車撞倒的?我的天,在這節骨眼上出這種事,我這多年的努力不就付之東流瞭嗎?不行,這事絕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於是,他急忙把車開到一傢汽車美容店,將車的引擎蓋噴瞭新漆,確信沒有留下什麼痕跡瞭,才開車去瞭文化局。
  
  兩天後,於秋萍回來瞭,果然她什麼也沒發現,日子還像以往一樣平和安定。一周後,科長升瞭副局長,他也理所當然地當上瞭科長。然而,就在那天下午,他突然接到一個陌生人打來的電話。“你哪位?”高建華問。“我哪位你就別管瞭,我找你有很重要的事。”對方是四川口音,聽起來很年輕。“你找我有重要的事,奇怪!好,你說吧。”“……7月5號那天夜裡,有個中年人在平海公路7公裡處一個垃圾筒邊被車撞瞭,你知道嗎?”聽到那人提及這事,高建華不由得倒抽瞭一口冷氣。但他立刻穩住自己的情緒,說:“不知道。這事和我有什麼關系?”
  
  “可他是被你撞倒的。”對方不客氣地說。
  
  啊!高建華又是一驚。他故作憤怒地說:“你想幹什麼?你憑什麼這麼說?告訴你,你說這話可是要負責任的!”
  
  “我當時蹲在路邊抽煙,距離那個垃圾筒不到50米,我是唯一的目擊者。你的車號是海C24587,不錯吧?”
  
  聽到這裡,高建華知道自己麻煩大瞭。他想瞭想說:“你想幹什麼,說吧。”
  
  “我缺錢。”
  
  “想要多少?”
  
  “兩萬。”
  
  “胃口不小啊!我沒那麼多錢,少點不行嗎?”
  
  “不行,兩萬,一點也不能少!”
  
  “我要是不給呢?”
  
  “那你就等著進公安局!”
  
  “好,我答應你。”
  
  “我的銀行卡號是1033799189014879775。明天下午要見到錢,要不你就等著坐牢吧!”說完,對方就把電話掛瞭。
  
  “唉!”高建華長嘆瞭一聲,心想,滿以為這事就這樣躲過去瞭,誰知道半道裡殺出個程咬金!給錢吧,被人敲詐心裡覺著窩囊;又怕他沒完沒瞭地要。不給吧,他告到公安局就糟瞭,進瞭局子還得名聲掃地;怎麼辦呢?他冥思苦想也沒想出什麼好辦法,他想去看看被撞的中年人到底怎麼樣瞭,可又擔心被人看見起疑心。第二天,他決定先把兩萬元錢打到那人的卡裡,先看看再說。好在妻子是大款,高建華愛面子,兩人的錢是分開的,傢裡的花銷他不用管,車他想用隨時都可以,所以拿出兩萬元錢,也不是什麼難事。第二天上午,他便去銀行往那個賬號裡打進瞭兩萬元錢。之後近一個月那人再沒來打擾,但高建華心裡還是在嘀咕,難道這事就這樣過去瞭嗎……
  
  沒想到幾天後的一個上午,那個年輕人又打來電話,張口又向他要兩萬元錢。高建華一下子就火瞭,厲聲說:“你當我開銀行啊!你別太過分,告訴你,要錢沒有,把我逼急瞭大不瞭我去自首,人又沒死,我又不是故意的,最多是賠錢瞭!但是你敲詐我兩萬元是要坐牢的,你知道嗎?”
  
  年輕人說:“我當然知道,但我不怕。我還想告訴你,我這樣做也是不得已,這是最後一次,我絕不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人,以後絕對不會再找你。但是,這兩萬元如果你不給,我還要去告你,你看著辦吧。”說完,他又把電話掛瞭。
  
  高建華又一次陷入瞭痛苦的思索中,他該怎麼辦?去自首,還是再給他卡裡打錢呢……最後,他終於想到一個絕妙的辦法。下午,他又取瞭兩萬元打進那個卡裡,然後去找瞭一個叫李剛的私傢偵探,委托他去查找這個敲詐者。兩天後,他急切地打電話問事情有什麼進展?李剛告訴他說,他已經通過關系查到這4萬元錢是在西一路儲蓄所和東風路儲蓄所取走的,而且也看到瞭當時的監控錄像,並且復制瞭一盤,但要找到這個人還需要點時間。高建華急於想知道敲詐他的是個什麼人,便匆匆去瞭李剛偵探所,李剛立即將那盤錄像放給他看,當他看見畫面上那個取款的年輕人時,不覺大吃一驚:“啊!天啊,怎麼是他!”“怎麼,你認識他?”李剛詫異地問。“嗯。”高建華點點頭。“他是誰?為什麼這樣幹?”李剛又問。“你別問瞭,這事謝謝你,你的任務已經完成瞭,我先走瞭”。“那好,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盡管找我。”李剛將他送出瞭門。
  
  高建華攔瞭一輛出租車,往宏光超市趕去,他的外甥陳偉在那裡做保安,而錄像上看見的那個年輕人正是陳偉。此時此刻,高建華的肺都要氣炸瞭,他萬萬想不到自己的親外甥會幹出這種違背情理的事來,心中不由得怒火中燒。高建華是大別山裡長大的孩子,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去世瞭,是姐姐、姐夫把他養大的。他參加工作後,也時常寄錢給姐姐一傢貼補傢用,和姐姐一傢感情非常好,外甥陳偉高考落榜後,要來城裡打工,也是他托人在宏光超市給陳偉找的工作。陳偉怕給他添麻煩,沒有住在他傢,而是在城郊王傢坪租瞭一間平房,那裡的房租很便宜。而王傢坪就在平海公路7公裡處,一定是他無意間看見自己撞倒那個中年人的全過程,可他怎麼會拿這件事來敲詐他呢?自己是他親舅舅,他也絕不是這樣的孩子啊!高建華怎麼也想不明白。正想著,車已經停在宏光超市,他一眼看見陳偉正站在門口,便跳下車,氣沖沖地跑到陳偉身邊,揚手就是一耳光打過去。陳偉驚訝地看瞭他一眼,但很快就平靜下來。旁邊一個叫王峰的保安沖過來一把抓住他說:“哎,你幹什麼打人啊!”
  
  陳偉對王峰說:“你別管瞭,他是我舅舅。”隨後,他對高建華說:“舅舅,我知道你為什麼找我,這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去別處說。”
  
  “那好,我倒想聽聽,你這樣做究竟是為瞭什麼?”
  
  陳偉請瞭假,跟著高建華來到超市旁邊的一傢咖啡廳。兩人坐下後,陳偉低著頭說:“舅舅,我知道我這樣做不好,可我是不得已的啊!”
  
  “不得已?你什麼意思啊?難道還有人逼迫你?”高建華問。
  
  “沒有。”陳偉搖搖頭。
  
  “那是為什麼,你快說!”高建華瞪瞭他一眼。陳偉低著頭,一五一十地道出瞭事情的原委: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